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遊德 (14)

「所以你到剛剛都是『不正常』的狀態嗎?」

「只有自己一個人的時候難免會覺得自己很倒楣,會很想問為什麼是我遇到啊!」炸臭豆腐這時候上桌,心情愉快的蘇懿德拿起筷子夾了一塊,搭配著混有小黃瓜紅蘿蔔絲的台式泡菜,愉快的咬了一口,「嗚好燙!」

曾遊豫遞上已經抽好的衛生紙,他覺得自己似乎掌握了照顧蘇懿德的方法,並且覺得這挺有趣的。「你真的很忙。」低聲笑了起來。

繼續灌著紅茶的蘇懿德這次說不出話,皺著眉等燙傷的舌頭恢復知覺。連吃了兩個食物都出現自傷的狀況,他都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幹什麼了。感覺就像是自己一個人演了一場鬧劇,而且畫面還很蠢。

等了一陣子口內的狀況終於沒那麼痛之後,他這次乖乖的把剛剛差點被他丟遠的炸臭豆腐夾回來,小口小口的品嚐。相較於蒸臭豆腐來說,他自己是比較喜歡炸的,炸物類就是可以單純的讓人心情愉快嘛!小小口的吃完一個之後,習慣的就再取了一個,然後突然想起自己不是一個人在吃東西,應該要先告知一下的,「啊不好意思我忘了先說了,我再夾一個喔。」

曾遊豫把炸臭豆腐那盤往蘇懿德面前推,「你看起來比較喜歡這個,這份就給你吧,我吃蒸的。」

「那怎麼好意思……」嘴上這麼說,蘇懿德還是開心的把盤子更拉近自己一點,一整個像是護食的小動物。

兩人不疾不徐邊聊天邊把點來的餐點都吃得乾淨,聊天內容從剛結束的期末考科目到互相的社團跟打工活動,氣氛融洽得完全忘記兩人還處在蘇懿德所說的不正常的世界中──直到準備結帳往外走的時候,蘇懿德「啊」的一聲回到了現實。

把錢塞給曾遊豫後他快速抽出自己手機,雙手並用的劃開畫面看了一下訊號的部份。嗯,仍舊是無訊號。他有點失望,但又不是很意外,畢竟上次也沒這麼簡單就脫離。

曾遊豫湊過來:「還是沒訊號?」見蘇懿德點頭,「確定這個是確認正常與否的關鍵?」

「我也不知道……」被這麼一說蘇懿德也猶豫了起來,「我只是在發現進入不正常前後訊號有差別。」

付完費用走出門,曾遊豫跟蘇懿德站在店門旁的柱子討論,「除了鐘聲、訊號外,還有別的嗎?」

「就是我無法走出去了。」見曾遊豫往天空看去,「喔,我還看了月亮,但今天本來也不是滿月也不是無月,很難辨認。」

「嗯。」其實還是有差別,不過看現在晚上月亮盈缺狀態的確跟他剛出門時一樣。「那,就只能繼續看看這街上的狀況了。」

蘇懿德看著跟平常沒什麼兩樣的街道,滿心納悶:「真的沒什麼不同啊,至少看得到的範圍內店家沒有新增減少,以星期五晚上的人潮來說這些人數也沒什麼問題……總不會真的是要我一路吃下去?」他看著街上的店家數量,若是以他來這會買的店家計算,至少也要吃個五間以上。

「這也不是沒有可能。畢竟陷入這狀況的當事人是你,又根據上次的最終解決方法也是在你的生活範圍中,我這次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就用你這個直覺來實行看看吧!」

「我覺得我教授應該會挺喜歡你的,」腦袋清楚,冷靜分析,這種狀況下講出這堆話,他覺得剛剛最後加上『得證』兩字就是個完美。「有沒有興趣轉來我們系上啊?」

「不了謝謝,我覺得我們教授也很愛我。」會有人想不開轉去數學系的嗎?「那接下來,你想吃哪一間?」

「真要吃?」見曾遊豫點頭,他嘆了口氣,伸手指了個方向,「那邊巷子裡有間蒸肉圓,我覺得口味挺不錯的,吃?」

兩人真的就照著蘇懿德的想法,連吃了好幾間。就算蘇懿德特地挑了份量小的餐點,小份的蒸肉圓,小份的章魚小丸子,但再怎麼會吃他現在也整個撐到不行。

「我覺得我差不多飽了,你呢?」

「嗯……再一家也就差不多了。」蘇懿德摸摸肚子,覺得頂多再來個甜品就滿了,發現曾遊豫怪異的表情,「怎麼了?」

「我只是沒想到你吃得還算不少。」

「我年紀小,所以需要熱量啊!而且我不知道得吃幾家,已經都挑了小份量的店跟食物了。」再說也不好意思真的跟曾遊豫分食一份,不挑小份量的不行。「再一家還不行的話就得要繼續找別的方法了,吃撐也沒有好處。」

