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無添加物 (10)

「陳方,我覺得我被針對了。欸我說你能不能別這樣吃薯條?」

他看著對面的人把整盒中薯倒出來一根根排好,像上次一樣擠上番茄醬,然後撕開特地要來的胡椒粉灑上。這次吃法竟然還升級了?

「哼,我今天本來要去吃戰斧牛排的,為了友情我特地放棄了來陪你,結果你就拉我來吃麥當勞?」有些悲憤的一口氣拿起好幾根加料的薯條大口吃下,「我這種吃法你管不著!不然你賠我牛排來!」

「好好好你開心就好。」他理虧在先,乖乖的關上想抱怨的心情。「我有給你點安格斯黑牛啊!這也是牛肉!」趕緊把漢堡盒子推給氣噗噗的友人。

陳方洩憤似的把薯條全部掃完,再把牛肉堡拿出來狠咬一口,心情稍微好了一點,看著對面咬著吸管喝可樂的紀程臨。「噗,你這什麼表情。」

「我什麼什麼表情?」放過吸管的紀程臨換拿起叉子戳著沒幾塊烤雞的沙拉。一趕稿他就進入一種不需要食物的階段,雖然肚子餓的時候還是會吃東西,但就沒有像一般時候那樣規律。雖然沒有因為這樣讓自己飢餓,但恢復正常飲食他得需要一個慢慢把食量增大的過程,最好是少量多餐。到麥當勞他想了想,又要兼顧他最近缺少的攝取,大概也就只有沙拉能點了。

但他真的忍不住很想抱怨一下:「我知道肉也不便宜,但這沙拉的生菜也太少了。雖然還滿好吃的。」

每次跟紀程臨聊天,他發現十次有八次他自己會把話題被眼前的東西拉走,每次要維持聊天話題他總是要多花很多力氣。再多咬一口麥當勞貴貴的漢堡,他真的是需要這些來補充維持話題所消耗的熱量。

「你就乖乖吃沙拉吧,不然等等你又要胃痛了。你一開始說你被怎麼了?針對了?」

「喔對,針對。你不覺得嗎?張簡是這樣,連王子也這樣。」

嗯?「張簡做了什麼?然後怎麼會有王子的事情?」

「張簡寄信來約我吃飯,你覺得怎麼看?」他大概的把時間地點都說了說,雖然他不知道這些資訊有沒有用,「我要去嗎?」

陳方手腳迅速的把地點查了一輪,「去啊,我剛查了一下,那家餐廳評價滿好的耶,就算自己花錢去也不會算虧。但微妙的是他也沒說一對一,你要是一去發現一排保鏢看著你怎麼辦?」

「那我就一槍一個先殺了他們再逃。」

「喂喂喂,你最近是翻了什麼書,這什麼回答。」明明幫多肉換個盆看到蟲也不敢殺,只敢用鏟子把蟲大爺請走,最好真遇到事他能冷靜的做出他說的這些事情,一槍一個。

「還滿好看的大逃殺感覺的小說,沒殭屍沒高中生是個現代的故事,主角就是殺手,用他的角度來去看整個事情。滿不錯的,改天我問問汪汪什麼時候出版再叫你去買。」

「……我的重點其實不是書。你不怕你一去就一對多?」

「我覺得不會,張簡不是這樣的人。」

「你跟他又不熟,哪來的自信?」要說是高中補習班時的那同學說這句話,他或許會覺得沒問題,但紀程臨以前還是個罷凌受害者,要說他理解張簡庭吉他實在是不相信。「至少我就不覺得他會自己一個人赴約。」

「你跳脫來看的話,當年他就只有讓所有人沈默的排擠我們,但除此之外,他也沒叫別人做出什麼傷害我們的事情。」沒有冷嘲熱諷也沒有實際的肢體傷害,當然也沒什麼聯合誰讓他的處境更不公平的事情,「所以我覺得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欸話說這樣想想,我為什麼當年會怕成這樣?」

又是發抖又是自我保護的遺忘記憶,但實際想想卻又沒那麼嚴重才對,難不成是他還遺忘了什麼?

「我覺得,」吃完最後一口漢堡,拿著紙巾擦手,「每個年紀有每個年紀能承受的壓力值,而且每個人不一樣,我就沒你的那些問題。你現在承受力大了,回想以前當然會覺得不理解,但當時的你應該也無法想像現在這種『不覺得有什麼』的心情。」

「嗯……你說的好像很有道理。」

「什麼好像很有道理,選我這個答案準沒錯。既然你覺得沒問題的話就去吧,那天我沒事,要是急需我出現就給個消息,立刻趕去。」這應該就解決完了,接下來才是重點吧?「好了,那王子又是什麼事?」

