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遊德 (8)

事情的發展並不如預期中的順利,本來期待領頭的人換成曾遊豫後能有些新的突破,但實際上這樣的結果並沒有發生,只是少了剛剛追逐蘇毅德的鬼影,他們兩個沒再奔跑,反而像是散步似的在走不出去的長廊上走著。

走了兩圈、三圈還是找不到樓梯後曾遊豫停下腳步靠著教室的牆壁休息。

「欸?為什麼要停下來?」

「走不出去幹嘛還要繼續走?只是消耗我們的力氣而已。」雖然回答著蘇毅德但曾遊豫的視線落在走廊外,「你記得剛剛在走的時候看得到月亮嗎?」

蘇毅德咦了一聲順著曾遊豫的視線看過去,大又圓的月亮就在建築物的上方,灰黃色的光暈圍繞在它四周。「我不記得了,不應該有嗎?」

「嗯。」曾遊豫回了一聲之後又看著月亮發呆。

這沈默讓蘇毅德覺得不舒服,忍不住催促曾遊豫說出答案來,「到底是怎樣啦!拜託這種時候沒有什麼好賣關子的!」

曾遊豫看著蘇毅德一會兒之後,沒什麼表情的回答:「我出來散步的時候是沒有月亮的,被你拖著跑時沒特別注意,但現在發現月亮出現了……」

「呃,為什麼聽起來很不妙?」穿越時空?跑到異世界?種種科幻場景在蘇毅德腦袋中跑。

「嗯,」曾遊豫點點頭,他是確認了今天只有星星才出門的,農曆初一要是冒出個月亮,那就有趣了……「你轉過頭看看後面還有沒有誰在追你吧!」

「嗚,我可以不要嗎?」雖然他這樣說了,但他還是乖乖的轉過頭。畢竟曾遊豫完全沒有靈感,能夠確認整個狀況的也只有他了。從剛剛開始就沒了壓迫感,也沒再看到任何可疑的影子。他搖搖頭,看著這很像學校但又不是學校的場景。「雖然我不是一直都看得到,至少現在看起來是沒了。」

但問題只是把目前狀況確認為「鬼打牆」,卻仍舊沒辦法讓他離開目前這個景況。經過這一連串的折磨他又餓又累,繞著同一個地方轉圈圈他覺得自己好蠢又煩躁,忍不住大吼:「他馬的,繞繞繞繞繞繞屁啊!快給我個痛快我想要回家去吃宵夜睡覺了啦!」

這一聲大吼讓曾遊豫瞠目結舌的看著他,而他也從曾遊豫的表情知道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呃……我、我可以收回剛剛那……」氣勢明顯的弱很多,這句話也沒講完,他就被整個地板發出的地鳴聲嚇了一跳,「地、地震!?」

曾遊豫揉揉有些發疼的太陽穴,如果是一般狀況下地鳴通常發生後不需幾秒鐘就會開始伴隨搖晃,這就是地震。但現在地鳴響了十幾秒了,除了微微的震動外什麼也沒有,完全就不是個「普通」的地震。他看不到那個世界的事物,但也還知道保持個敬畏之心,但眼前這個明明就不是沒常識的人……「應該是你說錯話了。」

「呃,我來、來不及收回……」他伸手扶著牆壁哭喪著臉,剛剛那句話真的太衝動了。偶爾有同學會對他搖搖頭說他太白目,他現在絕對不會反駁了。「嗚嗚我承認我是白目了我剛剛說錯話可以原諒我嗎?」大丈夫能屈能伸,只要能夠趕快脫離這狀況要他馬上軟弱也沒問題!

