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遊德 (4)

「……欸,你想法好複雜,這件事情他沒有忌諱去提到,只是跟你的交談內容都扯不上罷了。所以沒有什麼罪惡感之類的啦。事情也很簡單,不過就是他因為一些事情,家裡人不信任他,不只精神上,連身體都受了傷,所以對人產生了些恐懼。」不知道是這個守護神的習慣或是蘇毅德的,曾遊豫看到『蘇毅德』撫摸著自己的手背,這才看到那邊似乎有幾道傷痕。「但這孩子都這樣了還努力想要去信任人類,多矛盾啊,既害怕卻又想信賴。」

被背叛這件事情可重可輕,只有當事人才知道重要性吧……他有點後悔聽這個來路不明的守護神說這件事情了。

「嘖,你這小子真沒禮貌……好歹我也是跟他有些關係的人,才不是什麼來路不明咧。我的能力不足但已經儘量的幫他了,我當他的守護神也才兩三年,能讓他少看到就很厲害了。」似乎是有些疲累,『蘇毅德』的額上冒著薄薄的汗,「不行,不熟悉的事情真的不能做,我得離開了。請你就把這些話幫我轉告他,順便跟他說今年的後半年他要小心,我擋不了也只能透露這些,總之要他小心為上。」

曾遊豫遲疑了。他總有種答應了就會被牽扯進去的感覺,但在這個節骨眼上要他拒絕又很奇怪,因為對方不過是要他傳話而已。看到對方忍著冒汗的難受似乎就等著他答應的眼神,他只好點頭答應下來。

『蘇毅德』像放下千斤重擔般的吐了口氣,接著忽然軟了身子滑下座椅,呼吸明顯急促了起來,「啊,被我這樣一附身,會傷他身體也會傷我……你有空先幫他買瓶牛奶吧,他喜歡喝蘋果口味的,幫他買那個吧。」說著露出了懷念的微笑後緩緩的閉上眼睛,「呼,好累,我下次絕對不這樣做……了……」

說完除了平穩的呼吸聲外沒再說話了。

見『蘇毅德』都快躺到地上去了,曾遊豫連忙上前將人扶好。接近他的身體的時候他特地聞了一下,並沒有聞到酒味,所以剛剛那並不是喝醉酒出現另一個人格?他並沒有完全相信所謂「守護神」這樣的理由,直到剛剛他都還在想喝醉這個可能。

簡單的將椅子拼湊好讓蘇毅德躺在上面,還好看起來陷入沉睡的人沒有掙扎所以不至於跌下去。本來想就在一旁坐下,但想了想還是快速的跑出去,在校園外頭的便利商店買了瓶牛奶。可惜蘋果口味的已經賣完了,他另外拎了瓶果汁再快速的跑了回來。

他不是不信鬼神,他一直秉持著眼見為憑,但就算沒看見也不會隨意冒犯。他從沒遇過,身邊的人也是,所有有關遇鬼或是附身的事情,他都只在電視或網路上看到聽到過,要不是蘇毅德的確跟他提過他能「看得見」的事情,或許他會真的把眼前這個人當成精神分裂症的病人看待。

「我下半年要特別小心?」蘇毅德聽完曾遊豫大概的經過描述後抓了抓自己的頭髮,「我平常就已經夠小心了,是還要怎麼加強啊……他有說怎樣還可以叫他出來嗎?」

曾遊豫忍不住笑出了聲,蘇毅德是當那個「守護神」是神燈精靈嗎?用叫的?倒不如說打個電話可以跟外星人接上線吧。

「幹嘛這樣笑……顯得我很蠢似的……不過說真的,你怎麼相信我就是蘇毅德,怎麼相信他是我的守護神,如果其實只是我裝瘋賣傻呢?」

曾遊豫再度指了指蘇毅德的螢幕,不急不徐地回答他的問題:「你上面的視窗還有跟我的對話窗存在,然後螢幕旁的錢包有你的證件。其實我沒有完全相信他是你的『守護神』,不過反正幫忙傳話而已也沒有什麼壞處,『他』也沒對我做什麼。但是你怎麼相信我不是隨便唬爛你的?」

搔抓自己頭髮的動作一頓,蘇毅德瞪大眼睛,「……你幹嘛念什麼企管系,這麼有條理怎麼不來念理工的系!」拿起杯子將剩下的牛奶喝完,「就跟你說的一樣,你說的這些對我也沒壞處啊。我失去意識是真的,之前也有人警告過我要小心被附身,所以我想說不定真的發生了也不一定。」

果然真的很樂觀,跟某人有點點像。曾遊豫有些出神的想著。

「不過你竟然出現了,真是可惜。」

「可惜什麼?」

「我本來想說你當我純粹的網友,我有什麼事情或是苦水都可以找你說比較沒負擔啊!但是現在卻見面了。」蘇毅德露出淺淺的苦笑。

「見了面就不行?」這是誰定的規矩?雖然他沒有真的想要見到他所有的網友們,不過也從來沒有排斥過。所以如果有機會他倒是會順道邀一下蘇毅德,畢竟都同一所學校已經算有緣,就算都沒有成功也無所謂。

