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遊德 (8)

曾遊豫真的就不再往下說,但眼神仍是落在蘇毅德的背後。

雖然只是沈默了幾分鐘,或許也沒這麼久,但蘇毅德卻覺得像過了好久,他忍不住問著專心看著他後方的曾遊豫:「……我後面到底有什麼?」

「……不是不要跟你說後面有什麼嗎?」

曾遊豫的視線並沒有從他的背後移開,但話中並沒有那麼的緊張,不知道是刻意放輕鬆或是真的他的背後並沒有什麼可怕的東西。

「可是你不講話更可怕。等、等等!」在曾遊豫就要開口的時候,蘇毅德連忙再度打斷他的動作,「給、給我點時間做好心理準備……」

曾遊豫再度停下想要說的話,讓蘇毅德差點想脫口而出「你怎麼這麼聽話?」,但想想蘇毅德會這樣也是自己要求的,蘇毅德深呼吸了一口氣:「好、好了,說吧。」

「你的衣服後面有一堆手印。」

「然、然後呢?」

「然後?沒有然後了啊。」

咦?他心理準備了那麼久,結果就這樣而已?「什麼啊……就這樣而已,我還以為我後面攀著個頭或是後面排了一大排鬼正準備咬我……」

「……我看不到那些東西。」

「說的也是呢,」圍繞在曾遊豫的身邊的空氣一直都很乾淨,雖然他看得也不是那麼清楚,但就是有那樣的感覺。「你如果看得到的話早就在我身邊看到不少了吧?」

冷靜下來之後,蘇毅德才發現自己剛急著跑走心裡亂得慌,完全沒發現自己只繞著圈圈,還以為自己正努力的往出口跑去。這就是所謂的「鬼打牆」對吧?該怎麼辦?以不變應萬變會不會永遠都出不去?還是該怎麼做?根據以前看的文章,撒尿嗎?可是他現在什麼都放不出來啊!

他抬頭看著眼前的曾遊豫,這個人正冷靜的看著四周,臉上還是一貫的沒表情。他悄悄的嘆了口氣,相較之下連回頭都沒勇氣的自己,曾遊豫真的是個大人物啊,被拖進這樣奇妙的狀況,遇到這樣無法用科學解釋的事情卻還能保持冷靜,跟一開始那個會傳錯訊息的人真的是對不上呀。

「該怎麼辦呢……」他仍是不敢回頭,稍微退了點位置後就地坐著──反正跑也跑不出去,也想不出解決方法,不如就坐下冷靜的想一下好了。他抬頭看了眼曾遊豫,反正在這個人的身邊應該還算安全……吧?

聽到這個問句,曾遊豫將視線回到蘇毅德身上,「你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哪會知道,我什麼都不會啊。」雖然知道自己的確很無力,但被人這樣質問忽然覺得有受傷的感覺。「我如果有那個素質,現在就不需要在這邊考慮怎麼逃出這種景況了。」

「……也是。」

曾猶豫嘆了口氣話讓他瞬間有被揍了一拳的感覺,他扁著嘴委屈的想著,這種體質他真的曾經想要解決,但不管到哪就是沒人收,也沒人願意教些基礎的。坊間書上的東西他也不敢亂試,有人警告過他以他的體質試了可能會有嚴重的後果。到底是怎樣的體質會這樣也沒人肯詳細的說明,只好不管相信或不相信,安全行事總是比較好,所以他也就乖乖的從來沒去學些什麼。

他疲累的把頭靠在屈起膝蓋上,連續被驚嚇的狀況下,他都忘了現在已經是半夜,剛剛腎上腺素作用的關係沒感覺到的疲勞一口氣湧上,雖然說起來很可笑,但他這時候忽然眠氣高漲,快無法控制自己的眼皮了。

這是身體的保護機制嗎?上次守護神也是直接讓自己睡著,這次不會也是吧?

