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我的戀人他

  我的戀人是一個作家,沒什麼自由。

  雖然戀人的職業欄寫的是「自由業」,但從我的觀點來看他一點都不自由。

  首先他沒有固定的休假日。他不用跟我一樣每天要離開家裡到公司上班,可以睡到飽再醒,但相對來說,他只要一睜開眼睛,就是「上班時間」。所以當他在趕稿的時候,工作時間就是二十四小時。

  雖然我的工作忙起來也是看不見睡眠時間,但一般來說事情總有忙完的時候,會有一段時間能讓我消耗因為加班而得到的休假時數。但我的戀人他沒有,一本書或是專欄文章趕完,補個眠睡個覺醒來,就是下一本書下一個工作區段的開始。

  再加上他崇尚「夜晚才是一天的開始」,就變成當我下班回家時,他才剛好起床,而我準備入睡他正開始工作,第二天我要上班了,他正做著入睡的準備──如果不用趕稿的話。我們兩個人的交集時間就只有我晚上八點下班之後的短短幾個小時。

 

 

 

 

 

 

  「偶爾我會覺得我好像在跟律師見面。」

  戀人捧著我熱好的牛奶,剛睡醒有些迷糊的回應我的感嘆:「律師?怎麼說?」

  「每天付你鐘點費,」我指指他手上的熱牛奶,然後比比我跟他,「然後才能見面,時間的長短就是那杯熱牛奶喝完的時間。」

  「……我的鐘點費這麼便宜啊……」戀人拿著牛奶說出這樣的話,表情卻是傻傻的痴笑,「對了對了,我後天交完稿子之後,大概會有半個月的空檔喔!」

  「哦?」真難得,雖然戀人說自己的書賣得不好,但他的編輯倒是信心滿滿。據他說,在他出了第三本書的時候,他的編輯就幫他排好了接下來十本的時間表跟走向。我原先以為作者想寫什麼全部都是由作者自己決定,戀人卻告訴我,在成為商業作家之前是,之後就大概是百分之八十。「這次可以休息這麼久?」

  這是他跟我同住以來最長的假期,第二長的假期是搬家的時候,那時候他有三天沒有寫任何一個字。第四天一大早,我打開門準備上班時,就看到編輯一臉笑容的在門口出現。台灣的編輯這麼勤勞嗎?戀人說他的責編是例外,特別的熱血。

  「嗯,」小口小口喝著熱牛奶,雖然看起來仍處於迷糊狀態但表情顯得滿足。「因為編輯他倒下去了。」

  「啊?」

  「好像是熱血過頭胃出血,剛好我已經交好兩本稿子的量所以連我也一起放假了。」他傻傻的笑了起來,「這算是雞犬升天嗎?」

  ……零分,成語真是亂用一通。他的國文老師要是知道他這樣亂用成語,職業竟然是作家一定會很想哭吧。「……你是要當雞還是狗?」

  「蛤?」

  雖然戀人一臉沒聽清楚我說什麼,但我也不想再重複一次。「那你這半個月想做什麼?」

  捧著還有半杯熱牛奶的他,聽到這個問句傻傻的笑了起來,給了我一個很燦爛的表情,「睡覺。」

  「睡半個月?」

  「不覺得很幸福嗎?」眼睛都冒出星星來了。「不覺得什麼都不用考慮的狂睡非常幸福嗎?」

  「你平常趕稿完也是狂睡一整天,放假也做一樣的事情嗎?」

  「不一樣!」戀人的頭搖得跟波浪鼓一樣,怕他弄翻牛奶,所以我拿走了他手上的馬克杯,「睡一天跟睡半個月是不一樣的!」

  我的工作時間相較於戀人來說非常固定,也明白連續工作下來的疲累。雖然年紀快接近三十,卻已經無法像年輕時候能睡超過十個小時,多一分就覺得骨頭僵硬,睡越多反而精神越不濟。

  而事實上大我三歲的戀人卻能夠在拼死的趕稿後,睡上整整一天半不用起床。不只不用吃飯,偶爾巧遇中途起床上廁所的戀人,我都懷疑他那時候是否有意識。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恰巧,有幾次他跟我的休假重疊在一起的時候,他倒是精神奕奕的陪我看電視,平常從工作房走到廚房都有些懶惰的他還陪了我去河濱的公園運動了一下──雖然他只跑了五分鐘就喘到只能坐在一旁看我跑步。

  「不陪我跑步嗎?」其實我知道他是勉強著自己陪我,雖然對很累的他很不好意思,但那可是難得可以在陽光下看著戀人的機會。雖然他掛著黑眼圈然後腳步輕浮,但對我展開的笑容比陽光還耀眼。

  他聽了我的請求之後皺起眉頭,盯著牆上的月曆好一段時間,久到我以為他新練成了張開眼睛睡著的技能。然後他突然說話了:「可是你沒辦法休半個月對吧?」

  嗯?我在腦中盤算了一下。特休大概只剩下七天,要休到半個月真的沒辦法,尤其現在才突然說要休長假,公司那群人不可能會放過我。對他點了點頭,想休假超過一天,至少得要交代一星期,加加減減扣下來,能重疊上戀人休假的,大概只有五天。

  我比出五根手指,「可以有五天。前後加上週末假日剛好就九天。」

  雖然距離他醒來已經兩三個小時,他卻仍是睡眼惺忪的樣子。聽完我的話之後,疑惑的將自己的手指扳來扳去,像是在計算些什麼。

  「……六天。」

  「啊?」他一臉疑惑的看著幫他回答的我,然後花了三秒鐘才理解我說的內容,「喔,對耶,只剩下六天。」

  竟然用「只剩下」這三個字。我嘆了口氣,「我以為你是想多跟我在一起才問我休假的。」

  「我本來是想要睡到你能休假再醒的。」

  「你是睡美人嗎?」

  「那麼老套的梗我才不會用!什麼一定要讓人吻醒的……」戀人又數起手指,不知道他又想起了什麼。「最後兩天要提早把大綱擬好,你倒數第五天來吻我就好了。」

  「這麼老套的梗不是不用嗎?為什麼是第五天?」把已經失去溫度的牛奶倒掉,他喜歡的史努比圖樣浮現在杯子的底部。我忽然想起他指定的日期有個史努比展覽,讓我忍不住一笑。

  「梗多用幾次之後就變得有趣了,王子記得把我吻醒就好。」戀人看起來清醒了,眼神看起來閃亮閃亮的,但卻又帶了點像是火焰的東西在眼中跳著。他兩手環住我,難得在這個時間對我撒嬌──晚上十一點,我準備就寢,而他剛醒來不到四個小時。

  「那吻醒你之前王子要做什麼?」

  「當然是……讓我睡呀……」

  火焰跳著跳著,讓整個房間溫度上升了好幾度。

 

 

 

 

 

 

  我的戀人是一個作家,沒什麼自由。就算放假,就某方面來說自由度也很低。

  雖然似乎我也得要負些責任。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