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慢速旋轉 (12)

「呃……小謹你這邊備有腸胃藥嗎?」

「咦?陸先生身體不舒服嗎?我這邊有藥箱,你需要哪一種的……」余謹轉身的動作再度被陸凌瞱阻止。

「小謹你太一板一眼了……就說叫我小瞱就可以了。」陸凌瞱拉住余謹,責備的眼神看向林梓敬:「小敬你竟然恩將仇報這樣行嗎?」

如果手上的電腦是前幾天陸凌瞱送到他家中要他維修的筆電就好了,那他一定第一瞬間就把它丟向陸凌瞱。林梓敬雖然嘴角是笑著的,但他太陽穴的神經卻隱隱跳動著。「你也不過只吃了一次我的實驗作……而且那個實驗還是你提議的!」

他不覺得自己廚藝很好,但至少能做出餵得飽自己的一餐,不是頂級美味但也不致於難以下嚥。偏偏就有人愛實驗卻又找上不是專家的他,把香蕉鳳梨塞進了台灣鯛魚的肚子裡卻又選錯了調味方式,搞得一群不忍浪費食物硬著吃下肚的朋友,全因為腸胃炎送進了醫院,在一片白色裝飾的急診室當中度過了那一年的情人節。

於是他的「普通廚藝」在朋友間就瞬間變成了「毒藥級凶器」,讓他連翻身的機會都沒有。「不然你就給我留下來,讓我復仇一下!」

「復仇這個詞是這樣用的嗎?」陸凌瞱笑了起來。這的確是個好提議,他也不用擔心這兩人的相處會不會有問題。但思考才沒幾秒鐘,口袋裡發出震動的手機提醒了他還有另一件事情要注意,他舉起手機苦笑的對著林梓敬說:「我是很想吃,不過我還有其他責任要負責。」

說完陸凌瞱立刻接起手機,語氣雖然沒有太大變化,但對話時表情瞬間柔化好幾倍,讓林梓敬忍不住用嘴形對著他說:「見色忘友。」,然後換來陸凌瞱的一記踢。

林梓敬笑笑地抓了抓頭髮,另一手將筆電交還給余謹:「雖然我不知道他跟你說了什麼,不過你不用全部都接收。如果你只是不好意思拒絕的話就點點頭。」見余謹還有些疑惑的表情他補充道:「就算我們是朋友也不能無視對方的意願,不然我們只是用妥協跟對方交往。久了你我都會不舒服的。」

余謹歪著頭思考。他並沒有不好意思拒絕,對於能再多與林梓敬相處甚至還有期待感。或許是臨時提出的要求,但陸凌瞱也沒有強迫他一定要接受。他搖了搖頭簡單的回答:「不是。」

「啊,那、那就好。」林梓敬以為余謹是無法拒絕陸凌瞱才答應的,結果他這麼冷靜認真的否認反而讓他驚訝了一下。轉頭一看發現陸凌瞱已經講完電話,正用著奇妙的表情看著他:「嗯?這樣熱情的看著我幹嘛?」

「沒,覺得宿醉的你還滿帥的。嗚。」回應他的是林梓敬快得讓他閃不過的一拳。「你有沒有這麼執著一定要揍到我?」撫著肚子他忍不住抱怨。

「嘿嘿。」林梓敬覺得自己滿足了,轉了個話題:「他結束要做的事情了?所以你要回台中去了嗎?」

「嗯,你真的不跟我一起回去嗎?」他自己都覺得這句話問得太過頻繁,林梓敬不起疑他都煩了。

林梓敬皺起眉頭,雖然他們真的是死黨不過陸凌瞱這次也真的很執著於「一起回去」這件事情上。「我不要當電燈泡,晚點我幫小謹看完報告後再自己回去。」

「喔……」陸凌瞱看向余謹一會兒後,「好吧。那我就先回去了。你自己路上小心啊。」他拿起自己隨身的包包,向余謹點點頭算打招呼之後往玄關走去。

「這句話原封不動還給你,調情可以但是拜託你好好開車啊!」林梓敬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著,一遇到開車這件事情他就會神經緊張。

嗯?這麼說起來他似乎忘了些什麼?微偏著頭他左思右想卻想不出什麼,反而引起太陽穴隱隱的抽痛感。揮揮手目送陸凌瞱離開,還走去窗台旁確認他確實的上了車,車子都轉彎離開了巷口他才轉過身來,但卻揮不去突然湧起的莫名不安。

