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無添加物 (03)

紀程臨下了公車之後,邊看著手機上的地圖趕著路。

從熱鬧的大街上轉進小巷子,紀程臨遠遠看到路燈下的身影。顏色單純俐落的短毛外套,搭著單色長度適中的圍巾,靠在圍牆邊曲起左腳膝蓋,正低頭看著手上手機螢幕。

明明環境昏暗,他卻覺得他身上就像發著微光。感覺更多的形容詞濃縮到最後就只有一個詞:「好帥。」

紀程臨一直覺得臣君宇的長相放在哪一個族群都應該很受歡迎,受異性歡迎,應該也很受同性歡迎。

至少,有吸引到他。

會心跳加速,會想微笑的那種小衝動。

但因為見到美的人事物都會有這樣的反應,所以他也沒覺得太稀奇。只是心裡又覺得自己其實是喜歡這種反應的。

奇妙的感覺,但他不反感。

他沒停下腳步,抬手調整了自己斜跨包的背帶,朝著路燈下的身影走去。才剛走到附近,臣君宇像是察覺到的抬起頭來,發現是他後揚起嘴角。

紀程臨看著這笑容緩緩停下了腳步。聲音好聽笑容又有攻擊性,這人真的很糟糕。

「怎麼了?」臣君宇笑容一頓,疑惑的反問:「怎麼停下了?」

「我就是……」他摀住心臟的位置,「覺得你太帥了。」

臣君宇愣了一下,「什麼毛病啊你,還以為你怎麼了呢!」他走上前揉了揉紀程臨的頭髮。臣君宇比紀程臨高了快十公分,手抬起的高度剛剛好,「呆什麼?這間有些別處少見的酒,還有你之前找了一陣子的酒,不想喝嗎?進去吧。」

聽到關鍵字,紀程臨眼睛一亮,剛剛「捧胸」的虛弱模樣一掃而空,連最討厭被摸頭的舉動都可以忽略。「什麼酒什麼酒?」

「你之前不是一直在講想喝喝看那支天使白酒,但一直排不上進貨嗎?」臣君宇嘴角上揚得有些得意,「這家小酒館有。」

紀程臨表情已經不是單純用「發光」可以形容了,臣君宇覺得他就像卡通一樣整個人都可以發射出光芒般。「這麼開心?」

「當然開心,雖然不是很貴的酒,但每次想喝的時候台灣就缺貨!」紀程臨觀察了下臣君宇的表情,「你不想喝?」

臣君宇挑眉笑了下,「幫你問的,你想喝就好了。」說完推著人進了小酒館。

紀程臨進了店內才發現,這間算是餐酒館,牆面上掛著推薦的前五名餐點名字,還有店內酒類的特價活動。

「晚餐吃了?」入座之後臣君宇翻著菜單跟酒單。

紀程臨搖頭,「吃完再去整骨,我會被師傅壓到吐出來。你來過?」

「只來過兩次,上次來的時候剛好聽到老闆準備進天使白酒,就請他幫你留了。」

聽到有人為自己做這些事情,心情就是好。紀程臨從背包中掏出一張卡遞給臣君宇。「好人一生平安。」

「集滿十張有獎勵嗎?」臣君宇不是第一次收到這張卡了,把卡片收進自己的錢包中,裡面至少有個五六張。「不然我就要丟掉了。」

「丟掉我的感恩你心安嗎?集滿十張再說吧大好人!食物有推薦什麼嗎?」紀程臨盯著菜單上的餐點照片,每一張看起來都挺美味。

「吃過披薩跟海鮮總匯墨魚義大利麵,味道還不錯,覺得應該都沒問題,挑你喜歡的就好。」翻著酒單,君臣宇瀏覽了一遍,「這次酒就只喝天使白酒吧。」

「蛤!只有這個嗎?這只是氣泡酒耶……再多一點酒精吧!」

「等你下次把體檢結果給我看再跟我換酒吧!」對服務生點完餐點跟酒單之後,臣君宇發現紀程臨盯著自己。「幹嘛?」

「我不是很懂,你又不是我誰,幹嘛我就乖乖聽你話真的不點其他酒。」單手支著下巴,紀程臨納悶的說著,「神奇耶,帥哥果然可以控制人嗎?」

臣君宇失笑,「誰控制你了,我也就是建議你身體好些之前別喝酒,你要是真的去點我也不會阻止你啊。」拿起放在一旁的酒單,「要嗎?」

紀程臨抿著嘴,眼神掙扎了一下,「不了,現在換季我身體比較弱,還是先愛惜一下生命吧。」

臣君宇看著他的小動作,差點克制不了上手捏他嘴巴的衝動。但同時也覺得有種莫名的感動──感覺像是終於馴服了颱風天虛弱但兇狠的小野貓。在那第一次幫他買工具之前,汪於夙有跟他說過這個小朋友不擅社交,朋友稀少,要自己能儘量展現善意,最好還能混成朋友。

他一開始得到的資訊是:紀程臨外文系畢業,在家做著翻譯校稿的工作,小興趣是去小酒吧喝酒。在他的想像中有這些特質的人應該很容易成為朋友才是。但那天見到本人實際交談之後,雖然說不是完全無法對話的狀況,但總是無法順利達成「聊天」的狀態。

有點出乎意料,但他莫名的覺得小朋友很可愛,看不出來只小了自己五歲。能成為朋友的話就好了。這當下的想法讓臣君宇有些意外,這對他來說很少見。他一直以來覺得自己被當成「工具人」是很厭煩的,但他難得第一次覺得還挺期待下一次見面的。

