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遊德 (22)

所有人就看著大師面向著上方不知道在跟誰商量些甚麼,又或大師只是在自言自語。他們在一旁也沒事做,蘇宇中悄悄地往蘇爸蘇媽的方向靠攏,五個人變成了二三兩個小團體。

「你靠過來幹嘛?」蘇媽看著蘇宇中靠過來奇怪的問。

「我不是當事人跟關係人,覺得湊過來跟爸媽你們站一起比較安心。」蘇宇中嘿嘿一笑,「媽,你到底是從那兒找來這個大師啊,這麼年輕你事先知道嗎?」

另一邊兩個人也跟著湊在一起討論:「你覺得這大師……」

話沒說完整,不過蘇懿德倒是懂了:「看起來是真的,但不到最後也很難說。雖然說其實也沒見過多少大師,但我還沒遇過這種類型的。」

「什麼類型?」

「我第一次遇到我還沒解釋就知道我什麼情況的,也是第一次看到大師好像在跟誰說話似的這種場面。雖然跟之前的大師不同類型,不過也是要看他等等是不是會開始講收費。如果是,那可能就還是個……」騙子吧。人在對方的地盤上,蘇懿德安全起見上就吞下了後面幾個字。

「不是因為他太年輕?」

蘇懿德看了下大師粉紅色的頭髮,「是有點啦,但我也有聽說這種就是帶天命,能力跟年紀無關。」

曾遊豫側頭看了蘇懿德一眼,「我還以為你不會去研究這些。」畢竟被拒絕了那麼多次,以為蘇懿德就覺得就都無所謂了。

蘇懿德苦笑一聲:「你就知道我有多不甘心了,就算被那樣講了好幾次我還是不死心的研究了不少。但就也只是研究,對自己那些都還是沒有什麼幫助。說來也神奇,被介紹了這麼多大師,真的沒遇到詐騙的,每一個都沒跟我家要錢要啥,都對我說了一樣的話,這真的是挺奇妙的。」

曾遊豫張口想說些什麼,才遲疑了一下就被大師打斷了。

「有你就夠了!」

所有的人停下了聊天,全部看向大師,而大師就指著曾遊豫:「就是你,可以用一生的貴人!」

「你看我就說曾大哥是不一樣的貴人!」蘇宇中興奮的搖著爸媽的手。

「一生?」曾遊豫對於這兩個字感到心中一跳。

「用?」蘇懿德疑惑的重複了這個字,「怎麼用?」

大師被問之後楞了下,咳了兩聲:「咳咳,這個講太快了,當、當護身符用。沒有其他歧異啊!」

「喔……」蘇懿德說不清自己心裡有些失望是怎麼來的情緒。「把人當護身符是要怎麼用?」

「常常在一起就好了,就……讓你身上有他的……味道……就好了。」大師一邊講一邊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大對。因為稍微有點吞吞吐吐的感覺,所有人的視線又集中在他身上,他又咳了兩聲:「你們討厭對方嗎?」

被問的兩個人同時搖頭,蘇懿德忍不住說:「他都跟我家人一起來了,怎麼會討厭對方?」這句話讓曾遊豫側頭看了他一眼。

「你們都還是大學生對吧?同系嗎?」見兩個人再度搖頭,「不同啊……那可以住一起嗎?」

兩個人互看了一眼,蘇懿德有點為難:「我是住外面,但你是住家裡不是嗎?」

曾遊豫點點頭,側頭想了想對著大師發問:「不住在一起,但儘量在一起可以嗎?比如說我每天都去跟他一起念書到要睡前我就回家,這樣行嗎?」

「這樣太累了吧。住在一起是最簡單解決的方式。一起生活的話,身上的味道會有所改變,應該會對你現在這狀況有所改變。」

「味道……」蘇懿德不由得重複了這兩個字,「大師,這味道需到要多濃?」他一邊問一邊都覺得很怪,「如果我每天拿他穿過的外套穿這樣行嗎?」說完他都覺得這句子有些不大對。

「衣服嗎?」大師摸摸下巴想了想,「這樣好了,方案的優劣大概是這樣,『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大於『每天都在一起十二小時以上』大於『在一起八小時以下』大於『穿他的衣服』大於『穿他的外套』,這個大於的倍數大概都是兩倍效果吧。」一口氣說了長句子說到口渴,大師從身後的口袋拿出水壺喝了口水後繼續說,「簡單來說就是你現在身上有那些精靈鬼怪喜愛的味道,而他的味道可以蓋掉這些,你家人都不行,對你來說最適合的就是他的味道,所以你們如果住一個屋簷下,不用同間房間,他的生活作息還有生活用品都可以影響到你,其他方案的話效果就會差一些。我覺得這會是比較推薦的。」

聽完這一串下來有點頭暈,蘇懿德忍不住問大師:「大師你平常有別的工作嗎?」

「喔我有賣保險,你有需要車險壽險意外險的話可以找我,但隨緣不用勉強。」

「你的業績應該相當不錯。」

「算不錯,怎麼這麼說?」

「因為你的口才還滿說服人的……」人真的不可貌相,不能因為染了一頭粉紅色頭髮跟看起來年紀很輕就小看對方。蘇懿德剛剛一瞬間已經開始在想是不是要另外租一間房子暫時找曾遊豫同住試試看。

