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遊德 (20)

「原來……」

「原來我家知道這只是安慰嗎?」蘇懿德笑了,拿起刈包咬了一口,「喔,你怎麼知道我喜歡肥瘦各半的?這麼聰明?」

曾遊豫沒做回應,因為他並不知道蘇懿德喜歡肥瘦各半,他只是每個口味各買了一個,也不知道蘇懿德運氣這麼好,在蘇媽媽拿過一輪之後還能挑到他自己喜歡的口味。

「我爸媽其實都知道都清楚,但能怎麼辦?我從小就偶爾會看到這種東西,小時候還滿常被捉弄,長輩當然覺得就得要解決,而對付看不見的就只能去找所謂的專家,結果專家說他無能為力你們找找貴人看著辦。這不是很令人傻眼嗎?長輩就覺得一個專家解決不了,就找下一個專家來解決,再不行就再找,總有一個『有用』的,於是就一路找到現在了。這幾年下來我真的覺得這些專家真他媽的有夠多,多到我家到現在都還沒重複找過,然後這些專家說詞都一樣也他媽的很令人匪夷所思。」

「都一樣?說你就只能依靠貴人?」他剛剛發現,從認識蘇懿德到現在還是第一次聽到他說這種發洩情緒的發語詞。以現在大學生來說還挺難得的,雖然他自己也不怎麼使用。蘇懿德都下意識用上這種詞了,到底是找過了多少的「專家」?

「對,我真懷疑『專家們』有互相用網路聯絡,約定好只要看到我就說『你沒救,你等人救你就好。』」

「對對!」蘇宇中伸手也拿了個刈包坐在蘇懿德的床上吃,聽到這邊興奮的附和道:「而且我覺得他們一定都知道誰被介紹過誰沒被介紹過,口耳相傳一個一個介紹,到現在竟然可以都不重複,我覺得我們家已經可以幫這些專家造冊了。」

「蘇宇中!你要是弄髒我床我就讓你知道你會怎麼死了!」蘇懿德吼著蘇宇中,把蘇宇中嚇得立刻從床上滾了下來,手差點一抖真的弄髒床鋪。

「我又沒椅子……」蘇宇中站在床旁無辜的癟著嘴。

「不是沒椅子,是你沒拿!我房間那麼多摺疊椅你自己不拿是要我幫你設置好請你上座嗎?」

蘇宇中癟著嘴到一旁抽出摺疊椅坐上,邊動作邊碎念:「對朋友就那麼好,對我就這麼兇。」

蘇懿德不想理會蘇宇中,哼了一聲。拿起蘇媽準備的飲料喝了一口,嘖了一聲:「呃啊媽弄了果菜汁,最討厭芹菜的味道了!」

前一刻心情還陰天的蘇宇中見狀瞬間開心了,「哈!媽給你特製的,你敢不喝你就完了!」

物理位置處在兩兄弟之間的曾遊豫看著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鬥,內心湧上不知道該說是羨慕還是嫉妒的感情。

「剛剛令堂說你們等等要去找大師?」

「嗯?媽剛說了?」蘇懿德轉頭看了眼蘇宇中,見蘇宇中點了點頭,他抓抓頭:「這次又換到誰了?」

蘇宇中單手抽出口袋中的手機,滑了幾下正在看的文件,艱難的讀出畫面上的文字:「應該是……南投的難大師?」

男大師?蘇懿德皺眉:「這名字一聽就覺得很怪,是哪找來的?確定是正派的沒被騙?」

「我不知道,你要問媽,她總是可以從不知道哪來的管道知道大師住哪,我覺得大師們的人際關係再複雜也沒媽媽情報網複雜。」

「你們有被騙過嗎?」宗教詐騙實在是太多了,而蘇家看起來遍訪大師多年,曾遊豫好奇的問。

蘇宇中突然興奮的說著:「神奇的就是這裡,不管名字多怪異,或是大師住的地方多奇怪,人家還真的是大師,不是招搖撞騙的神棍。」看見曾遊豫懷疑的眼神,他繼續解釋:「真的,我們每次找都是先預設對方是詐騙,然後從對話的內容討論是不是詐騙。光到目前找過的這麼多大師中,沒有一個有要求我們花錢這點就令我感到不可思議了。」

「你們有重複找同一個大師嗎?」

「呃,狀況沒有變化才會……你的意思是因為沒有一直找所以沒有詐騙我們的機會?」

「或許可能有機會是,見面第一次就要你們掏錢,任誰都會怕自己被詐騙吧?」

「曾大哥你好聰明喔!」蘇宇中覺得曾遊豫發現了自己忽略掉的盲點,看著他的眼睛中都閃爍著光芒:「曾大哥你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