蘇毅德搖了搖頭,「感覺會差很多,見了面就知道彼此的長相,以後在校園裡遇到就都知道彼此是誰了,如果我們聊了很私人的事情,那這種時候不就很容易感到尷尬嗎?」再搖了搖頭,用很可惜的語氣,「所以真的可惜了……」

曾遊豫訝異得挑起了眉,「所以我們就不是朋友了?」

「沒這麼誇張,只是……」蘇毅德一邊說一邊起身,但不知道怎地頭一暈差點沒跌倒,還好馬上扶住桌邊,「嘖……隨便被附身就是會這樣嗎?」

「你怎麼確信那個人是你的守護神?如果是隨便不知道哪裡出現的……『好兄弟』呢?」那個守護神也說不僅傷到了他也會傷到蘇毅德,如果是亂跑來的好兄弟,那應該會更傷吧?

「我沒有頭痛不舒服就表示他沒問題……雖然以前那些讓我覺得不舒服的存在,也沒對我做什麼事情啦。至少對我有害得我身體會先反應出來,這點倒是很有用。只是……」蘇毅德回想了剛剛曾遊豫說的內容,「知道我喜歡蘋果口味的……」

「怎麼了嗎?」曾遊豫看蘇毅德想著想著忽然臉色大變,像是不可置信剛剛自己想到的結果。

「不,沒有……」蘇毅德搖了搖頭,扯著有些勉強的笑容,「折騰這一下,我想來去吃麻油雞補一下,你要不要一起來?」

儘管蘇毅德說了那些話,他並沒有因此刻意不再與曾遊豫聯絡。雖然可惜這麼早就見到面,讓他少了些盡情而不用顧忌的時間,但他並不想放棄這兩個月來相當愉快的相處模式,所以他仍是會在想抱怨的時候敲敲幾乎是一整天都在通訊軟體上的曾遊豫,也仍舊會推掉曾遊豫偶爾遞來的邀約。

除了互相知道名字,也知道了對方的長相,兩個人對對方的認識也只多了這兩樣。一切都跟這兩個月之間一樣,沒有什麼不同。

只除了一件事情除外,而這件事情卻令蘇毅德非常苦惱和頭痛。

戰爭永遠都是戰爭 說:
有空嗎?

咬著筆正煩惱著如何將算式套進程式中的蘇毅德,雖然有注意到螢幕上的視窗閃爍了下,但因為不想打斷自己還在思考的思緒於是選擇了無視。

等到他蹲坐在電腦椅上,終於把程式問題解決後他才點開視窗看了內容,但訊息時間已經是兩個小時之前了。雖然視窗上顯示曾遊豫已經不在線上,他還是回了「現在有空了」這樣的訊息。這是要證明他不是刻意忽視,而是真的在忙嘛!蘇毅德拿起已經涼透的咖啡邊喝邊這樣想著。

「你終於有空了。」

蘇毅德正要起身將咖啡杯拿去清洗,在應該空無一人的實驗室中忽然出現的這聲音,讓蘇毅德嚇了一跳,差點將手中的咖啡杯給摔了出去,而幫他穩住咖啡杯的人面無表情的站在他眼前。

蘇毅德忽然想到自稱是他守護神出現那天的經過,差點因為這突然出現的人影而心跳暫停,等到他停頓了一下終於看清站在眼前的是曾遊豫後,他將忍在口中的髒話罵出口。

「幹,你為什麼突然出現?出聲音前先提醒我一下啊!人嚇人會嚇死人的!」噼哩啪啦的一口氣抱怨了一堆,不然他覺得會吐不出這口氣,今年的運氣説不定會很慘。

曾遊豫聳聳肩,即使是被這樣抱怨,他也沒變了表情,沈穩的拎起手上的保溫提鍋。

蘇毅德看著那個保溫鍋,聞到飄散出來的藥草味道,忍不住想哀嘆出聲。

──這就是會讓他苦腦跟頭痛的事。

守護神那件事之後,曾遊豫開始會像現在這樣,不定時的帶著不知道哪來的草藥煮出來的藥汁出現在他面前,不是要他喝下,就是需要拿這湯汁擦臉擦身體。

蘇毅德還沒將「為什麼」這三個字問出口,曾遊豫就解釋了這是他哥哥的「好心」。

原來那天曾遊豫回到家之後稍微跟他哥提起這件事情經過,他本意其實只是要解釋為什麼突然出門還在外待了幾乎一整夜。結果「好心」的哥哥從那天之後,不管從哪聽到某些「有幫助」的偏方就會提供給曾遊豫,要他拿給蘇毅德「試試」。

說到他哥哥,大名是曾聖賢。哥哥是「聖賢」,弟弟卻「猶豫」,不知道曾家家長取名是根據什麼?

「這次是喝的嗎?」看著曾遊豫點了點頭,蘇毅德馬上苦了一張臉,「我可不可以不要喝?」

本來就不愛喝中藥的蘇毅德,面對這種不知道從哪來也不知道是什麼的草藥煎熬出來的藥汁,就算只喝一口對他的身心都是煎熬。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