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四][同人] 餘夢(2)

  「喂!」

  又過了不知道多久的時間,四月一日終於看到百目鬼靜再度出現在他眼前。既然知道叫了他的名字也不會讓夢醒來,那他就不必要跟之前一樣謹慎了。

  跟之前出現的姿勢一模一樣的人聽到這聲叫喚回頭看著他,「你找到了嗎?」

  「沒有,我不找了。」四月一日用不在乎的語氣回答。

  意料之外的答案讓百目鬼表情楞住,眉頭微微皺起。這是百目鬼有些不耐煩或是想生氣的前兆,四月一日這樣想著,然後莫名地覺得心情愉悅。

  「答案感覺起來不是我會喜歡的那種,所以我不想找了。」他雖然沒有這樣任性過,但偶爾一兩次無妨吧?四月一日觀察著百目鬼的表情,發現百目鬼眉頭皺折的數目增加了,他開心得忍不住笑了,伸手推了推百目鬼的額頭,「皺眉會老得快唷!」

  還沒收回的手指毫不意外的被百目鬼抓住,在夢中所有的物體都沒有溫度,但四月一日卻覺得自己被握住的地方有著令人想念的溫度。

  「……你怎麼這時候任性了起來……」皺起的眉頭仍是打著死結,百目鬼的低語充滿著無奈。

  「找不到問題很大嗎?」

  「很大。」百目鬼認真的回覆,然後更慎重的補上一句:「對我來說,問題很大。」

  「那你直接告訴我就好了,反正是你的委託嘛!」連四月一日自己也很訝異,原來自己可以這麼任性。從小到大,總是在意著每個人想法成長的自己,在遇到眼前這個人之後才瞭解原來自己並不是沒有脾氣,甚至還會耍任性。

  「如果我可以直接跟你說,就失去了要你自己找的意義了。」

  「我不想找了呀!而且,究竟是為什麼要我為了你去找這些解答?明明就是你可以直接回答我的啊!」對著百目鬼皺眉的表情,四月一日有些挑釁般的回答他。

  百目鬼嘆了口氣,雖然四月一日的任性對他來說很令人懷念,他想念這樣氣勢高漲的四月一日,想念他這樣的表情,但……現在不是懷念的時候。

  「……可以告訴你的話,我會直接告訴你的。」

  「……這樣比較像你呢。」嘴角微微上揚,四月一日真的覺得自己心情很好。

  抽回自己的手,四月一日走向櫻花樹,不在乎是否會弄髒身上的和服,直接就坐在鋪滿花瓣的地上。在夢境中經過了這麼久的時間,究竟等於在現實世界中幾天?他無從得知,卻也覺得無所謂。

  「像我什麼?」

  「表情,還有笑的方法。」四月一日比了比臉,「你之前的笑法真不像你,那是會令人起雞皮疙瘩的笑容哪……」

  「……有這麼嚴重嗎?」百目鬼摸著自己的臉,「時間過了這麼久,或許真的變了也不一定,人總是會變,不管是想法或是生活習慣。你也變了啊……你曾經那麼介意自己是不是侑子小姐消失的原因,但後來也就只是專心等待了不是嗎?」

  四月一日注意到他的用詞大多是過去式,說話的內容也多了很多;談論的是明明是在他眼前的自己,但用著卻是懷念的語氣。

  懷念……?腦中跳出了一個可能性,他一愣後隨即想抹去那個念頭,但一旦起了頭就像生根般的在腦中盤旋著。「……我還是覺得那個答案不會是我喜歡的,我還是不想找了。」

  「不找出來,你就無法離開夢境喔!」

  「這也不錯啊,現實生活中你不可能一直在我身邊,但這個夢境卻可以啊!」四月一日對百目鬼招手,「反正我的現實跟夢境差別並不大,沈睡或醒來做的事情都差不多,等待的人也都是一樣……」

  等待著侑子小姐歸來,等待著百目鬼來跟自己見面,等待著生活的轉變,等待著……他能做的只有等待,除了這個還有什麼?

