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遊德(25)

決定好了去處,分工合作查好路線跟收集網路資源後,隔天兩人各自騎著車就出發了。

儘管都是土生土長的台中人,這卻是蘇懿德第一次自己騎車到鎮瀾宮,以前都是跟著家人一起由蘇爸開車前往,他也是第一次發現其實距離自己讀的大學並不遠。自己騎車與搭車能看到的風景不同,能感受著風吹著臉的舒適感,加上放下課本暫時不去面對壓力的愉悅,蘇懿德覺得自己提這個旅行真的是提對了!

「我覺得這真的是可以再多來個幾次。」一起停車的時候蘇懿德忍不住這樣說。

光從興奮到有些抖的聲音曾遊豫就知道蘇懿德真的很喜歡,但大甲才剛到就興奮會不會太早了?「才剛開始別就因為興奮花光了力氣。」

「讀書讀了那麼久,覺得可以放假感覺開心啊!當學生最開心不就放假嗎?」

「但你太快興奮我怕你一下子就沒體力了。」

「嘿我們可是無敵青春的少年狼,沒那麼弱啦!」

突然冒出的台語讓曾遊豫笑了出來,「希望你真的可以,我可沒有同時騎兩輛機車的特技。」

一邊笑著一邊停好車,蘇懿德拿出前一天做好的美食地圖展開來看。曾遊豫見狀笑了出來:「你竟然印了出來?」這年代誰都是拿著手機看網路上的評論,用地圖軟體看店家的位置,他沒想到前一天兩人討論的那些路線蘇懿德都印成一大張。

「這樣比較有『出來玩』的感覺,都說要讓眼睛放鬆點了,就別再盯那些小螢幕了。」

「沒想到你這麼喜歡『儀式感』。」

「這是不得已的啊,」蘇懿德邊從印出來的地圖上根據現在周遭的景色來比對自己目前所在的地點,邊回答曾遊豫:「到考完之前我們就是不斷讀書寫考古題,休息也還都是拿著手機。既然要出來玩,當然要做一點比較不一樣的改變。至少今天,就不會感覺自己還在準備考試途中了。」

另外當然私心希望以後想起這一天的時候,至少可以是比較『不一樣』的。

曾遊豫點頭贊成,湊過去跟著蘇懿德看著大地圖分辨方位。兩個人沒用太多時間就分辨出來目前的所在位置,決定第一站就先去參拜媽祖。

主神媽祖雖然不是管學問的,但反正台灣人有神就拜,有願就許,順著參拜路線蘇懿德每一個都求了考試順利。他求的不是取得高分,就求考試期間身體順利心情穩定,確實發揮自己讀書的成果就好。

能不能高分也是取決於自己的身心狀況,最怕的就是學問準備好了,身體卻跟不上了。

拜了一圈,兩人還跑去看了琳琅滿目的護身符跟周邊商品,但猶豫了一陣子最後還是什麼都沒買。

「不買個求心安嗎?」

蘇懿德搖了搖頭,「都已經抱佛腳的拜佛求神,就不浪費錢買這些了。你也不買嗎?」

「家裡沒有這個習慣。上次給你的那個裝了藥草的香包就真的是個單純的香包而已,沒有其他什麼存在。」說認真點,自家對這類型的宗教活動也僅止於祭祖,其他的都是抱持著不排斥但不深入的態度。

當然不深入也不代表都沒任何常識,所以他還是知道如何拜拜,也知道佛道教的差別。

「好吧,既然沒有要買護身符,那就可以來進行本日最大目的:吃吃逛逛喝喝了!」蘇懿德眼睛發光,這應該是這趟旅行他最期待的部分了,剛剛的求神拜佛彷彿都只是『順便』。

前一天連同土產店他們勾勾選選了十家店,雖然沒有刻意要全部都踩到點,但花了一個上午,在悠哉逛街之下竟然也踩了個八九成。

現在他們正排著水煎包的長列,邊聊著曾遊豫騎著他的重型機車的遊玩經驗。

「你從你家騎去谷關過?」蘇懿德驚訝,「從沙鹿騎過去要多久啊?」這段路途光開車都要花上一個多小時吧?用騎車的究竟得花多久?

