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我的戀人他

  我的戀人是一個作家。

  在我們交往之前他就不斷的投稿作品去出版社、去參加比賽,但總是失敗。交往之初,我還看不大懂他究竟在寫哪一類型的文章時,他的作品被出版社相中出版,雖然沒有一鳴驚人,但已經能在書店的書架上看到他的名字了。

  其實我不常看閒書,現在看最多的一種書類叫「企劃書」。那不算是戀人定義的「書」,但對我來說那裡面可是埋藏了現代人的心機跟狡猾,用令人厭煩的文字遊戲描述,也算是一種另類的小說才是。

  我把這想法告訴他,他鼓起臉頰生氣的跟我說這兩個怎麼可以這樣畫上等號,然後持續了三天不跟我說話──其實是他的截稿日快到了,習慣關起門來做最後衝刺。

  我這時候才知道原來戀人寫的是小說,但他總不讓我看他的作品。

  「你這個平常不看閒書的人怎麼會看得懂我寫什麼?」他捧著我幫他熱好的牛奶,癟嘴指責我想了解他工作的心意。

  「但是我不看就不會懂啊,所以要懂當然要看書不是嗎?」

  「可是你一定不會懂我寫什麼,與其讓我期待你看完了會很開心結果卻只跟我說你看不懂,倒不如就不要讓你看啊!」他低頭喝著我幫他熱好的牛奶,表情很煩躁的抱怨著。

  「喔,那好吧。」

  「欸?」

  「既然你這麼不希望我看那我還是不要看好了。」

  我的話剛說完,他的臉馬上垮下來,然後又捧著牛奶邊喝邊小聲碎念:「……為什麼不多堅持一點,就說你很想看嘛……這樣我就還是會讓你看啊……」

  「你希望我看?」

  「……也沒有啦,我本來就知道你對小說沒有興趣,所以也不會特別希望你看我寫什麼……只是聽到你提起了就會很開心,然後期待又怕受傷害。」

  這是哪門子少女般的心思?我有點哭笑不得:「老實這樣說不就好了?」我伸出手在他面前晃。

  「就說我怕受傷害啊……這手是要幹嘛?」

  「書啊,作者大人請賞賜我一本小說看吧。」

  「欸你真的要看啊?」抬起的臉閃著滿滿的光芒,跟準備呈給我企劃書看的人很像。「那、那你想看哪一本?」

  「你的代表作好了。」

  「代、代表作?」他皺起了眉頭,光芒淡去。原來代表作這三個字也有殺傷力嗎?

  「對啊,你到目前為止出了幾本書?」他折著手指數,向我豎起了八根手指,「那總有一本是比較有知名度或是你寫得比較有信心的吧?」

  他很困擾的歪著頭看我,然後看看天花板,再看回我身上,用快哭的聲音說:「我每一本都很有信心可是沒有一本有知名度的……嗚啊……算了你還是不要看好了,這種沒用的書……」

  我拉住他想往房間跑的身體,沒想到短短的一個問句就戳到他的痛處,我一定得要解釋我並沒有這個意思才行。「那你給我你最喜歡的一本好了。」這應該很安全了吧?

  「我最喜歡的一本?賣不好也沒關係?」他可憐兮兮的回頭問我。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他這種有些膽怯的表情,平常一副「我是大爺你要來服侍我」的樣子,這種表情老實說挺新鮮的。我點點頭,要他就給我那一本。

  「那你要答應我一定要讀到完,而且看完絕對不能打我喔!」

  「為什麼會打你?這本書有那麼糟嗎?」似乎有些不妙的預感,不過也大概可以猜到,八成讓我成為書中的某個角色了吧?

  「不糟不糟,我目前最喜歡這本了!我去拿給你!」他跑回他的工作房去,從背影看來腳步輕盈,半分鐘前的那個自艾自憐的感覺蕩然無存。

  我坐回客廳的沙發上,認真的反省自己是不是真的太不夠關心戀人的工作了。把人拐來同住之後,除了家裡多了個日夜顛倒的存在外,絕大部分的時間感覺仍像是自己一個人獨居。我一直想取個平衡點,不讓同住變成個無意義的事情。

  雖然平常不看小說,不過把他的書當成企劃書來讀應該也是沒問題的吧?