「反正我都說明白了,你們可以考慮看看,做法可以變通,原則跟結果要有就可以了。時間至少維持久一點,第一個方案效果比較好但我建議還是至少要友個七八九個月,至少要讓你能夠半年都不再遇到這種事情才可以考慮不用維持。只是齁……我看他對你真的很有用,就算畢業最好還是保持聯絡,定期……嗯,維護一下味道,一起住個幾天去旅遊之類的。抱歉,用這種方式講起來真的很怪,但大概就是這種狀況。」

大師再度盯著蘇懿德的眼睛看,這次沒有太久就開口:「你的狀況比較麻煩,沒有根絕的方法,他目前是對你是最好的解方,接下來就是狀況減輕之後,說不定年紀大一些狀況就可以更好辦一點。或許那時候你就不需要這種護身符了。」

「就表示我可能就看不到了嗎?」說完蘇懿德才覺得好像語意不大對。

「呃,這句話聽起來有些嚴重,是就有機會看不到那些調皮鬼了。」大師轉頭看了下香爐的香,再轉回來:「好了,我能給的建議就是這些。」

大師講完了之後就看著大家,所有人也不知道大師是不是還有沒講完的話,一人對一群人相對默默無語了一小段時間,蘇媽媽忍不住說:「那接下來?」

「結束了啊,你們可以回去了!」大師皺眉疑惑的回,「還是你們忘了怎麼走?我可以帶你們走,來吧。」

「不、不是,大師,那我們需要添點香油錢之類的嗎?」

「我這邊沒收這個,神尊是我供奉的,不需要別人添啊。」大師突然想通:「喔,你們以為要付什麼費用嗎?不用啊,我這邊就只是給建議,不幫人做什麼法事,當然就不需要什麼費用。」

「不用嗎?」蘇媽媽覺得訝異,其他人也覺得稀奇。

「怎麼了?你們遇到的每個都跟你們收費?」大師笑了出來。

「算是添香油錢啦……畢竟這也算是……洩漏天機?」以前的大師是沒這樣說,但總是覺得似乎該給點謝禮。

大師擺擺手,「才不算呢,有幫你做事才能算類似的,我不過就是把看到的跟你說,提了點建議,充其量頂多就是學校保健室的護理老師而已,老師收什麼費用啊?」

「真的不用?」

不斷的追問讓大師無奈地笑了:「你們之前是被騙過嗎?而且說起來你們有在我家的餐廳消費,那就已經超過該給的了。可以了,真有後續的再來找我就行了。」說完還連連擺手,感覺恨不得他們趕快走。

蘇媽媽確認真的不需要添香油錢或是其他費用後,連連跟年輕的大師道謝,之後一行人轉頭出院埕上車回台中。

路程中因為所有人都在,聊天的話題自然就是剛剛大師的建議。

「哥現在大四了,跟曾大哥住一起沒問題吧?課不是都很少了嗎?」蘇宇中興致冲冲開啟了話題。

「問題是曾同學是住家裡,你叫他出來住有些不大合理。」蘇媽媽說到了現實面,這也是目前讓同住一起這件事情最不可能達到的關卡。

「其實我家是還好,我有自己打工出來住也是可以,現在是因為學校真的不遠所以才住家裡。只是……」面對自己心情之後,就跳來一個這樣的「福利」,他覺得有些令人心驚,雖然這到底是不是「福利」真的是很難說。

「只是我跟你其實也就認識一段時間,突然說要同住一起有些微妙是嗎?」蘇懿德把自己猜測曾遊豫沒說完的話說出口。「我現實一點,除了你原本就住家裡,實在是不需要這一個額外的支出,我現在住的宿舍滿了,要多住人不可能了。真要同住要另外找兩人的,這樣開銷真的多太多了。」

不只多出額外的開銷,要找到能符合條件的房子也放大了開銷的金額。雖然兩人都有去打工但畢竟還不是能完全負擔的狀態,蘇懿德覺得沒必要為了也還不知道到底有沒有效益的建議而做這種決定。

「我覺得就先執行看看一開始我建議的方法好了?就沒課跟回家睡覺之外,我儘量都跟你在一起一段時間看看?」心裡有沒闡明的心思,講這段話的時候曾遊豫覺得自己怎麼說怎麼彆扭。「當然如果是私人行程就不用考慮我,都互相告知一下這樣還算是方便。」

實在是被前陣子兩次莫名消失的事情嚇到,不然蘇懿德怎麼想都覺得拖了一個無辜的人下水,內心感到十分內疚,但又隱隱覺得有些期待。這個提議大概也就是這次最好的解法,總是要先試行才有辦法調整,「那晚點我們課表行事曆共用一下,再來討論怎麼進行好了。」

見兩個孩子已經自己討論完,蘇媽媽感到欣慰:「都討論完了?那就麻煩曾同學了,先試試看這方法有沒有用,不然我們也真的想不出來該怎麼辦了。已經七點多了,曾同學明天有課嗎?如果沒課的話就先在我家過一晚吧,你們晚上再多討論一下執行方式。」

明天有課但是下午第三節的曾遊豫,這次沒甚麼猶豫的就說了好。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