[自創][BL] 無添加物 (13)

捧水潑自己的臉,閉著眼從口袋中拿出手帕把臉擦乾,他睜眼看著鏡中的自己,臉一下就紅了起來。

哼著歌的時候他開始慢慢清醒了。儘管天使酒的酒精濃度那麼低,因為太緊張所以把手邊的酒喝太快,但還是讓他進入微醺狀態。

他能思考,但說出口的話卻不是往常思考過後的答案。因為不是真的醉倒,所以過程中他說的話他都記得。

因為都記得所以他臉紅了。

回答「王子」還有「你很帥但不會騙我。」是什麼鬼?他到底是回答了什麼!?清醒的現在他只想暫時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該怎麼辦?進小酒館時煩惱的事情好不容易自己把自己說服開了,結果現在又出現新的狀況,而且還是自己製造出來的。他嘆了口氣,人生好難啊。一個又一個的難題,而且還是同一天出現。

現在是該裝自己繼續醉還是就……就什麼呢?他不知道。看著鏡中的自己,覺得鏡內鏡外的人都一臉迷茫。

再捧一手水潑臉上,他決定就跟這晚上之前一樣,裝傻裝昏裝不知道。

「還好嗎?」

這一聲讓紀程臨嚇得立刻轉身,發現是臣君宇靠在門口看著自己。「差點嚇死我。」

「……我有先敲門的,就是怕真的嚇到你。」有心臟毛病的人他可真不敢嚇。「還好嗎?看你進來很久怕你有什麼問題。」

「還好,沒事,洗個臉就差不多醒了。」

「剛真的醉了?」

「……有點。其實也不是真的醉了,就是思考有些慢了,然後會聽不清楚你們在說什麼。」嗯?這好像就是醉的表現?「不過剛剛好像喝了很多水,所以慢慢就恢復了。」

「嗯。所以現在沒問題了?」把留在紀程臨髮鬢的水撥去,「餓了嗎?」

「嗯……餓是餓,但在這種地方回答這個問題不覺得哪裡怪怪的嗎?」

臣君宇楞了一下,想起這裡是廁所之後他笑了。「我剛可真沒想到這個,是真的怕你餓了。」

「還好嗎?」

回到座位上立刻收到汪於夙的一句關心,紀程臨揮揮手:「醒了醒了,不過本來就沒什麼醉,所以還好還好。」

「還好就好,餓嗎?」把先前留下來的食物推給紀程臨,「所有都給你留了一些,連螃蟹披薩都有留,吃得下的話就快吃吧。」

只喝了酒水跟吃了炸物拼盤的紀程臨是還真的餓了,幸好食物都還有餘溫,味道都還不錯。紀程臨低頭默默的塞著食物。

把燉飯跟義大利麵端回櫃檯請店員重新加熱,臣君宇還帶著菜單回來,「還有想吃的嗎?」

一口氣塞了太多食物的紀程臨抬起頭搖了搖。在臣君宇眼中就像個塞滿食物的倉鼠,取笑著:「小老鼠別塞太多在嘴裡,小心吞不下去吐出來啊。」

「正在吃東西別讓他笑……」汪於夙嘖了臣君宇一聲,「先讓他吃吧,小宇最近有空嗎?公司那邊叫我問你能不能接個外包?」

「外包嗎?」邊回答汪於夙,臣君宇邊動手幫紀程臨整理桌前的食物,「下週可以,但下下週我有案子要開始所以不行。」

「好那我回去叫他們趕快聯絡你。」看著兩個人的互動,他換個話題,「你們兩個原本晚上是要聊什麼?」

他看著眼前兩個人抬頭看向他,很有默契的兩個人都搖搖頭,臣君宇笑著說:「就是聊天喝酒而已啊,每次約喝酒就只是單純喝酒吃飯隨便亂聊。酒也不能喝太多,所以喝完聊完酒散得差不多就會解散了。」

這麼單純?紀程臨他相信是這麼單純,但臣君宇就……汪於夙摸摸鼻子,想著算了,他也不是真的很想摻合在其中。

「我聽說你上次還去幫小紀挑衣服啊?怎麼沒找我?」他可是知道臣君宇交遊廣闊,朋友很多職業都有,尤其他知道有關服飾方面的有不少,之前都沒機會去蹭蹭優惠,結果意外得知臣君宇竟然是親自帶紀程臨去買衣服,讓他有點酸了。

