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無添加物 (02)

認識臣君宇這號外表看起來閃閃發亮,聲音低沈得跟貝斯一般的人物,說起來是一年前自己所有3C設備全壞後,朋友帶他找上臣君宇這個「顧問」開始的吧。

那次的全壞事件,其實是因為颱風天但自己卻沒有關好書桌前的窗,結果不只私用的連工作用的工具都壞掉了,但所有的毀損都是自己造成的事件,能抱怨只能怪自己。萬幸的是工作的資料他隨時備份在網路上,被雨打壞的是從學生時期就陪著自己的工具,可能會不方便一陣子,但不致於心血全毀。

認命的收拾完一室慘狀之後,接下來就是煩惱要怎麼把這些工具「生」回來了。當年是他直接照著網路的「最佳建議」買下來的,他雖然也想照著原本的方法重買一套,但當學生時接觸這些資訊的時間比較容易,還可以去找別系上的老師諮詢,現在出了社會又孤僻慣了,要找個人給自己建議,卻怎麼也想不起來「誰」可以了。

只好聯絡上自認「無所不能」的汪編輯於夙先生,這也算是他唯二聯絡最頻繁的友人之一了。汪於夙要他把自己想要的功能列好之後,就帶他去見了他的高手朋友。那應該就是他跟陳君宇的第一次見面,在一個巷子裡的小餐廳,點上份餐點可以耗一下午的那種。

他其實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列規格,連『該怎麼找』這件事對他都是個難事,只能把他原本擁有的工具列上,除此之外就是一片空白。簡單的程度不只剛見面的臣君宇表情凝結在臉上,坐在他旁邊湊過來看的汪於夙也呆了:「你這是列你要的東西,沒列想要怎樣的規格啊!」

紀程臨苦著臉:「我不知道什麼規格啊,要我怎麼列?啊,還是我列我的預算?」

「嗯……這也是可以啦,預算也是規格中的一項。」除了打招呼外終於說一句長句子的臣君宇,聲音意外的低沈好聽。

紀程臨聽到這聲音稍微楞了下,每天跟音樂為伍的他很容易受聲音影響,儘管平常聽的音樂比較少有人聲,對於聲音他還是很難以抗拒。他把自己那張紙拿了回來,拿筆低頭寫下數字。

「咦?你耳朵怎麼紅了,太冷還是太熱啊?」

汪於夙抬手就想捏紀程臨的耳垂,才剛摸上就被紀程臨嚇得打掉了,「別別、別摸我的耳朵。」

「怎麼了?」臣君宇疑惑的問出口,紀程臨的反應看起來有點過大。

紀程臨低著頭搖了搖,繼續寫著自己的預算。汪於夙喝了口飲料:「小孩的耳朵不能亂摸,太久沒見面我忘了。」他伸手搓了搓紀程臨的腦袋,「但頭可以摸,嘿嘿。」

「什麼小孩,我也才小你五歲!」再度揮開汪於夙的手,「頭也不可以!」

「好吧,出了社會就沒什麼『三歲一個代溝』了,我們算同輩這樣行吧?」汪於夙瞄了一眼他寫的,「欸你真的有這些錢嗎?你列了桌機還有筆電跟平板耶……等等我這時候才發現你把喇叭跟耳機也都列上了,這個應該可以晚一點買吧?這也算在你『工具』裡嗎?」

紀程臨點點頭,對他來說沒播著音樂就做不了事情,要不是無法交談,他連現在面對陌生人都想戴上耳機。

「……好吧,那君宇你幫他估一下調一下然後幫忙買一下吧。」把單子推過去臣君宇面前,「我就來進行最困難的一項任務!點餐!」

汪於夙才剛點完餐,臣君宇已經寫寫劃劃了一堆,「根據你的預算的話,可以買到這樣規格的。」

紀程臨看了看臣君宇統合的預算金額,是跟自己寫得很近,「請問我還可以把預算調低嗎?」雖然負擔得起,但一口氣出這些錢還是很疼。在家工作者能多點急用的錢還是比較保險。

「沒問題,不如這樣,」臣君宇把筆遞回去,「你標個順序吧,把你覺得最想投錢進去的按順序標一下,這也是一種選擇方法,決定好了我再依你調整過後的預算跟順序去重編。」

紀程臨記得像這樣來來回回修改調整,就弄了快一個小時,加上中間邊吃飯邊聊天的時間,這頓飯跟諮詢就花了將近兩個半小時。

「天哪,」汪於夙向上伸著懶腰,「為什麼跟討論譯稿一樣累啊,不是只是買台桌機筆電然後選個音響跟耳機嗎!?為什麼?」他看著桌上散著四五張寫滿滿規格的紙張,「而且君宇為什麼你沒上網就可以啪啪啪的寫出這些規格啊?不會真全背起來了吧?」