「怎……怎麼了嗎?」

余謹的問句讓他回過神來,剛剛冒出的不安感也消失了一些,他搖搖頭:「不,沒事。對了,我剛剛已經把技術的部分看過,也把需要增加的部份寫在桌上的白紙上了,你先去整理吧……另外就是……跟你借一下廚房跟冰箱吧!」

余謹驚訝的看向林梓敬,其實他一直以為那只是隨口說說的。「你真的要下廚?我是不介意你借廚房……」

「總是要有人幫我證明我的手藝並不是毒藥級的啊!」林梓敬癟著嘴,有個第三者來證明是最好不過了,不然他那群朋友根本就不會讓他把他做的料理端出來在大家面前。

雖然余謹納悶於他的話,但還是帶著他到廚房去。介紹了所有用具擺放的位子,還有一起檢視了冰箱裡所剩的食材後,就依林梓敬所言退出廚房,帶著緊張的心情回到客廳去修改報告。

余謹覺得自己處理文件的速度算快了,除了他無法發揮的技術部分外,其他部分都像在翻書般刷刷刷的迅速完成了。除了還需要重看個幾次再潤稿之外,他手上的報告幾乎完成了,所花的時間從他離開廚房到現在才不過一個半小時。他伸了伸懶腰,舒展一直用同樣姿勢打字的身體,各地傳來的吱吱嘎嘎聲響聽起來很驚人,不過他已經習慣這些伴隨的聲響,甚至沒聽到還會覺得不痛快。

收回向上伸展的手時,眼角餘光看見了餐廳的餐桌旁坐著一個人,他才突然想起林梓敬這個人。專心起來就忘了別的東西是他的缺點,他迅速收回自己的手從在窗邊的工作桌前跳起,急急的往餐廳走去:「啊,抱歉……我、我忘了……」

林梓敬被他急忙的動作跟滿帶著抱歉的表情嚇了一跳,「欸,不、不用急,我也只是在休息而已……啊、對了,」他站起身,將放在一旁的碗筷擺到桌上,「既然你都走過來了,那要一起吃飯了嗎?雖然時間還沒到晚餐就是了……」

餐桌上擺著三道菜餚,每一道都是簡單的料理,看起來閃著漂亮紅黃光澤的番茄炒蛋、作法簡單又香味四溢的培根波菜卷及鹹蛋炒苦瓜。果然是如林梓敬所宣言的都只是簡單的家常料理,沒什麼擺盤技巧但看起來特別的美味。

「雖然味道我不敢自誇非常美味,但我保證安全性沒問題。」

聽到這句奇怪的介紹詞,余謹忍不住笑了出來。接過林梓敬遞過來盛好熱騰騰白米飯的飯碗,他拉開椅子也跟著坐在餐桌旁,「我以為你會忙很久呢。」

「不熟的廚房真的讓我花了不少時間啊。」雖然剛剛余謹已經帶著他看過了一次,實際上要使用的時候卻還是找不到,但看到余謹那麼認真的在寫報告,他也只好抓抓頭髮自己花時間找出能使用的用具跟調味料。「做好之後發現你還沈醉在自己的世界中,我剛好就坐在這邊休息兼發呆啦。來吧,雖然說是要謝謝你,不過這一頓其實我還真是心虛,連家常料理也稱不上吧,都是自己流的作法。」

家人還在的時候他沒下過廚,他的母親熱愛料理而且熱愛為了家人做菜,他自然沒機會也從沒想過要學會下廚。家裡發生事情之後姑姑也只要他認真讀書就好,甚至連補習班費用都幫他付了,他連拒絕的機會都沒有。就跟很多人一樣,他是從自己一個人住之後才開始碰料理,當然沒有人能教他,而他也不知道要向誰學,不過反正也是煮給自己吃所以他也不在乎,從很多次的失敗中不斷摸索,他現在至少可以給自己煮上一餐。

每次為自己做料理的時候,他總是努力的回想母親料理的味道,可惜越做就越想不起,反倒是記憶雖然隨著時間越來越模糊,但以前趴在餐桌上看著母親做菜時那個小小的幸福感倒是越來越清楚。他自己都覺得很神奇,但那份期待又期待,在一旁興奮等待的感覺倒是在每次做料理的時候湧上。

「啊……」

「怎麼了嗎?」余謹停下挾取培根波菜卷的動作疑惑的看向像是想起什麼的林梓敬。

「我想起來了……」他想起來為什麼今天陸凌瞱為什麼那麼執著於自己了。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