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慢速旋轉 (11)

「那……要看報告了嗎?」剛剛似乎有說了報告還沒寫完。
余謹探頭看了下螢幕上檔案的段落點了點頭:「嗯,系統相關的結束了。麻煩你。」話音剛落下門鈴聲就響起,余謹點頭致意後起身去開門,門外的人倒是令他意外了:「陸先生?」

「可以叫我小瞱沒問題的。」陸凌瞱熟門熟路的走了進來,探頭看見坐在客廳的林梓敬,「嘿!小敬,你有休息夠嗎?」

雖然意外陸凌瞱再度出現,林梓敬倒是沒有什麼猶豫的站起身等著對方走近,等到夠近了他出手就是往陸凌瞱肚子一拳。只是這拳雖然出得夠快,但還是讓陸凌瞱更迅速的擋了下來,他忍不住嘖出聲。

「欸欸欸欸等等等等!幹為什麼一見面就是給我一拳?我對你這麼好還讓你休息這麼久你竟然這樣對我?!」抓住林梓敬的拳頭,陸凌瞱不可置信的看著他。

「沒啊,答應了就是要做到。」雖然他只是在自己心裡答應自己要扁他。他聳了聳肩收回手後坐回原處,繼續看著余謹電腦上的報告內容。

「答應誰啊你……」見林梓敬開始看起報告,陸凌瞱轉向在一旁忙著泡茶煮咖啡的余謹,悄聲的問了好幾個問題。

林梓敬看沒幾分鐘報告,就被繞著余謹轉的陸凌瞱吸引住目光,忍不住出聲:「我以為你是為了我而回來的結果不是嗎?」

還在跟余謹講悄悄話的陸凌瞱聽到林梓敬有點咬牙切齒的語氣有些訝異,他向余謹稍微點頭示意了之後湊回林梓敬身邊:「嘿,你覺得孤單寂寞有點冷嗎?」

「我家有備白花油,沒問題的。」林梓敬笑了出來,他身邊的好友們就屬陸凌瞱最會逗人笑──雖然幹字老掛在嘴邊。

「幹你竟然知道這個梗,你又不住在台北。我記得這廣告只有在捷運上出現。」他記得他第一次看到的時候在捷運車廂中笑了好久,之後每次看到就笑一次。

「這世界有網路而且大家都很愛分享的好嗎?余……小謹說你回去了?」稱呼的拿捏還不甚熟練……明明研習的時候叫得很自然的……

「余小謹?這聽起來很可愛。」陸凌瞱摸摸下巴,假裝認真的思考著,讓林梓敬戳了下腰側之後才回答:「我回去台中一趟,然後又上來啦。」

「這麼勤勞?想必不是為了我。」死黨歸死黨,林梓敬記得陸凌瞱可不是勤勞的那型。心思轉了一圈加上陸凌瞱開心的神色,林梓敬明白了:「接回他了?」

陸凌瞱嘿嘿嘿嘿的笑了起來,「在車上等呢。」嘴角上揚的弧度完全掩藏不住好心情。

「欸?」聞言林梓敬楞了一下,「你讓人在樓下等?才剛接回來就這麼不珍惜?」林梓敬看了看自己的進度,在心中稍微計算了一下時間,「我可能還需要一個小時,你要不要乾脆就先回去別等我了。」

「幹你這樣會讓我覺得自己見色忘友耶……他現在……」話聲還沒結束,就被一旁的余謹打斷。

「有人要上來嗎?」他手上拿著要給陸凌瞱使用的杯子,聽見兩人的對話準備轉身進廚房:「我再去拿一個杯子……」

「等等等等……」他伸手拉住余謹接過他手上的杯子,「你們怎麼都不聽我說話?我很受傷耶拜託聽我說話啊!他現在開著我的車去加油,加完就會過來的。」

「你確定他是去加油?不是再度跑掉嗎?這次還可以多得一輛車,相當的划算耶。」

「幹你只會詛咒我不能說點好話嗎?」他伸手敲了林梓敬一記。「灌倒你覺得很不好意思,所以決定來接你。你就慢慢來吧,多久都等你。」

「欸……我現在才想起來,要是搭你們的車我不就當電燈泡了嗎?我可以不要嗎?你們還是先回去好了。」皺起眉頭,他實在是不想當電燈泡。尤其陸凌瞱面對情人的時候根本看不見別人,肆無忌憚的當眾調情也不覺得尷尬,尷尬的反而是在一旁無辜的人。

