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遊德 (10)

蘇毅德雞飛狗跳的過了被報告追殺的兩天,想盡一切辦法讓教授收下他遲交的報告,然後狠狠的睡飽一天之後,他主動邀了曾遊豫出門吃飯。

他是個沒打工,靠著家人給的生活費過活的大學生,請客吃飯大概只能選擇學校旁對學生友善的小店了。他選了間他常常來光顧的,有點奇特的小店:主要是賣小吃飯麵之類的,但卻有熟客才知道的小包廂,販售熟客才知道的咖啡跟茶飲品,甚至有時候連下午茶都有,一切都是熟客特權。

明明食物也不錯,價格也公道,是沒打工的他也可以負擔得起的程度,但生意卻是普普通通,能成為那個「特權熟客」的人就更少。老闆每次都笑說要不是房子是自己的,照目前的營收,這間店真的得收了。

約曾遊豫到這邊吃飯,主要是要感謝他。先不說最早被他的守護神叫來,後面好意的提供了很多「有的沒的」的方法,更不用說最近遇到的這個鬼打牆,如果就他一個人,大概連從地上「拔」起來都做不到。

另外就是,曾遊豫邀了那麼久的吃飯,也該是回饋一下了。

「我的現在還是完全不了解為什麼我那天會遇到鬼打牆。」

小店的特色真的是小吃,所以叫上來的不是擺盤好看的套餐,而是魯肉飯牛肉麵配上豆干海帶這種小菜。種類多價格又實惠,就是不知道為什麼這間店就是紅不起來,每次一段時間沒來光顧就擔心它消失。

「你想知道為什麼?」曾遊豫沒到過這間店,嚐了嚐幾樣小菜,發現調味真的很不錯,暗暗記下店址,想著改天帶哥哥過來吃一次。

「你知道?」

曾遊豫搖搖頭,「怎麼可能,我又看不到。我只是好奇你怎麼會想知道?」

「雖然我也解決不了,那天要不是有你不知道我還會在地上多久,但你不會想知道為什麼嗎?為什麼是我?為什麼那時候會這樣?我不去實驗室是不是就沒事?我真的只是倒楣?你不會想知道嗎?」

連珠炮的問題讓曾遊豫有些楞住,原來遇個鬼打牆能激發出這麼多問題。他覺得遇到就是遇到,沒有去實驗室是不是就不會遇到,這個問題一開始就不可能得到答案,因為沒有那個「不去實驗室」的回頭選項可以選。既然如此,為何要追一個已發生,且無法重現的一個問題?

做實驗習慣的人,在生活中遇到什麼事情都會想要重現問題的本身,根據結果來做實驗嗎?曾遊豫帶著敬意跟求知的心發問:「那你要怎麼知道這些答案呢?」

「……我不知道啊,所以才問你啊。」發問連珠炮問題的氣勢瞬間弱了下來,語氣還莫名的帶著委屈。

曾遊豫失笑,剛剛的氣勢跑哪去了呢?他夾了一筷子小菜的豆干,這家店味道很合胃口,滷得夠味但不會太鹹,做成甜鹹口味的又不會讓人吃膩。只是位址太隱密,要不是蘇毅德帶路,他讀到大三了都沒聽過這間店。「你如果要問我的想法,我覺得跟你做的什麼事情都無關,就是『剛好』遇上了。有些時候你覺得不可思議的狀況,很多時候就真的只是『恰巧』、『剛好』。我自己是這樣覺得的,還是你知道自己得罪了誰嗎?」

蘇毅德搖搖頭,「這之前的日子我過得很空白啊,連看都沒看到過,就不用說有沒有得罪了。除非是……我不知道的狀況下?如果這樣也太衰了吧,不知道什麼時候有得罪到人然後就被報復?」

「我覺得那天,除了一開始將你釘在地上的那個是針對你的外,其他的感覺是不一樣的系統。」

「系統?」

「你當時把我往外拉,不就是看到一個黑影在我面前?但你被釘在地上也沒看到過黑影不是嗎?我覺得不是同一個原因。」

「但最後是撕掉我的明信片,一切就突然結束了?我不懂。」

「如果什麼有原因的話,那就不可怕了。」

嗯?這句話的意思是,沒有原因就可怕……嗎?說起來好像是個道理。「你說得……好像很有道理。」

「就是因為不理解不知道沒有找到原因,所以你才會覺得恐懼吧。就像數學,如果你知道怎麼解的話,就沒什麼好可怕的了。」

是這樣解釋的嗎?雖然這句話好像沒問題,但數學就是沒那麼簡單啊!不然我也不會需要重修代數了。蘇毅德皺起眉頭,但想想對方是企管系,碰到的數學沒有本科系這麼的刁鑽,如果理解的話的確是沒什麼好怕的。「數學沒這麼簡單喔。」但他還是忍不住反駁了一句,來自應學系學生的抗議。

曾遊豫沒有反駁,「如果你明白這裡面沒有你能得到的原因,那你要怎麼去知道這個『沒有原因』的原因?」

「等等,為什麼這聽起來變成哲學問題的感覺?」雞生蛋還是蛋生雞嗎?雖然這例子感覺跟生物比較有關。轉成數學的問題,說不定可以類比成證明1+1=2?

