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無添加物 (14)

那晚他氣憤的拍完桌後氣鼓鼓的把所有食物吃光以表抗議,但另外兩個人卻還是覺得不安全。本來就不擅爭辯的他不知道該怎麼跟他們解釋,在有些挫敗的情緒下結束了那晚發生了很多事的混亂聚會。

手機在臣君宇勸說下安裝了幾個據說是安全警報防範的APP,還重複教學該如何在不被注意到的情況下錄音錄影還加上報警。

雖然拜這事所賜,原本還有的尷尬氣氛消失無蹤,但這些動作讓他有點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生活在治安良好的台灣還是前陣子翻譯的那本大逃殺的世界中。

他把這疑惑寫成超長的訊息丟給陳方抱怨,還連發了好幾個貼圖,結果得到的回應竟然是一串的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什麼意思!」他怒打電話過去抱怨,就聽陳方直接本人笑給他聽。

「英雄所見略同,你看看是不是?」

「問題是你又不是不知道張簡什麼個性,我跟他也沒有什麼仇恨,我們不過就是不熟的同學關係,你們到底在擔心什麼?」

陳方心裡覺得紀程臨說的沒錯。

同班三年雖然不熟,但也知道這群排擠他們的人也沒壞到哪裡去。更何況他真的懷疑張簡廷吉是喜歡紀程臨的,只是愛情表現就是屁孩小鬼。

但他心裡的另一半想法又覺得,儘管還相信高中那個單純環境中看到的人性,在高中畢業後過了這麼多年,人真的都不會變嗎?張簡廷吉研究所畢業後就到家族公司工作,因為是家族企業當然不是基層員工。在有權有勢又有錢的狀態下,會不會想法就不一樣了?

「人心難測,我覺得我跟王子他們的想法應該是一樣的,有備無患。就算你再怎麼相信,但也已經是那麼多年前的事情了。加上上次同學會你也搞不懂他的意圖到底是什麼,準備多一點,用不上是好事,但當真的需要的時候,你也不至於什麼都沒有準備。」

紀程臨想了想,「好吧,就當是這樣吧!」

「什麽『就』,本來就是這樣!」陳方嘖了一聲,「沒有跟在你背後偷偷去已經很不錯了,我們這些人的擔心你就收著吧,不然我覺得王子會偷跟去。」

雖然他覺得王子也不會偷偷做這件事,他會光明正大的進店內坐在一旁盯著。

紀程臨扯著自己斜跨包跟著服務生坐到位子上時張簡庭吉還沒有到。

服務生留下菜單離開後他喝了口水順便看了看周圍,他沒想到張簡訂的不是包廂,但位子離四周也還有些距離,算是有些隱密性。他翻了翻剛拿到的菜單,價格不算便宜,但還屬於「可以去試一次」的價位,算不上會造成負擔。

他發現好像從同學會開始,他對張簡庭吉的觀感總有很多意外。

高中時的記憶還是他一直以來的夢靨,情緒不好的晚上就容易做在學校裡鬼打牆走不出去的惡夢。但同學會上看到那些當年的同學們,他卻沒有什麼害怕的情緒,也沒有其他情緒,就像在面對陌生人一樣。

他不知道這是好還是壞;認為自己已經跳離當年的夢靨的話,他的惡夢卻不曾消失。但要是覺得自己還陷在過去,跟這些人在同一個地方卻又不會讓他有激烈的反應。

他想了很久,還打電話給知道這些事情的姐姐。姐姐也解釋不出來,只對他說:「可能你終於社會化了吧?」

他其實聽不懂這句話,出門不戴著耳機播音樂就會感覺不舒服的他,哪裡「社會」化了?

他摸了摸右耳中的無線耳機,將音樂聲降至只比周遭聲音高一點的程度。餐桌的位置離據說有很好景觀的窗邊有點距離,看不到風景,約定的對象也還沒到,他只好拿著菜單觀察周邊的人。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餐廳的等級還是偏高一點,來往的客人並沒有很多。他把下巴靠在立起的菜單上,在十分鐘內也只看到幾個人走過。

看了下手錶上的時間:離約定的時間還有五分鐘。他習慣上只要沒有特別忙都會提早半小時到達約定的地方,等待是他的樂趣,另外也是讓他冷靜及能夠慢慢融入周遭的環境。

他不習慣在人多的地方,但只有一個人時又會有點心慌,於是耳機變成他出門的固定配備,無時無刻放著能讓他自己放鬆的音樂。他下意識的又摸了一下右耳,今天真的比平常見任何人都要緊張,他現在又想要換曲子了。

