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慢速旋轉 (5)

微妙的語氣讓陸凌瞱齁齁齁了好幾聲,『這不是沒有的語氣喔!從實招來就免你死刑,對朋友隱瞞就將你放水流!』

「我又不是死狗啊……」林梓敬失笑,「菜是沒有,但是住同一間的室友是個很奇特的人。」

『嗯?看起來是個很不錯的開始啊……等等,你說住同一間?研習竟然可以男女住在一起喔?你們公司也太開放了吧?是間不錯的公司嘛!』


「幹爺你的話前後矛盾了。才不是女的咧,我剛說的那個人是男的!年紀比我小,看起來才剛出社會沒多久。」

『男的?那也很好啊!就從現在開始開拓你另一個領域吧!』陸凌瞱又屁了幾句,『可惜你不是我的菜,不然馬上幫你開發!』

林梓敬笑出聲音:「幹爺拜託你繼續維持你現在的喜好,不要來開發我啊!」

『嘖,開發你是你的榮幸耶,你這什麼避之惟恐不及的語氣?真的很奇怪,你這個只愛窩在家裡的宅男,怎麼都能讓你拐到人當女友啊?』

「說不定我有你看不到的魅力啊!」

陸凌瞱又嘖了一聲:『你既然不在台中那就算了,下週回來之後聯絡我啊!對了記得也叫上小周,他前幾天好像也被女友甩了,你們可以互舔一下傷口。』

林梓敬又笑著回應了幾句後切斷通話。一個晚上接了這兩通電話,讓他原本因為回想起家人而沈重的心情好轉了不少。偶爾他也想過乾脆不交女友就跟這群屁友們一起過活也好,而且姑姑姑丈也給了家庭的溫暖,還有小彌可以讓他疼愛,但是一旦屁友們有了交往對象,單身的人就會像是被拋棄似的,讓他也不由自主的積極尋找對象。

或許他根本就只是在找遣散他寂寞的對象而已,所以工作一忙事情一多讓他沒時間感覺到寂寞的時候,是不是有對象這件事情就讓他覺得無所謂了,他的兩任女友也因為這樣而離開他了。他打開皮夾中看著還放在裡面的前女友照片嘆了口氣,這樣認真想想他才發現自己一直沒拿掉這張照片,不是還餘情未了也不是因為捨不得,而只是因為「忘了」。

室內電話機在這時候響起,他一邊嘀咕「今天到底是怎麼了?」一邊接起,話筒另一頭是同樣也沒有回家的同事,打電話來邀約一起玩線上遊戲。他連忙應聲好之後帶著筆電準備到同事的宿舍去,離去前再打開了自己的錢包。

「我真是個爛人哪……」他抽出前女友的照片,忍不住幫自己下了評論。

或許是因為住在宿舍的關係,讓一群早離開學校很久的上班族們暫時回到了學生時代,週末兩天中一群大男生沉迷在連線實境射擊遊戲中,幾乎沒離開過房間,連吃飯也都是叫外送。等到他離開同事的房間時,已經是星期日傍晚了。

林梓敬拿著自己的筆記型電腦邊走邊伸懶腰,這兩天只在電腦前幾乎都沒活動的身體處處發出聲音,些微的疼痛讓他忍不住皺起眉頭。年紀不小了,真該好好保養身體,不過依自己的生活習慣,真要保養身體想必很痛苦。林梓敬打了個呵欠這樣想著。

