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遊德 (12)

他想起上次的經驗,不抱希望的拿起了手機看了眼時間。時間還有在走,跟上次不一樣,但這次是完全沒有了訊號。他升起一絲希望想說會不會只是剛好東海這邊的基地台全部爆炸,才會一點訊號都沒有,而不是他又再一次遇到了不正常的狀況。但沒有訊號,他想不出任何方法去驗證結果。

蘇毅德再次試了一次往外走失敗之後回到同樣一個角落,他乾脆閃到了另一邊找了個地方坐下來。這塊地用水泥做了些造景,像是水泥低矮圍牆,大概就椅子高度,在空地上圍繞成了像是雲彩或是龍的造景,讓有些擁擠的街道還有一小塊地方能讓來逛的人有個小休憩的地方。而他就在這邊找到了個位子休息。

手中的刈包快要失去它最美味的溫度,看起來再嘗試一次應該還是會失敗,蘇毅德打開包裝,乾脆的吃了起來。軟嫩的刈包皮因為時間的關係,內部吸收了五花肉的滷汁,雖然可惜了鬆軟的口感,但伴著滷得軟嫩,用嘴巴輕抿就能抿開的五花肉,肉塊也吸收了飽滿的滷汁,還有點睛解膩的香菜,它特殊香氣跟酸菜的鹹酸味,不搶過滷汁但卻能明確的感覺到味道,再加上花生糖粉的甜味,入口的那一瞬間蘇毅德覺得剛剛的失落全部都跑走了。

大口的咬了一口,滿足的咀嚼吞下後,他馬上就後悔咬太大口了。刈包其實個頭不大,他想著還要買別的食物所以只買了一個,現在他開始擔心一下子就吃完怎麼辦?只好開始小小口,平均分配刈包皮跟五花肉的比例,小小口的繼續吃。

儘管小心的小口吃,一個刈包也還是多咬了四五口就吃完了。他猶豫要不要試著走回店內再買一個,但他現在懷疑身邊的一切,當然也不敢想像那家「店」還是正常世界的店嗎?

其實他現在坐的地方就看得到店的招牌,嘴裡還有著剛剛的美味,現在看著招牌他覺得自己的口水又開始分泌了。他之前都是往外走,會不會這次反方向往店走會有不一樣的結果?至於到底要不要挑戰購買,就到時候再說好了。

做好心理準備後,他拍了拍雙手,把產生的垃圾整理一下丟入廣場旁的垃圾桶,開始順著自己的意願走回刈包店。或許是高人所謂的「貴人運」也包含食物或店家,他新奇的發現他順利的回到店門前了,幾十分鐘之前服務過他的店員現在又對著他喊歡迎光臨。

他心想,恢復正常了嗎?他拿起手機,右上角還是沒訊號。看來還是沒辦法驗證究竟他現在看到的這些究竟是不是原本的世界。他其實也不知道自己算是在哪裡,往常拿來判斷自己是不是看到鬼的頭痛等等徵兆,從上次鬼打牆事情之後他就變得無法信任,這次也是沒有任何徵兆,沒有任何不舒服,走著走著他就開始無法分辨街道上來來往往的「人」。

「欸,蘇毅德!」

突然的招呼聲讓還沈浸在「懷疑」情緒中的蘇毅德嚇了一跳,他飛快的轉頭看向出聲處,反而讓出聲音打招呼的人也嚇了一跳。

「……怎麼了?你看起來很緊張?」曾遊豫有些納悶的看著一開始驚恐表情轉頭,然後看到是他之後變得放空的蘇毅德。

在這個四周雖然都是人但他卻無法確認是不是人的世界,剛剛還有想到的人突然出現,對他來說茫然懷疑的情緒大過於看到熟人的情緒。「你……是真人嗎?」

「什麼?」這問題很有深度,曾遊豫完全聽不懂。

雖然時間也不久,但蘇毅德覺得自己像是一個人很久般的孤獨,看到一個熟悉的面孔,儘管還無法確認對方是不是他認識的曾遊豫,但他還是想要傾訴一下。他花了一小段時間描述了一下到剛剛這段時間他的經歷。

「又是鬼打牆?」

「不知道,雖然我就是走不出去,但碰觸到的這些人感覺也不像假的。而且你出現了,你還能跟我對話……」他想想其實他聽到路上店家的店員也有招呼聲,也不像假的。「還是你也是假的?」

「我如果是假的我會回答你我是假的嗎?」語句誠懇,就是內容不大友善。

……會回答這句話看來是本人了。「你怎麼過來的?」

「騎車過來然後走進來的。」這附近的大學生到這邊基本也沒有別的方式吧?

