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慢速旋轉(2)

午餐是採自助式,林梓敬拿好食物之後在大餐廳中尋找了一段時間才找到坐在角落的余謹。他端著食物走到他的附近:「介意一起吃嗎?」

雖然僅僅是兩週研習的交情,但他還是希望跟室友能好好相處,說不定昨晚那樣的冷漠只是兩人還不熟悉而已。他不喜歡吵雜,但也受不了太過安靜,在這個周遭都沒認識的人的環境中能有個可以聊天的對象的話,對解除壓力也有幫助。

或許對轉掉他的壞運也有幫助。他心裡這樣想著,但默默的吐了口氣。

 

余謹的視線從落地窗外的山林風景轉回室內,看著林梓敬好一會兒但卻沒有任何動作。林梓敬重複了一次問句,才得到余謹的一句「請坐」。

雖然有點不確定,但林梓敬邊坐下邊問:「呃,我是跟你同組並且同寢的林梓敬……」

咬了口三明治後又看向窗外發呆的余謹聽到這句話轉過頭來:「嗯。我知道,你是不大會認人的林梓敬。」

林梓敬抓了抓頭髮,有些被說中的窘態,人果然不能在走霉運的時候做壞事,隨便一個想法都有被抓包的感覺。他看著余謹雖然不再看著窗外發呆,只是靜靜地低頭吃著食物,一時之間他找不到其他話題,也就跟著默默吃咖哩飯。

「嘿!你們在這兒啊!不介意我們也一起吃吧?」沒多久柯博聞跟汪秉翰兩個人也帶著食物走了過來,但柯博聞並沒有等任何人開口應答就坐了下來。「呼,這大學的伙食還不錯,剛剛看了好久才決定要吃什麼。小翰你站著幹嗎?坐下吧!」

「可、可是學長……」汪秉翰說到一半就被柯博聞拉坐下來。

「再學長下去你的麵就要爛掉了,嗯?小謹只有吃三明治跟沙拉?這樣吃得飽嗎?」

小謹?認識才半天而已就取了暱稱嗎?林梓敬微微挑眉,一邊想知道余謹的反應是如何。余謹聽到自己的暱稱並沒有太大反應,只是抬頭看向柯博聞淡淡的說了聲:「我中午都吃這樣而已,習慣了。」

「咦?減肥嗎?唉唷男人要有點肉才好看啦,像我們家小翰手臂就有點肥肥的很好捏,出去都很受歡迎耶!」邊說邊動手捏著一旁汪秉翰上臂下緣,將他嚇了一跳。

「學長!你趕快吃飯啦!」汪秉翰急忙把柯博聞的食物推到他面前,表情滿是不自在。「吃飯的時候要安靜吃飯,不要騷擾別人!」

「小翰你這樣就不對了,業務就是要邊吃飯邊聊天才行,不然怎麼談生意?」邊這樣說著柯博聞邊開始吃午餐,「對了,我跟小翰的房間在4233,你們兩個呢?」

「3128。」

柯博聞微皺了下眉頭,「好遠,第一個數字不同代表是不同棟吧?我還以為同組會住在同一棟,打算晚上帶酒過去找你們喝呢!」

好險不同棟。林梓敬臉上雖然跟著附和「太可惜了」但心裡其實鬆了口氣,他的酒量不超過鋁罐裝的啤酒一罐。自家公司也有業務,不過他印象中似乎也是不擅長喝酒的人,對業務們來說,「會喝酒」這件事情是必要的嗎?