臣君宇對著汪於夙挑了眉,「我上週剛組完我自己的配備,有些配備剛好研究完一輪。你們早一點找我還可以一起送到。」

「你組完的時候颱風都還沒來咧!」汪於夙嗤笑了一聲,「難怪可以寫這麼快,那也拜託你買囉!現在去光華那邊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買,就算拿著規格表也是不知道哪家店好。」加上出了社會雜事比學生時代更多,像這種要慢慢比價找東西跟研究規格性能的事情,也變得更沒有耐心去做了。

「我其實也只是都跟固定一家買,買久了就有了老顧客價格了,認真說我也很久沒各家比價,其實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划算了,但倒是不用擔心拿到維修品。」臣君宇收起桌上寫滿規格的紙張,目光轉向像是在發呆的紀程臨,「下訂之後要多久到我不確定,我……直接連絡你應該可以吧?」

「啊,可、可以!」紀程臨回神,趕緊拿起自己的手機跟臣君宇互換LINE帳號。「我大多時候在家,有什麼都可以直接連絡我。」

「小朋友你脖子都紅了,不會真的要生病了吧?我的稿子你還沒譯完前不準生病啊!」汪於夙抬手又想捏上去,再度被紀程臨拍掉。

捏了捏自己的耳垂,他說不出口剛剛自己聽臣君宇的聲音聽呆了。習慣性的想把耳機戴上,又想起這東西目前在待買清單中是被他排第一的「工具」,他手邊只剩他自己用不慣的,突然認清的這件事讓他有點焦躁──意識到無法進入自己的空間,紀程臨有些心慌。

「沒、沒事,不過你的稿子得要等工具買好了才有辦法繼續了。」稿子沒消失,但沒順手的工具也很難繼續下去。

「我的稿子倒是還不趕,你別生病就好。」跟紀程臨配合久了,汪於夙不擔心他工作的速度,完全就是朋友的角度不希望他生病。他抬手看了看手錶,「那好,我等等還有事情,你們……」

「啊、那我也回去了。」急匆匆的跟著站了起來,拿起桌上的帳單,「今天感謝兩位,就讓我請這小小的一頓吧。」

汪於夙楞了一下無奈的笑了笑:「好啊,我是沒問題,就看君宇O不OK囉!我本來是想講『你們可以繼續聊天』的,沒想到你也要離開。」

「有、有點事情。」他有些不好意思的低頭,感覺好像自己破壞了還算愉快的氣氛。

「好啦我懂我懂。」汪於夙拍拍他的肩膀,沒要他繼續說下去一眼看穿的謊言。

這比碰他頭能讓人接受些,他沒有舉手拍掉,沉默的接受。

臣君宇挑眉,「我沒問題啊,東西到了你會自己安裝嗎?」紀程臨搖了搖頭後,他笑著說:「那我去幫你安裝吧,安裝的時候可以再凹個一頓。」

紀程臨不習慣他投遞來的目光,匆匆的點了頭後就跑去櫃檯了。還好這兩人沒再多說什麼,經過櫃檯跟他打了個招呼之後,這場聚會就散了。

「這麼難得你這次竟然沒有唉唉叫。」師傅在他手背上貼著電療片,邊調整功率邊調侃:「每次都唉那麼大聲,這次怎麼矜持了?」

「想、想事情。」手上傳來熟悉但無法習慣的抽動,筋被電流流過的感覺抽得讓他講話無法連續。

「用想事情戰勝疼痛,很棒的方法嘛!下次你就繼續想同一件事情吧!免得每次你忍痛的唉叫都會讓我有罪惡感。」師傅調好數字,「咦?你脖子怎麼這麼紅,太痛了嗎?太痛要說喔!」轉動旋鈕調降了功率,「這樣有好一點嗎?」

「有、有,這樣可以。」紀程臨不好意思說並不是因為痛,而且因為別的事情。

他自己也沒想到突然想起的回憶可以讓他忽略整骨時帶來的疼痛。從那個『第一次見面』的聚會到現在也過了一兩年了,他這毛病感覺從來沒好過。不同於自己心臟問題的心跳頻率,不斷被撩撥發紅的脖子跟耳朵,他總覺得再這樣下去自己沒多久就淪陷了。

只能慶幸實際見面的機會其實並不多,被觸發反應之後總是有可以平復的時間。看著電療器上計時器,這時間應該……夠吧?

歷史上的今天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