「想睡覺?」

「嗯……不知道為什麼我好累,想睡覺……」

「那你上來吧。」

蘇毅德抬頭,看見原本面對自己的曾遊豫此時背對著自己蹲下,這姿勢就像是要背著自己……「你要背我?」

「是啊,反正也不知道能不能走出去,你拉著我跑會走不出去的話,那我背著你走走看,你想睡就睡吧。」

呃,他怎麼可能就這樣厚臉皮的上了別人的背,讓別人煩惱可能是自己引來的問題而自己安穩的睡覺?雖然他也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的鬼影要追著他跑,他也是第一次遇到這麼有「生命危險」的感覺。他用雙手大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臉頰努力趕跑睡意,聲音響亮得另曾遊豫訝異的回頭看他,「嘿嘿,這怎麼好意思,我清醒些了,一起走吧!」

站起身簡單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塵,蘇毅德仍舊是不敢回頭,但身後已經沒了一開始的壓迫感,應該是沒問題了吧?曾遊豫起身疑惑的看著他,他推著曾遊豫的肩膀催促他往前走,「就照你所說的,這次由你開道,說不定就完全沒事了。」

「真的會有用嗎?」

「我也不知道,只能試了!」他對著曾遊豫的後腦杓苦笑,眼前的這個人真的就乖乖的往前走,讓他心裡的愧疚越泛越大,「大不了就是再跑個幾圈而已!」

事情的發展並不如預期中的順利,本來期待領頭的人換成曾遊豫後能有些新的突破,但實際上這樣的結果並沒有發生,只是少了剛剛追逐蘇毅德的鬼影,他們兩個沒再奔跑,反而像是散步似的在走不出去的長廊上走著。

走了兩圈、三圈還是找不到樓梯後曾遊豫停下腳步靠著教室的牆壁休息。

「欸?為什麼要停下來?」

「走不出去幹嘛還要繼續走?只是消耗我們的力氣而已。」雖然回答著蘇毅德但曾遊豫的視線落在走廊外,「你記得剛剛在走的時候看得到月亮嗎?」

蘇毅德咦了一聲順著曾遊豫的視線看過去,大又圓的月亮就在建築物的上方,灰黃色的光暈圍繞在它四周。「我不記得了,應該沒有?」

「嗯。」曾遊豫回了一聲之後又看著月亮發呆。

這沈默讓蘇毅德覺得不舒服,忍不住催促曾遊豫說出答案來,「到底是怎樣啦!拜託這種時候沒有什麼好賣關子的!」

曾遊豫看著蘇毅德一會兒之後,沒什麼表情的回答:「我出來散步的時候是沒有月亮的,被你拖著跑時沒特別注意,但剛剛發現月亮出現了……」

「呃,為什麼聽起來很不妙?」穿越時空?跑到異世界?種種科幻場景在蘇毅德腦袋中跑。

「嗯,」曾遊豫點點頭,他是確認了今天只有星星才出門的,農曆初一要是冒出個月亮,那就有趣了……「你轉過頭看看後面還有沒有誰在追你吧!」

「嗚,我可以不要嗎?」雖然他這樣說了,但他還是乖乖的轉過頭。畢竟曾遊豫完全沒有靈感,能夠確認整個狀況的也只有他了。從剛剛開始就沒了壓迫感,也沒再看到任何可疑的影子。他搖搖頭,看著這很像學校但又不是學校的場景。「雖然我不是一直都看得到,至少現在看起來是沒了。」

但問題只是把目前狀況確認為「鬼打牆」,卻仍舊沒辦法讓他離開目前這個景況。經過這一連串的折磨他又餓又累,繞著同一個地方轉圈圈他覺得自己好蠢又煩躁,忍不住大吼:「他馬的,繞繞繞繞繞繞屁啊!快給我個痛快我想要回家去吃宵夜睡覺了啦!」

這一聲大吼讓曾遊豫瞠目結舌的看著他,而他也從曾遊豫的表情知道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呃……我、我可以收回剛剛那……」氣勢明顯的弱很多,這句話也沒講完,他就被整個地板發出的地鳴聲嚇了一跳,「地、地震!?」

曾遊豫揉揉有些發疼的太陽穴,如果是一般狀況下地鳴通常發生後不需幾秒鐘就會開始伴隨搖晃,這就是「地震」,但現在地鳴響了十幾秒了,除了微微的震動外什麼也沒有,完全就不是個「普通」的地震。他看不到那個世界的事物,但也還知道保持個敬畏之心,但眼前這個明明就不是沒常識的人……「應該是你說錯話了。」

「呃,我來、來不及收回……」他伸手扶著牆壁哭喪著臉,剛剛那句話真的太衝動了。偶爾有同學會對他搖搖頭說他太白目,他現在絕對不會反駁了。「嗚嗚我承認我是白目了我剛剛說錯話可以原諒我嗎?」大丈夫能屈能伸,只要能夠趕快脫離這狀況要他馬上軟弱也沒問題!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