問完這句話之後陳方就看著對面的人沈默了五分鐘。咦?好像有什麼有趣的事情發生?「你到底要不要說?我可樂都快喝完了。」

「就……我覺得王子……好像……」

「對你有好感?」陳方單手撐著下巴幫紀程臨講完句子。好吧,以紀程臨的個性要講有人喜歡自己的確是比較難以開口。「怎麼會這樣覺得?」

雖然以他旁觀者在聊天室的觀察,王子的企圖其實還滿明顯的:幾乎有求必應,不僅到府服務還有親切的售後,這樣要說什麼都沒有他完全不相信。

他相信這世界上有單純不求回報的好人,但他覺得王子不是。同樣都在聊天室出沒,除了紀程臨外沒人得到別說相同,連差不多的待遇都沒有。

「就……」

「你再繼續戳生菜它就會變成果菜汁了。你還是先把你的食物吃完,一邊吃一邊想要怎麼組織吧!我去加點點心來吃,你要嗎?」見紀程臨搖頭,陳方拍拍他的肩膀:「慢慢吃慢慢想,我先去點餐!」

紀程臨低頭繼續拿著叉子戳著生菜,他沒想到要把這件事情講出口也很困難。困難什麼啊?他自己都不知道,可能是怕自己自作多情,講出來分析結果不是的話好像會很尷尬。

「尷尬什麼啊,當事人又不在,我又不會去通風報信。」

陳方端著盤子回來,紀程臨看了上面的食物,「陳小方你是當看熱鬧喔?又是薯條又是炸雞的,你不怕你發胖你家那位就把你趕出門了。」

「不怕,你以為業務就是在公司練嘴皮子而已嗎?我平常消耗的熱量也很多好不好。」更何況聽這種八卦當然要配點垃圾食物啊!只是為了微薄的友情,這句話不能公開說出來罷了。「你整理好了嗎?」

「我不知道,我就說說啊,就說說你聽聽就好……」

接著紀程臨一件一件的,想到哪一件就說哪一件,沒有時間前後但內容都交代得很清楚,前因後果還有加上背景介紹。陳方一邊聽一邊克制自己想吹口哨的衝動,這聽起來兩邊都很有戲啊!王子有很多內容的確是刻意的撩人,但他覺得最可怕的是紀程臨無意識的回應也令人感到……耐人尋味?

身為這麼多年的朋友,不敢說完全理解對方,但好歹也是睡過一起哭過同甘共苦過,從青春少年期一路過來的朋友情誼還是比較特別的。他邊聽邊想了想,記憶中就沒聽過紀程臨對他有過類似的回應。可惜現在警戒值應該提高了,無法實地的來測試看看。

「你這樣重新整理一次講給我聽之後,有不一樣的想法了嗎?」

「不知道。」沒有生菜可以戳了,它繼續蹂躪吸管,反正是自己帶的矽膠吸管,怎麼咬都不會爛。

看著紀程臨「咬牙切齒」的模樣,陳方不客氣的大笑起來。「好吧,不知道就不知道,也沒人規定你現在就要知道。那你跟他的約如何?」

「明天晚上在小酒館。」一旦開始意識到了,就會覺得讓對方進到自己家裡有些些微的尷尬。「我是不是反應太過度了?」

「還好吧,你們之前也沒在你家裡喝過酒,約在習慣的地方也還是很正常的反應的。」吃完最後一口無骨雞排,這兩人的八卦聽到目前感覺也沒什麼進展,就看王子還要不要出招了,不然眼前這個愛當鴕鳥的同學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真的面對了。「你現在擔心的到底是哪個?怕自己不喜歡王子?」紀程臨搖搖頭,「喜歡王子?那很好啊,那就在一起?」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種喜歡……」

「哪種啊?兩個人在一起又不是一起進墳墓有去無回,有好感不就可以試著在一起嗎?」

好、好像也是這樣。紀程臨覺得自己好像快被陳方說服了。「是這樣嗎?」

「不然呢?難不成你每次喜歡一個人一定要確定自己只剩下他了這麼悲壯才可以嗎?結婚都能離了,你擔心的是什麼?」

「如果只是我自作多情呢?我不確定這樣之後還能不能當朋友……」朋友不多,完全不想少掉哪一個啊。更何況他也沒喜歡過人,哪來的「每次」?

「小紀,雖然我們都才這年紀講這個很怪,但我覺得你不能期望想抓住哪個朋友會跟你一輩子當朋友。每一個能相處的緣份都可能有終點,或許我能跟你當一輩子的朋友,也或許哪天我們就再也不相見了。」語氣沉穩,態度誠懇。

「陳小方你當業務也需要開導客戶嗎?」講得還真是有道理而且怎麼這麼成熟?讓他覺得自己世界太小,只守著一塊地不敢踏出去。

「費心費力所以熱量消耗多啊!而且我覺得……嗯。」旁觀者清,他覺得王子有動作大概就沒問題了,「反正這件事也不急,你慢慢煩惱,慢慢長大吧,乖。」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