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慢速旋轉(3)

那一天之後雖然不能說余謹進步神速,但至少同組的人都可以感覺到。余謹在討論中發言的機率變多了,一直以來沈默發呆的用餐時間余謹也偶爾會參與話題了。

「欸欸,這是怎麼回事?怎麼這星期前半跟後半,余謹像換了個人似的!你半夜對他下藥?」柯博聞在午餐時疑惑的問著林梓敬。

「我被下藥?真的嗎?」


林梓敬才想笑著回答,就因為余謹的反問嗆住了喝入口中的湯。劇咳讓坐在他旁邊的柯博聞笑得更大聲:「哈哈哈哈,你是心虛嗎?幹嘛這麼驚嚇?」

劇咳稍歇,林梓敬推開已經吃不下的麵碗,「我是被你的妄想嚇到!下什麼鬼藥?」

「有、有變那麼多嗎?」雖然變得不是長相,但余謹忍不住摸了自己的臉頰。

「很多很多!像你這樣的回應就算是變很多了!」柯博聞拍了拍還在咳嗽的林梓敬後背,「你之前吃一頓飯說的話不超過三句,現在平均下來有七句,成長了兩倍不算劇變嗎?」

「學長……雖然知道你沒這個意思,可是聽起來很像在酸人……」汪秉翰忍不住對柯博聞提出「建言」。「但說起來小謹真的變不少耶,現在總算有『我們這組有四個人』的感覺!」

「小翰,我覺得你也不遑多讓……」用人畜無害的笑容包裝起來的句子還不是很酸。笑過一陣之後,柯博聞認真的看向余謹:「這樣的變化真的好很多,雖然虛長你們幾歲但我也還在學習跟人溝通,雖然很勢利,但是與人打好關係做事情有時候很方便哪~」

「從你口中講出來就覺得不聽不行啊!」在一旁喝著水的林梓敬感嘆的說著,發現余謹用疑惑的眼神看著他時:「因為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啊!」

「你這小鬼~~」柯博聞丟下筷子狠狠敲了林梓敬一記,「你真的只是宅工程師嗎?!為什麼跟業務一樣油嘴滑舌?」

「私生活我很宅啊,但誰說我在工作上不能有不同的表現?」柯博聞這記太痛了,林梓敬覺得自己腦袋嗡嗡作響。「我們公司小,工程師就跟半個業務一樣,進退應對的技巧就算不會也會被磨到會,而且我有失敗的經驗,當然就要學習啊!人是會學習的動物不是嗎?」

余謹想起第一天自我介紹的時候,林梓敬似乎也有說過類似的經驗。

「人類不是只會重蹈覆轍的動物嗎?」汪秉翰一旁笑著吐槽,「不過真的很難學呢,真羨慕唬爛如流水稀哩嘩啦的傢伙……」

「你連學長兩個字都懶得加了嗎?」柯博聞故意咬牙切齒的說出這幾個字,「不喇賽了,早上上課的時候說下週結訓要有個成果發表,你們有想法嗎?」

「說到這個,我們明明就是來學新系統的操作跟維護,為什麼會變成這種像是洗腦兼研習的營隊活動啊?」距離學生時代已經好幾年了,除了要呼喊隊呼做小隊精神外,現在生活每天上課然後團體討論再做些據說能「鞏固互信建立合作」的活動,根本就跟以前大學時代的各種營隊沒什麼兩樣,林梓敬覺得非常納悶:「而且為什麼是『互信合作』當洗腦主題啊?又不是剛成立的新公司!」

林梓敬的疑問讓所有人看向小組中年紀最大的柯博聞,被看的對象只是聳了聳肩,「由主題就可以看來這公司裡面的人有多麼不互信合作了!」見大家聽得一臉認真,他連忙打哈哈帶過:「唉唷開玩笑的啦,這應該就是把研習的部份也外包給外面的什麼訓練中心,才出現交雜這樣的主題吧?還是來想想研習的成果發表要做什麼比較好!明後天週末我記得不用上課參加活動,等回來之後的星期一再討論?」

已經很久沒有做這種學生似的成果發表,大家的表情都顯得困擾跟興趣缺缺。沉默了一段時間還是沒有人發表意見,余謹開口做了決定:「這種事情短時間也想不出來,那就下星期一再來討論吧?」