但地鳴並沒有隨著大丈夫的屈服而減弱,反而像是被激勵般的響得更大聲。

「看起來沒有用。」

「呵呵。」他終於明白為什麼正妹三寶當中有呵呵了,因為真的想不出什麼詞可以回。他尷尬又不安的站著,看曾遊豫從地板上拾起一塊不大的石頭,「你、你要做什麼?」不過說了一句白目的話,還不至於想動手殺了自己吧?搭配著嗡嗡的地鳴聲,怎麼看都怎麼像無名惡役兩個鏡頭就死掉的電影場景。

曾遊豫沒有回答,拋著石頭眼神還是看著廊外的月亮。「沒有出口……那就……」說著奮力把石頭向外砸去,「想辦法做出一個來!」

「喂……」蘇毅德的『別衝動』還沒說出口,以為會有的痛楚卻沒有出現,定睛一看才發現石塊的方向是向走廊外,「你砸哪……」『裡』還沒說出口,就看到剛剛那又大又圓的月亮隨著玻璃破碎的聲音出現了裂痕。

哇靠,這年頭月亮是可以用石頭打碎的嗎?蘇毅德剛讚嘆完就立刻吐槽自己,要是可以的話那月亮每天到底要破幾次。他覺得自己大概快瘋了,自問自答還自己吐槽自己,緊張到一定程度之後就會反過來放鬆果然是真的,但曾遊豫也是這樣嗎?他看向冷靜地看著天空「崩裂」的曾遊豫。

說起來現在遇到的狀況,曾遊豫根本就是被自己拖累的。雖然他說是因為散步所以才會過來,但怎麼想也猜得出是因為擔心自己,只是今天他根本沒說過自己會到實驗室,而他卻「散步」過來了。蘇毅德眼眶有些發熱,他不知道的日子中,是否他也是這樣每天趁著「散步」的時候過來看看自己是否有陷入什麼奇妙的狀態?他自認對朋友熱心,但不覺得自己能做到這種地步。

「趕快跑阿?發什麼呆?」發現蘇毅德沒有反應,曾遊豫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發現他轉過頭看著自己卻楞著沒有反應,不禁一驚:該不會剛剛真的「打破」了什麼吧?「你還好嗎?」

「我只是在想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好好好好啊啊啊啊啊啊!」一句話還沒說完,空中就傳來炸裂的聲音,嚇得蘇毅德下意識的抓住曾遊豫的手隨便找了個方向跑。

被拉著的曾遊豫也沒表示什麼意見,一邊觀察著天空一邊跟著蘇毅德的直覺跑。

蘇毅德真的是憑著自己的直覺亂跑,遇到轉角就朝著自己覺得「想去」的方向跑。就像不久前的狂奔一樣,只是這次伴隨著像玻璃崩裂的聲音,還有間續的地鳴聲。他甚至能感覺到自己腎上腺素激增,搭上這「磅礡」的配樂,他有些錯亂的覺得自己是在電影場景中。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繞了幾次,也不去計較他這些個轉法早就已經超出這棟樓原有的設計了,口字都不知道被他跑出幾個缺口去了。這一次仍舊是曾遊豫拉住他,不過這次沒有因為反作用力而撞回到曾遊豫身上,因為他事先喊了他幾聲並先拉了拉自己的手幾次,先給了自己提醒。

