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自創] 不結束之外 – 試膽

「咦?你真的不怕啊?」

「啊?」被問話的人咬著魷魚絲歪著頭發出疑惑的聲音。

他們一起參加了系上舉辦的夏日體驗營,而大學營隊最愛玩的就是在最後一天來個試膽大會。「夏天就是要試膽!」主辦在大家出發前情緒高漲的喊了這句話,聚集在廣場上的人也莫名的情緒高漲了起來。

這個試膽活動是自由參加,在一開始報名營隊的時候就需要勾選要不要參加。他記得報名的時候工作人員就問了他們兩個「會怕嗎?」,而他身邊的人緊握著他的手,對著他笑了一下後才說「不怕」,然後在他們兩個的報名表上勾選了這個活動。

他一直以為那個緊握他的手的動作是「害怕」的意思。

「我以為……」

「你以為我會怕?」咬著魷魚絲的嘴向上彎起了弧度,「吳禮先生,你這樣很無禮喔!」

吳禮連「這個梗很無聊」都懶得說了,他抬高自己手上的手電筒,讓貪吃的傢伙看清楚自己在摸哪個零食,「因為你被問怕不怕的時候握了我的手,我以為你是要藉著我給你勇氣啊!」

這樣的回答惹來對方的大笑,「唉唷我以為是你會怕啊!」

「臣胤麒都不怕了我為什麼要怕?」被大笑的感覺挺不好的,吳禮忍不住讓手電筒的光源在臣胤麒臉上亂晃,讓他睜不開眼睛。

「唉唷唉唷好亮,這樣我眼睛不舒服。」臣胤麒邊喊著邊遮住自己的雙眼,連他最愛吃的魷魚絲掉了都沒顧著,讓吳禮趕緊把手電筒關掉放進自己口袋中,慢慢的拉下臣胤麒的雙手。

「我關掉手電筒了,你閉著眼睛一會兒再睜開,這樣應該就沒有眩光現象了。」雙手握著臣胤麒的,吳禮靜靜的等著。

活動辦在佔地廣闊的山中農場,兩人一不說話,周遭的蟲叫聲就明顯了起來,伴佐著徐徐的微風,若不是知道自己在參加活動,吳禮一瞬間還以為自己只是跟臣胤麒出來散散步。

就跟他們每天做的事情一樣。

「嘻嘻。」

這笑聲讓吳禮心跳漏跳了一拍,一秒之後才發現是臣胤麒發出的。「……笑什麼?」

「嚇到你了?」臣胤麒睜開晶亮的雙眼,反握住吳禮想敲他的手,「我只是覺得,現在這樣跟那晚好像。」

才想問「哪一晚?」,吳禮就明白了臣胤麒指的是哪一天。「是嗎?那天天氣很冷耶。」

「笨──蛋!當然是氣氛啊氣氛!奇怪了你這隻魚怎麼一點都不浪漫?」臣胤麒碎碎念完了之後牽著吳禮的手開始往前走,他阻止了吳禮要打開手電筒的動作:「我要照著月光順著直覺走!」

「你的直覺一直都是迷路的那種。」雖然這樣說,吳禮也沒有反對,就讓臣胤麒靠著月光帶他往前走。

「你啊,平常就是想太多,所以我才以為你會因為在黑暗中想太多所以會怕啊!你瞧,」他晃了晃自己的手,「我們手握著手就天下無敵,什麼都不用怕啊!」

明明臣胤麒的聲音就只是從不遠處的前方傳來,他們兩個的距離也不過一個手臂遠,他卻聽得有些不真切。這有些模糊的感覺很熟悉,就像其實這句話有人一直在他耳邊反覆說著。

「什麼天下無敵,又不是卡通影片。你還真的是不怕呢,你到底怕什麼?」他還真的是很少見到臣胤麒有害怕的表情,就連恐怖電玩都敢一個人玩──只有被突然打斷注意力的時候才會聽到他的驚呼。

「看不見的東西有什麼好怕的。」臣胤麒哼了一聲。

「所以你怕看得見的東西?」

「是啊,怕我那些像魔鬼的姊姊們,怕會故意找我碴的教授,怕老是要我繼續考碩士的老媽,還有,我怕你不愛我。」

聽到最後一句話吳禮忍不住笑了。雖然他的個性聽到這樣直接的話還是會不好意思,但他也就最愛臣胤麒的這個個性,每天帶著期待醒來,就是想知道今天他經歷了什麼,說了什麼又因為什麼而開心或難過,樂天的性子真的讓他覺得每個難關都不是什麼阻礙。