  「這本這本!」雖然聽到工作房那邊傳來些像是書本崩塌的聲音,不過看到他平安無事跑出來讓我鬆了口氣。他手上揮舞著一本看起來頗有厚度的書,封面套著紅藍相間的綿布書衣讓我探不見書名。

  戀人像獻寶似的把書捧到我眼前,十分鐘之前可憐兮兮的表情現在換成了閃著期待光芒的小狗表情,雖然知道創作者個個都有怪異的地方,但親身體驗的時候還是很驚訝。

  「這本?」拿到手才想拆下封面就被戀人壓住手,我疑惑的看向他。

  「不要看書名!」

  「……書裡面也有啊。」書眉不就是放書名的地方?

  「……啊對喔,我都忘了。反、反正你不要拆開書衣啦!拆開的話……」

  「拆開的話……?」

  「我、我就三天不跟你說話!」

  戀人紅著臉說出沒什麼威脅性的話來。我沒告訴他,在今天說話之前他埋在那間書跟資料堆得跟梅花樁沒什麼兩樣的工作房中已經五天了,這期間不只沒說上一句話,連臉都沒見到。

  我拍拍看不到封面,但卻繡上戀人筆名的書衣,表示我會認真看完。

  「要跟我說感想喔!」

  幫他熱好的牛奶他已經喝完,但卻沒見到他回到工作房去。大概是把稿子趕完了吧?他的作息一向跟我這個朝九晚八的上班族不一樣,說真的,我也沒見過他工作的模樣,忽然有些好奇了起來。

  不過眼前這個問題是個難題,比為沒特點的商品寫出令人無法抗拒的企劃還難。

  「你知道我一向不看小說,還要我說感想嗎?」

  「嗯!」他期待著大力點頭。

  「好吧,你這麼期待我就努力吧。」

  五天後,我給了他一疊大約二十頁精算起來大概一萬字的感想。

  「這……這是什麼?」

  我發揮了寫小論文的精神,把他的小說從理想面精神面跟感情面做了些商業的分析。還稍微研究了一下他小說中那個時代的商業跟他筆中的武林人物的互利關係。

  「等等等等……感想跟論文不一樣啊……」他垮著肩似乎不是很開心看到我的感想,他推開疊著的紙張,「感想,感想一句話也沒關係,不是研究,就只是看完當下的感覺!」

  「嗯……」看完當下的感覺嗎?「我想我應該沒那麼笨吧?」

  「啊?」

  我的「一句感想」似乎讓戀人摸不著頭緒,只好把「一句」多擴充了很多句。

  「我想我不至於在有人對我表示好感的時候完全沒有感覺,也沒有可能在明知道對方會傷心的時候會拋下對方,更不可能會搞什麼利用別的男人女人讓情人吃醋的橋段。」

  「你、你、你知道我在寫你?」

  「我想我應該沒那麼笨看不出來吧。」我給他的究竟是什麼印象啊?

  「欸嘿,那是我出版的第二本書喔!你覺得好看嗎?」他見我把目光看向桌上的那疊紙,「不、不要那麼制式也不用研究,你有沒有喜歡的地方告訴我就好了!」

  「嗯……我倒是有很想實踐看看的部份。」說著說著我將他壓倒在沙發上,「那麼文藝謅謅的做愛我倒是想嘗試看看呢。」

  看著戀人笑得漲紅了臉,我想我成功的取悅他了。

 

 

 

 

  我的戀人是一個作家。雖然沒有太賣座的作品,雖然有時候我搞不懂他在表演什麼,也不大懂他像風一樣善變的情緒,不過我們穩定交往中。

0 0 vote
Article Rating
分享這篇文章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