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遊德 (21)

撥雲見到鳥 說:
因為這是禮貌。:)

雖然覺得這回答根本沒回答到重點,蘇懿德看了之後還是喔了幾聲就算了:都這樣回答了,問不問都不會有答案。沒過多久,車子就在個古色古香的三合院前停了下來,蘇懿德看著院前的招牌:「鄉間小屋」,疑惑的問:「這是……餐廳?」

還在操作方向盤讓車子停進車格中的蘇爸爸說:「對,你媽說要見大師之前要先到這邊消費,這樣人家才會開門讓我們進去。」

「喔……這種綑綁還挺聰明的嘛。」配合社會化的大師,感覺挺特別的。「至少是賣餐飲而不是要你買香買符。」雖然都是強迫推銷,但至少食物好歹還能填飽肚子,香跟符有沒有用處就很難說了。

眾人踏進三合院的院埕中,發現雖然才四點多還不到晚餐時刻,但左右廂房改建而成的餐廳中,竟已經坐了七分滿。蘇媽媽沒料到人會有這麼多,有點擔心的說:「這些都是要找大師的嗎?人不少耶,我們會不會排不到啊?」

「說不定這些人就單純地來吃飯而已啊。」蘇爸爸樂觀多了,他招了剛好經過的服務人員,拿了菜單點了簡單的飯菜之後找了個空桌落座。

餐廳的裝潢走時下流行的復古懷舊風,簡單來說就是沒什麼大裝潢,餐桌用的看起來都是保存良好的舊物,摸起來的感覺有多人使用過,但並不破舊。因為三合院不算小,左右廂房自然也不小,蘇懿德在心裡數了數,這邊廂房大概有兩個十人大圓桌,四個兩人桌,滿座有28人,估算另一邊廂房也是差不多大小,總數可以容納的人不算少,位置處在鄉間再加上這非用餐時間,這餐廳還能坐到六成滿,感覺算是頗成功的。

蘇宇中東張西望之後低聲問蘇媽媽:「媽妳確定我們吃完了能見到大師嗎?」他看完了貼在牆上的菜單還有推薦,就是沒看到任何一點跟「大師」相關的訊息。

蘇媽媽忙著拿衛生紙擦拭著餐具:「跟我說的那個林媽媽說的,她說吃完了之後結帳時跟店員提一下,他就會拿門票來,然後會指正確的路給我們。」

門票?這個詞引起了所有人的興趣,在等待上菜甚至於是吃飯的過程,整桌人都在討論所謂的「門票」會是甚麼,猜的內容從符咒到符水都有,蘇宇中還猜線香一包。餐點是真的好吃,看來就如同蘇爸爸講的一樣,店內的人潮不全部都是為了大師而來。而謎底最後在結帳的時候揭曉,所謂的「門票」是包用符咒包好的香灰,而且並不是免費的,還要多付個三百元。

「這金額就當添香油錢,也還可以啦。」蘇媽媽等著店員指路的時候邊說邊把香灰塞到蘇懿德手中。「收著,保平安。」

蘇懿德喔了聲,習慣且熟練的把那包香灰收入錢包中。一抬頭他就看到曾遊豫盯著自己看,視線落在自己正收起來的錢包上,略想了一下對著曾遊豫說道:「這次是第一次這種方式就有,以前都是有求才有。但我很少求,因為少數有求的幾次都沒甚麼屁用,之前你那個香包有用才讓我很驚訝。也是你那次經驗,我覺得如果有還是就收下,說不定這次就有用呢?」

曾遊豫想起那個香包,後來問了詳細的成份發現就真的是最普通的香包組合。香味好聞,但材料普通到無法聯想到有辦法驅什麼,說不定連驅蟲都沒辦法。

「對了說到那個香包,你還有嗎?這次被發現的時候香包不知道什麼時候不見了,有點習慣身上那個香味了,現在沒有一整個不習慣,可以再幫我要一個嗎?」

「……嗯。好。」雖然現在身上的錢包中其實就有,但……曾遊豫決定就先不說了。

這時候從院埕的一個角落走來一個年輕人,頂著染成粉紅色的醒目短髮穿著普通T恤,直走過來問:「是蘇先生嗎?」

蘇爸爸聽到立刻上前,「我是我是。」

那人點頭致意之後什麼也沒說就比了個方向,「往這邊走。」說完就帶頭往前走了。一行人有些不確定這是不是就是所謂帶路的人,但還是趕忙跟上,才發現原來路就是一進院埕的右手邊,那邊種了不少植物,不仔細看容易被忽略的入口。

