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慢速旋轉 (14)

宿醉之後吃這麼多,真的沒問題嗎?雖然很想問出口,不過既然林梓敬都那樣說了,應該是不要緊吧。而且事實上也似乎真的不要緊,因為余謹緩慢的吃完眼前的那盤炒飯時,林梓敬已經快速的解決掉了。

這盤炒飯後仍是林梓敬收拾碗盤,然後兩個人在客廳中看著電視。兩人斷斷續續的聊天,內容只圍繞在電視節目上,有一搭沒一搭的,但似乎也沒什麼覺得尷尬。宿醉的痛苦早就已經退去,明明不是自己家中卻在這個日子裡過得如此舒適,要不是電視的節目時不時提起今天的日期,他根本不會再意識到今天是家人們的忌日。

舒服的空間。林梓敬呼出一口氣,他抓抓自己的頭髮,不得不承認他真的很喜歡跟余謹相處的空間跟時間。研習的時候因為有上課這個目的在,回到宿舍雖然有相處的機會,但這感覺還沒這麼的深刻。今天這樣漫無目的的相處,反而讓他更確定了──他喜歡待在余謹的身邊。他甚至覺得他可以捨棄掉一直以來把電視當成背景音的習慣,只要他呼吸的這空間中有余謹的話就夠了。

手上抓頭髮的動作一頓,臉上忍不住一熱。剛剛腦中思考的這句話未免也太直接了,林梓敬覺得好像思考的方向都歪掉了,說不定宿醉的遺毒還在。

身邊的人忽然有了動靜,林梓敬想也沒想的伸出手抓住余謹的。

「呃?」被抓住手的人發出驚訝的聲音,起身的動作硬生生的被中斷,余謹順著力道跌回了沙發上。

「呃……啊、啊不……我……」林梓敬也驚訝於自己的動作,吐出口的字組合不成一個句子,他沒放開抓住的手,嘴巴張張合合之間才想起他腦中一瞬間的想法:「你、你要去哪裡?」

這問題仍舊很奇怪,但林梓敬已經不想思考太多,反正他現在不管想什麼似乎都只有「他喜歡余謹」這個結論。這結論他並不討厭,但到底是以「哪個方面」喜歡余謹他分不清楚。不像是喜歡陸凌瞱這死黨的那種喜歡,但他也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不會以戀愛的心情喜歡上同性。掙扎或是排斥感他都還沒有感覺到,只是察覺到了余謹的動作,身體就自己行動了。

「我?我要去哪裡?」余謹楞楞的重複了一次林梓敬的話尾,然後才忽然像是驚醒般的:「我只是要去幫你整理一下客房……已經十點了你還是多休息點會比較好。」

林梓敬楞楞地放開自己的手,喔了一聲之後雙手抵住額頭,看起來像是在思考般的不發一語。

這動作讓余謹驚訝:「不舒服嗎?要馬上去休息嗎?」直到剛剛看起來林梓敬的狀況都還沒問題,突然這樣應該是因為他太勉強自己了吧?自己沒有宿醉的經驗,所以他也不知道第二天究竟有多難受,像林梓敬那樣又是下廚又是出門走走的狀況也不知道算不算是正常的?他想著想著再度站起身,這次身邊的林梓敬沒有攔阻他的動作,余謹就急急的往客房走去。

林梓敬覺得自己蠢斃了。才剛想說不想思考太多,聽到余謹的回答後,腦袋就像是剛啟動般的由緩慢到快速的運轉起來,得到的答案一直線都只往一個走。剛剛還在想可能會有的掙扎排斥感什麼的,完全都沒出現。對自己如此簡單就接受應該掙扎的事情,林梓敬很想將這些都怪罪在宿醉上,但身體跟腦袋的狀況都跟他說明白了──他現在的狀況一切完美。

林梓敬長長的吐出一口氣,他現在相當有衝動想打電話給陸凌瞱,但想想又放棄了。從客廳可以隱約看到客房的動靜,林梓敬看著客房中為了換床單而忙碌的余謹身影,忽然覺得自己心情有些激動。是因為才剛意會到喜歡上某人,而自己就意識到自己正在那個人家中坐著嗎?自己想著想著都覺得這個想法好青春,都已經是個再過三年就是三字頭的人了……

「好了,」余謹察覺到視線之後匆匆忙忙跑至客廳,「已、已經整理好了,你要不要先去休息?」

不知道是不是在自己家裡的關係,余謹看起來從容又自在,不若研習時候的緊張,也不像前一天在餐廳時的拘謹,讓林梓敬忽然覺得有些新鮮。明明就已經在這樣的環境下相處了一整天,卻到這時候才開始覺得「不一樣」,他搖搖頭,不禁覺得人類真的是情緒化的動物,完全被非理性的東西牽引著。

