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遊德 (23)

回到蘇家經過蘇家雙親的深度聊天後,直到要休息了兩個人才移動到客房,躺在地舖上的兩人這才開始討論關於該怎麼實現「人形護身符」。

「上課的時候就各自上吧,給我個東西讓我帶著去上課,不然我怕會當眾消失。」總不能這次跟教授同學說自己正在學習大型魔術吧?

「如果我沒課的話跟著你去上嗎?」之前兩個人對了課表,上課時間重疊的並不多,大四的課相對其他年級要少,時間比較好掌握。

蘇懿德搖頭,「專業差這麼多,要這樣陪上課的話反而浪費你時間。不過如果要互相等的話要在那邊約比較好?」

曾遊豫想了下,「就去你之前待的實驗室裡吧?你應該不會升上大四之後就沒位子了吧?我去那邊可以讀書,真要休息也不怕沒地方。」

方案只能這樣選擇,所以沒花太多時間就兩個人就討論完了,話題一結束兩人沉默了沒多久,就在曾遊豫以為蘇懿德準備休息時,他帶著歉意的聲音響起:「真的覺得很不好意思,現在這樣完全就是把你拖下水。雖然四年級課比較少,但這樣一來一往感覺就切割你的讀書時間了。」

曾遊豫倒是對這種「拖下水」求之不得,升上大四之後課變少了,似乎能拿來見面的藉口也不多,突然冒出來的這件事情反倒讓他什麼藉口都不用找,不只能每天見面,還會是那種要每天密切接觸的那種。

「還好,換個地方準備考試而已,你實驗室那邊夠偏僻,有環境能專心念書,所以我覺得沒差。」這是真心話,加上可以相處的私心,他其實一點都不覺得困擾。

短短的一天內,他就從「來探望同學,私心見見喜歡的人」,變成「成為同學的護身符,最好是住在一起的那種」,心情的起伏可能比身分的轉換還要劇烈。他默默希望這轉變是好的方向,在他能真的把喜歡的意思說出口之前,兩個人都能夠好好、長久的相處下去。

只是他自己這個「護身符」要做的事情還有一個,就是要「製造」一個護身符的「分身」給蘇懿德配戴,最好是長久配戴在身邊,「有自己味道」的。不知道是不是他有私心的關係,他念著這幾個字卻相當有歧義的感覺。

他到隔天下午才有課,這之後應該就要拿個東西先代替……他這時候想起下午說的那個香包,雖然放在錢包中但他帶在身上也已經有了一兩個月了,應該有達成「護身符分身」的意義了吧?

「明天下午給你香包吧,跟上次那個一樣。」

蘇懿德有些驚喜,下午才提到而已現在就有?「你身上有?」

「有,之前跟我哥的朋友又要了一個放身上,因為一直都沒遇到你,」或者說那段時間還在煩惱要不要接近,「所以沒有拿給你。放在身上也一段時間了,應該符合那個『有我味道的東西』吧?」

「有吧?我也不是很清楚,但反正不試不知道,那明天你要去上課之前記得給我試試。」

「好,記得提醒我就好。時間不早了,先睡吧,晚安。」

互道了晚安之後兩個人不再聊天,房間內只剩下呼吸跟翻身的聲音。聽到同一個空間的另一個人呼吸漸穩之後,蘇懿德才緩緩吐出一大口氣。

他稍微側了身讓自己面向曾遊豫,這還是第一次去找大師出現了跟以往不一樣的結果。雖然講了很多次,他內心是真的覺得對曾遊豫很不好意思,但另一方面心裡卻又隱隱的開心跟期待。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他轉身換了個方向把臉埋進薄被中,心裡的那個開心跟期待究竟是怎麼回事,還有那個巨大的安心感啊,究竟是從那兒冒出來的啊?

原本以為曾遊豫當自己「貴人」的「時效性」已經過了,甚至他今天也只覺得曾遊豫人真好,還願意來探望自己。他不知道貴人運中的「貴人」對待不論是當事人或是其他一般人的方式都是一樣?還是當在「時效性」中時會願意接近自己,而失去「時效性」之後就不會再想接近了呢?所以他是真的感到開心,但又怕是後者的解釋,心裡還是冒著小小的難過。

而在今天大師的一番建議後,曾遊豫似乎變成他一直夢想很久的「終生貴人」了。他到底是高興他終於不用再擔心下一個貴人在哪?還是高興他的「終生貴人」是曾遊豫呢?他雖然不是很清楚但也覺得無所謂,反正他現在很開心。

