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粗心大意的將我的iPhone遺失在公車上,公車上人來來去去,司機也沒辦法接手機電話,打給總站得到的是只能幫我發個車上的訊息給司機,但要找手機得要回總站才能搜尋。那在這當中有什麼辦法可以幫忙自己搜尋手機呢?

同事告訴我智慧型手機都有可以搜尋定位的功能,我趕忙上網查了一下(是在開完會回公司路上搭的公車上遺失的,所以一下車就馬上衝回公司開電腦),在iOS 5之後,iPhone就有「尋找我的iPhone」功能內建在其中(要使用遺失模式強制鎖住手機的話則需要iOS 6)官網的文章

慶幸自己有開這個功能,所以馬上就定位,鎖住手機,還不斷按著發送聲音(這是使你的裝置發出大聲的警訊聲音,就算你手機原本切換在震動模式也會發出聲音!),大概造成了司機的困擾(艸)不過最後真的接到公車總站說有撿到的時候真是開心!!::46 趕忙就把過程記錄下來!!!

繼續閱讀

從小到大我就是父母眼中的乖寶寶,然後忽然大學時候才開始叛逆。

從小到大我就沒有什麼目標,一直以為自己只是為了家人而活著。

以前曾被問卷上面寫:你想活到幾歲。
我就很率性的寫下:活到我父母離開人世就滿足了。

人生對我而言,我沒有什麼大目標。
我沒有想要賺到多少大錢,能過的下去就好。
我沒有想要做什麼豐功偉業,玩自己的興趣就好。
我沒有非要什麼專精,興趣就是我的知識來源。

曾經以為是很無趣的國高中女校時代,
現在想想,其實我收到很多無形之中的知識。

以前輔導課上的「同理心」,通常都只是我拿來寫文章發揮的題材。
現在想想,這是多麼難的一件事情!!

輔導課上的東西,等到年紀增長了之後,才發現那時候老師們給的東西,其實是給我們長大後去思考的。

「The Missing Pieces」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看過,這有兩個版本。
那時候輔導課兩個版本的幻燈片都看過,也討論過。
只是那時候年紀小,周遭也都是親愛的同學們。
沒看過外面世界的大,所以就覺得只是很普通。

每個人,其實都是形狀不同的石頭,
總是在人世間尋覓能跟自己合的來的另外一半(或許是複數)
但是世界上要去哪兒找跟自己完全相合的另一塊?

每個形狀不同的石頭都有自己的尋找方式。
有的堅持不變,在茫茫的世界中相信自己能夠找到契合的人。
有的人不想改變,跟著幾個形狀弄個小圈圈。世界於是只剩下圈圈。

我選了什麼?我選擇了磨自己,我想認識我想相處的不只是身邊的這些熟人。
興趣相合或是個性相合的固然相處起來很愉快,
但限制太多;太多以朋友為名的枷鎖在身上。
我想要的是能夠認識更多不一樣的人,遇見個性與自己不同的人,在他們身上學到另一種生活態度跟作法。

以前磨得太過份,爛好人過頭,結果我只得到「爛好人」三個字。
或許是個性問題,我是覺得無所謂。(用我爸的說法,是「那是因為妳覺得這些太不重要」)
人生,誰能知道自己活多久?我只要在生活當中,有我自己想要的方式過活就好。

雞婆於是就是這兒來的。
我一點都不成熟,與其他不成熟的人互相碰撞,才能讓自己成熟。
沒看過這社會上的人與人相處該注意的方式,在自己的小圈圈裡是沒用的。
以前我老是嫌爸媽囉唆,怎麼不讓我撞撞看之後我自己成長?
後來真的去撞了,也惹出一些不能挽回的事情,於是才懂得原來把自己ㄍ一ㄥ的那麼硬是沒用的。

沒有一個人有資格去指責別人,
沒有一個人有能力去挑釁別人。
沒有什麼劣等優勢的分別,這些分別,全是自己給的。

我昨天很認真的想過,
出社會七年,我學到了什麼。(前一陣子也在跟同事聊←兩個都是一畢業就在這家公司沒離開過的人)
工作上的技巧我不敢說我學會了多少,我進步了多少。
我依舊是 bug 百出,我依舊是無法考慮周全。

但是這七年來,我覺得我學會最多的是與人的相處方式,態度想法的轉換,還有溝通的技巧。

這些東西,是要用不斷學習才能構成長的。
我一直以我爸媽為榜樣,因為他們跟其他人的相處一直是我很佩服的。
去年我卻發現,原來我的爸媽,也會因為一些無聊的事情,能夠在大年初一晚上就跟親戚們大吵架。

人生活到六十,都找不出最好的相處方法,何況還活不到一半的我們?

很多人以為自己跟朋友相處的很好了。
卻沒發現,那是在小圈圈裡吃得開。往前踏一步,把自己內收一些,這世界寬廣的令人驚嘆的。

我沒有燦爛的文筆,也每次都寫不出我想寫的東西。
(現在就是,我原本要寫的意思,感覺寫不到一成出來~_~)

溝通真的是大學問,相處也是。
當任何人說出一句話出來的時候,枷鎖就在那兒。

我依舊會跟人吵架,我依舊會口出狂言。
我依舊會不小心(!?)(或許有兩成是故意的)去頂撞上司。

這就是我人生的課題。不在於我要達到什麼頂點,我所追求的,其實是生活態度的圓滿。

P.S. 我接受討論,但請用 Mail:cheyiwu@gmail.com
P.S.2. 我其實很想表達,我喜歡大家。結果手拙。
P.S.3.唉唷!我需要腦波文字轉換器!(吶喊)

我覺得,其實我自己已經不大會「講解」一項事情了,
所以每次要跟誰講解什麼東西,就會很戰戰兢兢,會很想努力的讓對方知道我要表達的是什麼。

然後常常會被說:請長話短說。

Orz 如果我能夠用很短的字數就講解完的話,那我就不用很戰戰兢兢了。

因為我不希望一直重複那幾句話,來當作我把事情講解的方法。(個人覺得那很像是唱片跳針)

不過昨天我見識到了用這種方法的高手…..
我昨天跟著同事去跟客戶的長官解釋事情,
長官就希望我們可以做到哪些事情(因為牽扯到另一個合作廠商)

於是….
10分鐘前我聽到的「那我們希望就是先把xxxxx先給處理好…」
10分鐘後,我聽到又是這句話開頭,然後整個事情又詳述了一次,
然後詳述完了之後,長官又把這10分鐘的內容再濃縮,又用5分鐘講了一次。

我從陪聽到開始有點恍惚….~_~
真的是很可怕的唱片跳針….
讓我想到以前背書的方式就是不斷的把課文念出口,某一天我這樣在背歷史的時候
念到最後,在旁邊的老弟就說:這一段我都會背了…….

到職場上已經不需要用這種睡眠記憶法(?)來講事情了吧(大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