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遊德 (3)

幹---!蘇毅德覺得他背部所有的汗毛這一瞬間全部立了起來。他的確是希望後面發出點聲音,但那是在「如果後面是同學」的狀況下啊!這種一聽就知道不是同學發的長嘆聲,一點意義都沒有好不好啊幹---!

這下子他更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了,剛剛那聲長嘆用膝蓋想也知道是針對自己。他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之後檢視自己的身體狀況,仍舊是完全沒有不舒服的感覺。

到底是何方人物?他雖然很想這麼問,但在問之前他得先有膽子轉過頭去。

他下意識的把工具列上被他縮小的對話視窗打開,認真的猶豫是不是真的要打些什麼。但一來他覺得對方應該在陪著對那個人來說最重要的哥哥,應該注意不這社交軟體的訊息,先前那些還是只當社交辭令就好了。

二來是他還真的不知道該打什麼,後面那個「不明物體」還沒對他做什麼事,要打「救命」也不是,但是要是真的發生了「什麼」,他應該根本也來不及打什麼求救的字句了吧?

再來就是蘇毅德就算真的打了求救,他能怎麼救他呢?他根本不知道對方住在哪,飛奔過來說不定自己早就完蛋了。這樣只是徒讓對方擔心罷了。

手放在鍵盤上輕輕的在字母上拍打了好一陣子,蘇毅德還是沒有使力將字母按下去。他隨口嘆了一口氣,腦中還沒想什麼就被自己發出的這聲嘆氣給驚醒。

自己的這聲嘆氣,跟剛剛的那聲嘆氣好相像啊!怎麼回事?一時之間他忘了剛剛還留著的恐懼,也不管「那個人」是不是還在自己背後,馬上轉過身去,對上一張他很熟悉的臉對他笑著。

「你……」蘇毅德連問句都還沒問完,天旋地轉的暈眩向他襲來,他又聽見了一聲長嘆接著失去了意識。

啊,這算是發生事情了嗎?落入黑暗時蘇毅德這樣想著,但卻苦笑不出來。

不知道過去了多長時間,他醒來時發現他還在實驗室中,而他躺在好幾張椅子組合而成的地方上,電腦椅下都有滾輪,隨便一動就會不穩,他就在想起身的同時一個重心不穩差點摔了下去。半起身扶著椅背穩住自己,蘇毅德這才發現從剛剛開始就一直有個男人坐在他附近看著他。

第一瞬間他以為是他失去意識前看見的那個人影,心臟一下子被揪緊,連呼吸也猛然停住,但是下一瞬間他就發現並不是,因為眼前的這個人見他醒來就轉身拿起一旁的杯子遞給他:「喝點熱的吧?會不舒服嗎?」

他愣愣的接下緩緩的喝了一口,帶著蘋果果汁味的牛奶溫順的入了喉。頭頂上的燈還開著,窗外也都還漆黑一片,除非他暈倒了一整天,不然他應該沒有失去意識太久吧?甩了甩頭,他沒有感受到任何不舒服的感覺,但隨即他想到剛剛也是沒感受到任何不舒服卻失去了意識,「你是誰?」

「我也一直在思考要怎麼跟你解釋我是誰……」男人露出有些困擾的笑容,指著蘇毅德並沒有關機的電腦螢幕,「你好,初次見面,我是曾遊豫,上面暱稱是戰爭的這個人。」

「咦?真猶豫?猶豫什麼?」還聽不懂他在介紹什麼,但是順著他指的方向看過去,他發現是之前與那個人的對話視窗,他有些訝異的看回曾遊豫,「你……就是……他?」

網友見面尷尬的場景不外乎就是這樣,不知道要怎麼稱呼對方。尤其兩方都很頻繁的更換自己的暱稱。

還好彼此一開始是網友--雖然正確來說是聯誼認識的--所以曾猶豫也知道他在說什麼,「是的,我是曾遊豫,遊戲的遊,猶豫的豫……」像是怕蘇毅德聽不懂自己說的字,曾遊豫拿了桌上的廢紙用筆寫下,「這三個字。」

字有些圓圓的,但很工整;廢紙是隨手拿到的廣告單,但這三個字卻不會因為沒有底線而左右歪斜。人家說看字可以看出一個人百分之三十的個性,所以這個人算是怎樣的?嚴謹但卻不嚴肅?

蘇毅德喔了一聲,隨即發現不對的地方。「不對,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照理說他沒有透露過自己的名字也沒透露過自己是哪個實驗室的,而且重點是自己沒叫他來呀!

