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遊德 (2)

僅管蘇毅德很餓,他還是拒絕了晚餐的邀請,伸伸懶腰開始專心在營幕上跑個不停的程式。數值分析的期中報告再過幾天就得交了,他跑方程式的數據卻一直都有些偏差,雖然也可以用上,但他總是想要更好更正確的數據。

等着數據的蘇毅德突然想起那個「知心好友」。對於這個人他也不是沒有產生過好奇心,偶爾聊到興頭上的時候他也很想邀出來喝酒暢聊。但也只僅止於偶爾有這樣的衝動,而「衝動」來得急去得也快,往往在話題切換之間就消失了。

有時候不存在於現實中的人物,就讓他繼續虛擬就好,否則從虛擬的變成現實時,往往都會出乎預想,造成他所不想要的麻煩。例如他一直都不想要看見的那些「好兄弟」們。

他沒什麼印象自己從何時開始變成像現在這樣,偶爾能看見聽見的「能力」,就像被告知中了發票的獎金一樣,突然出現在自己的生活中,但他沒辦法像丟掉發票一般把這能力也「丟掉」。

萬幸的是到現在為止他大多也只是「看到」,「聽到」的經驗更少,就算有交集,經歷也跟今天差不多,有時也被惡作劇。但因為次數真的不多,他倒是都沒想過要去「學」什麼,當成自己偶爾「短路」的能力的話,似乎也還可以接受。

畢竟他覺得比起看不見的好兄弟來說,摸得到的人類要可怕得多了。

人類會拿真的刀從自己的背後刺上來,而到現在為止他遇到的「好兄弟」都不會。他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手背上的幾道舊疤。

螢幕上的試跑數據開始噼哩啪啦的往上跑,他盯著最後一行監視著錯誤訊息,右手則無意識的轉著橡皮擦。轉著轉著橡皮擦脫出控制滾到地板上去,但眼前的程式還剩下一小段,如果沒出現錯誤就可以設定次數自動執行,所以他不在意想著等等再去撿。

才剛這樣想,眼角餘光就看到有隻手越過他的肩膀將橡皮擦放回他的桌上,蘇毅德直覺地認為那是同學的手,說了句:「謝謝。」後就沒再理會,也沒去注意同學是否有回應他。

等到程式設定好連跑一千次,還把產出報表都設定好,他站起身準備要去倒杯咖啡時,同學從門外探頭問他:「你要不要吃飯?七點半了唷!再不去餐廳就沒東西了。」

「要、要!」早就餓扁的他抽出包包內的皮夾放進口袋,一邊走出門一邊向同學道謝:「剛剛謝謝你啦!」

「什麼?」

「你剛剛不是幫我撿橡皮擦?謝啦!」看到同學一臉疑惑的表情,蘇毅德笑著伸手搭上了他的肩膀,「就剛剛啊,我不是在看程式,你……」

「……阿德,我記得你偶爾會看見?」

看著同學一臉凝重恐懼的表情,他有些不妙的預感,「是、是沒錯……不會吧?」

以往能夠明白的分辨好兄弟或真人,都是因為他身體會先感覺到不舒服,有些許的暈眩跟突如其來的發冷及冷汗,有預兆其中之一再加上短暫但劇烈的頭痛,如果不是身體真的不舒服,那他沒多久就能夠看到好兄弟在他附近活動。

但是他剛剛沒有這些感覺啊!這不是他專心在程式上就能被移走注意力的事情,否則他也不會在課堂上專心思考代數的時候會發現那個走來走去還嘆氣的人影了。

他剛剛不僅沒有這種異樣的感覺,他甚至也不大確定「那個人」有沒有對自己的道謝回應。

「可能喔!因為剛問完你怎麼火氣那麼大之後我就去系圖找書,直到現在才回來。喔拜託,蘇毅德你去學一下怎麼驅好不好?這次已經是你第三次帶回來了!不要每次都是我幫你找人來趕啊!!」

面對同學的怒氣他也很無奈。他嘗試過,真的去到了人家介紹是「高人」的地方,開口說了自己的情況,但高人只看了他一眼,就說他學了也沒用,不用浪費這個時間,只要有問題的時候找人幫忙解就好。

高人說他的貴人運比他的努力運要好得多,要他好好運用。而高人卻不是他這次的貴人。

他其實從小到大運氣都不好,大禍沒有但小禍頻傳,出個門天候不佳是常態,如果出去玩遇到好天氣,那表示會在其他地方出現問題,這反而會讓他更害怕。但另一個方面來說他也算運氣好,因為每次遇到大事都被他似乎很強的「貴人運」給化解掉,雖然不能說每次都是無恙度過,但至少都比預想的傷害要小。

只是生活中哪來那麼多大事?所以加加減減過後他仍算運氣不好的人。

「說、說不定不是好兄弟啊,畢竟我沒有覺得不舒服……」這同學對他來說也算是貴人之一,之前發生問題的時候也是他去找人來救自己的。他對同學說完了自己的狀況之後,「對吧?跟以前都不一樣,搞不好是……守護神?」他講了一個他自己都不相信的答案。

同學皺著眉看了他一眼,「如果是的話,你的人生也不會這麼多事情了。」拍了拍蘇毅德的肩頭,「好了啦,不管了先來去吃飯吧,我快餓死了。」

「你無所謂啊?」看著硬拖著自己往前走的身影,他疑惑的問出口。上次也是他撞到不小心帶回來,同學就如火燒屁股的拉著高人親戚來「毆打」他,這次怎麼表現得這麼雲淡風輕?

