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百四] 餘夢(3) 完

 

 

  「未來?」四月一日皺起眉頭,他以前有聽聞過類似的術法,因為侑子小姐是時空魔女的關係他也接觸過不少不同時間軸跟空間的人,跟他有關係的另一個小狼跟小櫻也是從未來而來,但……

  「……為什麼?」

  代價要給的剛好,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要求的事情有多重,索求的代價就越重。以往有太多的事例來證明侑子小姐所留下來的這段話,而越跟別人的生命扯上關係代價就越重。改變了自己的時間路線,百目鬼要為此付出怎樣的代價?

  他問了百目鬼為什麼,但也明白百目鬼是為了什麼。他的問題沒什麼意義,但卻還是想問出口。就像他明知道自己脫離不了牢籠,卻還是在裡面掙扎一樣。

  「我答應過你,我一定在你身邊。」

  那是久遠以前說出口的誓言,久到他希望百目鬼不要記住。

  就像為了等待侑子小姐,四月一日讓這間店成為了自己的牢籠,而百目鬼則是困在名為「四月一日」的牢籠之中。他們兩個在某方面的個性上極度相似,自己堅持的就絕不放鬆,然後又對彼此極度的包容。

  「你這樣能多久?在現實生活中的你又會怎麼了呢?」他忽然想起遙先生,雖然不知道那位前輩在多久以前就已經出現在夢境中,也不知道他是否也是因為類似的原因而存在,但他知道一個不變的事實就是──遙先生已經不在人世間。

  百目鬼聽到四月一日的這個問句鬆了口氣,知道四月一日已經退讓,至少在這時候不再堅持要解除他跟侑子小姐互換的條件。

  四月一日一旦頑固起來,事情就會變得複雜。他知道自己做這樣的事情,習慣顧慮別人的四月一日絕對會反對,但他也不是草率的下決定,也已經做好心理準備面對四月一日。

  「侑子小姐把一部分魔力跟我交換了,只要現實中的憑藉物無事的話……說不定可以永遠這樣持續下去。」

  「把魔力給你……?」四月一日不可置信的看著百目鬼,但回應他的是對方肯定的點頭。「怎麼可能?我不可能會漏掉在現實中或是夢境中侑子小姐的魔力,不可能在這麼近的地方卻一無所知。」

  「侑子小姐竟然將魔力給百目鬼」這事情給他的震撼,還不及「侑子小姐的魔力就近在眼前而他卻不知情」這部份帶給他的程度。

  「裝載著魔力的容器有絕對的隔避性。侑子小姐那時候有這樣說過,我放在身邊十幾年而你卻沒有發現,這就是最好的證明了。」

  那個容器本來就不應該存在,是個多餘的東西。不應該但卻存在的東西,在本質上就有著奇妙的特性。那個像卵卻又不是卵,孵不出東西卻又是複製品,又是從異世界來的奇異之卵,最適合拿來存放重要的事物了。百目鬼想起侑子小姐的話。

  一開始侑子小姐交給他的時候,只說了這東西對未來的四月一日一定有幫助,所以要他肌不離身的吸取他的正氣,等待那個「需要做決定的時間」到來。而當他覺得不安,覺得四月一日跟周遭的一些變化越來越奇妙,直覺這就是那個「決定」的時刻,他主動的向侑子小姐請求願望,才知道原來這個「蛋」的用途是什麼。

  他許了當他自身發生什麼事情之後,能陪在四月一日身旁的願望;而代價是他的魂魄將無法安息,只能永遠的在夢境中徘徊──就如同他的爺爺一般。

  百目鬼看著四月一日聽完後懊惱的神情,再度體會到侑子小姐有多疼愛四月一日──她在代價中加了但書,只要那顆卵不破而且就放在百目鬼的直系血親身上,在四月一日消失之際,百目鬼的魂魄就能安息,陪著四月一日離去。

  「你是被愛著的。」百目鬼伸出手幫四月一日拿走飄落在他頭頂的櫻花花瓣。他記得四月一日最喜歡家裡寺院裡的那棵櫻花樹,而他覺得看著櫻花的四月一日永遠都閃著光芒。

  現在家裡的那棵櫻花樹每年仍綻放著美麗的花朵,但四月一日卻無法去賞花了。

  「……我知道。」四月一日嘆了口氣,他不想知道百目鬼能永遠待在夢境中這個願望的「觸發點」是什麼,不需要使用什麼能力,就知道那個答案不會是他樂意知道的。生命有時候不要那麼清楚,曖昧的活著才能得到簡單的幸福。「上上個月來的人……不是你吧?」

