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無添加物 (12)

本以為這個話題會一直持續下去,但汪於夙似乎也沒想要這種沈重氣氛持續。「反正這就是沒有也煩惱,有也煩惱的事情,我現在能做的就是努力賺錢吧!先把能做的環境打造好,其他就順其自然了。我相信有我家小琪樂天的個性應該什麼都沒問題的。」

「可以,沒問題的。」臣君宇再跟汪於夙碰了次杯。「你可是我們這社團內唯一照著自己想要的路線走,算是我們的精神指標耶,別垮。」

「什麼爛壓力,不要亂加在我身上,各人的人生自己掌握!」汪於夙笑著將手中的酒一飲而盡,拿著酒單跟叫來的服務生點額外的酒。說好要請客的,他可是說到做到的大人物。

社團?紀程臨知道他們兩人同年,但臣君宇並不是自己母校的校友,兩人怎麼認識的他也不清處。「什麼社團?」

「紀小朋友有參加社團嗎?」見小朋友搖搖頭,汪於夙有些理解的點頭自問自答:「也是,英文系這麼難這麼忙,外務這麼多社團根本來不及參加。」看小朋友眼神更加疑惑,只好收斂一下自己,「好吧,就我自己這麼忙碌,但小朋友你大概就忙碌在課業中吧?」

「是不想參加社團嗎?」臣君宇好奇的問。雖然他覺得紀程臨不擅交際,但大學生很少沒參加社團經驗的。

「就……沒有過這個念頭。」這個似乎有點難解釋,高中時候獨來獨往慣了,學校強制要選社團,他挑了個只要寫心得就能過關的讀書社。到了大學他沒什麼心思參加,也沒特別想參加,於是就沒參加社團。「社團好玩嗎?」

「小朋友好奇嗎?」雖然紀程臨沒點頭沒搖頭,但臣君宇覺得他的眼神中透露出肯定。「是跨校聯合的橋藝社。」

「橋牌?」是一種感覺聽過但什麼都不懂的紙牌遊戲。總覺得是聰明的人才能玩,跟自己很遠的一種。「好玩嗎?」

今天問題有點多。臣君宇瞄了一眼紀程臨手中的酒杯內,果然已經被喝光,一旁的酒瓶也空了。沒有太注意的結果似乎讓小朋友喝得有些快了,平常沒這麼愛說話的人都多了起來。他不動聲色的把手旁的白開水倒進了紀程臨的杯子。有些遲鈍的人看著他的舉動,表情也帶上了疑惑。「幫你添酒啊,你不是喝完了?」

紀程臨點了點頭,沒忘了之前的問題,「好玩嗎?」

「好玩,規則背一背,找個同伴練練練,就可以出去殺殺殺了。」成功收穫更迷惑的表情一枚。「我跟你學長不是同伴,」收穫皺眉表情,「但我們同一隊。」對面的小朋友點點頭。「我們常去打大比賽喔!」小朋友臉上閃出崇拜,看得心情很好。

臣君宇忽然覺得這個遊戲很有趣。還想著要說些什麼逗紀程臨的時候,汪於夙在一旁咳了一聲,滿臉的不同意。

嘖,半路殺出了個保護者。臣君宇擺手停止了這個話題,反正已經醉了的小朋友也沒辦法思考。他拿起一旁的白開水繼續倒滿紀程臨手上的杯子。

被手上杯子一沈的重量轉移注意力,紀程臨拿著杯子喝了一口,「……為什麼這麼淡?」

「酒放著不喝酒精會蒸發,喝起來變淡是正常的啊。」

汪於夙聽了這句差點噴出口中的酒。為了逗小朋友說出這種這麼不合理的話?

「是嗎?」紀程臨覺得這句話好像對又好像不對,他看著酒杯裡的「酒」,像是可以看出什麼問題來。

「當然,你看看我是誰?」臣君宇點點紀程臨的手背要他看向自己。「我是誰?」

「王子。」

「你覺得我會騙你嗎?」

紀程臨緩慢的搖了搖頭,「你很帥但不會騙我。」

這兩句的相關性是?轉頭一看發現臣君宇還點頭表達贊同,讓汪於夙忍不住翻白眼,「你是贊同你帥還是你不會騙他?」

「都是啊,有問題?」

「……沒,您說的都沒問題。」是帥沒錯,而且不會騙人……個鬼。「你良心過得去就繼續沒關係。」

「沒有什麼過不去的,我人這麼好。」跟汪於夙談笑完回過頭去繼續跟紀程臨對話,「因為我不會騙你,所以剛剛我說的沒有問題對不對?」

「剛剛說的?」紀程林專注的看著臣君宇,但不是很理解他說了什麼。

「酒放著不喝會蒸發,所以會越喝越淡的。」看見他楞楞地點頭,「所以繼續喝,沒什麼問題的。」

看紀程臨傻傻的點頭喝著他以為是酒的水,汪於夙有些擔心:「酒上來得太早了,他沒吃多少東西就喝酒,一下就醉了吧。」

臣君宇也這麼覺得,剛點的食物只上來了拼盤點心類的,紀程臨沒吃多少就把酒都喝光了。「這酒度數低量也少,他還是有先吃了一點才喝應該不會胃痛,只是他平常也沒喝這麼快,今天怎麼……」他瞥向一旁的汪於夙。

