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無添加物 (05)

「你房間的綠色植物是不是又增加了?」

「有嗎?」

臣君宇踏入紀程臨房子時,明顯的覺得屋內窗邊的綠植增加了不少。「我記得我上次來的時候還沒有這幾盆多肉,」臣君宇撥了撥多肉肥肥的葉片,「這盆觸感真不錯,長得又可愛,可以送我嗎?」

「哪盆?」紀程臨湊過來看,「喔這盆熊掌掌?可以啊,我剛分盆而已,你等等就帶回去吧?」說完轉身回到門邊拎起那堆箱子盒子,一回頭就看到臣君宇邊握著個熊掌葉子邊笑著看自己,「怎了?」

「熊掌掌?」疊字是怎麼回事?

「呃,不、不覺得就跟熊掌一樣嗎?!它叫熊童子,你不覺得熊掌掌比較可愛嗎?」紀程臨突然發現自己下意識講了疊字,莫名覺得尷尬,「別捏太大力把它捏破了!」

臣君宇看著紀程臨拎著四五個袋子落荒而逃的表情忍不住笑,手指再揉了揉小掌般的葉片,「熊掌掌,嗯,可愛。」稍微拉高了聲量對著紀程臨:「是很可愛。」

拆袋子的聲音一頓,然後是更快速的拆袋子聲音,「等、等等讓你挑幾盆,現在先過來裝!」

「是是是。」鬆開還在葉片上摧殘的手指,走向像是發洩怒氣般大力拆除包裝的紀程臨旁,「拆就拆包裝,別把裡面的東西拆壞了。」

「我拆完了。接下來就交給你了!」紀程臨啪嚓啪嚓的把所有包裝抱起來走開,全程都沒看臣君宇一眼。

臣君宇不禁笑了起來,沒料到紀程臨臉皮這麼薄,但他也知道是自己的態度把對方惹成這樣,笑了一聲就趕緊噤聲免得刺激更大。

俐落的把電腦零件拆開組合好,熟練的把組裝好的設備放回原處進行測試。「來,你過來聽一下現在這種調校行不行?」

「……好。」耳根還帶著紅的紀程臨結束在一旁看組裝的狀態走回到自己電腦前,快速的把自己的耳機戴上,操作著軟體播放常聽的環境音樂。

「如何?」臣君宇走到桌旁,問了一遍之後發現紀程臨沒反應,改成敲敲桌面引起注意後用誇張的口型問。

紀程臨點點頭,用手比著OK,眼睛中充滿開心。「這個耳機聽起來比之前的好很多耶,你還換了什麼?」拿下耳機,紀程臨開心的問。

「還換了音效卡,你原本的是用主機板預設的,這次你沒有大升級所以主機板沒換,幫你多加了一片音效卡,耳機也換了,聽起來就會比以前更好了。」臣君宇拿過他的耳機,聽著組合後的效果滿意得點點頭,「上次就要跟你解釋你還不想聽,結果你今天還是問了。」

「老實說你現在講了我也只懂你幫我多加了一片東西,實際上效果提昇的原因我還是不懂啊。好像問不問也沒差。」

把耳機罩回紀程臨頭上,「你如果要追求音樂質感,怎麼沒想要組個音響設備?也不用戴著耳機那麼重了。」

紀程臨楞了下,沒說自己就是要那個隔離感,「音響太貴了,弄了我這房子還要跟著改對應的裝潢,沒錢。換換電腦還是小錢,我的工作負擔得起,換到裝潢就太貴了……」

改裝潢?「這房子是你的啊?」

「是我姐的,她之前在台北工作,趁金融海嘯的時候用存款還有跟家裡拿了一些錢把這間買下了,我大學畢業之後換我住。」把電腦的音樂關掉,他打開慣用的軟體,好奇的把電腦主機上的天線轉左轉右,「這是什麼?」

「幫你裝了無線網卡,別太用力小心它斷了。這樣就不用網路線,看起來難受。」

「無線網卡耶!感覺我房間變高級了!那我可以控制烤箱幫我煮東西嗎?喔對了,你之前幫我弄的聲控燈很棒耶,每次回家都覺得自己家很有科技感。除了我之外的東西感覺都很進步。」

「怎麼這麼說?」臣君宇還是忍不住上手揉了幾下紀程臨的頭,在他發怒之前立刻收手。

「我什麼都不會什麼都不懂,什麼都沒有進步就是在揮霍時間。」他其實對臣君宇跟汪於夙老是愛碰他頭的習慣感到無奈,不是真的生氣,就只是真的不習慣這種接觸。「你每次來幫我改一點,我就覺得這房子更進步了一些,只有我沒進步。」