就只希望他接下來就真能如大師所說的,這效果對自己真的能有用。

事情有沒有那麼順利呢?蘇懿德覺得就有個一小半吧。剛開始的兩個星期他戰戰兢兢小小心心的,但還是消失了三次——次次都還是沒有跟曾遊豫在一起的時候。不知道這樣的相處方式還是有起作用,還是單純就只是運氣好,他這三次消失的時長都是以小時計,而且最長沒超過三個小時,不像上次直接就是兩天。過程對他而言還是就一瞬間的事情,但被留在現實中的眾人慌亂成一片,所幸這三次都沒受傷,算是他最大的幸運。

他自己是覺得狀況有變好,至少沒受傷時間又比較短,但在親人跟曾遊豫的眼中,就幾乎等同於沒效用。

原本考量到現實狀況,兩個人採取的是儘可能找時間待在一起,不在一起的時候就用配戴飾品維持——通常是那個香包,就是每隔幾天需要讓曾遊豫帶回去貼身個幾天才行。看起來這個折衷方案真的沒有立竿見影的效果出現,讓人不由得考慮起大師提的最佳方案。

蘇爸原本不怎麼管蘇懿德課業還有生活的雜事,只要合理有需要他就當個出錢的角色,幾乎是全權讓蘇懿德自己決定。但連續的消失事件挑戰了他「保護家人」的使命,被刺激得起了怒氣,腎上腺素讓他迅速的執行起原先認為是雜事的動作。這次蘇爸動用了不知道哪裡的關係,在學校附近甚至離蘇懿德原本住的公寓宿舍不遠處找到了兩房一廳的房子,行動迅速的出錢租了下來,在徵得了曾遊豫及他父母的同意之後,只用了三天就讓他們兩個搬到新的住處,強制執行了大師的最優先建議:住在一起、生活在一起,保護好彼此。

對,這三天的時間還包含他們全家人,整整齊齊到曾遊豫的家中向他父母說明狀況。蘇懿德覺得兩家加起來八個人,就只有自己父母看起來最冷靜,每個人臉上不是「不敢相信爸媽真的做了」就是「竟然有人提出這種要求」,情緒滿載的豐富表情。

蘇懿德雖然身為「當事人」,但當晚眾人說了什麼他都不記得了,他滿腦就只充斥著「竟然要住一起了」的聲音,還有曾遊豫給他安撫的笑臉。他那時候捏著曾遊豫給的那個香包,手汗冒得自己覺得香包都快泡出茶來了。怎麼結束的他也不知道,只知道隔天就要搬去新住處。

學生的行李簡單,就算是大學生重要的也不過就是書跟電腦。曾遊豫從家裡搬來,行李更是簡單,除了考試要用的書跟電腦外,衣服跟其他雜物竟然塞不滿一個登機行李箱。

剛送完來幫忙住處打掃的家人,蘇懿德看著塞完全部行李還顯得空曠的房間:「你東西帶得這麼少啊?」他的東西雖然也不多,但畢竟是離家住了幾年,雜七雜八的不說,小家電也買了不少。

「我家離這也不遠,真的有需要再回去拿就好了。」距離不到十分鐘的車程,他除了必需品外都沒帶。

說的也是,他們兩個都是台中人,騎個車能回到家的程度,也不需要太多行李,更何況也還不確定究竟需要同住多久。蘇懿德點點頭表示理解後,轉身到兼餐廳的客廳收拾晚上眾人點的炸雞披薩,等把垃圾丟去地下室的垃圾場時,他突然再度真正的意識到,他跟個自己在意的人住在一起了!

冷靜想想他覺得相當的不得了,跳過什麼認識彼此的階段,就準備開始直接面對最真實對方的面貌。這真的是太刺激了。

「怎麼了?」曾遊豫問著丟垃圾丟到走神的蘇懿德。

因為幾次消失事件都是發生在他跟蘇懿德各回各家的時候,兩個人住在一起之後生活公約第一條就是「能在一起就在一起,不管買飯還是丟垃圾」。他覺得這條公約,不知道詳情的人會覺得這根本就是情侶相處專用吧?有點荒謬,卻是蘇懿德現在最需要的。

不只是不希望再發生消失這件事,另一個也是要驗證「護身符」到底有沒有用。沒用的話,這個同住生活大概就會停止,接著去尋找下一個有用的方法。對曾遊豫來說,當然是希望有用,儘可能地讓這個同住時間能更延長些。

「沒事,我就只是覺得這件事情決定得好快,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我爸決策跟行動力這麼大。」也不是說爸爸沒有行動力,只是這次超強。

「因為你消失了三次,太頻繁了。」對蘇懿德來說可能什麼都沒反應到,但對他們這些人來說可是嚇死跟急瘋了。沒有人知道他這次消失會多久,會重新在哪裡出現?原地出現的話是好事,若是跟上次一樣到山邊的步道,那這次他們得去哪裡找?「只是跟著你走就能避免的話,那真的算是簡單的解決方法了。」

歷史上的今天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