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遊德 (18)

「之前?」還啃著炸雞的蘇宇中猛地抬頭,「蘇懿德,你是不是瞞了我跟爸媽什麼事情?」

蘇懿德嘖了聲,他忘了這件事情,說溜嘴了。只好避重就輕的先跟蘇宇中大略講了前兩次的事情。「但你看,第一個就跑跑跑,第二個吃吃喝喝就結束了,沒有太大的危險性啦。」

「這你就要看爸要怎麼認定什麼是危險了……」

好吧,他還是逃不過那個『有一種危險是爸媽覺得你危險』。「你就說吧,反正也不能瞞一輩子。但真的沒危險,不然你問他,他兩次都有參與到。是不是其實沒有危險度?」

兩人突然看向被點名的曾遊豫,當事人只好配合點頭。對他而言,前面兩場的確是沒什麼危險性。

「你看,有第三者證言,是真的沒有什麼危險啦!」

蘇宇中其實還是很懷疑真實度,「反正明天你就知道了,我不管了。啊,今天很謝謝你,」他有禮貌的坐著躹了個躬,「不好意思我拿到電話就打了,你還是唯一一個立刻說去找我哥的人。哥你人緣是不是很差啊?只有一個人要去找你。」

「說到這個,你哪來的電話?我沒有給你啊?」他差點就忘了問這個,蘇宇中自己倒是提起了。

「啊?沒有給我嗎?可是我發現你一直都不接我電話的時候,我發現桌上有張紙條上面寫『有事聯絡這個號碼』啊,所以我才會直接打過去。」

「紙條?我沒寫啊,我寫的嗎?」接過蘇宇中遞來的紙條,上面的確是自己的字跡,但他卻沒有寫下這紙條的記憶。「嗯?這種『我沒印象但卻實際上真的是我』的事情是不是以前發生過?」

曾遊豫也想起來了,「守護神?所以他知道我的聯絡方式?」

「我也不知道他怎麼知道,連我都只有你的LINE沒有電話號碼。」這就是他窺看不到的另一個世界的奧妙?

「那沒關係,你就把電話存起來吧,以後說不定有用。」

蘇懿德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會用上,但他還是把紙條上的電話號碼登錄在自己手機中。畢竟現在手機網路方便,通訊軟體也都能打電話,真的使用手機最原始功能打電話的人已經不多了,他自己每個月的帳單,撥電話的次數就都是個位數。

「今天真的不好意思,讓你跑了這一趟,我也沒發生什麼事情感覺你白跑了……」他想起自己也沒有表達謝意,趕緊開口補上。

「哥你說啥?沒事才是最好的不要亂講。不過真的謝謝你,只有你馬上跟我說你要去幫我找我哥。」

曾遊豫點頭示意了一下,雖然不覺得自己白跑了一趟,好歹是看到人安安全全平平安安的,光這點就值得了。不過他自己覺得真的沒幫上什麼忙,才剛到披薩店就看到當事人,周遭也沒有什麼事情發生。但發生的情況似乎比之前的更加恐怖。

「所以你究竟遇到什麼?」剛剛見面的時候似乎只講到了一點,曾遊豫想問看看有沒有更詳細的內容。

「我真的要說我現在沒有隱瞞什麼,我就是出門去到店裡點餐,點了之後要等個十幾二十分,我就在一旁的位子坐著。真的差不多等了二十幾分鐘拿到餐我就準備離開了,我出店門外面真的天還是亮的,宇中電話來了我才知道我消失了三小時多……」