組長開口說話了,沒有意見的組員們當然馬上就表示贊同。

「說真的小謹這幾天話真的變多了,真的不是被下藥嗎?」汪秉翰扒著飯菜邊吃邊問。

「我沒有吃藥……」認真的回答之後才意會到這只是句玩笑話,余謹尷尬的輕咬下唇:「林、林梓敬說,反應慢一點比沒回應要好……所以我就努力看看。」

「真是乖孩子,其實基本上你聽得進建議就有很好的態度了。反應是可以訓練的,態度的培養卻是比較難。我遇過太多反應快但是態度不佳的新手,這樣的人一開始或許可以因為快速的反應吃到甜頭,但卻沒辦法長久,因為態度會令人留下印象……怎麼?太感動了?」其他三人目瞪口呆的眼神讓柯博聞忍不住笑了,順手拿出香煙才想起室內禁煙,「我去外面抽根煙,小翰就麻煩你幫我收拾餐具啦!」說完就走出餐廳。

「……人面見得比較廣果然是有差呢!」汪秉翰收拾起桌上的餐具:「雖然平常太油腔滑調,但其實柯大哥骨子裡還挺正經呢!」

看著汪秉翰的背影,余謹細細的思考了柯博聞話語的意思,許久才吐出一句話:「真的呢。」抬頭一看發現原以為已經離開的林梓敬正盯著他看:「怎、怎麼了?」

「為什麼你不叫我小敬?」

「呃?」

 

 

 

 

「小謹週末要回家嗎?」

余謹拿著背包,正要離開自己的房間門時聽到林梓敬的問話嚇了一跳:「啊、嗯……小、小敬不回去嗎?」

發現到余謹對自己的稱謂真的有改變而有些開心,林梓敬坐在客廳的沙發,腿上擺著筆記型電腦對余謹點點頭:「嗯,我自己一個人住,所以在這邊或回家都沒差,在這邊還比較省錢呢!小謹跟家人一起住?」

「嗯。」點了點頭,余謹繼續手上的收拾動作:「在這邊不無聊嗎?」

「嗯?不會啊,有網路有電視,而且也不是所有人都回去,說不定還可以揪團打電動。」看著余謹拿起背包,他舉起手揮了揮:「掰掰!星期一……喔不,星期日晚上見。」

「要幫你帶東西回來嗎?」

林梓敬聞言笑了,「不用啦!這裡又不是什麼荒山野嶺,不要忘了我以前在附近讀書啊!晚上十點半是去車站的最後一班公車,你還是趕快去搭車以免趕不上了!」

余謹不知道為什麼猶豫好一陣子才離開了宿舍,林梓敬伸了個懶腰。看著宿舍天花板的日光燈,他瞇起了眼睛。

雖然學校不在山區,但在宿舍裡卻覺得很安靜,從外面傳來不知名的蟲鳴聲,像是自然小小弦樂團的演出,讓他想起了還在這附近讀書的那段時光。那應該是自己人生最無憂無慮的時間吧?他笑著閉上眼睛讓回憶像旋轉木馬般在腦中轉。

高中時候他住宿舍,晚自習之後總會跟同學偷偷翻牆出校,買了宵夜跟一罐飲料就在便利商店外面的座位區大快朵頤,聊哪個女生可愛或是打球的屁話,過了宿舍的門禁時間也無所謂,再一群人翻牆回去。

他不是太顯眼的學生也不得老師的疼,擁有幾個可以互罵髒話聊心事的朋友,即使成績不是很好但他還是很努力念書。讀的是男女合校但從沒交過女友,並不是專心課業的關係,現在想想也還是不知道為什麼。

那時候他有個小小夢想──他很喜歡編寫程式,學校教的程式語言很簡單,他卻深深著迷於執行成果,能夠指使電腦做事情讓他覺得非常有趣,他想讀相關的科系,想要做相關的工作,想要知道他的能力能到哪邊。

但就在大家都在衝刺的高三那年,一場車禍帶走了他所有的家人。相親相愛、常常在家爆閃光的父母,小他七歲很黏他的妹妹,都成了一甕一甕的粉末。因為週末懶得回家的他逃過了死劫,但他卻一點也不覺得幸運。

十幾年來對他最重要的人們都不在了,支持他夢想說要當他後盾的人不在了。他在奔回家的那瞬間,第一次知道其實世界看起來可以是黑白的,原來電影或是電視劇演的都是真的。

想到這邊他忍不住睜眼用手拍著自己的臉頰。每次一個人待在安靜的地方他總是會想起這些,接著就會跌進後悔跟難過的漩渦。他打開電視的電源,嘻笑聲跟綜藝節目的效果音馬上充斥在不大的空間中。

他只有自己一個人,也習慣一個人獨處,卻沒辦法習慣感覺到的寂寞,於是養成了一定要將電視打開的習慣。他試過用音樂代替,結果撐不到五分鐘他還是放棄了,所以即使有些吵,只要狀況允許,他家的電視會一直開到他入睡前。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歷史上的今天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