「別問我,要問就問當事人。」看著那個現在有些傻傻的當事人,「那現在怎麼辦?雖然他沒有很醉,他醉了會吐嗎?不會吐的話勸他多吃一點墊墊胃?」

臣君宇也不大清楚,以往一起喝酒通常都沒喝這麼快,他也沒看過紀程臨這樣子。「可能等等他水喝多一點,大概就退了吧?食物幫他留一些,晚點他清醒點後讓他吃。」其實看紀程臨現在也不算不清醒,就是行動思考比較慢而已。

「那你說,」汪於夙拿起一旁的盤子,幫紀程臨先盛好食物在一旁。還好這次點的都是涼了吃也不礙胃的食物,不然就要請店家幫忙處理了,「他等等會不會想起你剛剛騙他說你很帥這件事?」

「我可沒騙他說,我只問我會不會騙他,是他說我帥的。」

幼不幼稚?「那就讓他慢慢清醒吧。你最近有回家嗎?」

「沒啊,沒事幹嘛回去?」要是有事更不會回去,「有人透過你問我?」

「沒話題了隨便問啊。」半年前倒是真的有人私底下旁敲測擊的想從他這邊知道臣君宇有沒有回過老家,最近是真的都沒有了。

「為什麼不回家?」一旁安靜了一陣子的人突然冒出了問句,嚇了沒什麼心理準備的兩人一跳。

臣君宇看了會紀程臨的表情,確定他應該還沒完全清醒,大概就是聽到一個問句所以跟著重複了一次。「因為我家不在這個星球,我要怎麼回去?」繼續朝酒杯中倒水,用眼神鼓勵他繼續喝。

「你家不在這個星球上?」眼睛瞪大,像是聽到了什麼新奇的事情。「難怪你這麼帥。」

臣君宇炫耀似的看向了汪於夙,不意外的得到對方的白眼。「你真覺得我帥啊?」他聽過紀程臨叫他王子,但從沒聽過他說自己帥。

人都說酒後吐真言,不知道這個算不算?

捧著裝著水的酒杯慢慢喝的紀程臨,「你會電腦,會穿衣服,還會喝酒,也會網路,還有……會電腦,會喝酒……很帥。」

中間有個「會穿衣服」是什麼?還重複了一堆,而且這聽起來……

「你就是工具人的帥吧?」汪於夙一旁取笑他。

臣君宇有些哭笑不得,再把他杯子內的水添滿。明明不該這麼迷糊的,怎麼一點酒就這樣了?「會想上廁所嗎?要陪你去上廁所嗎?」

紀程臨搖搖頭,眼神失焦的看著桌上。臣君宇分了點注意力在他身上,轉頭繼續跟汪於夙閒聊。今天本來是要跟小朋友慢慢喝慢慢聊的,這一連串意外的事情,他只好跟著多餘的汪於夙聊天了。

「誰多餘?你才多餘!他可是我學弟。」

「他是我」話還沒說完,臣君宇突然聽到了小小的歌聲從紀程臨那邊傳來,旋律有些平,聲音也很小聲不是聽得很清楚,幾乎就像是伴著旋律小聲的念著歌詞。

汪於夙也聽到了,但湊過來聽了一陣子搖搖頭,「沒聽過,是歌嗎?」

「很像,他前陣子在聊天室內放過……」認真的聽了很久,才聽出了幾句歌詞。

我知道浮雲他天生愛漂泊,從來都不肯回家

我知道草原上又揚起微風,就該要說再見

「我都不知道小朋友唱歌滿好聽的,下次可以找來去唱歌了。」

曾聽說最簡單的話語天真,其實不容易說出口

曾聽說最單純的意愛無悔,一定是最持久

臣君宇發現他反反覆覆就是唱這四句。想不起來歌名也想不起來是誰唱的,只有之前在聊天室內聽過的印象。

從沒聽過他唱歌,意外的發現還挺有味道的。尤其像這樣小小聲,接近唸歌的方式加上歌詞的意境,有種很純粹的感覺。

正要稱讚小朋友唱歌很好聽時,當事人突然站了起來,說了聲「我去廁所。」之後就走了,留下兩個人面面相覷。

「雖然他看起來沒那麼醉,但要不要過去看看狀況?」

「應該不用吧?」臣君宇看著他離開的方向,「時間太久再去看看。」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