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慢速旋轉 (6)

「我也不知道,踩到地雷吧。」林梓敬回神後嘆了口氣,汪秉翰回去之後就沒事了,到了明天余謹本人應該也恢復原狀一切良好。但他等等回去要面對的是今天表現怪異的室友,抓了抓頭髮,他真的很不喜歡尷尬的氣氛啊……「哪、問一下,你們公司有這麼不容許錯誤嗎?看余謹那個表情,似乎不小心放錯個文具就會被革職一樣。」

汪秉翰聳肩,「才沒那麼恐怖,要是這樣的話這公司早就沒人了!除非犯的錯危害到公司的利益,不然趕快把錯誤修正才是最重要的,基本上責怪是一定會有,但沒有什麼容許不容許的,誰不會犯錯呢?」

「說的真好。」林梓敬誇張的小小鼓掌,讓汪秉翰笑了出來,「別笑,我是真的這樣想的。那就不是公司的事情了……」

「別插手太多唷。」汪秉翰突然拍了拍林梓敬的頭,丟了這句話後收好自己的東西準備離開。

「為什麼這樣說?」林梓敬對著汪秉翰的背影問。

「因為你看起來就是那種喜歡追根究柢的人。」汪秉翰揮揮手,頭也不回的離開。

 

 

 

「追根究柢嗎?」林梓敬躺在床上無聊的看著自己轉著筆的手。他原本害怕回寢室會遇到情緒怪異的室友,但除了余謹的房門下透著光外,其餘的空間都是漆黑一片。別說沒遇到他擔心的場景,他連余謹的臉都沒見到。

洗完澡無聊的在床上寫著明天要繼續討論的企劃,他想起了汪秉翰的那句話。老實說,如果一點都沒有追根究柢的心的話,也很難當程式設計師啊──不追就抓不到bug的。

但他還是第一次被人這樣說呢,原來他看起來是這樣的人啊。他一直以為自己跟任何人交往都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以前女朋友就有這樣抱怨過他。他不是冷漠,而是奉行「每個人都有定義的交際距離」。林梓敬抓抓頭髮,看來以後話還是少說點得好。

門板這時候傳來了敲門聲,林梓敬看了下手錶,時間已經近深夜的十一點半,雖然覺得納悶但他還是應了聲:「請進。」

「還沒睡嗎?」從門外探進來余謹的半個頭。

林梓敬比了比攤在自己腿上的紙張,「還沒呢,進行不到三分之一,不告一段落我會睡不著。你也還沒要睡嗎?」看著余謹身上整齊的穿著,林梓敬疑惑的問。

「我、我買了滷味,你要吃宵夜嗎?」

「咦?」林梓敬驚訝的看向余謹,「啊好,我去吃!」在余謹反悔之前他趕緊應了聲。

整理床上的便條紙張的時候他瞄了眼在門口等他的余謹,游移的眼神跟瀰漫在他身邊的不安氣氛,連他都被那種氣氛感染,開始覺得答應要吃宵夜似乎有點太衝動了。

走到了客廳林梓敬發現余謹買的宵夜份量並不多,份量大約只比一人份多一些,看起來並不是因為買太多才找他分食。他正猶豫是不是要反悔的時候,眼角餘光卻看到余謹往他自己的房間門走,他驚訝的問:「欸?余謹你不吃嗎?」

走回房間的步伐頓時停住,余謹轉過頭來:「晚、晚上的事情很不好意思,我的情緒管理沒有做好……所、所以,那個是賠罪……」

話說到後面越來越小聲,讓林梓敬聽不清楚,中間發出了幾次疑問詞。聽到最後「賠罪」兩字的時候,林梓敬驚訝的張大嘴,還在驚訝的時候發現余謹又要往房間內走去,他再度出聲:「等等,你真的不一起吃嗎?」

余謹遲疑了一會兒才慢慢走回客廳坐下,拿起筷子卻什麼也沒挾,只盯著滷味發呆。林梓敬挾了幾口之後覺得氣氛太悶,但他一時也想不出有什麼話題好講,只好拿起遙控器開了電視,隨便找了個綜藝節目看。

「你很喜歡看電視?」

余謹的這問題一出口,林梓敬馬上轉頭就想尋找牆上的日曆──可惜學生宿舍沒有這種東西,他只好摸摸鼻子回頭看著滿臉疑惑的余謹。「我在找日曆……呵呵。」傻笑個兩聲之後發現沒辦法解決尷尬,他只好再度開口解答:「這問題你之前問過類似的,我還以為時光倒流了,所以……」

「喔。」余謹表情雖然仍是很疑惑但還是點點頭表示理解,說了聲喔之後就又繼續沉默。

林梓敬抓抓頭,「有聲音的話會讓人很安心。」雖然他不覺得聊天是個好方法,但更討厭這種沉悶的氣氛,所以還是主動的開口了。

但這似乎引起了余謹的注意,他抬起頭:「安心?」

「我一直都是一個人,回到家就打開電視已經成了習慣,因為裡面有人嬉笑的聲音,聽了就感覺安心。」既然是自己起了話題的頭,林梓敬也就不介意的繼續說了下去,「不覺得這樣就像是家裡有另一個人在嗎?」