「因為你再怎麼擔心,也不會從『沒有原因』中冒出個『原因』出來。討論起來就會變成這樣。」

一餐吃完,曾遊豫有些驚訝的看著蘇毅德後點的咖啡跟蛋糕,小吃店賣這個有些新奇。「我下次來的話能點這個嗎?」

正在上咖啡的老闆聽到這句話,笑著說:「你是阿德帶來的,如果我還記得你那就可以。」

果然是需要成為熟客,老闆能記憶你的那種。

「但不知道為什麼的話,我下次遇到的時候怎麼辦?」沒有原因所以害怕啊,不就是這樣嗎?蘇毅德還是無法釋懷,「我覺得還是能找出個什麼原因才對,知道我就可以避開啊!」

「你能看見的這件事情你能避開嗎?」

「不能。」蘇毅德聽懂了,以他這種完全無法控制的能力,根本不存在那個可以避開的方法。他有些沮喪,突然想起那晚遇到曾遊豫時的那個香包。「那你上次帶的那個香包呢?」

「不是被你扔不見了嗎?」

說來也奇怪,他把香包往前丟的時候明明就在實驗室中,後來再回到原地,那香包卻再也沒見到過蹤影。「只有一個?」

曾遊豫點點頭,戳了一個馬卡龍來吃。是哥哥會喜歡的甜度,但對他來說甜到讓人頭皮發麻。只是在小吃店吃到這個,總覺得有強大的違和感。咖啡更是令人意外的有水準,他張大眼看向蘇毅德。

蘇毅德被他的反應娛樂到,笑著說:「專業水準吧?是不是很驚艷?所以我真的不希望他消失,尤其是這個咖啡。」他跟著端起咖啡喝,思緒再度回到解決方法上:「香包真的不能再來一個?」

「可以幫你問問我哥,但我不確定會有。」

「拜託拜託,有機會就好!謝謝啦!」雖然不確定,但至少是個機會。愉快的繼續品嚐咖啡跟馬卡龍,暫時把找不出原因找不到解決的不解現象拋在腦後。

剛回到「一般生活」的時候蘇毅德還有點不踏實,只要一遇到相似的狀況,就以為自己又陷入鬼打牆,一驚一乍地讓他自己都覺得有些疲累。幸好自己嚇自己的日子過了兩週就進入了疲乏,開始不再在意這些事情。

曾遊豫的哥哥後來真的又幫他要到了一次香包,他口頭感謝了很多次,後來覺得不夠,乾脆請曾遊豫跟他哥哥又去了那間店吃了一次,滿懷感激的把香包跟自己的鑰匙串在一起。

有些膽顫心驚的過到了期末考之前,都沒有再發生什麼事情。至此他終於覺得自己能夠放鬆,又回到了偶爾看得到的日子。而看得到,也就眼角閃過影子的程度,沒有影響到他的生活。再來他也沒心情再理會這些,這學期最終關卡已經近在眼前。

再度兵荒馬亂的渡過充滿數字、公式跟程式的日子,他敲擊滑鼠把數學史報告加密寄出之後,這學期就算結束了!他伸了伸懶腰,心情愉快的聽著信件寄出的效果音。同棟的舍友經過他的門口,笑著問他:「交了?」

雖然他老家跟學校在同一縣市,但單程騎車就需要一小時,他努力騎車或搭車通勤了一年之後,再也受不了單趟要花上一個半小時時間折磨,而且通勤生活已經讓他覺得自己快成為班上的邊緣人,一升上大二,他就跟著幾個同系的同學一起在學校附近租下了整棟透天,雖然不是套房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房間,也有公共空間跟廚房可以一起吃火鍋或開讀書會──原本所有人都是這樣期待的,但最後在公共空間只有打過麻將,至於讀書會,每個人像是有默契似的沒人再提起過。

租整棟的宿舍的好處在於,有同系同學可以互相照應課業,幫點名或是自己組小組,但又沒有學校宿舍那種吵雜跟混亂感,雖然不是套房但人數少也不用搶衛浴。公共空間還可以找同學來聚會,流星雨的時候還可以排排躺在頂樓看。同棟舍友的五個人,就這樣一起住了兩年,而且有默契的就算交了對象也沒帶回宿舍。

蘇毅德點點頭,「數學史真的好無聊,為什麼還要做分組報告這種東西!還好只要做書面報告就好,這個要是還需要上台我就想放棄了。」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