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遊德(24)

「唉,我也不希望啊,真的希望這有用,不然不僅僅是多花了我爸的錢,也真的是太對不起你了。」蘇懿德按下電梯按鈕,忍不住嘆了口氣。他知道身邊的親友們都嚇壞了,只是這個他自己無法控制,也沒有甚麼引發消失的契機點,根本無從預防。

「生活公約寫個第二條好了,別再為這件事說『對不起』或是『不好意思』了。房租都是你家出的,對我來說算是賺到,並不是真的那麼沒回報的事情。」看著電梯樓層上升的數字動畫,「我沒住過宿舍,一直都住在家裡生活,上研究所之前提前體驗這些對我來說是好事的。」

「咦?你有要報考外縣市的學校?」

「台中考兩間,北部我也有報兩間。」

「喔……」所以除了真的考上同一所學校,這次的同住機會說不定是唯一可以最接近的一次。

「你呢?」曾遊豫被問起後他也想到自己沒問過蘇懿德要考哪邊的學校。邊想邊走出電梯到住處門口,他使用鑰匙開門的時候突然感到莫名的激動跟開心。

這是『一起』住的地方。

「我?我有點懶得到處考,大概就自己學校跟外縣市選一間吧。」跟在曾遊豫後面進門並把門帶上後,才發現曾遊豫站著沒往前進,「怎麼了?怎麼不往裡面走。」

「喔喔抱歉。」收拾心情曾遊豫往屋內走,「你說,這真的有用嗎?」

「嗯?我也不知道,不過不試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用,而且趕快知道結果比較省時間,所以我爸才會這麼迅速的完成這一切吧。」他想說兩房一廳這種這麼好的格局,怎麼可能在學期中還能讓自家爸爸找到迅速的租起來?問清楚後原來房租比較貴,所以還沒租出去。不過蘇爸也對他說了,如果真的有效那麼房租多少都是值得的。「其實這也只比我們之前的方案多一個平時一起生活,這樣真的能有效嗎也沒人知道。」

「驗證這個都是要時間的,除了等等看有沒有效之外也沒其他方法了。明天我早上有課,你香包讓我帶在身邊睡,出門前我放在餐桌上,你記得要拿。」兩人都沒使用香氛或是香水的習慣,之前那個香包就繼續擔任護身符的作用。

既然有共同的住處後,兩人空堂的時間就不用再約在實驗室了。「我明天整天沒課,我就繼續整理東西好了。你有什麼特別要買的東西就再傳訊息給我。」

隔天蘇懿德醒來看見餐桌上的香包,拿著還有點忐忑。他之前也是把這東西放在口袋裡,卻還是消失了三個多小時。說是有個一起生活的地方,但才住進來第一天,到底能有多少效用呢?

忐忑的把昨天沒歸位的東西擺好,忐忑的出門去附近的五金百貨買些生活用品,忐忑的在宿舍客廳等著曾遊豫下課。聽到門鎖轉動的聲音,看到曾遊豫出現,他整個人才放鬆下來。

曾遊豫一進門就看到這幕,不由得有些訝異:「你這什麼表情?」

「什麼什麼表情?」

「好像終於等到我下課的感覺?」

「這才第一天,你不怕你一進門我又不知道消失去哪了嗎?」

曾遊豫楞了下,側頭想了一下,「想想的確有點可怕。但你也說過反正這都無法掌握所以不知道也不需要擔心。」

「……那是說給我爸媽聽的。」

曾遊豫聽到回答笑了。 「如果精神這麼緊繃,沒幾天就承受不了的。我有買午餐回來,吃完之後休息一下就繼續讀書吧?」

這樣除了上課外都在一起的日子過了三天,蘇懿德沒有消失過。又過了三天,蘇懿德還是沒有消失。

「好像有成效耶!」蘇懿德有些開心。

「你看起來真開心。」

「能不開心嗎?至少有點效果出現了啊!」

「才一週而已,後面如果長時間都沒事的話感覺比較能確定吧?」

蘇懿德點頭,「也是,不過也還是值得開心啊!今天星期六,你進度也可以的話我們買點好吃的吧!?」

「我沒問題,反正書是念不完的。叫外送?還是我們一起去賣場看看?」

「書念不完是真的,但你也沒必要講得那麼理所當然啊!去賣場好了,順便提點飲料零食回來!」

照著那個粉紅色大師的建議,住在一起的兩人就這樣過了一個月、兩個月,蘇懿德像是真的被穩定下來般的都沒再消失過,蘇爸蘇媽才真的放下了心。

原本只是試驗的短租了兩個月的宿舍,蘇爸也直接補滿了一年的費用。再三對曾遊豫道謝之餘,也拜託他在畢業之前繼續關照。

被限制大部分時間去處的兩人,除了得到還算寬廣的住處外,最大的好處大概是兩人的讀書進度都相當的令人滿意──畢竟除了上課外兩人要在一起,加以考生的身分能做的事情就只有讀書了。