他自己則一點都不浪漫,從小到大沒那個環境也沒有時間讓他學習什麼是浪漫。「愛」他還是沒辦法掛在嘴邊,情話也只說得小小聲,但他想只要臣胤麒懂就夠了。

「排名第幾?」

「嗯……第二?」

為什麼是疑問句?「竟然是第二?」

「我最怕的還是我那些姐姐們啊!人心隔肚皮,她們肚子裡一定都只有毒蠍!」

光聽聲音就知道臣胤麒對他的姐姐們多沒輒,吳禮再度笑出聲,「總覺得好像能理解突然察覺自己小孩長大的感覺,名字偶爾會寫錯的臣胤麒小朋友竟然用了句成語呢!」

「這是一個嚴重的污衊,我才不是寫錯名字,只是你們看不懂我寫什麼而已。」補上一個「哼」表達不滿。「說什麼我突然長大,你不是每天檢查我多大嗎?」

「呃……」話題就這樣偏離了嗎?而且這麼符合夜晚好嗎?「檢查不好嗎?我怕你年紀越長卻越小。」

臣胤麒腳步停了下來,轉過頭表情危險的說:「什麼小?男人最不能被說……」

「個頭小。」一直以來都比臣胤麒高的吳禮冷靜的回應,看見臣胤麒氣炸的表情就覺得開心,明明就是個試膽量的活動,他卻一直發出笑聲,這樣是不是對主辦單位很沒禮貌?

「一直說我矮這還不都是你害的?被你這樣壓著我哪能長高啊!」

「我想你坐在上面應該也還是長不高……」

「誰說的!你要不要讓我壓壓看你就知道我會不會長高了!」

「咳、咳」突然兩聲咳嗽聲響起,他們這才發現其實兩個人已經走到了終點附近,再過個橋跟一小片樹林就可以到達燃著營火的場地。一直都沒開手電筒,靠著臣胤麒的「直覺」,沒想到還真的讓他們走對了方向。

看向咳嗽聲的來源,他們發現竟然是張茗荃,而且還只有她一個人。

「咦?茗茗原來妳有參加啊?只有妳一個人?」臣胤麒記得這活動有規定是要兩個人參加,好聽的是能夠有個照應,當然實際上是看看能不能促成情侶。

「我硬逼主辦單位讓我自己一個人走的,不然蒼宇沒資格參加啊!」

啊那個古人,臣胤麒理解的點點頭,「喔我懂了。妳剛剛咳嗽是感冒了嗎?人家說夏天感冒的都是笨蛋,你要小心喔!」

「我咳嗽是要提醒你們快走到人多的地方了,不然你們的話題就快要進入到不能聽的階段了。」

「原來剛剛那些妳都覺得好聽啊。」臣胤麒再點點頭,「的確再下去我大概就會開始跟阿禮討論那個……」

「停!我不想聽!」張茗荃覺得自己能跟這個人當上樓友也算是某種福氣,能讓他在出社會之前就能夠知道自己的底線在哪。「我要先去終點了,再不去我怕我會忍不住動手打你。」

「打啊,我不怕妳打我啊!嘻嘻。」

「可是我會捨不得。」

「喔阿禮,」臣胤麒轉身撲向一直都沒說話的吳禮,「才覺得你不浪漫,你就能說出一句浪漫的話耶!」

「因為不說的話,你就不會發現我在你身邊了。」他不想承認就算對象是茗茗他也會有吃醋的情緒,而且還是這種莫名其妙的場合。

「哪會!」臣胤麒晃了晃還握著的手,「我不是一直都握著你的手嗎?才不會放咧!剛剛說啦,握著你的手我就天下無敵啊!就算是被你壓得長不高……」

「你們兩個夠了!」張茗荃氣沖沖的故意推開他們兩個後往前跑去,一邊跑還一邊摀著耳朵大叫「我不要聽我不要聽」,引起前方廣場上的人一陣騷動,還以為張茗荃是遇到了什麼事情。

「嘻,茗茗真好捉弄。」

「……你小心哪天被她下毒。」

「才不會咧!」臣胤麒再度牽起吳禮的手,看著明亮無比的月亮,「試膽好好玩喔!」

吳禮苦笑著點頭,從頭笑鬧到尾的他們兩個說的這句話,主辦單位聽了應該會想打他們。但吳禮跟著看向月亮後,也開始覺得這一天感覺很像那晚,「是啊,很好玩。」

那一晚,他問了他能不能永遠走下去,而他回答了……

他跟他不會有結束的一天的。

……嗯,其實也挺符合試膽的主題的。

 

 

 


我只是想念起這兩隻而已(艸)

0 0 vote
Article Rating

歷史上的今天

分享這篇文章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