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遊德 (15)

蘇懿德付完錢走出店門,伸了個懶腰,「慘了,我覺得還是沒有變化耶,這下要怎……」話還沒說完,他就聽到遠處傳來鐘聲,一如兩個小時前聽到的一樣。他一把拉住曾遊豫的衣服,激動得扯了扯,「你有沒有聽到?就是這個!」

「聽到什麼?」

「鐘聲!就是這個,低沈的鐘聲!」

曾遊豫定下心在吵雜的街道旁耐心分辨,但除了來往逛街的人聲、店家的吆喝聲跟偶爾擠進巷道的車聲外,沒有任何聽起來像是鐘聲的聲音。他對蘇懿德搖了搖頭。

傳來的鐘聲越來越大,但跟自己距離就只有一步的人卻沒聽到,蘇懿德瞪大了眼,「沒聽到?這麼大聲耶?所以這鐘聲真的……」

這句話也沒有說完,手機就開始瘋狂叫了起來。他拿起手機,發現自己的通訊軟體傳進來無數的訊息,聽筒符號的介面也瞬間多了紅點,點開一看是同棟室友打給他的未接來電。而通訊軟體中,好幾個視窗都問他在哪?怎麼還沒來?內容從一開始問他在哪,到最後傳來的訊息轉變成像是驚慌的問他還好嗎?人在哪?安全嗎?

他這算是回到了「人間」了嗎?他點開未接來電列表,回撥給打來最多通的范浦卓。電話才剛接通就傳來范浦卓急促的問話:「你去哪了?我打了那麼多通電話給你你都沒接,你怎麼了嗎?你應該還活著吧?快出聲!」

蘇懿德無語,這連珠炮的問題他要怎麼出聲?「我……一時說不清,你們還在聚餐嗎?」

「食物都吃光了啦,都過了那麼久了,你吃了嗎?你到底在哪啊?怎麼會都不接我電話?你知道有多少人在找你嗎?都沒看到訊息?那你現在要過來社辦了嗎?」

連串的問題讓蘇懿德決定都不回答,直接挑最後一個來問。

「嗯……我等等過去社辦,到時候再讓你問。另外我可以帶個不是社員的人去可以嗎?」

蘇懿德看了眼在一旁的曾遊豫,他總覺得不能這樣『利用』完他之後就說『謝謝你喔掰掰』,但就『現實世界』來說他消失了兩個小時,不去社辦讓這段時間找他的人看一下又說不過去。

未接來電列表中沒有家裡人打來的電話,讓他鬆了一口氣。不管是媽媽爸爸還是弟弟打來,他都勢必得解釋最近的狀況,但他不想讓家裡人擔心。

「當然可以啊。我們是社團又不是什麼秘密組織,就算是外校的也沒差!你如果要過來就趕快過來吧!我們已經開打了。」

掛上電話他才想起他還沒先問過曾遊豫:「欸欸,你現在要回去了嗎?有興趣去橋藝社玩玩嗎?」

「橋藝社?」

「喔,是我參加的社團,是打橋牌的。我本來過來東別就是要買食物過去吃的,我們社長發神經說要拼大專盃,今天要做特訓順便慶祝學期結束一起聚餐。雖然我覺得最後晚上會變成麻將大賽,有興趣來青春一下嗎?」

青春?曾遊豫挑眉,「我好像是跟你同年喔?」

「啊?哈哈哈,我知道啊,只是你太沉穩怕你精神先老了。」

什麼跟什麼?曾遊豫沒忍住翻了白眼,他記得學長說過學校的數學系學生莫名的愛練垃圾話,這點看來是真的。他看了眼自己手上還提著的刈包,腦中雖然浮出自己哥哥的臉,但心裡卻有不一樣的聲音。

蘇懿德跟著他的視線下移,恍然大悟:「啊,對喔你哥哥今天回家。還是……下次再讓我請一次?」他總覺得這句話好像曾經說過。「其實也沒有很重要,就只是覺得應該要好好謝謝你一下才對……」

只猶豫了一下,曾遊豫搖了搖頭,「我跟你去社團看看吧,我挺好奇學校的聚賭社團是怎樣的。」

「呃,這似乎是有些誤解,我們沒有聚賭!只是使用的道具是常見的賭具而已!」聽到曾遊豫要跟他去社團,他突如其來的覺得有些興奮跟緊張。明明才剛經歷了令他崩潰的鬼打牆,他卻沒有往常的沮喪情緒。「那,走吧!」

「你覺得這一次有脈絡可循嗎?」

「你習慣什麼事情都要復盤嗎?」曾遊豫拿著裝著汽水的杯子,處在意外並不吵雜的社辦中,他這個看不懂任何橋牌規則的人,看著眼前的人們認真的一手拿著牌,另一手拿著筆在紙上輪著寫下些什麼,再想到一小時之前他跟眼前這個人正煩惱吃什麼可以吃得多但又不會太飽,感覺有點不真實感。

剛剛一進社辦,他就直接面對了蘇懿德的好人氣,讓自己深刻的覺得果然是要有些社交個性才適合參加社團:蘇懿德光「復歸見面記者會」就花了20分鐘,介紹他給所有人認識──至少都打上招呼說上了至少一句話──也花了10分鐘,在他這二十年左右的人生中,是完全沒有經歷過的社交經驗。後續情緒高昂的蘇懿德拉著他,就著正在進行橋牌叫牌過程,簡單的介紹了橋牌規則,還熱情的塞了一本橋牌自然制制度叫牌法的講義給他,又經過了30分鐘他們才坐了下來,感覺比較冷靜的蘇懿德就開始了復盤的對話,而手也沒停著似乎在一個一個回每個傳訊息問他狀況的朋友。

