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無添加物 (07)

「唷,新衣服不錯耶。」陳方有些意外的看著紀程臨,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沒有經過公司跟社會的摧殘,他這個同學其實一直保持一個「學生味」,但今天只是稍微改變一下衣服的風格,「你整個人看起來……氣質都不一樣了。」

「這樣穿很怪嗎?」他最後想了很久,穿了臣君宇推薦的西裝套裝。因為不是自己平常的風格,他還破天荒的穿完後跟臣君宇視訊讓對方指點了一下其他的搭配。調整了一陣之後他才稍微有自信的走出門,但沒走多久這個信心就消失無蹤了。他扯了扯西裝下擺,真的還是不習慣。

陳方楞了一下,隨後咧嘴大笑了起來,邊大力拍了紀程臨後背一下,「有自信點!我不是說很不錯嗎!?把你做突破的勇氣拿出來!你等等要去面對一些自信心爆棚的人,你要比他們更有自信才行。」

「被你講得很難有自信啊。」忍著背上被暴力攻擊的疼痛,有自信他就不會這樣問了。

陳方摸摸下巴,「你想想,當初你是怎麼跟我說要來這個同學會的?你又是為什麼要去找王子幫你搭這套衣服的?你今天不是努力的把這套穿出來了嗎?而且你得到我的好評耶!」

「誰知道你是不是在安慰我?」

「如果我要在這時候安慰你,」帶著紀程臨往附近的地下停車場,「當初我就直接會打消你參加同學會的念頭,而不是這麼勇敢的陪你出席了!來吧,快來看看你今天的南瓜馬車吧!」

「這聽起來真不吉利,十二點過後它會變回南瓜嗎?」看了看眼前的寶藍色小車,再看看身高高於180公分的陳方,「你會買小車也很令人驚訝,不過這小車很漂亮。」繞著車子走了幾圈欣賞完,紀程臨走到副駕駛座伸手想拉開門把,拉不開。

「嗯?」他疑惑的拉了幾次之後發現真的拉不開。

「溫柔點好嗎?它就是南瓜變的你也不能這樣對待它!」

紀程臨無奈的看著陳方,「我就拉個車門而已哪裡不溫柔了?門打不開啊!」

「關於這點……我家有人使出了『越想越不對勁』大法,所以……」

紀程臨懂了,副駕駛座的主人想起了自己的權利與權力。他點點頭表示了解,往旁邊移了幾步路,開了後車門上車:「這也不錯,小老鼠快來幫我開車吧!」

從陳方公司樓下開車到飯店只花了十五分鐘,但飯店因為有婚宴所以沒法提供停車位,在周遭繞著找也花了十五分鐘,當兩人匆匆趕到報到處的時候,離開席時間就只剩五分鐘。

陳方一邊喘一邊簽下自己的名字,「其實我們、們兩個幹、幹嘛跑啊,台、台灣人誰在準時出、出席聚會的啦!」

但是遲到的話更引人注目啊!紀程臨喘得說不出話來,只想捏陳方要他趕快簽完名好換自己。

「別緊張,開席時間只是參考值,」在主辦桌後面坐著的小姐笑著說,「總要個開場致詞的活動,讓老師說說話。」她看清楚紀程臨簽下的名字之後,在桌下推了推坐在她隔壁的另一個小姐。只是推的動靜有些大。

隔壁的女孩被推了也無動於衷的把活動用的賓果彩券跟座位桌牌遞給兩人,有些機械性的笑著:「祝你們中獎,到活動最後如果都沒中,記得離場的時候來領參加獎喔!」

紀程臨跟陳方離開的時候,還聽到兩個人自以為有壓低聲音的對話:「妳推我幹嘛?」「那個啊!那個人就是那個啊!」「誰啦!?妳講話可以正常點講嗎?」「就張簡交代要注意的人啊!」「啊?哪個?我沒注意到。後面那個?真的假的?怎麼跟以前差那麼多?」

「差很多嗎?」紀程臨用手肘推了推同樣也聽得一清二楚的陳方。他其實對桌後那兩位沒有任何印象,到底是不是當初的同班同學都不清楚。

陳方嗤笑了一聲,「我是覺得你從外表到個性都跟高中時候一樣,但高中就沒在注意你的人當然覺得你不一樣。」

聚餐形式是吃Buffet,所以廳內的桌子都不是傳統的那種大圓桌,四人、六人或是八人長桌散佈各地。雖然說大家習慣不準時出席,但環顧四周,紀程臨發現至少七成的桌子都已經坐滿了。

他和陳方被安排在同一桌,按著編號找到位子發現是一張四人桌,但因為靠著牆,實際就只能坐三個人,是張使用效益不是很好的桌子。但好處是離食物區還滿近的,對於想好好吃回本的人來說是好位子。拉開椅子坐在看得到中央舞台的位子後他開始四處張望。

「找什麼?」把西裝外套脫下小心的稍微摺好掛在空的椅子上,陳方發現同學正在四處張望。

「找吃的。」

紀程臨完美表演了什麼叫做睜眼說瞎話,食物集中在中間那區,只要沒瞎都看得到。陳方翻了翻白眼,「簽名的時候我問了,張簡在別地方準備,不在這。」

收回視線,紀程臨表情疑惑的問著陳方:「我剛剛看著周圍,突然發現我想不起來張簡長什麼樣子。」

明明聽到名字還會不自覺的有緊張的反應,回憶起來還能讓自己氣到胃痛,同時回想起那近乎空無的日子,但他卻已經想不起該是罪魁禍首或是稱為幕後指使者的臉,感覺非常的不科學。

陳方憐憫的拍了拍紀程臨放在桌上的手,這舉動讓紀程臨疑惑的來回看自己的手及陳方。

「你的小腦袋在保護你。真是辛苦它了。」

換紀程臨翻白眼,「你講話這麼多贅詞你老闆知道嗎?」『小』是多餘的!