「就跟開車差不多,也是一個多小時。穿越台中市區過去,這段路並不難騎喔。」

「自己一個人騎不會很無聊嗎?這麼長的路途。」

「就是享受一個人的感覺啊。尤其騎到山裡,如果沒有其他車,感覺會更棒。」店家的水煎包即將起鍋,店員從前面開始統計購買的數量,曾遊豫見蘇懿德沒發現,連忙跟店家比了個四。

「所以你騎重機不是為了速度感?」

曾遊豫搖頭,「我只是覺得重機騎起來比較舒適,尤其是長途。」

蘇懿德就不懂了,「跟一般機車有差這麼多嗎?」

「後座或許沒有差那麼多,下次可以約一趟到山裡我們一起過去,到空曠一點的地方讓你騎看看。」突然有個『下次約』的機會,曾遊豫沒有任何猶豫立刻就說出了口。

今天過後,再過個三個月就要開始研究所考試,一試過了再二試,放榜之後雖然還能同住到畢業典禮結束,但那也不過是再三個月的事情。如果照粉紅頭大師的建議,接下來就只需要定期「補充」一下『氣』就行了。

他如果不下個決斷,那就只能寄望這種『小約定』了。既然如此,趕快都先約好比較實在。至於「決斷」,他一直以為自己是很果決的人,結果發現能果決的事情都是小事。

『騎看看』這個邀約很動人,蘇懿德馬上就點頭:「好啊好啊,我還沒騎過這種重機呢!」每個少年心中都有個追風夢啊!但不是每個少年都能擁有一台重型機車。「說不定一試就想買一台!」

曾遊豫笑了一下,接過店家遞過來的食物,帶著蘇懿德走到一旁分食。剛起鍋的水煎包皮脆餡飽滿,鮮甜的高麗菜搭著胡椒香味的肉餡,兩人一邊喊著燙一邊卻捨不得停下口。

一人兩個很快就吃完了,雖然有點意猶未盡,但想到排隊花的時間,蘇懿德就決定放棄了。留點下次想再來的動力,對於逛景點應該也是很重要的吧?「本來以為那天排的可以逛上一整天,現在……」蘇懿德伸手看了下手錶,「才兩點,你還有想要去的地方嗎?」他也沒想到排出來看起來滿滿當當的行程,五個小時就幾乎走完了。

本來就是陪著散心,曾遊豫其實對景點興趣普通,他搖搖頭,「沒有,不過你要是捨不得結束,可以繼續在這邊晃晃,我沒事。」

儘管當室友過了好幾個月,但生活不是讀書就是偶爾上課,日常生活對話雖不致於沒有閒聊,但全部累積起來也沒有今天多。說實話他還挺開心的,今天一天就什麼也不想,放鬆的亂聊亂逛。

接下來雖然看個人準備進度各有不同的安排,但肯定不再有像今天這樣悠閒逛著街的時間。偷閒逛夜市買晚餐或許有,但說的話大概就是平常的量吧。

蘇懿德嗯了一聲,望著街道末的鎮瀾宮想了下:「那就這條街再慢慢逛回去,回去前再拜一趟吧。」

雖然不知道蘇懿德原來有這麼虔誠,但能繼續延長一起閒逛的時間曾遊豫當然是非常樂意。

如曾遊豫所想,短暫的一日休息之後,考試日的倒數,快速的由原本就不多的二位數降成個位數,然後再到了考試周。重疊的學校兩人就一起提前到考場,其他則各奔南北東西。各學校考試的日期都還滿接近的,奔波起來耗時費力。

雖然兩人的目標學校不同,但心中想去念的就是那幾間,只是為了保險起見原本只想考兩間學校的蘇懿德又多報了幾間,總數上還比曾遊豫多報了兩間,考試週自然也是多拉長了一週。等到蘇懿德拖著疲累但又解脫的身體回到宿舍的時候,發現因為兩人準備考試鮮少有時間整理的環境,提前回宿舍的曾遊豫已經全部整理乾淨了。

「欸,等我回來再一起整理也行啊,畢竟是一起弄亂的。而且我以為你這幾天會先回家呢。」

曾遊豫比蘇懿德還早一週結束考期,他理所當然的認為曾遊豫會先回家。畢竟一切都結束可以放鬆了,第一件事就是會想回家吧?不說什麼撒嬌,就是待在家放空都是輕鬆的。何況跟上大學就跟同學租了宿舍的自己不同,曾遊豫如果不是認識自己,都是住在家裡的呢。

「我有先回家啊,這兩天才過來整理的。」其實他只回家跟父母報了平安跟聊了下考試狀況,沒過夜就又回到這間宿舍了。比起家裡,他反而想在有兩人共同生活痕跡的地方待著,儘管另一個人不在。

蘇懿德倒是沒懷疑他,因為這實在是沒什麼好懷疑的。「雖然所有人都說不要問,但我還是想問,你考得怎樣?」

說不定兩個人都考回現在的學校,那是不是其實可以不用搬離開,再當至少兩年的室友呢?蘇懿德偷偷的這樣想過。

「都說不要問了你還問?」曾遊豫哭笑不得,「我是覺得考得不錯,你呢?」

歷史上的今天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