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遊德 (16)

在社團墮落了兩天,蘇懿德收拾好東西之後就回家了。帶著一疊研究所的資料回家過暑假,這暑假過完決定到底要考什麼研究所就迫在眉睫了,雖然不至於像高三那麼緊張,但「最後一年」跟「要備考」的心情還是差不多的。回家的第一天傍晚,他就靠在廚房門旁邊看著媽媽做飯邊說自己的困擾。

「啊你現在才決定要考哪一所會不會太晚?我看隔壁的弟弟大三就開始在準備了欸,你這樣考得上嗎?」

「可以……吧?隔壁那個是要考高普考,我沒有要去考啊,研究所應該可以啦。」其實是有點心虛,但不能在媽媽面前心虛給她看,他怕會被唸到考後。

其實他也知道這時候才決定要考什麼算是很晚了,一切也都是自己拖延症造成的後果,現在的結果就是變成暑假過完他就得注意買報名表的時間,然後沒多久就要考試了。

「你最好是可以,我只幫你出你應屆的學費喔,重考你就自己出學費。對了,過幾天你叔公忌日,他們今年說要辦個法事,你要去嗎?」

蘇懿德緩緩的搖了搖頭,下意識的摸著自己手背上的傷痕。

蘇媽瞥到他的動作,心中了然。「我知道了,我跟你爸回去就好。你跟你弟在家,盯一下他的功課,不然我看大學都考不上。」

「媽,那你覺得我考數學的還是考資訊的比較好?」

「你去問你爸,」手上切菜的動作頓了下,大概是覺得自己這樣講好像太不負責任,「你考哪個我都沒意見,人生是你的,你讀得開心只要你考慮以後能養活自己就可以了,我沒有太多想法。你能養活自己,平安健康就可以了。」

「喔,好。」總覺得不管跟爸媽討論什麼,最後都是這句話做尾,「那妳以前怎麼選的?」突然好奇爸媽那一輩的怎麼選。

「我沒讀研究所啊,我這一代的有讀大學已經很不容易了。」

「大學怎麼選系啊?不會分數到就念啥吧?」

「差不多啊,分數到的扣掉要數學的系後就按分數排。所以我念得很痛苦,畢業後也做跟科系無關的工作。所以你想念什麼就念什麼,念得不開心就只是浪費時間浪費錢。要進一步的建議去找你爸,他最會講大道理。」接著哼的一聲笑了一下,「大道理有沒有用你就自己判斷,你爸講嗨了就亂蓋,一隻小狗都會被他講成大恐龍。」

蘇懿德笑了起來,「這個我熟沒問題,他講嗨之前我會導掉話題。」爸爸是社交性格,不管有沒有喝酒,聊到嗨了喝茶都會說幹話,這時候問啥都得不到什麼有用的建議。

「啊你最近……還會看到嗎?」

「嗯,偶爾。」至於鬼打牆就先報喜不報憂吧。以前都沒有的事情現在講出來,大概就只會引起擔心而已,說不定又刺激鄉下那些人,想到就覺得太累了。

「你這個齁……真沒事就沒事,有事的話別憋著,記得總是有辦法找到解決方法,就怕你憋著不說自己接受。」

知子莫若母,蘇懿德深深覺得自己被看破了,但他還是覺得先暫時別說吧。跑跑跑跟吃吃喝喝的鬼打牆,講出口大概聽的人還是會全體問號吧。過了幾天的現在,他都在想之前東別的那次,該不會是好兄弟們就只是要他去吃吃喝喝而已吧?

如果現在世界對他這麼溫柔的話。

不過或許他真的不需要把這個看得那麼嚴重,以他的命來說,説不定就只會是這種程度而已,不會有那種什麼要去地府或要去天上斬妖除魔的情節。他就是個普通人,就算有些許不同,但也只會有這些普通的情節。

蘇懿德說著好啦好啦,轉身立刻帶著資料逃離廚房。之前他己經跟同棟的同學聊過畢業後的事,除了他之外的三人,范浦卓已經決定好考自己學校的財工所,其他兩個人都要考資訊類別的所,只是還沒決定好哪個學校。他自己是覺得兩個方面都很有趣,讀哪一個他應該都會很開心,所以才更困難決定。

他拿出手機,在通訊APP上對著好友名單上下滑著,想看看還有沒有別的好友可以問來參考的,只是大都已經問過了,説要考資訊的不意外的比較多,系上一直考第一名的同學說他兩類別的系都考,等結果再來挑選。嘖,真奢侈的回答。當滑到曾遊豫的名字他停了下來,「對喔,還沒問過他有沒有要考研究所。」