「不好意思我稍微晚到了。」遮住他眼前光線的人帶著這句話在他前面的桌子坐下,「你點了嗎?」

紀程臨搖搖頭,有些意外張簡庭吉會用道歉當開頭語。「我剛到沒多久。」不管到多久,這樣講都很安全。

張簡庭吉拿菜單的手頓了一下,嗯了一聲繼續動作,「有特別想吃什麼嗎?這餐廳每季都有個特別的限定套餐,評價都挺不錯的,有興趣嗎?」

順著張簡庭吉的介紹,他打開剛剛沒認真瀏覽的菜單,找到了所說的限定套餐。他選了個當季牛肉跟蘆筍的創意料理套餐。張簡稍後點了套雞肉為主的餐點,兩個人就食物的喜好聊了一下。

話題告一個段落時,紀程臨突然覺得有些微妙的心情。儘管他並沒有兩人見面就必須是劍拔弩張,甚至要惡言相向的預期,但也沒有預料到是這樣平和,跟生活相關的對話。

但終究真的是不熟的同學,單獨吃飯還真的是不知道要聊什麼。餐點的話題結束之後就處於一種有點微妙尷尬的靜默中。

沒有那麼熟悉的人之間,究竟該怎麼開啟話題?這對紀程臨來說真的是一大難題,他還在努力思考,東張西望尋求靈感的時候,抬眼發現張簡庭吉的視線似乎停留在自己的耳上。

「喔,我只是好奇那個是?」張簡庭吉比了比自己的耳朵,示意他對紀程臨的耳機好奇。

「這個?這只是普通的藍芽耳機,因為一些私人因素我需要至少戴著半邊,可以嗎?」被提到了耳機他才突然想到一直戴著耳機似乎有點不禮貌。

張簡庭吉點點頭表示不在意,但表情還是稍微有些微妙的問:「所以不是……助聽器?」

紀程臨對這個疑問很訝異,馬上搖了搖頭。「我聽力沒問題,戴著是一些……個人的需求。」他指了指耳機,「你怎麼會以為這是助聽器?」先不說這個誤解是從哪兒來,助聽器的長相跟耳機相差甚遠,他還沒遇見過把兩者搞混的人。

張簡庭吉頓了頓,張口似乎想說什麼,但隨即搖搖頭不再提;他現在才突然覺得整個問題都很失禮,邀請紀程臨來並不是要再惹惱對方的,但自己到底想做甚麼卻也沒有任何頭緒。

幾個朋友都對他的狀況說這就是「喜歡」,但他卻覺得並不是這種單純的感情。就算是單獨見面的現在,他仍舊沒有感受到任何「喜歡」的情緒:愉快或是期待。但他也說不上來,平心而論他不討厭紀程臨,對方也真的沒有做過甚麼,他卻每次看到對方的時候就有莫名起伏的情緒,而那大多都是怒氣。

沒人喜歡自己的情緒起起伏伏,朋友訝異的說那不要見面不就好了?反正工作跟生活圈都沒交集,沒有任何需要逼迫見面的必要性。

他明白這個道理,也覺得這應該是個最佳解答,但他莫名的就覺得不甘心,而且不甘心得很莫名。還沒想出接下來該怎麼辦的時候,點的餐點開始一一上桌,他有些鬆了口氣,話題可以就這樣忽視過去了。

只是兩人面對面吃飯卻沒有任何對話的話,感覺這飯會不只會吃到胃痛,今天的這個約就一點進展跟意義也沒有了。張簡庭吉想了想,既然兩個人都這麼不熟,那就問一些可以熟起來的問題好了。

「你現在的工作還是當翻譯嗎?」

話題突然又回到生活上去,紀程臨再度感到意外。他點了點頭,這工作他從還在大學的時候就做到現在,知道也不是什麼太過困難的事情。「我有個學長會幫我接主要的案子,其他就是接以前客戶的瑣碎小案子。」大概是不想被誤會做這份工作會餓死,莫名的想解釋個幾句。

對方和平的聊天,自己當然就是和平的應對,雖然他覺得從以前到現在,自己的態度從來沒變過。即便是不想回憶的那幾年,他也就是直接避開事情繞著人走,沒有當面起過甚麼衝突。除了上次同學會的莫名場景。

「那你現在住在哪?」

紀程臨皺眉,這問題似乎有些太私人了,自己跟張簡庭吉真的不熟啊!他挑了個不那麼暴露的資訊回答:「我住在我姐姐家。」

「那你姐姐……」

「等等等等等,」忍不住出聲打斷沒停過的問題,「你不覺得現在的場景很像是我在跟你面試嗎?」問完目前工作狀況問家庭狀況,等等是不是就會連感情狀況都問了?

張簡庭吉頓住,認真的思考了一下,「我家產業目前沒有相關的需求,不過我可以幫你留意看看,需要的時候引薦一下?」

「我不需要……」意料外的回答讓紀程臨反射的拒絕,但隨即反應過來似乎太直接了,「喔不是,我是說因為我擅長的不是專業商業文件翻譯,所以沒有接這種工作……」

原本迅速被拒絕後有些尷尬的表情,聽到解釋之後也有點放鬆,「……那就好。」

訂閱
提醒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