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遊德 (17)

看樣子自己的預感也是個半調子:有預感但沒發生。提著披薩跟炸雞桶走出店門,蘇懿德對於這順利的狀況有些意外,但也有點惶恐。根據過去的經驗,這邊順利就會有另一邊會出狀況。既然他以為的靈異事件沒有發生,那……他小心的把食物好好的掛在機車上,應該不會問題出在交通這邊吧?

才剛發動機車,他手機就開始大響。他心中一驚,自從上次那之後他對手機連續大響的鈴聲有點心理陰影。趕快拿起手機一看,來電的是自家弟弟蘇宇中。嗯?還沒到半小時吧?是有什麼事嗎?

「喂?幹嘛?你是要加點嗎?」

「哥,你現在在哪?怎麼沒有接我電話?」

這是什麼既視感?不對啊,他沒有感覺有鬼打牆啊。他納悶的問:「什麼狀況?還沒半小時啊?我不是說半小時沒回家再打給我嗎?」

「什麼半小時?你已經出門三小時了你知道嗎?我從兩個半小時前就開始一直打電話給你都沒人接,你去哪裡了?」

三個小時?他走出店門時還是天色亮的啊,「什麼三個小時,現在天還是亮的啊……」說話間他轉頭看向天空,卻看到滿天星空,「……現在幾點?」

「七點半了啊哥,你到底在哪?這幾個小時你去哪了?」蘇宇中的聲音都帶上了哭音。

「我只是去買披薩啊……」蘇懿德茫然。他剛剛消失去哪了?

「哥你趕快回家,不對,你回家小心點,不要搶快慢慢騎。啊對了,我剛剛有打給你朋友,你朋友說他會過去,你沒看到人家的話記得打個電話給他。」

「朋友?」他正想問是誰,就看到有台重型機車從遠處靠近,他不知道弟弟所謂的「朋友」是誰,還震驚於剛剛自己消失了三個小時,一時間無法搞清楚現下的狀況,他只能呆呆的看著重型機車停在他旁邊。

直到騎士把全罩式安全帽拿下來,他才發現竟然是曾遊豫。

「你怎麼在這裡?來這裡買披薩嗎?」

「你……」曾遊豫嘆了口氣,「我從沙鹿特地到太平這邊買披薩嗎?吳柏毅都不送的距離耶。」

「我……你……」蘇懿德你我兩字講了半天講不出下一句話,他這時才發現打擊比想像中的來得大。

他才剛告訴自己,自己就只是個普通人,也只會遇到普通人會遇到的狀況,自己就不用太緊張,也不用在意貴人運到底有沒有在作用,也就不用太在意曾遊豫突然的不聯絡,不用擔心對方的疏遠是不是因為貴人運過去了,而只是覺得厭煩了。

現在那個貴人在自己沒有預料之下出現在眼前,而他剛遇到了他自己都沒有察覺的靈異事件,突然激升的不安再加上看到熟悉的人而湧現的安心感,他有一瞬間有想哭的衝動。

但也就那一瞬間,他忍住之後就平復了。他對這「一瞬間」感覺到納悶,他都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這麼脆弱了。

「你弟弟打了電話給我,你給了他我的電話?」

「沒有……他跟你說了什麼?」

「語氣雖然很急,但講話蠻有條理的,他就說你去買披薩買到失蹤了,問我有沒有可能知道你去哪裡。」

「喔……」以他對自家弟弟的了解,能夠條理的說出來肯定是不知道打了多少通電話。這下糟了,回去又要一個一個打電話報平安了,只希望蘇宇中沒有打給爸媽……

「所以什麼情況?」

蘇懿德攤手搖頭,「我就正常的進來點了餐,等了沒多久拿到就踏出店門口,正要發動機車回去的時候宇中……我弟就打來說我失蹤三小時了,我也還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反正你都過來了,我提著這些食物在路邊也不是辦法,你到我家來吧?先休息一下再看看你要回沙鹿還是先在我家一晚?」

曾遊豫本來要拒絕,話都到舌尖了說出口的卻是:「好。」

曾遊豫覺得自從他認識了蘇懿德之後,本來算平穩一成不變,只有遇到自己哥哥才有些波瀾的生活有了不少改變。要是告訴半年前的自己說自己會因為一通由不認識的人打來的電話,只自稱是認識的人的弟弟,自己沒做確認就橫跨了整個台中舊市區,從海線飆到山線。半年前的他應該會覺得告訴他的人瘋了。

衝動的跨上機車奔過來的路上,他稍微冷靜了一點後,突然覺得等等見到面應該會有些尷尬。畢竟自己才剛冷處理了兩人之間的「對話」。

暑假前他離開了橋藝社社辦之後,那種不耐煩的感覺還是揮之不去,騎車跑去學校後山山頂看了夜景,甚至還衝動的騎車在附近的山路上繞了半小時,等回到家之後他才真正的覺得自己平復了一些。