遠遠看見房間門下透著光,「應該是余謹回來了吧?」

「你回來啦?昨天一直下雨,你回來的時候有下嗎?」推開門看見余謹坐在沙發上發呆,林梓敬疑惑的問:「怎麼了?在發呆?」

聽到問話余謹才回過神來,面無表情不發一語的看著林梓敬,讓林梓敬感覺更加疑惑。現在的余謹感覺就像是第一次見面的陌生人一樣,「余謹?」林梓敬忍不住再叫了聲。

「啊,是小……小敬。」像是突然看清了眼前的人是誰,余謹露出生澀的笑容。「晚上好,你出門了?」

雖然對於謹剛剛的反應覺得疑惑,但他也只是點點頭舉了下手上的筆記型電腦:「我這週末都在跟阿奇他們打電動……你吃過晚餐了嗎?」

余謹遲疑的搖了搖頭,「還沒有……啊、我、我……」

林梓敬耐心的看著有些著急想要說話的余謹,忽然覺得這場景真是像極了見面的第一天。時光倒流嗎?他下意識想翻看日曆查查今天的日子。

「我、我回來的時候沒有下雨……」余謹的聲音越來越小聲。

「那就好,」林梓敬笑了,「不過小謹,其實不用每一句話都要回我,有些話題沒有那麼重要的如果過去了可以就讓他過去的。」

這句話似乎讓余謹不大能理解,他看著林梓敬的眼中寫滿了問號,但還是點了點頭。

林梓敬這瞬間覺得自己好像在跟小孩子說話,眼前的這個人真的已經出社會正在工作嗎?他忍不住苦笑。「我也還沒吃晚餐,我先放一下電腦,等等一起到這附近的餐館吃吧?」

走回自己的房間前林梓敬回頭看了眼似乎又開始發呆的余謹,覺得自己腦中對余謹的評語,似乎又變回了最初的「奇怪的人」。

感覺就像是時間倒流似的,余謹的轉變不只是那一個晚上的錯覺而已,那之後兩個人去吃晚餐時,余謹幾乎沒有搭話,除了必要的應答外他專心的低頭吃著飯,讓想要找話題聊天的林梓敬感覺無趣。而到了隔天培訓課程再度開始時,同組另外的兩個人也都感覺到相同的事情。

余謹的發言變少了,雖然不像一開始那樣寡言的程度,但卻也比週末前要少很多。柯博聞跟汪秉翰兩個人在私下找了林梓敬詢問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回答了不知道,實際上他也真的不知道為什麼余謹會有那樣的變化。對於別人的私生活他不想也沒有權利去過問,除非余謹願意說,不然他也不會去問。

「回去之前沒什麼異狀啊。」林梓敬回想了余謹回去前的模樣,不僅沒什麼異狀,還表現得特別關心他。

「那……」汪秉翰頓了一下,「應該就不是我們可以插手的部分了。」

林梓敬明白汪秉翰沒說出口的句子,應該指的就是「家庭環境」吧。每個人的家庭都不一樣,要說能有什麼同理心都是騙人的。就算是一樣的成長環境一樣的家庭背景,生活中相處的「人」就是壓力跟境遇不同的最大變數。貿然的說「我了解你」通常都只是些自我滿足的謊話,真正了解自己的只有自己而已。

「話說回來,」柯博聞話鋒一轉,「這週五中午就結束訓練了,那之後我們找家店聚餐吧?」

「聚餐?」林梓敬腦袋轉了轉,跟陸凌瞱雖然約了週末,但就算星期五晚上再見面也無妨,「只有我們?」

「我們這一組吧!相處下來還滿開心的,只可惜結束之後只有你在台中,以後要見面機會可能不多,最後吃頓飯也不錯。」柯博聞叼起香菸點燃,「其實啊,小道消息是這次參加研習的人,回去都能小小升職,就不知道你們外包公司有沒有用了。」

小道消息還真是多啊!林梓敬笑著搖頭,「當然沒用,不過只要你們能夠繼續跟我們做生意就是最好的回饋啦!」

「我不是決策者,不過我會多多建議的!反正跟你們合作也久了,沒大問題的話應該會一直下去吧!」這時代表休息時間結束的鐘聲想起,柯博聞捻熄香菸:「回去繼續討論成果發表吧!這種東西應該很快就可以討論結束的。」說完還打了個大大的呵欠。

但他們似乎低估了社會新鮮人的認真程度,花了一整個下午的自由討論時間還不夠,四個人還到餐廳一路討論到晚上,直到柯博聞大喊投降為止。

「我週末兩天酒喝太多,現在真的不行了。不好意思我真的要回去睡了,小翰你繼續加油吧!」

柯博聞揉著太陽穴臉色蒼白、步履闌珊的離去。沒多久仍舊只發必要言論的余謹就解散了這一天的討論。汪秉翰伸展著自己的身體,一邊忍不住說出了感想:「小謹,成果發表有需要這麼認真嗎?公司並不是真的要有什麼新發現或是整合啦……」

「不行!要做就要做好,我不能再有失誤了。」余謹拍了一下桌面,雖然不大力但在餐廳中還是產生了不小的聲響。

余謹突如其來的激動情緒,讓在場的汪秉翰跟林梓敬都嚇了一跳。一小段沈默的時間過去,余謹終於冷靜下來,抬頭看到兩個人納悶的表情,他慌張的收拾了自己的東西,「抱、抱歉,我先回宿舍去了。」說完就急忙跑走,留下沒說一句話的兩人。

「呃……我說錯了什麼嗎?」汪秉翰摸摸自己鼻子,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