「因為你沒有不舒服的反應,而且,你等等還要回去實驗室對吧?」見蘇毅德點了點頭,同學笑得更開心:「我不用,所以就給你自己處理啦,加油!」

「幹,我第一次發現你的同學愛這麼深厚啊幹!」蘇毅德哭笑不得的跟著同學踏進了餐廳。

戰爭永遠都是戰爭 說:
所以你還在實驗室?
靠北邊是有比較涼喔? 說:
對……
戰爭永遠都是戰爭 說:
那你現在還看得到那個「人」嗎?
靠北邊是有比較涼喔? 說:
看得到說不定還比較好……

他本來就不是隨時隨地能看得到的體質,以往也都是以「身體不舒服」這一點來做判別。這一次卻不一樣,他不僅沒感受到不舒服,也什麼都看不到,但卻有些不明的狀況存在。有種「敵在暗我在明」的不安感,儘管他不知道對他來說究竟是好是壞。

戰爭永遠都是戰爭 說:
比較好?
靠北邊是有比較涼喔? 說:
真的發生啥也還有掙扎的機會啊!哈哈!
戰爭永遠都是戰爭 說:
你這種講法很令人擔心
靠北邊是有比較涼喔? 說:
不用擔心我啦,反正沒有不舒服的感覺,
說不定真的就只是路過的或真的是我的守護神啊!
戰爭永遠都是戰爭 說:
是的話就好了。
反正我晚上都會在線上,有需要幫忙就敲我吧。
靠北邊是有比較涼喔? 說:
不是說你哥回家?
你不用去陪他喔?

雖然只短短認識了兩個月,但蘇毅德清楚這個人暱稱中的「戰爭」都跟他哥哥有關,除了回應他的抱怨打屁外,這個人的聊天話題都脫離不了「我哥」這兩個字。他還曾讚嘆「原來這就是戀兄」,而對方也只回了個笑臉圖案加上一句「我是真的很愛我哥」。

他的哥哥好像在他上大學的時候就跟朋友一起住在外面了,有時候一個月或是兩三個月才回家一趟。說起來,他第一次收到那個奇妙的訊息時好像就是他哥回家住的時候。

雖然他覺得怪怪的很好奇,不過他還是沒問要他買保險套的是誰?他想推倒的是誰?

戰爭永遠都是戰爭 說:
我等一下會去找他。
都在線上不代表沒有陪他,我還是會顧這邊的狀況,而且我有裝手機APP啊!
靠北邊是有比較涼喔? 說:
不用啦,你哥難得回來就多陪他吧。
我這邊不會有問題的啦。

視窗沉默了幾分鐘,才傳來個訊息還帶著震動效果。

戰爭永遠都是戰爭 說:
總之,有問題找我:)

蘇毅德不由得想笑,這個人真是固執,就說不會發生事情了,怎麼非得自己給個承諾似的。雖然他知道這真的沒有什麼事情能發生,不過被人這樣關心還是挺開心的。所以他帶著微笑回了訊息。

靠北邊是有比較涼喔? 說:
是是是,我收到了:D
謝謝你的關心!我先去跑程式囉!

蘇毅德帶著微笑將狀態改為離開,將視窗縮到最小,正想打開先前一直在背景中作業的程式時,他發現眼前的電腦螢幕上反射出他的背後,有著一個人影。

他一愣,手上的動作也跟著停住了。他並沒有覺得不舒服,而他非常確定這時間這實驗室只有自己一個人,他一時間無法判斷後面的那個人是「誰」。

會不會是哪個同學突然出現?但他卻看不清那個「人」的臉。如果是同學,明知自己有些「特殊」體質,會沒有先跟自己打招呼嗎?

那他……這時候要轉頭嗎?要說哈囉嗎?要裝沒事的把視窗再打開嗎?

蘇毅德自認自己應付一些「意外」是很臨危不亂的。以前參加社團帶營隊豐富的經驗,讓他能夠處理各種大小的突發狀況,但那都是「人類」參加的營隊,所以他現在發現那些「應付突發狀況的經驗」根本就不包含「非人類」。

於是他非常逃避的選了第三個選項,將剛剛休閒放鬆用的模型網頁打開,期待過一陣子後他能發現剛剛看到的人影只不過是個錯覺,或是真的有個同學在他背後惡作劇。

發個聲音啊!如果我背後是同學的話我不會怪你的快發出聲音讓我安心啊!蘇毅德心裡這樣想著,雖然目光卻只敢面向正前方的螢幕,不敢轉到他剛剛看到反射人影的地方。

才這樣剛想完,像是要回應他想法似的,從他的背後傳來了一聲男人的低沉長嘆聲。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