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慢速旋轉(8)

「你在這邊幹嘛?」

陸凌瞱喝完第二杯咖啡後正拿著菜單向店員點蛋糕,被起身去廁所回來的林梓敬發現。他聽見這句問句後轉頭就對林梓敬露出笑容:「等你發現我啊幹!」


林梓敬忍下扁人的衝動,「在這邊裝自閉表示你的事情處理完了?」

陸凌瞱摸摸鼻子,「嗯……算解決一半吧?」他轉頭向店員告知要換位子後,就端著自己的咖啡推著林梓敬走:「走走!到你桌子去!我要來去跟人聊聊!」

「跟誰聊啊你……」剛剛那不算回答的回答可沒被他忽略掉:「你不是這次就要把對方拉回家嗎?」

「嗯……你知道的,計畫總是比不上變化,不過沒關係我不會讓他逃太久。但是……現在重要的是你這邊!嗨,你好,我是這傢伙的高中同學,我叫陸凌瞱。」推著林梓敬回到了桌旁,正好對上抬頭看過來的余謹,陸凌瞱自然的就打了招呼,語氣輕鬆還難得的不帶幹字。

儘管已經先由林梓敬的告知電話中知道有其他人會出現,突來的招呼仍讓余謹一愣,呆滯一陣子才發現對方還等著自己回話:「啊、你、你好,我是余謹。」

陸凌瞱聽到回答之後綻開大大的笑容:「你好你好!我們家阿敬宅宅的,麻煩你多多照顧了!」

「哪裡哪裡,這、這次是我要麻煩他……」聲音越說越小聲,語氣還顯得慌亂。

林梓敬嘆了口氣,壓下陸凌瞱的肩頭要他在空著的位子上坐好,「沒什麼麻不麻煩的,我來出差順道賺你這餐,誰也沒麻煩誰,誰也沒欠誰,不需要這樣想!」

「唷!小敬敬竟然說出這種話耶,太令人驚訝了!」

「……你就只會洩我底。」林梓敬還沒膽量敲陸凌瞱的頭,只翻了翻白眼在他身旁坐下,「你還剩多少?」這個問題是對著余謹說的。

「欸?啊,剩下……實作的章節吧……」余謹慌張的翻了翻在桌子上堆疊的白紙。

「嗯?那很快嘛!」林梓敬直起身探頭看著余謹手上的紙張,看了幾秒鐘之後就發現這份資料不對,「嗯?這不是你剛寫的那頁吧?」看著余謹再度慌張的在桌上翻找,他忍不住想笑:「你的記憶力很好,可是對整理好像就沒那麼擅長了?」

這句話讓余謹更加的慌張。他平時可以冷靜的處理所有的事情,冷靜的在群眾中一個人獨處,但只要出現了一個他掌握中之外的事情,他就會整個手足無措,接著就會錯誤百出了。之所以被處處刁難也是因為曾經在公司犯過這樣的錯。

他一直想要改善這個問題,但他越在意越緊張,越緊張就越容易出錯,一旦出了錯就無法繼續保持冷靜,然後就兵敗如山倒像是骨牌一樣持續倒下。

就像他現在一樣,明明就是剛剛才寫過字的紙張,現在就像是失蹤在他眼前般的,他翻遍桌上的紙張就是找不到。

陸凌瞱撿起散落在桌旁的紙張遞給一旁同樣也在撿紙張的林梓敬,「余先生你再繼續找下去,桌子上會一張紙都不剩喔!」剛講完他的肚子就被林梓敬賞了一拐子,「嗚,阿敬你幹嘛打我!」

「怕你沒吃飽啊你點的蛋糕來了沒?」打發了陸凌瞱之後林梓敬把桌上所有紙張收起來,阻止余謹繼續做無謂的搜尋,「余謹,別找了,東西都在我手上了。」低頭翻了幾張之後,把余謹剛剛真正在寫的大綱跟範例內容的筆記抽出來,「就是這些,其他的就放在一邊了。」

到這時候余謹才真的停下手,不好意思的接過林梓敬遞來的資料。他原本想要解釋些什麼,不過張開口卻沒說任何一個字就放棄了。他把剛剛遞過來的資料再遞給林梓敬,「正好我寫的差不多了,可以請你幫我看一下嗎?」

林梓敬「喔」了一聲接了過來,接著就聽到一旁的陸凌瞱笑了一聲,他轉頭用眼神要正摀著嘴笑的人給個交待。

陸凌瞱接收到了眼神,他笑著回覆:「你拿給他然後他再拿給你,你們是在練習接棒嗎?」說完又笑了起來。陸凌瞱的笑聲聽起來開朗,沒多久就感染到了原本表情還疑惑的兩人,三個人為著莫名的原因笑成一片。

