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今天原本預定做什麼?」巫懿哲向不斷拿著叉子攻擊盤中小蕃茄的李洵意問著。

除了週休二日跟國定假日外兩個人一起休假的日子並不是很稀奇,但通常都是為了要一起出遊才請假的。

像今天這樣醒來才知道兩人都休假的日子,而且兩人都還沒跟對方報備的日子就很少見。
繼續閱讀

「啥?然後你就什麼也沒做什麼也沒說洗完澡之後就這樣說晚安睡覺然後隔天一大早搭了最早的一班公車轉捷運再轉火車回到台中來了?」

林梓敬聽完後立刻拿起杯子倒滿水,用雙手恭敬的奉給陸凌瞱。

陸凌瞱沒接過水,睨著裝恭敬滿臉笑容的林梓敬,「幹嘛?獻什麼殷勤?」

繼續閱讀

宿醉之後吃這麼多,真的沒問題嗎?雖然很想問出口,不過既然林梓敬都那樣說了,應該是不要緊吧。而且事實上也似乎真的不要緊,因為余謹緩慢的吃完眼前的那盤炒飯時,林梓敬已經快速的解決掉了。

這盤炒飯後仍是林梓敬收拾碗盤,然後兩個人在客廳中看著電視。兩人斷斷續續的聊天,內容只圍繞在電視節目上,有一搭沒一搭的,但似乎也沒什麼覺得尷尬。宿醉的痛苦早就已經退去,明明不是自己家中卻在這個日子裡過得如此舒適,要不是電視的節目時不時提起今天的日期,他根本不會再意識到今天是家人們的忌日。
繼續閱讀

曾遊豫真的就不再往下說,但眼神仍是落在蘇毅德的背後。

雖然只是沈默了幾分鐘,或許也沒這麼久,但蘇毅德卻覺得像過了好久,他忍不住問著專心看著他後方的曾遊豫:「……我後面到底有什麼?」

「……不是不要跟你說後面有什麼嗎?」
繼續閱讀

「咦?」雖然余謹不知道林梓敬想起什麼,不過他猜應該是跟陸凌瞱請求他留下林梓敬有關吧。「想起什麼?」

「啊、不……沒事、沒事。」林梓敬搖搖頭捧起飯碗,看著余謹一口接一口吃著飯,他咬著筷子問:「味道……如何呢?」

繼續閱讀

「呃……小謹你這邊備有腸胃藥嗎?」

「咦?陸先生身體不舒服嗎?我這邊有藥箱,你需要哪一種的……」余謹轉身的動作再度被陸凌瞱阻止。

「小謹你太一板一眼了……就說叫我小瞱就可以了。」陸凌瞱拉住余謹,責備的眼神看向林梓敬:「小敬你竟然恩將仇報這樣行嗎?」

如果手上的電腦是前幾天陸凌瞱送到他家中要他維修的筆電就好了,那他一定第一瞬間就把它丟向陸凌瞱。林梓敬雖然嘴角是笑著的,但他太陽穴的神經卻隱隱跳動著。「你也不過只吃了一次我的實驗作……而且那個實驗還是你提議的!」

繼續閱讀

「那……要看報告了嗎?」剛剛似乎有說了報告還沒寫完。
余謹探頭看了下螢幕上檔案的段落點了點頭:「嗯,系統相關的結束了。麻煩你。」話音剛落下門鈴聲就響起,余謹點頭致意後起身去開門,門外的人倒是令他意外了:「陸先生?」
繼續閱讀

「這麼嚴不會太過頭了嗎?」林梓敬皺起眉頭,「工作本來就是起起落落,如果這樣就進不了家門,那這世界上不就沒有能夠每天回家的人了?」林梓敬抓了抓頭,把這句話說出口之後才驚覺自己不應該就這樣草率的碰觸別人家裡的事情。「啊抱歉,我說太多了。」

「……不,」余謹持續著苦笑,「你說的沒錯。」

繼續閱讀

林梓敬那天的記憶結束在不知道第幾次的續攤,幸好隔天與另一家客戶的會議臨時取消,否則當他醒來接到公司的電話通知時早已過了該出門的時間。他呆坐在床上拿著手機發呆了好一陣子才發現有地方不對,他緩慢的抓了抓頭髮,疑惑的發出沙啞的聲音:「這裡……是哪裡?」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