「進來的時候很普通?」

曾遊豫疑惑的點點頭,「我想請教如何不普通的進來?」

蘇毅德想想也是,他也是普通的進來,只是無法普通的出去了。「那我現在遇到你能普通的出去了嗎?」

「我真的沒辦法回答你,還是我在這邊看你走一次?」反正他也要等老闆把他要的刈包做好,在這邊等著無妨,要是真的看見蘇毅德走不出去又走回來,就跟上次一樣帶著走看看也可以。

蘇毅德點點頭,抬起腳說走就走。然後五分鐘後,曾遊豫就看到他一臉無奈的又擠了回來。「沒出去?」他站的位置雖然不是高處看不到全部,但他不覺得人潮有特別擁擠到能把人擠到無法前進的地步。

「就一種不是鬼打牆但走出鬼打牆的感覺。」在人群中走路意外的耗費體力,想走出去卻又走不出去的狀況又很消磨耐性跟意志力。「覺得比跑步還要累。」靠著店旁的牆喘氣,蘇懿德聞到刈包的香味,又想買一個來吃了。

曾遊豫付好錢拿了餐點,轉頭一看蘇懿德又掏錢點了一個。「這家還滿好吃的。」

「對啊,我買第二個了。」說了謝謝拿回找零,他猶豫一陣子之後還是最喜歡的口味「五花肉」。油嫩可口,讓他又不自覺的分泌起口水。「你要離開了?」

「照剛剛說好的,等你一起走。試試看是不是這樣就能出去了。」

剛剛看到蘇懿德被擠回來時,雖然曾遊豫知道蘇懿德不會說謊騙他,但他實在是想像不出為什麼會走不出這條街。上次那個鬼打牆的時候,因為不該存在的月亮出現,讓他很清楚的明白自己處在非正常的世界。但今晚他就只是普通的騎車過來,普通的走進來,在買刈包的時候看到認識的人普通的打了招呼,然後對方跟他說他無法普通的離開這條街了。

雖然覺得難以想像,但上次的鬼打牆似乎也是突然就到了非正常世界。曾遊豫看著蘇懿德等待刈包的期待表情,想到以前聊天的時候談到雖然他有這種偶爾看到或是遇到的「能力」,但以往就都是小打小鬧,受點驚嚇或是被惡作劇,但像上次那樣的鬼打牆是很少出現的。想辦法想學些保護自己的手段或是把能力消掉,但卻都被勸退要他靠貴人運就可以解。

所以自己就是那個貴人嗎?曾遊豫挑眉。雖然他自己不覺得自己運氣不好,但確實也不算太好。活到現在二十出頭年,唯一喜歡上的人是自己的哥哥;想要叛逆一回去賭的時候,最終還是幫忙推了一把讓哥哥得償所願。跟靈異事件之類的事情一直都是絕緣體的他,卻在認識蘇懿德之後經歷了兩次,而且或許現在要經歷第三次。

但老實說,知道哥哥願望成功之後,他一時間覺得世界上所有事情都很無聊,對探索喪失了興趣,連原有的興趣也提不起力氣。雖然書照讀路照跑,卻覺得自己就像設定好的機器做著該做的事情,雖然得到不錯的成果但卻也沒多大的喜悅。而這陣子讓他覺得有趣的事情反而是那兩次靈異事件,突然跳離正常的世界讓他覺得新奇有趣,而且異常熱血。同行的蘇懿德一直害怕會有什麼不可控制的事情出現,但他兩次都莫名有不會出事的預感,而最終結果也是如此。

他看不出端倪,不知道現在是不是也處於非正常的世界,他只知道自己有種隱隱的期待。

「買好了,要……試嗎?」

「走吧。」曾遊豫點頭,就看到蘇懿德緊張的伸手拉著他的衣角。

「人多,我怕你走出去了而我還在這裡面。」仔細想想,對衰運是日常的他來說,真的不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曾遊豫有些不合時宜的覺得這舉動很可愛,但他忍住嘴角上揚的衝動,免得蘇懿德越發緊張。於是他拖著一個拉著他衣角的「拖油瓶」,踏進了時間越晚人潮越多的街道中。

他踏上街道後突然可以理解蘇懿德說的感覺。街道人潮都沒有特殊的變化,但他卻莫名的覺得很難前進。不管往哪個方向前進,總是會出現一些阻礙讓他轉向,但往東往西往南往北,最後卻發現自己真的在打轉。

試了兩三次後他在人潮中停住腳步,再度環顧四周。他算是確信這不是正常狀況了,只是……他轉頭看向蘇懿德。「我有個提議。」

蘇懿德聽了這句話之後,馬上意會到曾遊豫想說什麼。他劇烈的搖頭,「不行我拒絕。」

「我都還沒說出口。」

「你絕對是想試驗在這時候放開我然後走走看對不對不行我覺得這只會增加危險只會把我丟在這邊不行不行不行。」他換了一口氣繼續,「我跟你說你不相信我但我很確信我很倒楣所以你把我放在這邊我肯定不知道要花多久才能出去其他沒自信這個我可自信得很!」

這次曾遊豫就不客氣的笑了出來,雖然馬上收穫蘇懿德的白眼,他心情卻是最近最愉快的一次。

「可惜,我想到你最喜歡實驗了,所以想說可以來進行一次的。」

「謝謝你的好心,不用現在謝謝。」蘇懿德咬牙切齒的說著謝謝,眼神兇得很。

「那既然『走出去』不行,就反向試試看吧。」曾遊豫心情愉快的轉向,就往東別的內部走去。這條街就是商業街,吃的喝的都有,而且因為是街道所以兩邊都有出口。或許只是這邊的出口有問題,另一邊說不定沒問題?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