  「你對現實時間的感知已經有了些誤差,那是我的孫子。」知道四月一日冷靜下來也接受了他的說詞,百目鬼也覺得輕鬆多了。

  四月一日聽到百目鬼的回答後楞住了一會,然後緩緩的苦笑了起來。竟然已經是孫子了呢……難怪不僅僅百目鬼,連侑子小姐都擔心自己。

  他混亂的已經不只是時間,連對他應該是理所當然的存在但他卻已經無法分辨出來。夢中的百目鬼也是,一開始還被他誤認為是遙先生。

  「……他跟你真的很像,你們是隔代就遺傳一模一樣的臉嗎?連氣質還有生活習慣都像。」前陣子他隱約覺得似乎有哪裡不對勁但卻說不出來,說不定連自己下意識也在逃避。

  不想去面對生命輪替的事實,只想抓住眼前的美好。

  有人說人生苦短,所以要就要抓住最美好的幸福。但如果生命看不到盡頭呢?他仍是想抓住對他來說最美好的那個。

  屬於他的,永遠不會離開的。

  「……他不過是個小鬼而已。只有弓術還不錯罷了。」百目鬼邊說邊繼續幫四月一日撥掉沾上頭髮的花瓣。

  四月一日看著百目鬼雖然說出那樣的話,但卻帶著滿足的笑容。就跟以前遇到遙先生,聽著自己描述著他的孫子那種滿足而驕傲的笑容一樣。

  他伸出手拉住百目鬼和服的帶,額頭緩緩的靠上百目鬼的肩。「我要你幫我實現願望。」

  「……什麼願望?」

  「永遠陪著我。」

  「……這代價,很高喔。」

  「嗯,我知道,」四月一日抬起頭來,對百目鬼綻放笑容,「我用所有的時間交換你的時間。」

  「笨蛋,我已經沒有了時間。」百目鬼隔了好久,才終於說出這句話。

  「……一半給你,這樣我們就都有了。」

  「笨蛋。」

  互相依偎的身體,儘管是在夢境中,但也確實互相的傳達了溫度。

 

 

 

  「你跟你的爺爺,還真是像哪。」四月一日看著眼前的年輕人,挺直背脊端坐在矮桌旁,用筷子的姿勢跟穩定度,甚至連面無表情話也不多這點都很像。

  「……是嗎?」

  四月一日笑著瞇眼,連這種稍微遲疑半秒回答的樣子都很像。但還是有點不同,嘴角應該要上揚的角度不一樣,眼角也比百目鬼靜要來得圓潤多了。

  他轉頭看向庭院上方高掛的月亮。有著可以比照的對象之後,才發現這兩個人其實差異很大,但他前一陣子卻完全無法分辨出來。

  說是分辨不出來,不如說他前陣子失去了重心跟目標,可能他有察覺到,但卻又不想明白。那時候大概過日子過得膩了,真的會上門來的客人並不多,他盼望著看到的人卻又不可能每天出現。

  「很像,但仍是不一樣。」轉回頭,他對眼前的年輕人笑了。「謝謝你一直以來的認真跟用心。」

  要個年輕人三不五十就來他不熟悉的宅邸,能進入只是靠著百目鬼的血緣,還要陪著不管過了幾年都不會老死的……妖怪,還要他感到非常開心的話就太強人所難了。四月一日覺得自己已經滿足了,不管這之後是否已經能踏出這間店,對他來說已經無所謂了。

  雖然是自願困在這間店中,他還是曾經為了不能走在他熱愛的城市中而寂寞跟痛苦過。過了連自己都無法計算的時間之後,「能夠離開店裡」這個事實卻讓他覺得虛幻。外面的世界沒有等著他的人們了,也不再是他熟悉的街道,那麼離不離開又有什麼差別呢?

  「你帶了好酒給我,我去幫你做下酒菜吧。」一把抓過從剛才就一直在旁邊吵鬧著的摩可拿,四月一日拎著牠的耳朵,邊說邊走向廚房。

 

  在那之後,儘管已經可以離開店回到城市去,但四月一日仍是沒有離開。他的睡眠時間逐漸的拉長,有時候甚至會睡上一整天。

  他沒有因此而精神萎靡,有客人上門時他依舊能預先知道。只是他比以前更期待他原先覺得虛幻的夢境。

  因為,在夢中才有等著他的人。

 


嗯,好吧。
要說BE也算BE,因為百目鬼靜先生被我寫死了。
要說HE也算HE,因為他們兩個還是在一起。

誰叫原作也是那麼的曖昧不明。
看漫畫的時候我還沒有很受傷,完全被自己想要的初回特典DVD給傷到了。

終於寫完了。這故事寫這麼久完全就是我一開始就決定靜要被我寫死,
結果莫名的就寫超慢……
是被詛咒了嗎?=D=

剩下一週,再寫一萬字,就能夠出刊了….(揮汗)
最後一本,就當自己這麼瘋狂的2007-2011的紀念吧。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4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
2 討論串
2 回應
0 Followers
 
最多反應留言
最火熱留言串
3 已回應的訪客
噗魚ㄦ泠闇 最近回覆的訪客
最新 最舊 最多投票
泠闇
訪客
泠闇

我之前就被這部作品的安排給虐
君尋得一直留在店裡
百目鬼和小羽結婚(!

害我差點沒摔書
雖然明白他們不可能維持學生的身分
但原作者的安排實在讓人想翻桌QAQ

魚ㄦ
訪客
魚ㄦ

如果時間勢必要這樣流下去,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遠目)
如果要說百目鬼知道自己不可能永遠陪著時間停滯的小四身邊,而為了要繼續能守護他所以選擇跟小羽結婚的話,我又覺得小羽也太可憐Orz

只能說CLAMP大嬸們真是…Orz

噗
訪客

您好!! 我是路過的讀者><
看完您的文章有點被安慰到了
之前看到這部結局的時候 真的難過到默默流淚
還度過了整整一個禮拜之久的低潮期
現在搜尋百x四大概10篇裡頭有9篇都是悲文 。゚(゚´ω`゚)゚。
只能積極尋找甜文或溫馨文療傷…總之真的很謝謝您的百四創作!
C嬸筆下大多數的同性cp 結局真是太虐人了 ˊ___ˋ

魚ㄦ
訪客
魚ㄦ

噗同學,不好意思回覆晚了QDQ
他們的結局真的就….我一整個想翻桌。
給我直接來一個百目鬼的孫子是怎樣!!!!還長一樣是怎樣!!!!
小四會多痛啊QAQ

所以才寫這篇的QDQ 謝謝你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