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慢速旋轉 (10)

「這麼嚴不會太過頭了嗎?」林梓敬皺起眉頭,「工作本來就是起起落落,如果這樣就進不了家門,那這世界上不就沒有能夠每天回家的人了?」林梓敬抓了抓頭,把這句話說出口之後才驚覺自己不應該就這樣草率的碰觸別人家裡的事情。「啊抱歉,我說太多了。」

「……不,」余謹持續著苦笑,「你說的沒錯。」


之後他說了聲「我去補充水」就往廚房走去。林梓敬看著他的背影忽然想起研習期間,余謹突然又變回沈默模樣就是在他回家一趟之後……他再抓了抓頭髮,露出了苦笑。雖然覺得這應該跟余謹剛剛那句話很有關係,但這已經是個人隱私的部份,何況距離研習已經過了那麼久,現在提起不僅沒有禮貌也太奇怪了。

他沒有挖人隱私的雞婆個性,只是好奇心一起了就會掛在心上。不過他也不是不會察言觀色的人,目前跟余謹的關係並沒有到能讓他問出口的交情,這件事情還是就保持興趣就好,問出口說不定也不是件好事。

他再度放鬆自己的坐姿,頭側枕在沙發的扶手上,閉上眼睛就聽到窗外傳來摩托車通過的聲音,遠處還有人交談的聲音,房子應該是處在巷內所以還挺安靜,更顯得那些聲音充滿著生活感。他已經好久沒像這樣刻意的放鬆自己了──好久沒像這樣什麼也沒想只是單純的放空腦袋,聽著以為習以為常的聲音了。最近的確是太緊繃自己了,似乎連脾氣也易怒了起來,沒想到這樣簡單的動作,就讓他覺悟了前一陣子的自己就像個缺一角卻死命旋轉的陀螺,不安定得隨時會崩壞,而現在只是暫停了下,就能明白的感受到自己的放鬆。

光這一點是該感謝陸凌瞱,不過是在揍了他一拳之後再說。林梓敬露出了微笑。

「怎麼了?不舒服嗎?」從廚房回來的余謹看到林梓敬趴在沙發扶手上嚇了一跳,連忙放下了手上的水壺問著。

林梓敬沒有改變自己的姿勢,閉著眼睛回答:「喔,我沒有不舒服,只是想要這樣半躺著休息一下。你報告整理好之後請叫醒我,我再幫你review。」

「嗯,好。」余謹點點頭,看著林梓敬的身影歪著頭想了一會後,轉身跑進房間拿了件薄毯子蓋在林梓敬身上後才滿意的再點頭,接著走向另一邊的沙發坐下,開始整理桌子上的報告。

一邊看著電腦上的內容,一邊整理前一天在餐廳中勾選的重點,雖然客廳中多了一個平常不可能出現的人,但他沒有感覺到任何的不自在。他手上敲打著整理出來的內容,心裡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他跟已經認識十幾年的朋友相處時,都不見得能像這樣一句話不說,安安靜靜的相處而不感到尷尬,但現在眼前這個說是朋友但其實認識的時間並不久的人,同處在一室卻覺得很平靜。或許跟朋友有著愛說話的個性、也或許跟現在林梓敬是睡著的狀態,而讓他現在不會覺得尷尬都有關,他邊確認自己報告上句子的流暢度邊在心裡這樣想著,但不管怎麼說,他喜歡現在這樣的氣氛。

『簡單說想跟他相處就算是朋友了』余謹想起前一天林梓敬說過的話。

因為個性慢熱的關係,他的朋友並不多,而他也不強求。朋友是人的生命中一定要擁有的,但沒人說那數量一定得很多,所以他一向抱持著順其自然的想法去跟人相處。過往總是需要不短的時間才建立起的交情,眼前這個人似乎在不長的相處跟交談之下達到了。他忽然想通了為什麼他喜歡這樣的氣氛──他希望、也想要林梓敬能成為他的朋友。

這想法讓他小小的驚訝了。處於嚴格家訓的大家庭中,反應慢又不討喜的他已經習慣對任何事情不想不望不求了,因為求了也得不到,久而久之「也好」「無所謂」這幾個消極的句子,幾乎成了他最常褂在嘴邊跟放在腦中的口頭禪。他已經好久沒像現在這樣「想要」什麼了,這感覺對他來說很新鮮。他笑了笑,雖然他這麼想了卻也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長時間處於被動,連與朋友聯絡也是如此的他,遇上自己難得的積極面卻什麼也不知道該怎麼做,忍不住嘆了口氣。

笑聲與嘆氣都淺淺淡淡的,但都讓林梓敬聽見了。

「笑了之後又嘆氣,報告有這麼難寫嗎?」林梓敬笑著睜開眼睛坐起身,俐落的拉住因他姿勢的改變而掉落的毯子,「除了正經八股的開場結尾我實在不擅長外,跟系統有關的我應該都能幫上忙,有需要嗎……怎麼了?」他疑惑的看著睜大眼睛傻看著他的余謹。