「對了,你們知道公司這次研習花了多少錢嗎?我上次跟總經理吃飯的時候偷聽到了……」

這頓午餐就在柯博聞不斷開啟話題、汪秉翰跟林梓敬偶爾的應答中度過,余謹除了最早與林梓敬的對話外完全不發一語,但是他雖然沒有參與對話但也沒有在吃完食物後離席,余謹有一半的時間就安靜的坐在位子上聽他們對話,偶爾喝著飲料但沒有像一開始望著窗外發呆。

接連三天都是相同的模式,雖然四個人一起吃飯,但說話的仍是三個人,而余謹就只是聽著。在研習中的分組討論中余謹也攬下記錄的工作,安靜的聽著其他三人討論,但偶爾在討論呈現膠著或是沒有進展的時候,余謹好幾次說出關鍵性的意見來,讓其他三人覺得驚艷。於是在決定誰當組長的時候,三個人都默默的填了余謹的名字,並且在不得反對之下通過。

 

 

「啊,你洗完澡了,要不要吃點宵夜?」林梓敬聽到浴室開門的聲音後從小廚房中探出頭來,問著正擦著頭髮的余謹。沒有戴著眼鏡余謹這時候看起來年紀很小,很像個大學生。

大概是沒料到會被招呼宵夜,余謹停下動作有些驚訝的看向林梓敬。

「呃……我顧著要把下午講的維修要點整理起來所以晚餐沒吃多少,剛剛肚子餓了就跑出去買了滷味。」林梓敬端著盛著食物的盤子走向客廳,「你晚餐也吃不多,要不要吃一些?我買太多了……」

「我不需……」余謹拒絕的話才說到一半,肚子卻不客氣的傳出咕嚕的聲響,余謹輕咬著下唇,表情顯得尷尬。

「哈哈!我說了我買太多,就當幫我吃一些吧!」看著余謹猶豫了一會兒後坐在沙發上,林梓敬愉快的遞出筷子。「吃吧!你有沒有需要喝什麼飲料?」

余謹搖了搖頭,低聲的道謝後默默的吃著滷味。

雖然余謹依舊沈默,但林梓敬卻覺得很開心,有種成功的引誘了路邊小貓來吃食物的感覺。畢竟這幾天來雖然跟余謹同組都是一起行動,宿舍也住同一間,但相處起來仍是冷淡,對話也很少,像這樣意外的交集讓他感覺非常稀奇。

他低哼著斷斷續續的歌,邊按著手上的遙控器切換電視的節目。從新聞台切到綜藝台再切到音樂台,每一台停留的時間不超過五分鐘。

所有的頻道都被他轉過一次之後他才定頻在綜藝節目上,邊吃滷味邊跟著節目上的來賓說的冷笑話開心大笑。林梓敬轉頭發現余謹沒吃什麼食物,笑著招呼:「吃多一點啊!我以前讀的是這附近的學校,這家滷味在學生中很有名,便宜又好吃!試試看排骨酥!我大力推薦喔!」

因為常跟同事們在假日聚在家中看電視聊天吃食,所以也習慣了這樣的招呼方式,順口說出之後他才猛想起一旁的不是熟到爛掉的同事,而是第一印象冷漠的余謹。「呃……你有興趣的話就多吃一點。」

「有趣嗎?」

余謹突然冒出的問題讓林梓敬一愣,沒有前後文他該怎麼解釋這句話?他抓了抓頭髮,「什麼有趣?」

余謹用筷子指了指電視,「這個節目,因為看你一直笑。」他看到林梓敬一臉疑惑,急忙補上解釋:「我、我不常看電視……」

「那你平常都做什麼?」這幾天的相處下來,林梓敬發現余謹在吃完晚餐回到宿舍後,除了喝水跟洗澡外,似乎都只在房間內待著,只有他待在客廳看電視或是看書上網,既然起了這個話題的頭,他忍不住就想問問。

被問起這樣的問題余謹似乎有些意外,頓了一下後才回答:「在房間看書跟上網……」

「咦?你也上網啊!?玩遊戲?看小說?還是看影片?」

「……看小說跟影片。」

「啊我也是!不過工作的時候最常做的是上網Google資料!小說的話你都看哪一類型的?我喜歡看科幻的! 」發現余謹似乎被他連發的問題嚇到,林仔敬抓了抓頭髮有些不好意思:「呃,嚇到你了?我有時候會像這樣不小心就過度興奮。因為好像終於可以跟你聊上天覺得很開心,所以不小心就……」