崩裂的聲音跟地鳴沒有停止,但「天空」已經裂得快分辨不清到底原本的「月亮」還在不在了。

蘇毅德半彎腰撐著自己的膝蓋喘氣,他跑得頭昏眼花,但感覺仍舊沒有跑出範圍,至少他眼前還是學校的走廊,天空還是佈滿著裂痕,怎麼看就沒回到「正常」的世界。

「是失敗了嗎?」轉頭想尋求曾遊豫的意見,看到他拿出手機不知道在看什麼。「你有帶手機?」

曾遊豫看著手機上的資訊,「嗯」了一聲後把手機收起。「你沒帶?」

他搖了搖頭,他一開始想自己就只是出門去學校拿份資料,沒有其他需要在外面停留,手機帶或不帶似乎不怎麼重要,他就只拿了鑰匙出門,所以被壓制在地上時沒辦法做任何求救。

「你剛在看什麼?」

「看時間。」他拿起手機按亮了螢幕後朝向蘇毅德,顯示了目前的時間:上午三點十分。

蘇毅德本來還沒反應這時間有什麼不對,才準備要問出口時,突然想到,他跟曾遊豫繞了這建築物已經三次,兩次用跑的一次用走的,每次不知道都繞了幾趟「口」字。這棟樓是不大,但口字的四邊也有至少六間大教室,就算他跟曾遊豫因為腎上腺素跑得再快,都不可能距離曾遊豫出現在他眼前後只過了十分鐘。

曾遊豫看著他皺眉,知道他明白了哪裡不對勁。「時間停了。在實驗室那時候就已經過了差不多十分鐘。」

也就是他們剛剛在走廊上瘋跑的時間都不知道消失去哪了。這棟大樓的手機訊號不佳,但就算沒有任何手機訊號,只要手機有電,時間就不可能不前進。

「我們在……哪?」他忽然覺得冷了起來,雖然知道自己處的地方不對勁,但這些「異常」的證據都讓他覺得不妙。

「總之不是在『我們知道的』那個世界吧。」曾遊豫聳肩,他也不知道。他轉頭看向「天空」,密密麻麻的裂痕讓人看不清之前存在的「月亮」。沒有停止的崩裂聲音,怕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崩塌下來……他看著看著,推了推蘇毅德要他也看看「天空」:「你看看,像萬花筒嗎?」

本來以為自己敲破的,是包含著月亮的那「片」天空,因為今天並沒有月亮,他以為那裂開的天空就像是畫有月亮的玻璃似的「東西」,但現在一看,裂痕中似乎反射出一堆「月亮」,就像是萬花筒,折射筒底最後的圖案,就是橘黃的「月亮」。

那他砸破了「天空」,到底還能不能成為「出口」,好像就很不一定了。他原本以為打破現狀,總是會有一個改變可以讓他們鬼打牆結束,但現在感覺就像是後面還有的大BOSS在後面等著。

感覺不是很好,以為已經到打王關,結果耗了大半體力卻只有把王之前的將軍打掉。喔不,說不定還有更多層要打。

曾遊豫放任自己的思考亂飛,他想,打王之前好歹有裝備,有等級可以提昇,不然就是有NPC可以靠,現在兩個白丁沒有任何能力,別說過關斬將,連觸發個事件似乎都很有難度。

「萬花筒?」蘇毅德瞇著眼睛看,眼前的景象看起來像是有千百個小世界的感覺,但似乎更像是某樣東西……「這看起來很像是我放桌上的那個彩色的複眼圖……」

「複眼圖?蒼蠅的?」雖然他很想問為什麼要放蒼蠅的眼睛圖在自己的桌上,「跟眼前的很像?」

「很像啊,我那張圖也是黃色的部份很多,然後漸層到綠色,滿漂亮的,看了可以放空。」介紹完之後他看了曾遊豫的表情,「有……什麼不對嗎?」

「沒有,我只是在想,如果去把那幅圖打破的話,會不會就可以出去了?」

「打破?!它就只是一張紙放在框裡面而已啊?而且……它放在我的實驗室耶!現在怎麼回去?」

先不說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經在哪個異世界中,照他剛剛那種跑法,讓他再往回跑而且要跑回出發點,他覺得自己真的辦不到。

「不然就用剛剛的方法,你心裡想著實驗室,然後照著你的直覺走,說不定就可以跑到了。」

「……真的嗎?」

曾遊豫聳肩,「反正你也不知道該怎麼跑出這裡,目前的狀況看來還能讓我們試試看。」雖然地鳴依舊,天空的碎裂聲也都還在,但似乎沒有更「進一步」的威脅,趁這時候趕快來試試看。

「好吧。」蘇毅德撐起身體,「那就,繼續跟著我跑吧!」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