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遊德 (13)

還抓著曾遊豫衣角的蘇懿德快步跟上。其實他剛剛也有動過這個念頭,如果走另一邊或許有不一樣的結果,但只擠回到刈包店就因為太累而放棄另一邊。這次跟著曾遊豫繼續往商店街的後方走,行進間的滯礙感還是存在,只是這次他前方有了曾遊豫存在,就像是有人幫忙開路,雖然仍舊不怎麼順但感覺上省事省力多了。

街道上讓他覺得視野有些朦朧的霧仍舊存在,如果他們真的在「非正常」的世界中,那「現實世界」中的他們又會怎麼樣?在上次的事件結束後他們發現在事情發生的同時,時間其實還是繼續前進,只是事件中的他們無法察覺。但「人」本身呢?是消失了還是就靜止在原地?上次是在沒有其它人的校園中,沒有任何對照物也沒有目擊者可以提供他們情報,但這次如果是靜止在原地,原本在東別裡正常世界中的人,看到兩個靜止的人畫面是不是很搞笑?

他想像著那個畫面,如果畫面靜止在他吃刈包時,那真的是太詭異了,說不定馬上就被報警,然後被整組運到醫院也不一定。想像到這裡他忍不住笑了出來,整個事情太荒謬了。

「在笑什麼?」

「嗯?我在想如果這邊是不正常的世界,那正常世界的我們兩個是靜止的還是消失了?如果是靜止的話那畫面是不是會很荒謬?應該已經被報警送醫院了。說不定等等我們一回到正常世界就發現我們躺在榮總裡面,身邊圍著一群醫生討論要不要對我們動刀。」

「上一次你精神緊繃還忍不住罵出口,這次就能想到別的事情笑了?」

「這次遇到你之前我也很沮喪啊,吃刈包之前完全就是茫然的狀態,比起精神緊繃我覺得自己是無奈的狀態。而且上次我脫口而出之後就馬上有報應,這次我才不敢咧。」

「所以你的無奈吃完刈包就好了?」

「呃,吃了食物腦袋比較好轉啊,而且除了吃東西我也不知道要幹嘛。」

「然後買了第二個?」

……你只是為了要說這句話吧?他有些不服氣,「好吃嘛!你不也買了兩個,別以為我沒看到。」

「兩個都給我哥的。」

「啊……」上次那次鬼打牆似乎也是哥哥大人回家的日子,以後自己在曾遊豫心中會不會變成一個不受歡迎的人啊?老是削減他跟哥哥的相處時間。「我們趕快想辦法出去吧!」

曾遊豫轉頭看了他一眼,「不管我哥有沒有在,都需要想辦法出去,你別想太多。這家臭豆腐也很好吃,你要吃吃看嗎?」他指著路旁一間人聲鼎沸的店。

「臭豆腐嗎?好久沒吃了耶……但是現在……」從店內傳出的味道令人口水大肆分泌,但目前這狀況還悠哉吃嗎?

「無所謂吧?想吃就吃,頂多就跟鄉野奇談一樣吃了一堆土跟符而已啊。」曾遊豫笑著說。

「聽起來並不是很好啊……」但聞著店內飄出來的香氣,他吞了口口水,「你吃嗎?」

「走啊。」

帶著個『尾巴』,曾遊豫沒什麼猶豫的就往店內走,也不怕後面的人會脫隊。雖然店內很多人,但倒是運氣很好的剛好空出一桌四人的位子,他入座之後原以為蘇懿德會選他對面的位子,轉頭發現他緊挨著自己坐下。

「欸嘿嘿,就,你知道的,保險一點。」發現曾遊豫臉上的疑問表情,蘇懿德乾笑著解釋。

「那你要不要乾脆這樣?」說完拿起桌上的橡皮圈,把自己的衣服一角跟蘇懿德的綁在了一起。

蘇懿德覺得自己臉上一熱,搞不清楚曾遊豫是認真的還是在取笑他。但不得不說,他確實覺得這樣「安全」多了。他真的怕自己被丟在這個他無法掌握的地方,不知道自己會迷失多久。能不能出去?能不能安全?怎樣才是最終的終點?又為什麼會遇到這樣的事情?心裡有多少問號,就有多少不安。