「很開心?」余謹露出疑惑的表情。「跟我聊天會很開心?」似乎對這個問題非常意外,余謹又問了一次。

「因為……」林梓敬再抓頭髮,「雖然我們同住一間房間,但這幾天根本說不上幾句話啊,可是我們至少要一起相處兩週,所以能夠像這樣聊天真的很開心。我跟柯博文不一樣不會主動找話題……」

「因為……因為我反應慢,」余謹緊緊的握住筷子,手指微微的泛紅,「加上很不擅長應答跟聊天,所以……」

「所以才都保持沈默?可是討論的時候你常常一針見血啊!像下午那題陷阱,到你提出之前我們都沒有發現耶!」下午在解陷阱題目的時候,因為余謹的一句話,讓他們成了最早解題成功的一組。

「因為有時間讓我思考可以說什麼……」余謹像是斟酌該用什麼字句,稍微遲了一點才回答,「如果需要快速回答我就會非常緊張……然、然後就會亂說話……」

所以只是反應比較慢而不是冷漠嗎?這樣似乎可愛多了。「亂說話?」

「啊……嗯。」余謹咬了咬下嘴唇,面露為難的表情一會兒後開口:「其實我只是很普通的行政助理,但因為不小心得罪了長官所以……雖然跟這個軟體沒有太大關係但還是被派來參加了。」

「呃,那不就跟我差不多?」看著余謹驚訝的表情,林梓敬抓抓頭髮,「我並不是負責這家公司的系統支援,只不過我是因為最近衰事太多,加上其他人都在忙就被派過來了。說起來其實算差不多的對吧?」

完全不一樣吧?余謹心裡想這大概是林梓敬的安慰之詞,也就淡淡的笑了笑沒做回應。結果這笑容竟然引來林梓敬的驚呼。

「欸你笑了耶!」

余謹僵住笑容,腦袋裡想的是「這樣很稀奇嗎?」,但卻沒有說出口,只是伸出手摸摸自己的嘴角。這動作讓林梓敬驚覺了自己的暴言,「啊,不、我只是覺得驚訝,因為你這幾天也都沒有笑過。」

聽完之後余謹反而笑出聲音:「因為我很緊張啊,每天都在擔心接下來要有什麼挑戰,等等該說什麼話,如果又因為反應慢而得罪別人或是讓別人覺得我很傲慢怎麼辦……」

其實已經造成了。林梓敬抓抓頭髮,沒有把這句話說出口。短短兩、三天林梓敬私底下好像已經聽到不少人說余謹態度高傲等等的耳語。

「我覺得你不回應會更糟糕喔!來吧再多吃一些,拜託不要剩下來這樣比較好處理廚餘。」林梓敬再度招呼余謹吃東西,「也不用太快,像你這樣跟我對話的速度就很剛好啊!」

「這樣?」

「嗯,這樣就可以了。你可能遇上急性子的長官才讓你更加緊張吧!大家都一樣,一緊張事情就會做不好,這樣下去就變成惡性循環。只要事情做對,應對稍微慢一些沒有人會怪罪的。」初出社會時他也有過這樣的時期,記得余謹的年紀還很小,應該也是這樣的原因吧?

「是嗎?」余謹想著家人跟公司同事,好像都是急性子的居多。家裡的人會包容自己,所以就算反應慢也沒被抱怨過,或許真如林梓敬所說的,他越急著想做好造成反效果,之後就越來越害怕跟人交談,給人冷漠的印象。「或許真的是這樣,謝謝你!」

「欸?」意外的被道謝,林梓敬非常驚訝,「這沒什麼好道謝的啦!」他抓抓頭髮笑著回應。

其實余謹只是反應慢了點,但就像第一天一樣,對他問的問題他都會回答,只是有時候比較晚而已。一邊吃著滷味的林梓敬,腦袋裡一邊更新了對余謹的印象。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