「那是緊急狀況,我記得那時候你還在澎湖,搭飛機回來也來不及吧。」

「那之後也是可以讓我參與嘛!」

語氣中滿滿的委屈感讓臣君宇笑了出來,「你從來也沒跟我提過,你提了我就帶你去逛街啊!」

「說了不覺得就太刻意了嗎?我以為我們都認識了這麼久,感情也不那麼一般,你應該能理解我的啊!」

「沒有人能夠真正的完全理解另一個人,你想要什麼說出口就好啦!猜測來猜測去的多浪費時間。」

「……真是至理名言。」

「本來就是這樣。」喝了口加點的威士忌,發現紀程臨已經停下吃東西的舉動,呆呆的看著他,「我說的沒錯吧?」

的確沒錯,不管是張簡的事情或是跟臣君宇的事情,他是不是都不用煩惱那麼多,解決煩惱的方法其實直接問出口就行了?或許其實所有的事情沒有想像中的那麼複雜,不說出口就只是猜測,永遠就只能退縮在自己的一塊地。

雖然也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氣才能做到「說出口」,但只有這樣才會有突破。勇氣可以由衝動產生,但踏出那一步不做卻永遠在原地。

應該是這樣吧?他看向臣君宇。

「嗯?怎麼了?是吃呆了還是又醉了?」他拿起紀程臨前方的杯子,聞了聞味道,還是水沒錯,怎麼剛剛說酒醒了卻又開始發起呆了?「還好嗎?」

「很好,」他腦子還在想說出口的勇氣這件事,頭楞楞地點了點,「很好,非常好。」

聽起來不是很好,汪於夙看向臣君宇,覺得這就像已經醉了的人說自己沒醉一樣。

一共就三個人,兩個人都看向自己:一個不講話,只用眼神一直發出疑惑﹔另一個連說了三次很好之後也用著閃亮的眼睛看著自己。才剛說完想要說什麼就說出口,結果眼前的兩個人就開始用心靈感應了。臣君宇覺得有些哭笑不得。

不過他還沒再度說話之前,紀程臨收回了視線,像是大夢初醒似的說:「我真的沒事,就是想通了一點事情。」

「想通了什麼事情?」汪於夙好奇的問,他看紀程臨這表情,想通的也不是他跟臣君宇之間的事情,那是什麼事情?

「……高中同學突然約我出門吃飯,本來還在猜測究竟是為什麼,雖然決定要去赴約,但還是很掙扎。剛剛聽完王子的理論之後忽然覺得,猜來猜去最後也還是不知道為什麼,因為對方也沒跟我說,那不如就真的問出口去得到一個答案。不管是好是壞,至少是突破目前的狀況。」

汪於夙八卦心上線,「高中同學?什麼什麼?我錯過了什麼?」拉拉一旁的臣君宇,想從這邊得到些前情提要。

但他的同學沒有理他,微皺著眉頭問:「他約你?單獨約你的嗎?」

紀程臨點點頭,低頭捲著加熱完之後冒著香味的松露鴨胸義大利麵,「前幾天寫Email約的,陳方說那間餐廳評價不錯,就算最後仍舊沒什麼結論,去吃一頓也挺不錯的,反正平常也不一定有機會去。」

「哪間餐廳啊?」

臣君宇把紀程臨遞過來查好餐廳地圖的手機轉給汪於夙,他沒看任何一眼繼續問:「你自己一個人去嗎?如果對方不是一個人呢?」

「你問的問題跟陳方一樣耶。」紀程臨笑了出來,「又不是拍電影,我跟他也沒什麼血海深仇非要有個什麼你死我活,餐廳也不是密閉空間,沒有什麼不能一個人去的啊?」

「也不是這麼說啦,」把紀程臨的手機還回去,汪於夙一旁插入話題,「雖然現在都沒人跟我講一下前情提要,我也不知道對方到底個性怎樣。但聽我們家君宇這樣講,感覺上應該不是很OK的一個人。」

「也沒有那麼糟吧?」他不由得想想高中時期稀少的記憶,他只是被排擠並沒有被肢體暴力過的。「你們怎麼都把人想得那麼壞?」

「因為感覺你們以前相處得沒有很好,長大了也許有更多能力可以做更多事情了啊?」臣君宇想想似乎也是有點反應過度,「好吧那不然這樣,你們約哪天?我跟你一起去?」

紀程臨瞪大眼睛。陳方也好,臣君宇也好,怎麼一個兩個都不放心自己去赴這個約?他只有掙扎自己能不能面對張簡庭吉,可從來沒擔心過什麼安全。

他鼓起臉頰突然就有些不服氣,每個人都覺得自己「不可能辦不到會有危險」,但他就不這麼覺得啊!

「不管,我自己去,你們全都不要出現!」他氣憤的拍了拍桌。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