心情是平復了,但腦子裡還是一片混亂。掙扎了好幾天,他才終於自己對自己承認,對蘇懿德的在意高過了自己的哥哥。雖然承認了,但他還沒辦法完全接受。

以前他跟著哥哥去參加過營隊,知道參與在其中時,熱烈的氣氛會鼓動自己的情緒,明明才認識幾天的夥伴會在營隊結束分別時感動得亂七八糟。但回到家沒過兩天,這個情緒就冷了下來。

那時候年紀還小,他疑惑的問過哥哥這個情況,哥哥只回了他「吊橋效應」這四個字。他上網查了這個詞的意思後就一直記在心中。所以他以為這次也是這種情況。

蘇懿德問他決定研究所了沒的訊息他在手機的通知看到了,沒有第一時間回應就是怕自己又回到那個「吊橋效應」中。

但他發現沒有用,就算沒有任何訊息他還是會點開通訊軟體,手指在訊息列表上下滑動,就是沒點進去跟蘇懿德的對話中。過了一個月,他終於忍不住回了。

就只是文字對話,連人跟聲音都沒看到聽到,打沒幾句他就覺得沒辦法了,只能接受了。但面對遲鈍又衝動的蘇懿德他是要怎麼辦?當朋友在身邊那不如就直接斷了音訊算了,對自己跟蘇懿德或許都好吧。

他知道他的外表給人冷靜平穩的感覺,只有親近的人才知道自己是那種一衝動起來就拉不住勸不回的個性,不喜歡被吊著,要的不是1就不如0。

只是莫名心血來潮接了通陌生電話,對方傳來的內容讓他心驚。他怎麼就忘了對方還有特殊體質這件事情?腦熱之下跨上了機車,橫越了市區見到人了,然後現在坐在對方家中。這一流程讓他覺得人真的不能衝動,一衝動事情就無法預測。

但看著打來電話的弟弟激動的抱著蘇懿德大哭,他覺得有些許的羨慕。他擔心,但他不能表現得這麼明白。

「好了好了,你都幾歲了,明年要考大學了耶,哭啥哭!」

在弟弟面前感覺就像是個哥哥,跟平常在學校的感覺不大一樣,曾遊豫覺得這樣的蘇懿德很新鮮。

「家裡只有我一個人,你又聯絡不上我能怎麼辦?」蘇宇中的身高其實跟蘇懿德的差不多,但他就硬是要抱著哥哥的肩膀,把眼淚全抹在他身上。「我跟你說我打電話給爸媽了,他們說明天就會立刻回來。」

「喔。」好吧,這關躲不過,認命。蘇懿德這樣想著,艱難得把蘇宇中推開。「好了,我朋友在,你也還沒吃飯,趕快把眼淚擦了去準備。你吃了嗎?」最後一句是對著曾遊豫問。

曾遊豫點頭。看著蘇宇中邊擦眼淚邊去廚房拿餐具的背影,對著正在收拾著桌面的蘇懿德說:「你們兄弟感情不錯。」

他不曾抱著自己的哥哥哭,但剛剛的場景讓他想到:別人看著他跟哥哥的相處,會像他現在一樣心情感覺奇妙嗎?

「啊?比不上你們兄弟吧!哈哈。來這邊坐吧,我跟我弟要先吃個飯,你可以先休息一下。」掃完桌上的雜物,把遲來的晚餐放上,然後接過蘇宇中遞來的餐具,兩個人手忙腳亂的分著食物跟倒飲料給客人。

曾遊豫沒對這句話做任何回應,在一旁找了個凳子坐著看兩兄弟手忙腳亂。他先拿出手機傳了訊息給家人說了大概的狀況,然後就看著兩兄弟狼吞虎嚥。

「所以哥你剛剛到底去哪了?」

「我就跟你說我就正常去點餐等餐然後走出店門沒多久你電話就來了,這之前我就一直在店內啊。」

「……你該不會這種狀況很多次了吧?為什麼你看起來沒驚慌的感覺?」

「這種的第一次發生啦,我……」除了一開始的茫然外,他發現自己的確是沒有驚慌的感覺,為什麼?「我其實還是有點驚慌的……可是你電話掛了沒多久我就看到他了,就……沒事了。」

其實也不是真的沒事,但除了那一瞬間莫名的委屈感外,他真的沒有之前的恐慌,是因為經驗讓自己成長了嗎?

「看到我?」

「對,你知道的嘛!之前都是看到你就沒事了,所以這次看到你就自然這樣覺得……大概是條件反射了?」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