那個機會其實沒有等太久,畢竟需購買的清單明確,他當晚就向熟識的的店家下訂。運氣很好沒什麼需要等待的東西,還不到兩個星期,他就帶著東西進到了紀程臨的家中。

看著紀程臨侷促不安的跑前跑後,又是拿拖鞋又是拿出飲料,他剛把箱子拆開就急著把紙箱清掉,讓他趕快出聲阻止:「欸欸欸別收這麼快,還沒檢查裡面有沒有漏拿的組件!」

結果他就看到已經慌亂的人更慌亂的想把所有的紙箱回復原狀,在他來不及救援的狀況下紀程臨左腳踩到了右腳,在臣君宇眼前摔出巨大聲響。

「哇!你還好吧?」他沒想到引起這狀況,趕緊起身想把紀程臨扶起來。他還在驚訝於自己手提紀程臨起來時的重量,就聽到了一聲不大好的聲音。「呃,你……還好吧?」這聲音聽起來很像是哪裡扭了還是折了。

紀程臨痛到說不出話來,伸手打掉臣君宇的手,捂著自己的左手腕坐在地上。

臣君宇看他的動作大概知道了,剛剛跌倒的時候姿勢應該已經不大對,在還沒調整保護好自己的手,自己又拉了他一把,結果就是坐實了扭到手這件事情。

這下子換臣君宇也慌了,急著想把紀程臨扶起來,不斷的靠近紀程臨。而紀程臨想保護著自己的手腕,怕受傷的手再被拉到所以不停躲著。兩個人一來一往之後,發現這樣下去兩邊想做的事情永遠也無法成功,兩個人同時都停止了動作,又同時噗哧一聲笑了起來。

同時笑了一陣子卻不知道互相在笑什麼,於是也同時停了下來。

臣君宇把造成這一切混亂的紙箱們收拾好,檢查完有無遺漏的組件們,他看著移動到一邊椅子上正試著自己轉著手腕的紀程臨,「手傷得很重嗎?」

紀程臨試著多轉轉手腕,「除了一開始的最痛外,現在好多了。」說著想要站起繼續收拾。

「我的錯,我等等組好之後你就坐著跟我說要裝在哪吧。」阻止紀程臨想要起身繼續作業後,他拖過零件開始動手組裝。

組裝電腦其實沒有花太多時間,花比較多時間的反而是幫忙整理線路。他發現紀程臨有些強迫症,事情沒有一口氣全處理完就會焦躁,因此對於指揮他做事相當不客氣,沒了一開始的疏離。另外就是他發現當把購買的耳機跟音響裝好後,紀程臨表現出很多次想要立刻拿來使用的慾望跟動作,但好像顧慮他似的沒真正執行動作。

將設備全部裝好連同設定位置都完成之後,紀程臨帶著臣君宇到附近的小餐館用餐。這次臣君宇有備而來,在不引起對方不開心的情況之下『強迫交流』。

他還不想就這樣跟小朋友沒有下次交流的機會,既然對方可能不會給自己,那就自己創造。

這次的用餐取得了下次見面的機會,再下次的機會又取得了線上聊天的開端,然後在他努力不懈之下,就成了現在這樣網路上聊天,見面喝酒聊天的關係。

從對話無法成立,到現在他知道紀程臨雖然喜歡喝點酒,但酒量不好;朋友不多,只在朋友面前比較活潑;生活中必須到處都有背景音,所以耳機跟音樂是常備品;他還根據他的需求幫他在網路上架了個可以語音的聊天室,讓他宅在家裡的時候朋友有地方找他──因為他工作時不會常去檢查通訊軟體跟電子郵件,語音聊天室可以讓他不用操作太多就可以進行交流。

這經驗對他來說很特別,當工具人當得如此心甘情願,沒有任何反感,連自己都感到驚訝。

結束了回憶,臣君宇打開平板轉向紀程臨,繼續做著工具人的售後服務,「來,你看一下這有沒有符合你的需求,沒有的話還可以修。」

紀程臨只瞄了一眼就放棄了,「都好都好,你明知道我不懂,列給我看我也分不清楚到底哪個好哪個差啊。」

「哪個不懂我解釋給你聽啊,這可是你自己提出來想要升級的內容。」

「你解釋給我聽我也聽不懂,就不要浪費口舌了,」紀程臨輕啜了一口酒,瞇著眼享受了下葡萄甜酒的香氣跟在舌尖上特殊的感受,「我相信你的選擇一定都是最好的,別擔心。」

臣君宇有些無奈,「你就不覺得我會騙你嗎?」

熟了之後紀程臨很好聊沒錯,初見時的退縮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卻是莫名的信任。從一開始讓他協助建置聊天室,到現在幾乎全權讓自己去負責他最重要的『工具們』。

能得到這樣幾乎全部的信賴其實是讓他一開始感到很納悶的,對他自己來說,連對家人都不會有這樣程度的信賴。但長久來往之後,他發現紀程臨一開始雖然各種退縮甚至有社交不良的狀況,但等到熟悉起來之後他就把這種信賴全數給他覺得是『朋友』的人身上。

就目前的觀察來看,紀程臨對他的『朋友們」都一視同仁的一樣信賴。

「騙我的話你就要對我負責,要嗎?」

「……醉了?」

聽見這句隨時可以分解出歧異的話,看著紀程臨的笑容,他忽然很想知道如果紀程臨對誰『特別』,那會是怎樣的狀況?

歷史上的今天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