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慢速旋轉 (15)

「啥?然後你就什麼也沒做什麼也沒說洗完澡之後就這樣說晚安睡覺然後隔天一大早搭了最早的一班公車轉捷運再轉火車回到台中來了?」

林梓敬聽完後立刻拿起杯子倒滿水,用雙手恭敬的奉給陸凌瞱。

陸凌瞱沒接過水,睨著裝恭敬滿臉笑容的林梓敬,「幹嘛?獻什麼殷勤?」


「沒,我只是想幹爺你一口氣講這麼多字還都沒斷氣真的是技術高超,趕快拿杯水讓你潤潤喉啊!」

「幹,斷你的大頭氣啦!你是不會說斷句嗎?為什麼變成斷氣?國文還給你小學老師了?」

躲過陸凌瞱從對面丟來的面紙盒,林梓敬問著暴怒狀態的陸凌瞱身邊的人:「幹爺最近缺鈣嗎?怎麼這麼易怒?」

但那個人只是笑著沒有回應他,繼續慢條斯理吃著碗盤中的美食,毫不理會身邊的那個人起伏的情緒。

得到無言的回應林梓敬抓抓自己的頭髮,摸摸鼻子,面對回一直對他搖頭的友人:「所以到底是哪裡錯了……」他戳了戳居酒屋的啤酒杯,外緣的水滴被動作震動得往下滑,他將水珠抹平在杯底附近的桌面上,然後再重複戳杯子的動作。「我才剛面對自己這種情緒,你不覺得我應該來思考一下究竟該怎麼辦,而不是把覺得快變成狼的自己放在他身邊吧?更何況,我今年的狀況你也不是沒看到,衰到一個不行,總覺得我撐過今年之後再面對會比較好。」

「蛤?什麼爛理由?我支持你的『冷靜下來思考一下』,畢竟你的表現太突然了……」他不否認故意灌醉林梓敬然後故意把他丟在余謹家就是看準了林梓敬對余謹的好感,對於他突然跑來打擾自己的約會然後向自己告白「好像喜歡上男人了」這件事說實在的他其實不意外,但他覺得整件事情描述起來明顯的就是林梓敬完全沒發現余謹的反應!就算不能斷定余謹是不是像林梓敬一樣對對方抱持著超友誼的感情,但好歹也已經不算是普通朋友的範疇了吧?「我問你,你為什麼抓住小謹的手?」

「嗯……就自然反應……好吧,我那一瞬間是不想要他離開我身邊。」希望他就這樣自然的坐在他身邊,就算沒有聊天的待著也好。

陸凌瞱點點頭像是很滿意他的回答,然後單手撐著自己的下巴:「那你覺得小謹為什麼拉你?」

「因為他想知道他的電腦有沒有修好……吧……」看著陸凌瞱頭上冒著青筋而臉上卻掛著微笑的表情,林梓敬覺得自己回答的越來越不確定,他不是沒想過是不是也是跟自己一樣的理由,但怎麼想都找不出任何蛛絲馬跡。「幹爺,你不能因為我對他有好感就也覺得對方的動作也是對我有好感啊。」

「嗯哼……」陸凌瞱仍維持著支著下巴的姿勢,雖然說這個世界上「誤會」到處都有,但他不是因為這麼簡單的原因就這樣認定的。「然後呢?覺得喜歡上這個人之後你打算怎麼辦?」

「……不知道!」邊說邊用開朗的表情笑著。

「幹那你來找我幹嘛?只是來找同伴而已還是要來找我確認是不是真的覺醒了?幹好痛,啊、對不起我說錯話了……」身邊的人伸手捏了他弱點一把,讓他只好收斂了自己的用詞。「說真的,雖然那天把你塞到他家,但其實我還是看不大懂你們感情是到哪一種程度。」兩人的對話雖然有些斷斷續續的,但相處間的氣氛又很好,甚至依著這點賭下去之後,眼前這個好友竟然回來台中就跑來找他告白。要不是他清楚明白林梓敬不會隨便就說出「喜歡」二字的人,再加上見過兩人的相處,他真的會以為自己的朋友其實是個花心的大爛人。

「就……朋友?」林梓敬抓抓頭髮,「我也曾經覺得是不是因為燈光美氣氛佳所以才會有這樣的感覺,就像以前讀書時參加活動一起打鬧的時候,一瞬間真的會覺得愛上你們都沒問題。但讓我確切判斷『不一樣』的應該就是想不想擁抱他這點吧……其實會直接來找你大概也只是想找個人對我點頭說:『你喜歡上他了』,你知道的,人有時候要的是贊同不一定是真的要來諮詢的。」