不知道林梓敬腦袋裡想法的轉折但看到了他搖頭的舉動,余謹稍偏了頭有些不解的問:「不休息嗎?那……」在一旁的沙發椅上坐了下來,回到一開始兩人的距離:「我把房間整理好了,如果你需要休息的話不用客氣。」說完再度拿起原本擺在一旁的筆記型電腦。

林梓敬還在思考要怎麼再繼續跟余謹聊天,就聽到他「咦」了一聲。邊問「怎麼了」邊湊過去看著螢幕,發現畫面停在BIOS的修改頁面。

「你要改筆電的BIOS?」轉頭一看發現余謹疑惑又緊張的看著自己,「欸?怎麼了?」

「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它自己變成這畫面的……」

「欸?」雖然林梓敬覺得有些慌亂的余謹也很可愛,不過眼前這狀況要是講出這句話大概就糟了。他抓抓頭髮接過筆電,雙手在鍵盤上敲了起來,「你原本想要做什麼?」

「我只是想要開機結果就……我報告的資料只有存在這台電腦……」余謹湊近林梓敬身邊看著他利用鍵盤移動著游標,「電腦應該沒有壞掉吧?」

大致檢查了設定值確定都沒有問題之後,林梓敬對著余謹搖搖頭:「沒有發現問題,現在先重開機試試看,有問題的話會再出現。」

等待開機的過程中林梓敬稍微移動了自己的位置,余謹跟自己的距離實在是太近了,近到他能聞到余謹頭髮帶著的洗髮精味道,讓他意識到自己雖然有做簡單的梳洗,但昨晚醉成那樣到現在他還沒洗過澡呢!因為意識到自己的心情於是原先沒有的侷促感油然而生。

發現了林梓敬移動的動作余謹還以為自己壓住了他的衣服,才正要說抱歉時林梓敬將筆記型電腦還給他後站了起來。就像剛剛情況反過來,余謹伸手抓住了林梓敬的。「咦?」說出口的是對自己的疑問。「你、你要去哪裡?」

對余謹拉住他這件事情感到很訝異,但林梓敬隨即意會過來余謹應該是為了電腦的狀況而緊張──畢竟裡面有著對他現在最重要的報告。「筆電的話順利開機了唷!你可以檢查一下你的報告。」看著余謹雖然點點頭看著螢幕,但抓著自己的手卻沒有放開,「呃……我想借一下浴室洗個澡……」

「啊?喔……對!」聽了這個回答余謹雖然點頭回應並且放開了手,卻馬上跟著站了起來,「我、我去幫你準備換洗衣物。這間房子的浴室只有在我房間有而已,在這邊……」

林梓敬跟著余謹進到一間佈置得更簡單的房間,床跟衣櫃之外,就是滿滿的書櫃,但卻沒有任何一張桌子。房間內主要的光線並不明亮有些昏黃,床頭旁的那盞閱讀燈可能才是余謹主要使用的吧?林梓敬還在東張西望的時候,余謹塞了一疊衣物給他。

「我們兩個身高沒有差太多,T-shirt跟運動褲你應該都穿得下吧……啊,內褲是新的你不用介意。還有缺什麼東西嗎?」余謹翻著塞給林梓敬手上的衣物跟物品檢查著,「啊、還有牙刷!你等我找一下……」

看著余謹再度在衣櫃中翻找,林梓敬忍不住開口:「你的說話……」

「嗯?」拿著全新沒開封的牙刷走過來放在林梓敬手上那疊衣物上,余謹疑惑的看著林梓敬有些複雜的表情。「說話?」

「你在家就可以很順暢,不怎麼需要思考就可以跟我對談呢,感覺沒有什麼障礙。」

「呃,因為這是我家……」家是最放鬆的地方不是嗎?在家裡最放鬆最不怕說錯話有什麼不對勁嗎?「有哪裡不對嗎?」

林梓敬搖搖頭,「沒有不對,只是覺得這樣真可愛。」話一出口才覺得太突兀,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可愛」這個詞的啊!他趕忙慌亂的解釋:「啊不……我只是覺得你也可以這樣自然的應對,只要把每個地方都當家裡一樣輕鬆的話,你也就不用煩惱了……」說了連自己都不知道在說什麼的內容,林梓敬抓緊手上那疊衣物,「我先去洗澡了,先謝謝你的衣服!」

說完轉身逃進浴室,用門隔開余謹明顯尷尬的表情。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