「我……我以為你睡著了……」以為他睡著時不覺得緊張,還想著「想要跟這個人當朋友」,現在發現他這樣亂想時當事人根本沒有睡著時,儘管知道林梓敬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卻還是有點被抓包的慌亂感。

林梓敬伸了下懶腰,「沒,我只是閉眼休息而已。你這邊不是大馬路旁挺安靜的,房子又很通風,閉著眼睛休息很舒服。託這個的福,我現在舒服很多了。」當然宿醉並沒有退去,只是比起剛醒時好了很多,如果以系統恢復度來說的話,他至少已經達到了百分之六十了,剩下的四十就得要重新整理一下浪費空間的部份……他這樣在心理想著對應到自己工作上的比喻忍不住也覺得自己很誇張,邊笑著邊向余謹伸出了手。

「這樣就好……嗯?」余謹納悶的看著林梓敬,對他的舉動感到非常疑惑。

「幫你看報告呀?卡住了?或是已經寫完了?」他以為剛剛余謹的嘆氣是因為報告卡住了,難不成是他誤會了?「啊,還是你嘆氣並不是因為報告的事情?」

余謹搖搖頭,頓了下後又點了點頭,隨即頭低下去一句話也沒說。林梓敬收回自己的手,苦笑著抓了抓自己的頭髮。余謹明明就不是惜字如金的人,但偶爾像是這樣的反應總變得要讓人去猜。雖然他並不覺得困擾──老實說其實還滿有趣的,而且余謹的舉動通常都有脈絡可循,要猜中並沒有什麼難度。

「呃……所以是還沒寫完報告,」一開始的搖搖頭應該是他問的報告進度,那接下來的就是……「然後嘆氣並不是因為報告的事情……對吧?」見余謹遲疑了下後的點頭,林梓敬雖然覺得簡單卻還是因為講對而開心。「知道你的思考方式之後,你說話的應對內容,還有你的動作就都很好理解了。」意思是不理解的人其實都單純的只是不知道余謹的思考方式罷了。

沒有經過相處,就不會理解這個人的思考方式,不理解這個人的思考方式就無從得知他回應的邏輯,不明白他回應的邏輯就會覺得這個人答非所問或是反應遲鈍。這簡直就是個惡性循環嘛!林梓敬想通了,但要解這問題近乎無解。

余謹聞言笑了下,點了點頭,「嗯。」

「會想改變嗎?」見余謹似乎也並沒有對此覺得非常困擾,他這個問題其實也只是問問而已。抓了抓頭髮,他忽然覺得自己似乎比陸凌瞱還雞婆了。不僅僅剛剛失言評論了別人家的家訓,現在還多嘴的問別人要不要改變自己。他自己對於余謹根本就只是個「他人」,不管是不是因為宿醉而胡亂發言,他現在一瞬間忽然覺得酒醒了,並且覺得自己真的很失禮。

不過余謹似乎不放在心上,雖然歪頭遲疑了一下但他還是回答了:「我想我還是有改變了一些地方,照著你先前建議我的。」

林梓敬這時候才想起在研習的時候他好像就要他「要多回應」跟「努力對話」。

「謝謝你。」

「咦?」林梓敬抓頭髮的動作頓著,看自己淒慘的樣子再看看現在的處境,怎麼也該是自己道謝,怎麼會讓應該接受的人反過來向自己道謝?

「我有了改變這件事情該謝謝你,也謝謝你願意當我的朋友。」他鼓起最大的勇氣做了他最大的努力,算是他人生的一大步。

「呃……不……這沒什麼……」對他來說只是句隨口說出的話,被這樣道謝反而令他尷尬。「我才要謝謝你讓我在這邊住了一晚,還打擾到你的假日真是不好意思……」

「不,等等還要麻煩你幫我看一下報告的正確性,住一晚這只是小事。」說起來報告才是他主要的目的,余謹連忙將筆電轉換方向,「報告的部份,就麻煩你了。」

雖然不是鞠躬,但余謹低頭的樣子還是讓林梓敬急急忙忙也低頭回禮,抬起頭看見余謹納悶的眼神他噗的一聲笑了出來,接著就是止不住的笑聲。「抱歉抱歉……」邊笑他也邊向疑惑的余謹道歉,「我們剛剛這種認真的互相道謝的場景看起來真的很有趣,我明明說我們是朋友,但這麼認真的道謝我跟朋友間從來沒有過。」

「跟朋友間不互相道謝的嗎?」

「不是這樣說的,而是更輕鬆的說謝謝罷了。」林梓敬擺擺手,「不過說真的,即使是朋友也還是要像這樣認真的道謝才對。受教了,謝謝!」這次倒是認真的低頭行了個小禮。

雖然不是很明白林梓敬一下覺得這樣「很有趣」,一下又認真的道謝是為什麼,但他還是客氣的回應了「不客氣」。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