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記不得

圖片來源:pakutasoフリー素材

其實不大確定自己想寫些什麼,大概就先紀錄心情吧。

星期五,6/21,請了假跟家人會合後回了趟宜蘭探望奶奶。

一進門奶奶坐在輪椅上,沒有表情的不知道看向哪。媽媽要我跟她說我是誰,她表情看起來就不清楚我是誰,即使我說了名字。但大弟故意說小弟的名字的時候,她笑了。

很難形容我的感覺。知道她精神越來越不好,知道她開始連人都認不得了。雖然有些難過她可能真的忘了我是誰,但看到她因為兩個弟弟很會哄人而笑起來還是很開心。

在客廳待了一會兒,看著她水腫的腳,沒有焦距的視線,然後精神不好的想打瞌睡。我有些受不了的躲到了廚房跟媽媽還有姑姑聊天。

「妳哥星期一又發瘋,大怒要妳二哥把媽帶去台中。」
「啊,他又神經病發作。」

我無法說什麼,小輩的意見通常是消失的。我只是想哭。

從十幾歲就嫁給我爺爺,結果現在卻聽著他兒子嫌她要她小兒子帶她去台中。只因為他覺得我爸只是在表演孝順。(我爸每週一到五就帶著我媽在宜蘭,忙前顧後照顧我奶奶,星期六日在我們的勸說下改成回台中或是去林口大弟家住當放鬆,長期照護沒有喘息時間是會瘋的。而我大伯父因為酒後開車自撞後行動不便,雖然跟我奶奶同住但也沒照顧過我奶奶,奶奶還沒倒下之前過年過節還要我奶奶處理拜拜的事情。)她現在或許誰都不記得了也是好事,聽過就忘了也是好事。

留在宜蘭至少還有親戚跟鄰居會走動,在台中或許不用面對這個老發瘋的兒子,但沒有熟識了幾十年的親戚或鄰居走動,奶奶也只會覺得更無聊。更何況,那房子她住得還比她兒子久,為什麼是她走?

但倒下之前我們就知道,我奶奶雖然會抱怨他,但還是護著他。媽老是抱怨不公平(我奶奶要去看病,會把我爸從台中叫去宜蘭開車帶她去,不願意麻煩住在宜蘭的姑姑姑丈,也不願麻煩住隔壁的叔公),我也只能安慰說:「因為那是她兒子,有什麼辦法。」(只差沒說「如果是妳兒子妳也會這樣」,因為我知道我兩個弟弟不會做出這種事)

很難形容心情,想想就哭,但哭又有什麼用。

回台北之前,媽要我跟正在吃飯的奶奶問要不要跟著去台北玩。大概是之前她都說不要,我問了要不要吃完飯跟我去台北走走玩玩啊!奶奶竟然說好啊。

開心。但想哭。

一分鐘後我弟弟問了一樣的問題,這時候又是不要的答案了。

聊天的時候知道前一天堂姊也有回來看奶奶,然後住在美國的堂妹這個月底會回來。明白是為什麼,所以聽著聽著就想哭。

記得不是好事,那就記不得吧。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