曾遊豫又指了指螢幕上的視窗,蘇毅德湊近看仔細,才發現兩人的對話視窗上,自己發言的這端寫著:「來救我。實411」不僅求救了還把實驗室的號碼給寫上了。

「蛤?這啥?」他不記得他在失去意識之前有打下這些字,在無意識中打的嗎?等等,打字的人真的是「我」嗎?「我……打的?」

曾遊豫挑眉想了一會,點了頭之後又搖搖頭。

「啊?什麼意思?」原來不是在網路上惜字如金,他還曾經以為是曾遊豫打字過慢,原來是現實生活中就是這樣的個性啊。

「是你,不過是別人。」

「……你應該很適合去當解籤詩的算命仙。」見曾遊豫疑惑的看著他,「講的話沒人聽得懂……等等,你的意思是我被附身了?我做了什麼?啃電腦還是脫光光在路上跑?還是要從四樓這裡跳下去?或是拿刀要殺了你?」

聽完這整串句子的內容,曾遊豫不得不皺起眉頭,用像是寫著『你腦袋在想什麼』般的眼神繼續說:「我到這間實驗室的時候,你穿戴整齊既沒有咬著電腦也沒有試圖跳樓,就只是坐在椅子上眼睛瞪得大大的。」

「咦?那你怎麼知道我是被附身?」

「因為那個人要我傳言給你。」

「傳言給我?是什麼?」

「他說你說對了,他是你的守護神。」

「……」蘇毅德沉默了一會,想起傍晚還跟同學開玩笑說那說不定是自己的守護神,結果真的是這樣?那幹嘛要嚇自己?!「就只說了這個?」

「喔,還有,」曾遊豫有些疑惑的說了出來,「他說很抱歉他太弱小所以讓你發生了那麼多事情。」

「……幹。」

當曾遊豫因為通訊軟體視窗上那短短幾句話而趕到學校的實驗室時,燈光明亮的房間裡就一個男人好好的端坐在椅子上,冷靜的看著他衝進來。

「……欸?」曾遊豫還喘著,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無恙的人,整間實驗室中除了他的喘氣聲還有電腦風扇的運作聲音外,沒有其它的聲音。就算只有兩個月的相處,雖然是在網路上對方的確有時說話顛三倒四不是很正經,不過他倒是知道這人不會在這種事上開玩笑。「你……」

「我是蘇毅德,」椅子上的男人緩緩的自我介紹,無視於曾遊豫疑惑的眼神,「也不是蘇毅德。」

「啊?」

自稱自己是蘇毅德但也不是蘇毅德的男人指了指螢幕,上面顯示的對話框上面的內容曾遊豫在半小時前也在手機上看過,過來的路上他還傳了很多問句但都沒有得到回應。這是指他的確是蘇毅德本人嗎?或者應該說至少是「使用了這電腦的人」--如果沒有發生什麼殺人藏屍之類的事情的話。曾遊豫仍是警戒的看著眼前的男人。

「就是你想的那樣。喔,也不完全是你想的那樣。」『蘇毅德』皺起秀氣的眉毛,疑惑的說著,「我幹嘛要做什麼殺人藏屍的事情?我是蘇毅德沒錯,至少這個身體是。」

曾遊豫驚訝的看著眼前的『蘇毅德』,他剛剛不過只是在心中想了這些句子,竟然對方就能夠回答出來。是讀心術還是這是一般人遇到疑惑的時候常問的問題?

「欸,沒有人會常問這種問題啦。」『蘇毅德』瞇起好看的大眼睛笑著,「不過我的能力不大,可以請你幫我傳個話嗎?」

曾遊豫沒有回應,他仍是用很懷疑的眼光看著『蘇毅德』。有了剛剛的教訓,他也不敢在心裡想太多,就只是專注的看蘇毅德想要做什麼。

「欸,怎麼這麼警戒?我只是要你幫我傳話給他,他沒有說錯,我的確是他的守護神。但是我的能力並不夠幫助他躲掉那些他命定的厄運。我雖然是他的守護神,但不過也就只是跟他比較有關係的一個靈魂而已。」『蘇毅德』露出苦笑。

他笑起來很可愛,儘管只是苦笑而已。雖然明知道場合不大適宜,曾遊豫在腦中還是忍不住這樣想了。

「你也這樣認為齁!我也覺得阿德很適合笑,他也夠樂觀,只可惜現在沒女孩子欣賞,不然應該可以交個很好的女朋友的!而且他之前發生那樣的事情也沒有放棄對人類的信心,真的很值得讚賞耶!」

「事情?」在兩個月虛擬的網路對談中,雖然交談的內容並沒有深入到哪裡去,大多就是交換生活上趣事或是有關相關課業的互相請教:雖然少之又少,一個是企管系一個是應數系,都是三年級,能有交集的就是那少之又少的數學課。

他從國中開始接觸網路,但真正開始使用上社交用途則是上大學之後。之前在自家哥哥嚴格控管下,網路就只能當資料庫使用。他謹記著哥哥對他的叮嚀:「在網路上交朋友可以,交心就要慎重,交情則要拿捏。」,跟網路上認識的朋友們,都是關心對方卻保持著明顯的距離。

有的人覺得他冷漠,他自己是覺得無所謂,畢竟到目前為止,也還沒有出現他想要到交心交情地步的人。

所以他自然地不會跟對方聊到自己的家庭狀態,頂多提到自己有個哥哥。而既然自己都不說了,他也不會貿然的去問對方的家庭狀況。所以到這個時候他才發現,他連蘇毅德名字怎麼寫都不知道,更何況是他的「事情」。

想到這一點之後,他就沉默了。眼前的『蘇毅德』不是蘇毅德本人,從這個人口中聽到蘇毅德本人不知道是否願意公開的事情到底是好或壞?他也不知道這「事情」的重要性到哪,就這樣擅自踏到別人的生活裡好嗎?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