  「你怎麼變悲觀了?不管怎樣都覺得有個希望在前方的人去哪了?」

  聽到有些熟悉的問句,四月一日有些開心,雖然腦中有個不大好的念頭不斷發酵。「指引著我的明燈已經不在了啊,現在連在身邊的人也都要離開了……」

  「……」

  見百目鬼沈默以對,四月一日就知道自己心裡的那個預感成真了,剛剛愉快的心情就像瞬間被冰凍般。難怪夢境不會有溫度,就算有溫度也無用,溫暖不了任何屬於自己的東西。四月一日對自己苦笑,從他下了決定的那天起,他就知道這一天終會到來,只是他沒想到是需要以這樣的形式去接受。

  四月一日站起身,對仍用著寂寞眼神看著自己的百目鬼說:「……我知道答案了,但我還是不想說。我也不想實現你的願望,就讓這個委託破局吧。」

  話說完他轉身就想走,雖然他也不知道在這無邊無際的夢境中能走去哪,但這瞬間就是不想見到百目鬼,雖然他矛盾的很想念他。

  還沒跨出步伐就被身後的人拉住,他回頭看見百目鬼擔心的眼神,強扯著微笑:「不用擔心我出不去夢境,就算知道佈下這禁錮的是侑子小姐的魔力,以現在的我還是有辦法出得去的。」

  「君尋……」

  「雖然我不知道你什麼時候跟侑子小姐訂下的這個契約,也不知道你究竟是給了什麼代價,但如果你想……我可以幫你解除掉。」四月一日低下頭,「跟著時間往前走才是正道,沒有什麼是不該拋下的……你……」

  「君尋!」百目鬼用力的握住四月一日的手,「什麼都可以拋下,只有你是不行的。」

  「欸。有這句話其實就夠了。」四月一日轉過身來,認真的看著百目鬼,「你知道嗎?我早就做好心理準備了。你離開我,或是開始你的其他人生規劃,對我來說都是我不能干涉跟影響的。有沒有辦法一直走下去不是最重要的,回憶才是能夠永遠保存下來的。我已經佔住你的時間很久了,從你那邊我也得到了很多回憶,夠了……」

  「不夠!」百目鬼大聲打斷四月一日的話,「對我來說不夠!」

  上大學之後因為研究的路線加上見面的時間減少,越來越少見到百目鬼像這樣激動的場面。所以當百目鬼吼出這句話的時候,四月一日一時之間回應不出任何一句話,只能像是著迷似的看著百目鬼。

  「……我原本也認為不夠。人類是多麼的貪心跟自私,不到呼吸停止……不,說不定連呼吸停止,自己的樣貌都完全消失了,還是會執著在覺得屬於自己的事物上。雖然我不知道我自己能維持這樣的狀態多久,但怎麼說都是比你久的……」

  ……要我看著你逐漸的變老甚至消逝,用這種方式讓自己接受以後只剩下自己「一個人」也未免太殘忍。後面的話四月一日說不出口,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出口。他靜靜的微笑,腦中湧起口中不曾嚐過的苦味。

  曾經好一段時間懷疑自己不是人類,但卻在這時的貪心跟自私上確定自己是貨真價實的人類。妖怪也貪心跟自私,但毫不隱藏也從不放棄。而人類雖然自私貪心,卻總是隱藏在自己的心下,用笑容或是謊言包裹著。

  「……有認識就一定會有分別的那天。我原本以為這家店跟侑子小姐會永遠都在,但侑子小姐還是消失了。跟你……不過就是讓分離的時間提早而已。」四月一日像個老人般拍了拍百目鬼的頭,「雖然不知道你這個年紀是幾歲,應該是比我年輕吧?我幫你解除後,快回到自己的身上去吧。」

  「我並不是我自己的一部分,所以也不會有回去的地方了。」

  「什麼?」

  百目鬼緊緊握住四月一日的手,「對你的時間軸來說,我是從未來回來的。」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歷史上的今天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