很忙的一個人,不僅僅是之前看到的忙,日常生活中就很忙。

蘇懿德嘿嘿笑了兩聲,「你不覺得,多討論那些非正常的內容,會讓你比較快回到正常中嗎?」

曾遊豫在腦中重複了這句話,邊喝了口汽水感受口中跳動的甜味。雖然他不覺得這樣有用,但還是點點頭從善如流的討論起來:「是嗎?所以剛剛都還是不正常的狀態嗎?我覺得這次有沒有我都沒有差別,我就只是陪著你吃了好幾間店,沒有其他什麼實質的幫助。」說是陪著吃,也不是點一份分著吃,就真的只是陪著蘇懿德吃東西。

蘇懿德搖搖頭,「有很大的幫助的,有你在至少我沒有一開始那麼慌亂,有定心丸的感覺。」

「定心丸嗎?」他笑了起來,為什麼不是『定海神針』而是『定心丸』?定心丸是用吃的,自己看起來很好吃嗎?而且他記得遇見蘇懿德的時候,對方並沒有什麼慌亂的樣子。「我覺得就算沒有我,你吃一吃就會恢復正常……吧?從結果來看,就是你自己解決了這次的事情。」兩個不知道開始的原因也不知道為何結束的人,怎麼討論都只能從結果來看。

「是這樣……沒錯?」

「為什麼是疑問句?是這樣沒錯啊。」

「但我覺得不大一樣耶,總覺得……沒有你我得花更久的時間才有可能離開那狀況。」蘇懿德想了想,語氣更肯定的點了點頭,「嗯,沒錯,你才是那個關鍵!」

「關鍵?」

「對啊,你出現的前後街道的景色是有差的,就是……有沒有上層霧的感覺。」

「這是關鍵嗎?」很不像關鍵的關鍵,那個一層霧的感覺他不僅沒有感覺到,只是景色的差別也不是最後結束的關鍵。「你對關鍵的定義感覺不大一樣。」

「還好吧?讓狀況出現一些轉折不就是關鍵嗎?」

曾遊豫重複了「轉折」兩個字,「原來你覺得是轉折嗎?」

「對啊,那時候看到你覺得就有了希望,你看,上次就是你找到了離開的最關鍵的那張圖,然後這次也是你說說不定就是吃一吃就可以結束,結果就是最後我們都離開了。」

好吧,雖然他還是覺得這毫無關連,但當事人覺得是就是吧。再喝了口飲料,他看著前面那桌正在打橋牌的人,每個人看起來都很嚴肅。「打橋牌的時候不能講話?」

「其實沒禁止耶,去參加比賽有時候同桌的叔叔伯伯還會叫你不要緊張,輕鬆打。比較怕的是圍觀的人聊天還有做反應,沒素質的話有時候很干擾人。本來沒有什麼得失心的都會被激得心情很差。」

難怪剛剛看他們在討論參加大專盃要報名哪一組的時候蘇懿德直說要報就只報不會被觀眾圍觀的。聽了一串規則規定,還有比賽的流程,他覺得腦袋就是一團漿糊,黏成一團看不清楚。「感覺橋牌很神,寫程式也很神。」

突如其來的稱讚讓蘇懿德楞住,「幹、幹嘛突然稱讚我?」

曾遊豫笑了笑,「你覺得是就是。你這次想開了嗎?」他記得上次蘇懿德還很努力的在討論原因,想要找出能讓自己避開又陷入鬼打牆狀況的方法,而且堅信可以找得到。這次倒是覺得沒有那麼的堅持了。

蘇懿德垂下肩膀,「能怎麼辦?只能覺得這又是一場意外吧。我剛剛想想,覺得是不是自己就放棄想該怎麼避免或是能怎麼避開。反正都是逃不了,也預測不到。上次感覺還比較有危險性,這次卻感覺很像吃吃喝喝就解決了……其實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兩次都無預警的發生,然後結束得也不一定有原因或結果,我還是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只是有點怕,這要是發生得越來越頻繁,我會不會哪一天走在路上,自己都無法察覺自己正在鬼打牆,然後也遇不到貴人來幫我,就永遠陷在裡面出不來了。」

曾遊豫不想隨口說說沒辦法負責的安慰,只得拍了拍他的肩膀。「都說你貴人運比較高,先別擔心這個吧。」

「希望囉。」虛無飄渺的貴人運,「如果能把貴人運的標籤固定在你身上就好了。」

「我?」曾遊豫咬了口塑膠杯的邊緣,手也不自覺的捏了一下。

「對啊,你多好啊,不管我困多久,看到你出現就覺得這些事情能結束了,而且連兩次的鬼打牆都有你,要不是知道你都是湊巧經過,我還以為你知道我有危險來救我咧!」

曾遊豫想到剛剛在東別的時候,蘇懿德說沒有人能說自己永遠是他的貴人。他心裡,覺得有些地方癢癢的,好像有什麼宣洩不出去,這感覺讓他不耐的站了起來。

「怎麼了?你要回去了嗎?」

曾遊豫點點頭,「謝謝你的導覽還有汽水,我想起有事先回家了,我們下次約。」

除了剛認識時曾遊豫有問他要不要吃他煮的高麗菜外,這還是第一次主動約自己。蘇懿德覺得有點驚喜,「好喔,等你約。」沒發現到剛剛明明說沒事現在卻突然冒出事情的曾遊豫臉上的表情。

歷史上的今天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