點開對話窗,他敲了問題進去:「欸,問一下,你有要考研究所嗎?」

等了一下子沒有回應之後他就收起手機了,打算晚一點再來看有沒有回應。之前也不是每次傳訊息就會回,他自己就是不一定會馬上回訊息的類型,尤其是在家的時候,他有時候甚至一整天手機都不在手邊,睡前才一次看完訊息後挑著回訊息。

到了晚上睡前,他打開手機發現曾遊豫還是沒有回他的訊息,連已讀都沒有。他覺得有些奇怪,但每個人狀況不一樣,說不定他也是一放假手機就都不會在手邊,連電腦也不開的那種人。

但過了三天,他看訊息對話框還是沒讀沒回,他覺得,這就真的有些不對了。

現代人,要是什麼狀況下才可能三天都不看手機訊息呢?但想到這點,他又想到會不會是曾遊豫跑去爬山,而且是那種沒訊號的山。於是他決定再等個三天。

然後就過了好幾個三天,各式各樣的藉口他都幫忙想過了,後來也就忘了這件事。直到暑假都過了一半,他也從猶豫中決定要考財工所後,曾遊豫終於回了他的訊息:「有,但會同時考很多不同的。」

蘇懿德這天本來都已經忘了曾遊豫沒有回他訊息,看到這訊息猛然想起來這件事,立刻拿起手機回訊息。

我決定考A了 說:
你終於回訊息了,你這一個月是去哪個深山野嶺,都沒有任何訊息。
那你要考哪些?

左右拉扯 說:
A是什麼?

我決定考A了 說:
財務工程,欸不對你沒回答我問題

左右拉扯 說:
企管跟財金都會報

我決定考A了 說:
喔有財金耶!這樣有些學校我們有可能成為同學耶!

左右拉扯 說:
本來就是同學了啊:)

蘇懿德總覺得這語氣哪裡怪怪的,偏頭一想沒想出什麼就算了。

我決定考A了 說:
我說同班同學啦!

左右拉扯 說:
就算是台大同所也不會是同班

我決定考A了 說:
你今天很難聊耶

對面停頓了幾分鐘,才又傳來一句話。

左右拉扯 說:
可能吧:) 家裡人有事叫我,先離開了

從小被說遲鈍的他到現在也發現不對了。雖然認真說他跟曾遊豫也真的不是認識很久,或是會常常一起出門的朋友,有遇到的時候常常又是些怪狀況,但他自己私心覺得,從最開始的守護神開始,經歷兩次費時的鬼打牆,他跟曾遊豫不管怎樣應該也算是有不錯交情的朋友吧?

在他的印象中,他還是第一次感覺到曾遊豫這麼明顯的「拒絕感」。他跟曾遊豫沒有其他共同的朋友,甚至他還真的沒有認識企管系其他人,他現在想旁敲側擊有什麼徵兆也沒人可以問。

他放下手機,看著窗外的陽光。

說不定曾遊豫就只是覺得跟自己扯上點關係,就有可能會再被自己拖入另一個莫名其妙的鬼打牆,所以覺得這實在是太麻煩了吧?又或者是就像很多漫畫卡通演的那樣,曾遊豫是自己的「貴人」的這個身分「結束」了,所以當然就不會像之前有跟自己交流的機會,自然的慢慢疏遠也很正常。

他本來就不覺得會有「永遠的貴人」,這樣的過程也很符合自己的預想。只是真的「進行中」時他還是發現自己湧出強烈的失望心情。

「哥你幹嘛?晚餐我們吃什麼?我可以先打一下電動嗎?」

家裡兩個大人回鄉下參加法事,只剩下兩個「宅」看家:沒有大人約束兩兄弟反而沒有放肆亂跑,宅在家裡一整天。

「發呆。現在才四點還沒想到。不可以,除非你化學的暑假作業做完。」

「齁,暑假作業就是暑假中做完就好,怎麼會有人暑假中間就做完啊!不符合人性本惰的道理,我們要鄙視它並且不要遵循啊!你怎麼可以隨波逐流?」偏頭看自家哥哥似乎情緒真的不高的樣子,「好啦我們晚餐吃披薩好不好?」

「吃披薩?你買嗎?」

「當然是哥哥大人買啦,你不是叫我寫化學作業嗎?」

「你就這時候才開始賣乖,錢我出所以口味我選。」雖然抱怨,但他還是起身拿了機車鑰匙,要走出門的時候他頓了下,「宇中,你半小時後打個電話給我。」

「啊?為什麼?拿坡里沒那麼遠啊,不用半小時吧?」

「我,稍微有點不妙的預感。」蘇懿德皺著眉。他還是第一次出門的時候有這麼明顯的不祥感,雖然他也不知道交代弟弟給他打電話有什麼用,但總覺得要講一下。「不管啦,反正半小時後我沒回到家你就打下電話,就算我在騎車也會回你。」

歷史上的今天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