「不是跟你對話這樣也算嗎?」

這句話他的死黨也問過,他的回答似乎經過這麼多年也沒變過,林梓敬笑了下:「嗯,有人說話的聲音就算。但是音樂卻沒辦法有同樣效果,就算是歌曲也是。再怎麼有活力或是熱鬧的音樂聽起來就是歌曲而已。嗯……」講到後來連他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他的死黨能懂還真算是奇蹟,他抓了抓自己的頭髮:「總之,養成習慣之後就戒不掉了。」

笑了幾聲之後發現余謹沒有什麼反應,林梓敬有些尷尬的再拿起筷子要挾滷味吃,「喔喔!你有買百頁豆腐,這家的百頁很好吃的!你識貨喔!」

「我是照著你上次買的東西去買的。」

林梓敬挑眉,「你記憶力真好。」雖然食物不算多,日子也沒有距離太久,但他很意外余謹竟然會觀察並且記下來。「快吃快吃。」林梓敬習慣性的再度招呼余謹吃東西。

這次余謹倒是乖乖的動了筷子挾了塊肉卷入口,淡淡的開口:「嗯,我唯一的優點就是記憶力好而已。」

「……有這個優點就夠天下無敵了。考試靠記憶力,認人靠記憶力,處理程式bug的經驗法則也大部分是靠記憶力,這優點很好啊,為什麼你看起來不以這個為豪?」

「以這個為豪?」

林梓敬挑眉,「這對你來說不是優點嗎?」

余謹想了一下,遲疑的搖搖頭後不再說話。而因為話匣子似乎打開了,林梓敬陷入了另一種掙扎──要不要問問余謹週末發生了什麼事?

林梓敬想起晚上汪秉翰說的話,他沒說錯,自己的確是有機會就沒辦法忍住的那類型人。一旦「想問」的念頭冒出就無法抑制,他抓了抓頭髮,還是開口了:「雖然我不覺得需要賠罪,但如果你覺得有必要的話,對象不只是我喔!」余謹抬頭看著他,他微笑著繼續開口:「其實大家都很擔心你喔!」看著余謹怯生生像隻小狗的表情,他總有種衝動想要拍拍他的頭。

「擔心……」

「是啊,」林梓敬深呼吸一口氣,「上週末你跟大家相處得不錯,但今天卻一整個印象大翻轉。不只我,小翰跟柯大哥也都很擔心你的狀況喔!」說擔心似乎有點太過,應該要改成用「介意」兩個字嗎?可是特地更改說話的用詞又很奇怪。林梓敬一邊這樣想著用詞,一邊觀察余謹的反應。

「擔心嗎……」余謹又重複了一次這兩個字後露出個有些勉強的微笑,「抱歉,讓你們擔心了,我沒事。」

明顯的有著「請不要再問」意思的回答。林梓敬稍微楞了下後露出尷尬的笑容:「嗯,這樣嗎?沒事就好……」對方拒絕回答,他也不好意思追問下去,只是林梓敬這時候才開始擔心起自己的舉動會不會弄巧成拙?如果明天開始小組內的氣氛更糟糕,那就是他的過錯了。

懷著有些後悔的情緒,林梓敬加快了吃食的速度,結束後快速的說了「謝謝招待」後就跑回了房間。兩人一起吃同樣的滷味,但整體氣氛卻完全不同。

幸好第二天開始,余謹整體的感覺沒有之前的緊繃,雖然也沒有到前一週的融洽氣氛,但總是好上許多。林梓敬鬆了口氣,還好自己沒有弄巧成拙。而就在這樣的氣氛下,他們順利的把報告完成還拿下第三名好成績,而這個培訓也到此結束。

「欸小子,我真的挺欣賞你的!如果不當工程師就來應徵當業務吧!」柯博聞在離開前,邊拍著林梓敬的肩膀邊這樣笑著說。

「有空到公司來的時候找我們出來吃飯喔!」汪秉翰也這樣笑著跟林梓敬揮手道別。

只有余謹抿著嘴,向他說了「謝謝你這兩週的照顧」之後就轉身離開讓他有些錯愕。林梓敬抓抓頭髮,邊伸懶腰邊大大的深呼吸後吐出。他一直覺得很長的兩週結束了,發生了很多他沒預料過的事情,有好是也有衰事,他只期盼能讓他今年以來的壞運氣能有轉機。

而因為負責這公司的工程師本來就不是他,雖然他覺得小組成員間相處得還不錯,但沒什麼意外的話再見的機會應該很低了吧。雖然覺得有點可惜不過他也不是那種沒事也要聯繫情誼的人──更何況說起來只是工作伙伴,連同事都還稱不上。

但世事就是難料,林梓敬沒想到,一個多月之後林梓敬就接到余謹的電話。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歷史上的今天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