「那你出門的時候幹嘛還說有不妙的預感?」蘇宇中對這個真的挺介意的,他在今天之前都還不知道自己哥哥有所謂的「預感」。

「那時候就不知道為什麼真的覺得有點不妙,我以為我會再遇到鬼打牆,最後結果感覺像是鬼打牆,但我自己根本沒有感受到。這該歸類成什麼?」

「我也不知道……日本的神隱?」

「喔喔,像神隱少女那樣的故事?齁完蛋了你說爸媽是豬,我要告狀。」

「幼不幼稚,你大學都要畢業了。」

無聊的內容,但畫面很可愛。曾遊豫默默的覺得。

「照你這樣講什麼預兆徵兆都沒有,就普通的踏進店裡然後出來,你就消失了三個多小時?這……」

「有點恐怖對吧?」蘇懿德苦笑,「我想不出來我的時間跑去哪了,我也不知道在你們的時間中我去哪。如果下一次又發生,然後這次我就沒再踏出來……」

「喂喂!不行!我要跟爸媽強調這個很嚴重。」蘇宇中臉色一變,放下吃到一半的炸雞腿,拿了衛生紙隨手擦擦就拿起手機傳訊息。

「哎呀完蛋了……」蘇懿德苦笑著,但沒有阻止蘇宇中的動作。

「還好嗎?」

「嗯?還好啦,這次沒辦法,連我自己也嚇到了。就算知道這樣會很麻煩,但總不能也不讓自己爸媽放心吧。」

雖然這次情況特別,但他有預感就算去找什麼大師應該也是跟之前一樣的結果,最終結果都是需要他自己渡過,但總是要讓爸媽去忙這些,否則他們安不了心。

「不說這個了,反正我也沒辦法影響我爸媽做什麼,你等等決定怎樣?騎車回沙鹿嗎?」

曾遊豫點頭,現在不過也才八點多,還不算太晚,沒什麼理由不回家。

「好喔,真的不好意思讓你跑了這趟,也真的謝謝你。開學後再請你一頓吧,不然我真的覺得今天很對不起你。」

曾遊豫笑了,「你真的很喜歡請客這件事情啊?」

蘇懿德不好意思的抓抓頭髮,「這最簡單也最快能做到的事情嘛!我還有些口袋名單可以用,你要是到我家這邊我有更多店可以介紹給你!」

雖然不是店家這問題,不過,曾遊豫想,這樣算是有藉口可以見面。

蘇懿德被三個人圍坐在客廳正中間,每個人都不發一語的看著自己,無言的壓力相當的可怕。

他本來想說這次比較特別,自己沒什麼立場先「辨護」,乖巧的等著家人發話。結果就這樣過了二十分鐘,他忍不住説話:「你們說一下話啊!幹嘛無言的看著我?」

「對你的表現無言所以才不說話啊。阿德你這樣真的不行,為什麼發生這種事情不說?如果阿中沒講你有打算要跟我們說嗎?」蘇爸表情嚴肅的念著。

蘇懿德嘆了口氣,「雖然我覺得我現在講了你們大概不會相信,但我真的沒打算瞞你們,這之前發生的真的都沒什麼,除了真的有點鬼打牆外,沒有什麼實質的傷害或是問題。只有這次這狀況連我自己都嚇到了……」

蘇爸嘆氣,「之前就算沒事你也應該要說,否則家人是拿來做什麼用的?不就是在你感到困惑有困難時,應該第一個就想到的嗎?」

自家爸爸的理想理論出現了!蘇懿德覺得現代人遇到問題第一件事情應該都是GOOGLE,第一時間找家人的應該很少。

「什麼理想發言!這本來就該是真的啊!是你們太依賴網路!」

蘇懿德嚇了一跳,還以為自己講出口,回過神才發現蘇爸正用指骨敲著蘇宇中的頭,一句一下的念著:「讓你們都不說,讓你們都自己解決,那要我們爸媽做啥?就只能擔心只能受怕嗎?還不說,還不想聽?」

原來是蘇宇中說出了口,也看到了說出話的「後果」,蘇懿哲心裡有些慶幸自己沒衝動。

「又不是我幹嘛打我啊!」蘇宇中護住自己的頭立刻跑走,「考不上大學就是你的錯!重點是哥!不是我!」

「我看還是去找一下彰化山上那個很有名的什麼師的吧?之前也就偶爾看到,這一年都還開始鬼打牆還遇到魔神仔了,我覺得狀況不一樣了。」蘇媽不理會小兒子的抱怨及抗議,對著蘇爸擔心的發言。

「爸我覺得哥那個同學也一起帶去比較好,之前兩次鬼打牆都有他!」聽到蘇媽的發言,逃到一半的蘇宇中跑回來發表意見。

「……你這種講法很像是他引起的。」蘇懿德伸手揍了蘇宇中一拳,「他兩次都幫我,是貴人!」

「連你都打我!就是因為是貴人所以一起去啊,問那個什麼師的是不是真的嘛!」

「先不要吧,已經夠麻煩人家了,他自己說過其實他什麼都沒感應到,這樣感覺是把他硬拉到麻煩中耶。」

「不管怎樣你先跟我們去一趟好了。」一家之主訂下結論。「趁你們都還沒開學,我請個假把這些事情都做個解決。」

解決嗎?蘇懿哲嘆了口氣,他怎麼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

歷史上的今天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