「幹講這樣,我是這麼見色忘友的人嗎?」見林梓敬立刻點了點頭,陸凌瞱覺得自已哭笑不得,「認識你這麼久你竟然對我誤會這麼深……我們真的應該要來好好長談一下了。真的不跟我們一起走?那……小謹麻煩你過來一下。」說完就將余謹拉到一旁去,咬著林梓敬聽不到的悄悄話。

林梓敬看著兩個人的背影忽然覺得很不是滋味。在他面前把別人拉去咬耳朵,顯而易見的就是跟自己有關的事情,陸凌瞱這樣的舉動讓他更想知道是講了些什麼。他看著螢幕上報告的內容,眼角餘光卻不斷的瞄向兩人。

「有什麼事情嗎?」余謹被陸凌瞱拉到一邊,一副就是要說悄悄話的模樣讓他也跟著把聲音放小。

「唔嗯……」把人拉到一邊了才想著要怎麼說出口,陸凌瞱唔嗯了一陣之後才說:「這要求或許有些強人所難,不過如果可以的話,能不能讓他今天再在你家待一晚?」

「咦?」這的確是有些意外的請求,而且竟然不是本人來請託更讓他覺得奇怪:「他不是要回台中嗎?」至少他從醒來開始一直念念不忘的就是這句話。

「唔……他不跟我們一起走的話我無法保證今天他不是一個人所以……拜託了!請你讓他多留一晚!不,應該說拜託你一定要留下他讓他不要自己一個人!」

余謹覺得自己聽到了重點:「不要讓他一個人?」這也是一個奇怪的要求,他的眉頭跟著疑惑皺出了痕跡。

「欸……這要求很奇怪我知道,不過今天對他來說比較特別,我們這群朋友只要有辦法都不會讓他獨處。現在他自己回台中的話要拉他出來就很難了,闖他家也會被趕走。所以不如就由你來留他好了!」余謹疑惑的眼神讓他馬上解釋:「一來你本來就要請他幫你看報告,二來我覺得你們相處的不錯,明天是週末他也還在宿醉他應該不會拒絕的。」

余謹本來想開口問為什麼陸凌瞱這麼有把握,但才想張嘴陸凌瞱又準確的回答他了:「直覺。不相信的人很多,不過有些時候我用直覺做出的決定都很準確。」說完還向他眨眨眼。

余謹楞了楞,隔了一會兒才說了句:「喔。」

「答應了?」

余謹歪著頭看向陸凌瞱:「我會提,就看他的決定。不過『不要讓他一個人』具體是有關於哪方面?」

「嗯……其實也不用做太多事情,我看他身體狀況應該也不可能到處趴趴走,應該就只要不讓他自己回台中待在這邊吧。」

雖然還是覺得這件事情到底該如何實行他沒有任何把握,但余謹還是點了頭。

「喂!你們兩個要講到什麼時候?幹爺小心我打電話給你家那口子說你正在劈腿喔!」拿著筆記型電腦的林梓敬探頭對著躲在廚房的兩人喊著。

「幹,劈你的大頭腿啦!」反正事情也說完了,陸凌瞱離開廚房敲了林梓敬一記。其實他不是很有把握余謹能留住林梓敬,但盡人事聽天命,希望林梓敬一年當中最不想要自己獨處的一天能夠順利度過。「你真的不跟我回台中?」

搖搖頭,林梓敬吐了口氣,「我等酒真的醒了再自己回台中去。」

「你可以再在這邊待一晚。」講完這句話之後發現自己成為視線中心的余謹,急急的想講出下一句話,但卻事與願違開始結巴:「呃……我、我是說你……你可以在這邊等酒醒,然後……然後……」

「然後也可以幫小謹修一下報告。」陸凌瞱看著余謹慌張的模樣,忍不住幫忙說了句話。

「呃,對、對可以幫我修報告……呃,比、比如說其他的技術指導單元……」雖然根本沒有這個單元,不過余謹在陸凌瞱的眼神鼓勵之下即興的胡扯了一個。

雖然不知道眼前這兩個人究竟為什麼合作起來,不過余謹的那種知道自己說謊話卻又要保持鎮定的表情讓他覺得很有趣。

目前身體這樣的狀況其實他也沒有什麼安排,原本只打算等酒醒就回台中,可能窩在房間裡度過懶散的一天之後再起床覓食,也或許就睡個整整兩天等待上班。但現在在這個他覺得舒服的地方再多待一天似乎也不是什麼壞事,更何況他還想再跟這個可以稱為「新朋友」的余謹再多相處一段時間。

林梓敬抓了抓頭髮,假裝為難的說:「那為了答謝你,我只好來煮個一頓了。」

0 0 vote
Article Rating
分享這篇文章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