臣君宇笑了笑,「你哪沒有進步?你不是使用這房子中你所謂的高級或是科技感的東西嗎?你才28歲,想什麼這麼悲觀?」

「唉,已經28了啊。」他站起來去倉庫拿出個紙提袋走到窗邊,「除了這盆熊童子你還要哪盆嗎?」

臣君宇湊過去,「這麼捨得啊?那這盆可以嗎?」

「這大部分是我姐的興趣,她在台中家裡種了一堆,你看到的這些都是她硬塞給我的。」紀程臨看了眼臣君宇指的植物,「可以啊,這盆是熊貓兔……你怎麼都喜歡這種啊?」

「哪種?」

「肥嫩肥嫩好上手捏的。」

聽到這形容詞,臣君宇捏上紀程臨的臉,「這種嗎?」在紀程臨的臉以肉眼可見的漲紅,顏色快要沸騰之前趕緊鬆手往後一跳,「就要這兩盆就好!謝謝!那你姐現在是在哪啊?不工作了嗎?」紀程臨難得的談論到家人,臣君宇好奇得多問了幾句。

「跟我姊夫結婚之後住台中陪我媽,所以我才能住在這,一個人享受二十幾坪的空間。」雖然生氣,但還是放輕了移動植物的動作。他對著自己唸:植物是無辜的。

「很棒啊,沒什麼不好。在北部不用負擔房子的費用,你也有工作養活自己。很好啊,其他的就看你要不要結婚再決定了,不過,」看了看室內的布局,「你這房子要住兩個人也還很大啊,有房就是搶手的對象了!」

「也是要有人搶才叫搶手啊!沒人搶就只是一個普通的狀態。」

「沒人搶嗎?那至少有人表示過好感吧?」臣君宇覺得雖然紀程臨不是帥哥的外型,但清秀乾淨的外表,雖然少社交活動但還是把自己身體管理得很好,是個耐看好相處的人。社交活動少但也不是沒有,他覺得紀程臨應該還是不至於是個感情一片空白的狀態才對。

「沒有,」紀程臨起身拿起一旁的茶壺幫兩人續上,「不過也不意外,我生活這麼不有趣,為了錢也必須不間斷的接案子,只有偶爾的休閒又只去喝喝小酒吃吃飯,電影少看音樂也不懂,更不用說有什麼情趣了,」他停下喝了口茶,苦笑著說:「所以我才不是什麼搶手貨。要說搶手,你才是真正的黃金搶手貨吧!」

臣君宇挑著眉,「我自己可沒有這樣覺得。」感覺到自己的手機震動了一下,拿起一看是個提醒事項,「對了,小汪要我問你下週三有沒有空?他要跟你約個稿還有吃頓飯,要約在你之前想去沒去成的湯咖哩店,能去嗎?」

紀程臨聞言拿起自己划看著通訊軟體,「怎麼沒直接聯絡我?」

臣君宇聳了聳肩表達了自己也不知道。

「可能得換個時間了,我那天要去參加高中同學會。」看著行事曆上的註記,他想起了一些不大好的回憶,眉頭皺了起來。

「同學會?原來你會去參加高中同學會啊?」認識這些日子來他沒聽過紀程臨提過高中生活,唯一有關聯的是知道他有個還不錯的朋友是高中同學。「你們高中同學感情很好?」

紀程臨搖了搖頭。

「不好?」那還參加同學會?

「我也不知道好不好,我跟他們不熟。」

這真是耐人尋味的答案。臣君宇一邊回訊息給汪於夙邊盯著紀程臨表達疑惑。

感受到視線,紀程臨對著臣君宇苦笑,「這說來太長了,改天再聊吧。」

「那就約吃飯的時候一起聊聊?」臣君宇把杯中的茶一口喝光,提起一旁裝有植物的袋子,「謝謝你的熊熊肉肉,東西用了有問題的話再找我吧!」

閃過紀程臨惱羞成怒丟出的拖鞋,臣君宇愉快的快速逃離紀程臨的住處。

紀程臨撿回拖鞋後就氣消了,他笑了下,其實他沒有生氣也就沒有什麼氣消。會脫口而出完全是因為小外甥女的關係,每次面對個兩歲的小女孩講話,語句上都會自動變成疊字,很神奇的一種狀態。

收拾整理了一下組裝後產生的垃圾,把紙箱們搬去樓下的垃圾集中區域時,他想起剛剛聊起的話題。邊緣人的生活,及跟高中同學不熟卻要去參加的同學會。

除了大學畢業跟姐姐在這房子一起生活了兩年外,他自己一個人生活也過了五年。說長不長,但已經開始習慣了一個人,也不會一整個星期沒跟人說話會覺得鬱悶了──這也可能跟他幾乎每天開啟語音聊天室有關,雖然也不一定會有人來陪聊,但不致於到一週都沒人來打屁哈啦。

被臣君宇這麼一說,才忽然發現他現在的狀況好像真的算是很不錯的狀態。有房,儘管是姐姐的,但去年開始就已經在談購買下來的事情,不管怎樣短期長期都不會遇到沒地方住的狀況。

有工作,儘管是接案的狀態,但因為是從以前開始累積經驗,到今年不只可以靠這個養活自己存下一筆錢外,已經可以擠出時間讓他開始進行別的追求。

真的好像只差個「感情的對象」,就是個可以讓別人羨慕的狀態了。紀程臨嘆了口氣,他還真的是從沒想過這方面的事情。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