蘇懿德選了間豆花店當「最後」的店──當然是理想中,希望就是最後一間需要吃的店。看著端上來的綜合豆花,他覺得心情就好了起來。美食會讓人心情好,甜食更是能快速達成愉悅的物品。為了保留點餘地,這次曾遊豫沒有點自己的份,也沒打算分食蘇懿德的,看著愉快的吃著豆花的蘇懿德他覺得有點可愛。

「……你看著我笑幹嘛?想吃的話你可以說喔!」看曾遊豫搖頭,他忍不住問:「你被我拖進來算……第三次了?不覺得我很麻煩嗎?」

「不覺得。到目前為止都沒有實質的傷害啊。第一次只是跟你的守護神面對面,第二次只有跑步,我連什麼影子都沒見到。這一次我還就只有跟著你吃吃喝喝,沒有覺得有什麼麻煩的。」不如說還覺得挺有趣的,非現實世界中還挺多采多姿的。

「其實我日常遇到的也是這樣,偶爾能稍微看到,實際上都不會有特別的傷害。只是說實在的,以前就是看到或感覺到,沒遇過像上次或這次的鬼打牆。我……有點擔心。」

模式如果改變,那以後是會越來越升級狀況嗎?就像打遊戲一樣,會遇到越來越強的敵手嗎?他遇到的狀況會不會越來越可怕甚至有什麼危險?

「怕以後就不只是鬼打牆?」

「但也或許不會,沒有人可以給我保證。」蘇懿德拿著湯匙把碗裡的豆花一塊塊切得更細碎,「其實我也不懂,為什麼我有貴人運就不告訴我可以怎麼自保。誰是那個貴人?有貴人我就不需要自保?還是說貴人會一直在我身邊嗎?」他自嘲似的笑了聲,「沒有誰會永遠在誰的身邊,當沒有這個『運』了之後,我該怎麼辦?那時候我就沒有這個『能力』還是會有別的『運』?這些都太虛了啊,我不喜歡這種感覺。

而且你知道我被幾個所謂的大師拒絕過嗎?四個!大師就不好找了,我找到四個代表我對這個問題有多在意了吧?但每一個都是跟我說,我沒有天份,學不會保護自己的方法,就只有依靠我那個虛無飄渺的『貴人運』。有時候想想到底是好還是壞?我到目前為止的確都沒遇到什麼危險狀況,但我每次遇到狀況的時候,就會在想我的『貴人』在哪?以前被跟回實驗室,我的貴人是同學。最近遇到鬼打牆,我的貴人是你。那以後呢?誰是我的『貴人』?」

一口氣說了一堆話,他覺得有點口渴,捧起碗連喝了好幾口豆花的糖水緩過氣,這才發現豆花被他切得太細,連料加糖水被他喝掉大半。他再度覺得甜點真的有效平復心情,他自認樂觀向前看,雖然這個擔心的點一直都在,時不時就被他想起來,但他只要找個方法發洩,或是找個人抱怨,或是吃點美食,情緒來得快去得也快。

雖然他有時候也會想,他不樂觀點也沒辦法,他沒有勇氣去找旁門左道來學,去找大師又得不到指點,不向前看也沒地方可以看了。

直到他喝光了整碗豆花,都沒聽到旁邊的人發表意見。「怎麼都不說話?我剛說的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嗎?」他看著一臉嚴肅的曾遊豫,不懂為什麼不是當事人的他臉色要這麼的難看。「喔!還是你發現了怎麼離開這裡的方法嗎?」

曾遊豫搖搖頭,「沒有不對的地方,我也沒有特別發現離開的方法,只是稍微想了一些其他的事情。」比如說當「貴人運」中的「貴人」不是自己的時候……

蘇懿德喔了一聲,也沒有繼續問下去。拿出手機,時間顯示快到晚上的八點,他出門的時候明明就才五點多,沒想到這樣走走停停又吃吃喝喝,也花了兩個小時了。「快八點了耶……還是沒有網路。」

「走吧。先出店再說。」曾遊豫站起身就要去結帳,剛拿出錢包才想到這餐他沒有吃。

「欸,你怎麼連付錢都有『習慣』?別幫我出,我來我來。」蘇懿德趕緊拿起自己的東西往門口結帳處走去。

曾遊豫抓著自己的錢包,覺得心裡有種說不出怪異的癢感。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