蘇懿德皺眉:「去找那個大師?為什麼?幹嘛把無關的人拖下水?這又不是甚麼有趣的經驗。」

「老實說我覺得過程挺有趣的啊。而且你自己也說過曾大哥就是你前幾次的貴人啊,我們還沒有過帶著貴人去給大師看的經驗,說不定你們兩個一起去,狀況就會不一樣!」

「能有甚麼不一……」

蘇懿德話還沒說完,曾遊豫答應的聲音就響起來了。

「好。什麼時候去?」

「欸欸,那是蘇宇中這種不是當事人去才覺得有趣,對我來說一點也不有趣。每次大師對你命格品頭論足,點點頭又搖搖頭,最後給你一句固定台詞。對心理健康來說真的不有趣啊!」

「沒問題,我很健康。」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

「哥,曾大哥就說沒問題了就沒關係啦!我馬上去跟媽媽說,說不定等等就可以去!心動不如馬上行動!」蘇宇中三兩口吞掉手上還有一半的刈包,行動力超強的衝了出去,留在房間裡的兩人都還聽到他的大喊:「媽!我跟你說!」

「這太不好意思了,感覺就是給你添麻煩了。」蘇懿德嘆了口氣,「你可以不用答應的。」

「不麻煩,」曾遊豫看著蘇懿德認真地說:「一點也不麻煩,從來也不覺得麻煩過。」

被認真的眼神看得一愣,「喔、喔,那就好……」下意識的低下頭躲避視線,太過認真的眼神讓他覺得有些……不自在。

「那我需要準備什麼嗎?我沒有任何經驗……」別說去見「大師」這件事情沒經驗,他甚至也沒太多跟非親戚的長輩一起出門的經驗。

蘇懿德噗哧笑了出來,「就跟普通出門一樣啦!我也不會特地沐浴焚香也不用吃素禁葷,我想應該也不用禁慾。你不是當事人我,應該不會受到太大的注目,大師就只會盯著你看,看上看下,你的生辰八字願意可以給,不願意可以給模糊的。」

「聽起來眉角也是不少啊。」生辰八字……他低頭傳訊息給自家哥哥,問他知不知道自己的生辰八字。

瞥見曾遊豫打的內容,蘇懿德好奇的問:「你不知道你自己的出生時間嗎?農民曆上算八字你沒算過啊?」他一直以為農民曆是每個家庭必備的東西,到上高中才知道原來這本是要用錢去買,而不是有人會送的。而家裡會持續不斷有農民曆也是為了自己,雖然沒有迷信到大小事都要翻看日子,但重大事情翻了翻才能安長輩的心情。

曾遊豫搖頭,「家裡無所謂這些,所以……」所以他也不知道哥哥知不知道他的生辰八字,「如果不知道呢?」

「也沒關係啊,你知道準確的生日就可以了,現在手機都可以推回你生日是農曆哪天了,至於時辰不知道也沒辦法,沒關係啦。」

「曾大哥!」來去一陣風的蘇宇中衝回房間內,劈頭就是大喊。

「幹嘛這麼大聲是跟狗比嗎?而且蘇宇中,」蘇懿德忿忿不平,「為什麼你叫他多了一個大字!」

蘇宇中聞言上下看了蘇懿德一眼,然後對著他緩緩的笑起來,眼裡的笑意彷彿在說:你不知道為什麼嗎?

蘇懿德氣到伸手想揍蘇宇中,蘇宇中動作快速的躲到曾遊豫背後快速發問:「曾大哥,你今天有空嗎?我媽說擇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

於是一個小時之後,他坐在車內,被蘇家兩兄弟擠在中間,開車的是蘇爸爸,旁邊坐著蘇媽媽,車子正跑在前往南投的路上。

半個小時之前他見到了蘇爸爸,對方的熱情差點令他無法招架,但好客又很會聊天,話題又廣讓他很快的就沒了跟第一次見面的長輩相處尷尬感。然後一群人真的行動快速的討論了要去找的大師,然後查詢了正確路線後立刻整裝上路。

行動力超強的一家。曾遊豫算是明白了蘇懿德那腦袋還沒想到身體就開始動的個性是怎麼養成的了。他自認自己家人間的感情很好,但卻遠不及眼前這家人的熱鬧:上車到南投這一路,車上的談笑聲就沒斷過。

拿起手機他發了條訊息給蘇懿德:你家決定事情都這麼快?

雖然不知道人明明就在隔壁為什麼還要用手機發訊息,蘇懿德還是邊跟自己家人聊天邊敲著回應:因為事情不靠衝動做就會拖延了啊。這我家的家訓。

靠衝動?這真是個嶄新的看法。曾遊豫笑了出來。手機這時候又抖動了下,低頭看了看手機。

我很好我沒事我能走跳 說:
是說為什麼要用手機偷偷說啊?div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