「我能幫他賺錢就夠了,他不在乎這些。」陳方解開領口的扣子,「但我覺得你應該一看到他就會想起來了。PTSD不就這樣?」

正想要跟陳方討論自己這種情況到底算不算PTSD時──畢竟他覺得真正給他創傷的人事物都跟張簡庭吉無關──就聽到廳內小舞台上有人拿著麥克風說話了。

「欸,大家好!都聽得到嗎?好!耽誤大家一點時間!雖然同學會不用致詞這種環節,不過還是來講一下。這次有邀請當年的王班導,但導師說大家開心就好他就不上台致詞了,他就坐在舞台右手邊前面的桌子,同學們記得來致意一下。還有大家開心吃的時候可以注意一下主舞台這邊螢幕,隨時都可以來對賓果,獎品列表也在前方,兌獎則是在大家剛剛入口處!好的,有想上舞台表現自己的可以上來玩喔~不然就放開大吃吧!」

陳方說台上的人不是張簡庭吉時,紀程臨說不出自己是覺得失望還是慶幸。

「現在同學會都是這樣嗎?」又是舞台自由表演,又是賓果對獎,他還以為同學會就是吃吃喝喝而已。邊跟著陳方在食物區排隊前進拿食物,他邊問著陳方。

不愧是有名的飯店,Buffet的表現相當令人讚賞。他跟陳方在排的是烤牛肉的攤位,看著廚師俐落的從一大塊冒著熱氣的牛肉上片下泛著肉汁的粉紅色肉片,旁邊除了有提供沾醬外,還特別提供了兩盆花椰菜跟紅蘿蔔搭配,可以在拿完牛肉的同時擺好盤。美味又美觀。

「我也很少參加這種大型的同學會。以前都是參加幾個同學自己的聚會,所以你問我也沒用。這次我跟你一樣。」

好吧,既然沒有什麼前例可循,他還是就吃吃喝喝,然後等待寄給他邀請函的人想要做什麼吧──雖然很被動,但他來參加這場同學會已經用完他的勇氣了。

食物真的很好吃,供應的速度也很優秀。相比自己繳出的費用來說,CP值真的是滿不錯的。以吃吃喝喝來說,這場活動是很成功的。雖然他沒有太多注意,但舞台上的電視牆上賓果數字不斷跑出來,也不時傳來中獎的歡呼聲。

撇去他排斥的那個點外,這個同學會似乎辦得相當成功。

等到他和陳方都各吃了兩輪後,他們的桌子旁坐的人,除了他們兩個之外,沒有別人接近。不只寄邀請函的人沒來,也沒有任何同學過來打招呼,他們這桌感覺就像鬧市中沒人光臨的攤販,攤前人潮川流不息,但都沒人停下來。

「你還OK嗎?」

紀程臨楞了一下,才明白陳方問的是他的焦慮症狀。「本來是不大好,但現在我感覺就像是我們兩個外人不小心進到別人的婚宴,在加上這個,」他敲了敲右耳一直戴著的藍芽耳機,裡面播放的音樂沒停過,「它有分走我一些注意力,所以嗯……目前還算穩定。」

別人的婚宴?陳方忍不住笑了起來,這比喻可真夠好的。「感覺BOSS沒出來,今天有雷聲大雨點小的錯亂感。我決定要去拿些點心蛋糕當收尾,你要一起去嗎?」今天陳方的策略就是儘量不讓紀程臨落單,所以拿食物、飲料的時候都會問紀程臨一起行動。就只差兩個人一起上廁所。

「不了,我已經吃超過我平常的食量,你去拿吧。」他決定發個呆,希望最後一小段時間平安落幕。

但人生就是會在你以為一切平穩,鬆懈了戒心的時候,出現你原本不想面對的問題──陳方才離開五分鐘,桌邊就出現了他原本以為不會出現的人。

看著眼前的人,紀程臨覺得陳方說對了:本來以為自己的腦袋不科學的想不起他曾經懼怕的人臉,但一旦看到本人,他的腦袋還真的是自動幫他喚醒了記憶。

所以不是想不起,不是記不得,只是藏在最角落,假裝自己不再受到影響。

真的是陳方說的,人體最大的奧祕保護了自己。

他看著張簡吉庭沒打任何招呼,逕自拉開掛著陳方外套的椅子直接坐了下來。除了幫被坐皺的西裝外套默哀一秒鐘外,他同時想起並確認,眼前的人的確是張簡庭吉,他就是這樣一個從來不在乎別人的東西想法的人。

「紀程臨。」

紀程臨挑眉,不想回應什麼,沈默的看著不知道在笑什麼的張簡吉庭。

「紀程臨。」

張簡吉庭再叫了一次他的名字,他仍舊是沈默以對。

似乎是有些不耐煩他的沈默,張簡吉庭收起原本的笑容皺起眉頭,盯著紀程臨再度沈默一分鐘之後,終於講了除了名字外的句子:「你幹嘛不說話?」

紀程臨不動聲色的將桌面下開始微微顫抖的兩手交握住。不過就是六個字,身體的這反應真是讓他懊惱。他努力穩定自己的情緒,努力的擠出一個單詞:「嗯?」

一個單音的字,還稱不上詞,也表達不了太多的情緒,卻莫名的戳到了張簡吉庭的神經。他表情微妙的看著紀程臨,在紀程臨覺得自己被盯到想起身翻桌時,張簡吉庭冷笑一聲:「你還是沒變,一個字就可以惹怒我。」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