「說不定找人帶路不是因為神祕,是因為真的不好找路?」蘇懿德小聲的跟曾遊豫說著,一旁的蘇宇中湊過來附和:「我覺得是!」

這條路沒走太久,就進到另一個三合院,比前面當餐廳的要略小一些。大概不是當營業場所的關係,整個三合院看起來比餐廳更樸實,只有屋簷下寫著風調雨順、國泰民安的燈籠隨著風搖擺,在一片土色磚瓦中添了一點紅色。

走進到正堂,正面就是個大神明桌,供奉著他也不知道是哪尊的神明,蘇懿德東張西望,發現正堂內沒有人,正覺得疑惑的時候,剛剛帶他們進來的人拿起桌旁的香,沒有招呼任何事情就點了三柱香恭敬的拜了神明之後,轉過身看了疑惑的一群人:「你們來找我有什麼事要問嗎?」

「我、我們是來找大師的……大師?」蘇爸爸有些不可思議的問。

「嗯,我是。」

一行人不知道該震驚「大師」如此年輕,還是要驚訝「竟然是大師來帶路」。

「原來大師會自己說自己是大師啊……」曾遊豫還以為「大師」都是低調謙虛,只有詐騙才會不斷說自己是大師……想到這曾遊豫不禁皺眉。該不會……曾遊豫眼神複雜的看向大師去。

「我只是懶得解釋了,我覺得自己只是普通人,不是大師,但講到後來都已經不想解釋了。」大概是接受到了疑問的視線,年輕的大師無奈地再解釋了一次,「人們只相信自己所相信的,我是『大師』或不是,對我自己來說就沒那麼重要了。重要的是你們相不相信而已。」

「啊對了,」大師對著一行人伸出手,「先把剛剛那包拿出來。」

「剛剛?香灰?」蘇媽媽會意之後轉頭跟蘇懿德:「剛剛給你那包呢?給大師。」

雖然不知道這所謂的大師想要做什麼,蘇懿德還是把剛剛才收進錢包不到半小時的那包拿了出來,走向前放到大師伸出的手上,正要收回手的時候被大師一把握住,蘇懿德嚇了一跳,才發現大師正盯著自己瞧:「大、大師?」

大師就像沒聽到似的,眼神專注的盯著蘇懿德的眼睛看,又有點像是焦點不在自己身上,不知道是落在自己的身後何處。大師面無表情的盯著自己,蘇懿德覺得自己被看得心底發毛,轉頭想向蘇爸求救的時候,大師從口袋中拿出三百元塞到他手中,一邊給一邊抱怨:「就叫他們不要亂賣什麼門票,你們也是,找大師還買門票當這邊是動物園嗎?」

「我聽別人說要……」蘇媽媽小聲發言。

大師嘆了口氣放開了手,「總之,前面那家餐廳是我親戚開的,你們下次如果還有緣來可以直接走旁邊的路過來。不過餐點味道還不錯,要消費我也不會阻止的。」

原來不是綑綁消費,但認真說起來,餐點的好味道是值得讓人專門來一趟的。蘇懿德忽然覺得有點神奇,眼前的「大師」那麼年輕,打扮也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大師,但到目前為止卻沒有人質疑。

「好了,那你們來找我就是他的事情嗎?」大師轉向蘇懿德,「你最近是不是看見的次數變多了。」

蘇懿德楞楞的點頭,他們沒有任何人提到這些事情,這大師……他看向蘇媽媽,對方對著他疑惑的眼神搖了搖頭,表示蘇媽媽並沒有事先跟大師說,那他是怎麼知道的?「看見……什麼?」

大師翻了個白眼,「省點時間不好嗎?你不就是為了這個找過來的嗎?你的命格……應該很多人都跟你說你就貴人運是最強的,嗯……強到你背後都只剩下這道光了。」

連貴人運都說出來了,蘇懿德感到驚訝,但「光」這個倒是第一次聽說。「光?」

「所有的氣運都有各自顏色的光,光的強弱代表這個氣運的好快,你身上就是貴人運的光最強最亮,照理說你應該靠這個就一生無憂……」大師疑惑的摸了摸下巴,「但好像不是這樣?」

蘇懿德看了自家爸媽擔心的臉之後,深呼吸一口氣後將這陣子遇到的事情都說出口。以前遇到的事少,沒什麼需要解釋的地方。但最近遇到的事情超越他之前所遇到的,要說出口解釋的事情就變多了。

大師聽完之後又盯著蘇懿德看了一陣子,「你說你之前遇到的鬼打牆都是遇到你同學就化解了嗎?是這位?」他轉向曾遊豫的方向,開始專注的盯他。

曾遊豫跟大師對看了一眼之後,疑惑得看向蘇懿德。對方聳肩,表達他也不知道。大師這次「看」的時間比較短,很快就收回眼神,但反而抬頭看著上方摸下巴,像是在思考事情卻又嘴巴碎碎念著什麼,蘇懿德很想仔細聽出是在說什麼,但太小聲了讓他怎麼都聽不清楚。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