「陸先生真開朗。」讚嘆的語氣。

「很多人都這麼說我,但我其實……」

「是個笨蛋。」

「幹你說誰是笨蛋!?」陸凌瞱手一揮就往林梓敬肩膀招呼過去,「都是你害我破壞形象了啦!」

「你需要什麼形象?你剛剛那樣才是裝模作樣吧?」

「幹我是為你著想耶,免得別人覺得你朋友怎麼都只會罵幹啊幹!」

「你都罵了這麼多幹還擔心啥?」

「幹!已經來不及了幹!」

「噗!」余謹忍不住笑了出來。

「幹,你看小謹在笑你了啦!」

「……是笑你吧!」為什麼才第一次見面就叫他「小謹」?不過聽到了余謹難得的噗笑聲,林梓敬的目光離開了一直在檢視的資料,「不好意思我朋友就是這種個性。」

「你們感情真好。」

「畢竟認識的時間已經快十年了啊!」林梓敬笑得無奈,「不過他是個好人這我可以保證。」

「幹你發我好人卡?」陸凌瞱習慣性的動手動腳,「我們是高中同學,鄉下高中所以粗俗慣了!你別見笑啊!笑他賤就好了。」

余謹搖搖頭,語帶羨慕的說:「有這樣的朋友很好啊!我很羨慕……」

「蛤?你羨慕他賤?」剛講完就被林梓敬戳了腰側,「喔小敬,那邊是我的弱點。」他抱著自己的腰側趴在桌上裝可憐,「喔嗚我好可憐……」

林梓敬伸手敷衍的拍了拍陸凌瞱的頭,但卻沒有說任何安慰的話:「小謹,其實我們也是朋友啊!」

「朋友……」沒有任何做戲成分的驚訝表情出現在余謹的臉上。

林梓敬看到這反應,很擔心余謹的下一句話就是:「其實我沒有朋友……」幸好他等了一會兒都沒出現這句,不然他會突然不知道怎麼應對。他從小就沒缺過朋友,雖然老愛說自己宅,雖然數量並不多,但他的身邊都有著那群說自己只是酒肉朋友,但當自己有需要的時候又每個人都兩類插刀的朋友在。老實說他真的無法理解完全沒有朋友的狀況是怎樣。

「朋友的定義是什麼?」

「欸?」林梓敬還在想怎麼對方沈默了好一陣子沒說話,結果余謹一開口就問了這個「大」問題。他抓抓頭髮,「這個問題好大……」忍不住看了一眼最喜歡高談闊論定義問題的陸凌瞱,結果反而被白了一眼,「欸呃……我其實沒想太多耶,覺得這個人相處起來愉快,或是對方的談吐我很喜歡,有共同的興趣最好,沒有的話也沒關係,聊天的時候互相尊重,可以互開玩笑但不會故意戳到雷點……其實簡單說想跟他相處就算是朋友了!」

繞來繞去聽起來說了一堆但其實也只有最後那句話而已,而且完全稱不上什麼定義。林梓敬說完之後,發現三個人又陷入沈默。余謹大概是在理解他剛剛說的那些話吧──雖然他覺得他說的一點內容都沒有,而陸凌瞱……他看著陸凌瞱玩著手邊的智慧型手機,才發現他正玩著時下最流行的手機遊戲,他忍不住再戳了一下陸凌瞱的側腹,成功的打斷他因為玩遊戲而露出的笑容。

等他打斷了陸凌瞱的笑容後,他發現余謹的沈默是因為他埋首回去,專心在報告的書寫上。雖然有些訝異這個有些突兀的舉動,但又覺得如果對象是余謹似乎又沒那麼奇怪。

他伸手支著下巴疑惑自己為什麼這樣想,但皺著眉頭想了很久也想不出個具體的原因,他抓抓頭髮爽快的放棄思考。因為工作是非常需要消耗腦力的程式編寫,對於生活上的很多事情他通常都是順其自然的行事準則。之前的女朋友曾問他是不是因為家裡事情的關係而覺得什麼都可以隨便了?他不否認的確有那麼一些意思,但卻又不完全是,只是要他說出究竟是怎樣他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最後只好承認自己的語言表達能力差,理科腦子軟不成文科腦。

他不覺得自己這樣有什麼不好,這世界上有太多人都跟他一樣隨便過日子。只是久了自己也覺得悶,明明腦子裡像是有東西般地轉啊轉的,但卻連個棉花糖都沒轉出來。

「唉。」忍不住嘆了口氣。

「怎麼了?」回話的是陸凌瞱,視線卻沒有離開他的手機螢幕。

「我想吃棉花糖……」林梓敬面向桌面倒下,連他自己都受不了這種突如其來的一筆。但他真的很想吃,拿起放在一旁的菜單尋找起來。

「蛤?什麼棉花糖?不說這個,小謹報告寫完之後有沒有空?」這問句讓林梓敬跟余謹同時抬頭看向陸凌瞱,讓他笑開了嘴:「一起喝一杯如何?」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