距離考試的日子由三位數降成兩位數的那天,蘇懿德提議一整天不要讀書,放鬆一下。

「我的應考日子比較近,我都決定要放鬆了沒什麼不行的。加上已經兩個月我都沒消失了,不覺得應該要慶祝一下嗎?」無視於曾猶豫想開口說什麼的表情,蘇懿德繼續說了下去:「考生一直死讀到最後也不一定有效果,勞逸要結合才有用!」

都說到這個地步,能說的都被蘇懿德說完了,曾遊豫無奈的到現在才開口:「好,你開心就好。」

從沒那麼熟到一起生活了兩個月,蘇懿德覺得曾遊豫就是那種外表看起來對什麼都不太有興趣,對自己沒興趣的東西連個眼神都不會給,但只要被認定是朋友,就「說什麼都可以」,很寵朋友的那種。

嗯,應該會很寵朋友。

他發現會跟曾遊豫一起玩的朋友很少,這兩個月下來除了他哥哥外,會跟他聯絡的人除了同學還是同學,交談的內容似乎除了課業就是考試。他只遇過一次不是同校的人來找他,兩個人聊得似乎很開心,對方提的一些意見或是要求他也沒什麼思考就都答應。他那時候看著看著,突然就想知道別人眼中他們兩個關係如何。

心裡那個說不清道不明的心情跟想法,他只能就繼續壓著,但最終其實也是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考完試說不定他狀況穩定,兩人上不同縣市的研究所,只要遵守粉紅色大師的建議定期見面旅行「補充」一下,生命的軌跡就此分道揚鑣。

每當這樣一想,他就煩躁得想把課本丟下,拋開那些一連串英文跟數字。如果未來就真的這樣各自各人的人生,那他現在難得可以綁在一起的生活裡,他不想未來回憶起來只有一起讀書的畫面。

雖然他也沒有計畫好究竟要做什麼,但不管什麼都比讀書好!所以他選了這個日子,打算就是離開宿舍,然後……「你有想去的地方嗎?」

曾遊豫聽著笑了出來:「你沒有想好啊?」

「我就只想要暫時不要讀書而已!」蘇懿德理直氣壯,雙手叉腰,「至於實行就大家一起決定!」被曾遊豫帶笑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自在,「要一起去玩的話當然一起決定比較好啊!對、對吧!」

放下手邊的財管課本,曾遊豫拿起自己的手機繼續笑:「是是是,想去玩哪方面的呢?」

這兩個月的相處下來,曾遊豫對自己的心情真的是越來越清楚,也越來越明白。已經沒了最開始的那個猶豫跟顧慮,或許他未來還是可能不會告訴對方自己的感情,但他已經不再遲疑自己的心情。

或許,等考完試吧。

「說實在的我也不知道要去哪玩,你班上外縣市的人要是問你台中有哪好玩的你會說哪?」

「通常都沒人問我這個。」

「……請你預想一下答案可以嗎?」蘇懿德差點想翻白眼,不需要把自己沒社交這點當成一種驕傲。看到曾遊豫的表情他才意識到似乎是被捉弄了,「吼,別鬧。我先說我的,如果同學這樣問我通常都說一中街,那邊有吃有玩有得逛,很好消磨一天。但一直念書我想去不會虐待眼睛的地方。」

「學校後山嗎?可以看台中港。」他有點搞不清楚去一中街會虐待眼睛的原因是什麼。

蘇懿德皺眉,「你確定這是個正常的答案嗎?」

曾遊豫聳肩,「我們在整個台中的西邊,不虐待眼睛的話大自然最好,但那大部分都在東邊,還是你要花個兩天我們去爬個大雪山?」

「我覺得那個就不叫休息而是磨練了,我跨越研究所考試這個坎之前先別增加別的坎吧。」

人生的坎可多著呢,怎麼面對自己就是個坎了。曾遊豫在心裡應著。「不然去個大甲鎮瀾宮好了,走走老街,吃吃東西,拜個心安,也算是放空啦。」

「跟一中街的差別是?」

「比較老一點。」

聽到這答案蘇懿德楞住後立刻大笑,「就這個吧,一天來回的話大甲是個好選擇。」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