曾遊豫倒沒有覺得自己做的事情有什麼不妥的地方,拿了一旁桌上的菜單準備勾選,「吃蒸的?炸的?」

「兩個都推?」蘇懿德轉頭看看別桌,好像兩種都點的客人占大多數,他還有看見外國人一臉苦命的準備挑戰蒸的臭豆腐。嗯,是名勇者。

「都還不錯,還是你要各一?」

「吃完我就吃不下我剛買的刈包了,各點一個但我們兩個分著吃吧?」說完才覺得好像太順口了點,朋友也得要熟才可能互分食物,他跟曾遊豫……

「可以啊。」他各勾了一個,還選了小辣之後示意蘇懿德遞給櫃檯附近的老闆娘。「他家的小辣不算太辣還可以接受,你試試看,不能吃的話我全部吃也沒關係。」

「……好。」看來是自己多慮了,或許曾遊豫是那種就算是陌生人,只要能聊上天也能隨意分食的好人吧。

看著曾遊豫熟練的拿起衛生紙擦桌面,再抽一張擦了兩份餐具,遞給他的時候還用乾淨的衛生紙包住給他,感覺動作相當的熟練。

「我哥的習慣,久了我們全家人出門吃飯都這樣做了。」發現蘇懿德盯著自己的動作,他解釋了一下。「乾淨點沒什麼壞處,就是會製造比較多垃圾。」

「你不會急著想出去嗎?」聽到他提到哥哥,蘇懿德又想起這件事,「刈包冷了雖然也還算不錯,但熱的時候最好吃喔。」

「出不去就也沒辦法,你只要越急就越慌,就無法觀察到不一樣的地方。而且這次環境中還有店家,加上我也還沒吃晚餐,就順便吃吃也不錯。食物可以解決緊張氣氛,我覺得可以嘗試看看。刈包這個我可以自己解決掉,明天再買給我哥也還可以。」

喔,也就是哥哥大人會待上兩天,他的罪惡感可以消除不少了。不得不說,曾遊豫剛剛的這一番話讓蘇懿德覺得釋懷多了。

店內人數雖然多,但冷氣開得足夠冷,空氣不會顯得悶熱,也或許是因為不再覺得自己只有一個人,之前的茫然感減少了很多,蘇懿德慢慢的冷靜下來。他看著老闆娘把加了小辣的蒸臭豆腐端上來,又看著曾遊豫很習慣的向老闆娘要了小碗,熟練的分了食物給他。

「你這種人很受歡迎齁……」沒有刻意奉承非常自然的照顧,讓人很舒服不會尷尬,應該很受不管是異性或同性的歡迎。

曾遊豫的手頓了一下,「這只是習慣,我家很習慣分食所以……」

如果說受不受歡迎這件事,他其實沒有特別注意過,畢竟他很長一段時間只期待一個人注意他而已。至於其他不相干的人……既然不相干,自己是否受歡迎也沒那麼重要了。不過剛剛這一停頓,讓他發現一件事:他自認自己並不是會想主動照顧別人的人,他照顧的對象通常也只限自己的家人,但他發現自己這幾次的見面,他常常下意識的照顧眼前的蘇懿德。

從上一次鬼打牆……不,從最開始的「守護神」事情開始,他好像就「習慣性」的照顧蘇懿德。但那時候他們根本也沒現在熟,那個「習慣」是哪來的他也不知道。就像現在一樣,平常跟朋友出門他也沒幫忙擦餐具,也少有分食的習慣,常常就是各自叫各自的,要分食就自己處理。他不是覺得蘇懿德是那麼需要被照顧的人,但就是很習慣的動手。

他照顧的對象原來不只有自己的哥哥嗎?腦中冒出這句話的時候,曾遊豫覺得心情有些複雜。他不大想承認蘇懿德在他心中,有可能已經接近跟哥哥一樣的位置,他覺得不應該是這樣,但又想不到為什麼不應該。

他想了想,把這原因歸於每次遇到蘇懿德就會有些非正常的事情發生,心理上說不定就認定看到蘇懿德就會有「特別」的事情會發生,所以會興奮、會有「特別」的感覺。或許,真的是這個原因吧?自己就是隻巴夫洛夫的狗。

蘇懿德當然不知道他在想這些,他點頭表示理解。他跟曾遊豫之間其實沒有共同的朋友,系所也不同,他雖然不知道曾遊豫受不受歡迎,但以他來說,他覺得這些舉動讓他覺得很受用,有些受寵若驚但不覺得被冒犯。

連同住宿舍的同學們之間都沒這樣互相照顧,頂多幫忙拿餐具就算很好了。難得被這樣照顧,他心情感覺竟然還不錯。他愉快地端起碗吃了一大口臭豆腐,然後就嗆到湯汁,辣味直衝腦門,不只咳得驚天動地,被逼得流出眼淚,連想要拿紅茶解辣的手,都因為咳嗽抖得把茶灑出杯外。

曾遊豫連忙將蘇懿德拿不穩的杯子接走,還抽了幾張衛生紙遞過去。等蘇懿德的咳嗽告一段落才問:「還好嗎?」

「咳、咳嗆、嗆到辣了。但是臭、臭豆腐很好吃!」

即使嗆到了他還是想要說出食物的感想,他自己想想都忍不住笑了起來。他不是美食家、拿得出手的讚美詞彙量又其實少得可憐,但他還是習慣要說點感想,不管是對製作的人或是讓他吃到的人,他覺得是一個基本的禮貌。只是現在的請況還真讓他第一次發現,這想法已經養成下意識的習慣,不管自己嗆得有多猛烈,還是要做出來。

於是曾遊豫就看到剛剛還在咳的人笑了起來,他感到無奈:「又咳又笑的,為什麼要這麼忙碌?」

不管是鬼打牆還是現在,他每次看到蘇懿德時對方都是忙碌的狀態。不是正在奔跑就是準備要奔跑,而且時間都是在晚上。

又咳又笑了一陣後終於停了下來,蘇懿德拿回自己的杯子,接連猛灌了兩杯紅茶之後覺得滿足了。這一片混亂之後他覺得自己這晚上之前的慌亂像是一場自己的鬧劇,心情完全冷靜下來了。深呼吸了一口氣,「好,我心情恢復正常了!」

歷史上的今天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