「你只是要這句的話我可以說很多次給你聽,但是不要愛上我。不過就算現在迷惘也沒有差,只要你知道下一步要做什麼就好了。」

在台北待不到三天,回到台中自己的小窩中卻忽然覺得有些陌生。不是討厭了自己習慣的地方,只是總覺得少了什麼。他坐在電腦椅上環顧室內,電視一如往常的播放著他其實沒認真看過的節目,電腦上除了佈滿英文的程式畫面外,開的也是已經習慣了的遊戲畫面,外面偶爾鳴著刺耳警笛聲的救護車也已經是習慣的聲音。空間、聲音、光線全部都是自己習慣的,他抓了抓頭髮,不用花太多力氣就明白自己開始想念那個少言但只是待著就讓他心安的身影。

翻了翻月曆,把幾個案子的收尾日圈了起來,再把新案子的起始日用別的顏色圈起來,畫上了好幾條不同顏色的線,他托著下巴看著這些日期,腦中飛快的轉著,塗塗改改之後終於在好幾個空白著或是顏色比較少的日期打上星號。他其實也不知道陸凌瞱說的「下一步」確切來說是什麼,性別的不同他也不知道追求的方法是不是最好不一樣,而不管是不是要開始追求,他腦中只是想要再多跟余謹多相處而已。

只是……林梓敬抓了抓頭髮,之前是對方的請求加上剛好出差去台北,所以才有上次那樣的機會可以相處,但這次要找什麼藉口才好呢?這半年運氣那麼差,總覺得如果臨時決定的事情到最後一定會出現變數。雖然這陣子只要是別人推波助瀾的事情最後的結果都似乎不錯,但能幫助他的那份報告也結束了,就算他「想要」也不可能讓余謹忽然又有什麼事情可以來找他啊……

他也想要自己製造出個「藉口」接近余謹,但怎麼想自己就是沒有跟任何與余謹的工作相關的部份。有關於興趣的部份他也還沒抓到余謹的,加上住的地方也不同,想用「找他喝酒消遣聊天」這理由但覺得太刻意,也不是能用偶然當藉口去接近的距離。他想起自己過去的的戀情,發現自己也沒有過遠距離戀愛的經驗。先別說經營或維持這樣的遠距離感情,連多相處培養感情都是個難題。

電腦的喇叭響起收到來信的短鈴聲,林梓敬將自己的電腦椅轉回螢幕前移動滑鼠點開郵件軟體,本來預想是公司來的郵件,結果寄信人的欄位出現了令他意外的名字──余謹。他快速的點開閱讀,內容是有點生疏但很能感受到余謹個性的致謝信。林梓敬的手指敲擊著桌面看著螢幕上的內容嘴角忍不住上揚,他才剛想著自己今年不走運做什麼事情都不對,才剛想著找不到理由能去見余謹,才剛這樣想著就得到了一個「可能性」。

「轉得緩慢的幸運星嗎?」林梓敬伸展著自己的身體,邊敲下邀請的回應邊這樣想著。雖然對自己來說究竟是不是「幸運」還不清楚,但至少現在帶給他的是好的走向,接下來就是要他自己去確認跟掌握了。雖然一開始就處處是難題,但他對於有藉口可以見到余謹還是很興奮。有人說機會是要自己去掌握而不是自己送上門的,但他現在卻有著這個幸運是朝著自己奔來的感覺。

按下送出鍵同時,他覺得自己按下了火箭升空的發射鈕,整個腦袋轟隆轟隆作響。

「唷!」林梓敬舉起單手,向著在出站人潮中東張西望的余謹揮手。下班時間的捷運站人潮實在太多,林梓敬揮了幾次余謹才終於看見他,表情像是鬆了口氣地朝他走來。

因為天氣太熱所以西裝外套是掛在手臂上,頭髮雖然被汗水濡濕但整體看起來還算清爽,手上不是提著手提包,余謹身上斜背著一只書包型的背包。看起來用了很久,皮製的材質帶著使用的痕跡。他記得余謹比自己年紀小幾歲,但他這模樣看起來真像是剛畢業的大學生,感覺真可愛。林梓敬抓了抓頭髮,覺得剛剛閃過的那句話要是說出口余謹應該會立刻轉頭走人。

「你、你好。」他拿出口袋中的手帕擦著汗,雖然捷運站內都有冷氣,但人一多他還是容易流汗。「抱、抱歉抱歉,下班的時候有事情耽擱了……你等很久了嗎?」

帶著抱歉又有些膽怯的表情讓人忍不住勾起嘴角,再賣力的往下壓力保理智的鎮定。林梓敬輕咳了聲,「不會,我剛在這附近晃晃,也沒什麼。」

「那、」余謹提高音量,否則就會被人潮的聲音蓋過,「林先生這次上來有什麼事情嗎?」

林梓敬聞言差點想癟起嘴,稱謂倒退了不說,他覺得自己好像被推離了三公尺遠。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