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慕蟬(2)

  林睦偉無視小鯨的吐槽發言,他再度向眼前剛剛說不知道自己是誰的男子問話:「請問你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誰?還是……熱暈了?」

  他沒聽說過熱暈可以忘記自己是誰──如果這方法可行,那每年夏天每個人都會忘了自己吧……

  見對方呆滯的目光看著自己,他再開口:「那你是怎麼到這裡的?這個總能知道吧?走路或是搭車?」問到這邊他才驚覺到,這人該不會被綁架之後亂丟在這裡,失憶則是被毆打造成的吧?「你頭會痛嗎?有沒有傷口?」

  對方還是遲疑的搖頭,林睦偉想這個人現在連自己的狀況都分不清楚,送去醫院請警察來幫忙是最快的。「小鯨,你去冰櫃拿冰棒,我開車送你回家。」

  「咦?那他呢?」小鯨用手指著穿著怪異的男人。

  「一起出去,我載他去醫院跟警察局。」

  「那我也要跟!」有熱鬧一定要看,不然回家也只是陪爺爺奶奶看電視而已,還是小睦好玩,但是冰棒還是要拿!小鯨邊喊著要等我唷邊往店內跑。

  「走吧,先去醫院檢查你有沒有哪裡受傷吧。」跨出門拐個彎,倉庫旁就停放著他的小發財車,開了駕駛座的車門正打算轉身看那人有沒有跟上,一轉頭就跟男人的臉正面相對,讓他嚇得一口氣差點喘不過去。「你你你你……」重複了好幾聲「你」之後林睦偉終於順利吞下口水順了氣,「你這麼近幹嘛?」要不是現在還是白天,他還以為自己撞鬼了。

  「只是跟著你而已……」臉上的表情仍舊是無辜狀。

  林睦偉輕輕的推開這個第一次見面,而且看樣子搞不清楚狀況卻又忽然表現得很熱情的人。人處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不是應該會對不認識的人有些戒心嗎?林睦偉對這個人的舉動產生問號,更多的情緒則是厭煩。

  他知道自己的厭煩不是對這個人產生,而是靠近自己的這個舉動。林睦偉發現自己的手無法克制的敲著自己的大腿側,稍微有些煩躁的嘖了聲,抬頭對著那人說:「你從另一邊上車,等小鯨來我們就出發。」

  林睦偉看著那個人偏著頭盯著自己一會兒,才喔了一聲走向車子的另一邊開門上車。沒多久小鯨雙手拿了冰棒邊喊著「來了來了」邊跑回來從駕駛座上車坐在中間的位子。

  上了車繫好安全帶後林睦偉才發現小鯨拿著三枝冰棒,「你拿這麼多不怕到一半就溶了?」

  「所以要趕快吃了啊!來,這枝給你!」小鯨忙碌的拆了冰棒的包裝之後,笑著拿給那個那個男人。男人猶豫的看著小鯨手上的東西,「快拿走!不然就要溶在我手上了啦!」小鯨有些不耐煩的硬塞到男人的手上,然後開始拆另一枝的包裝。

  林睦偉接過冰棒之後轉動鑰匙發動車子,「老車子了,熱車一下。」

  「你車子不換嗎?我爸的車也很舊了都還不用熱車。」小鯨舔著哈蜜瓜口味的冰棒邊說。

  「沒錢啊!好吧,我只好將你載去賣之後來換車好了。」林睦偉嘿嘿的笑了幾聲,大口將冰棒吃完之後他踩下油門將車子開出。

  「我要是能賣錢的話我想我爸應該就賣掉我了。」小鯨同樣也將吃完的木棒丟入車上的小垃圾筒,「你好安靜,而且吃冰也太慢了吧!」

  男人還在小口吃著手上的冰棒,聽見小鯨這樣說他為難的苦笑,「我不擅長吃冰……」

  眼角餘光瞄了一眼男人身上的長袖穿著,在這酷熱的七月天真的顯得很異類。

  「吃冰也需要擅長嗎?那我很擅長吃冰,一下子就可以吃好幾枝!我可以用這個當技能賺錢嗎?」

  林睦偉空出一隻手在小鯨頭上亂搓揉,他大聲笑著:「才幾歲而已不要老是想著要賺錢,小孩子就要像小孩子一點。」

  「我想快點長大啊!這樣就能跟我爸媽一起下山賺錢了。」

  說到底還是想跟父母在一起,「嘿嘿,還好你還是像小孩子。」打了方向燈,將車子停在小鯨家門口:「到你家了,快拿蟬去給你爺爺奶奶看。」

  「欸?!我也想要跟去警察局!我想知道這個人是誰啦!」

  「知道又如何?天黑了,你不回家爺爺奶奶會擔心的。」林睦偉下了車,拉著坐在中間的小鯨。

  「他是我發現的啊!!」小鯨一手被林睦偉拉著,他急得另一手直接抓著那個他發現的男人,「我不管他是我發現的啦!!」

  林睦偉哭笑不得,又不是發現小狗硬要帶回家養。他搖了搖頭,「好啦,那我去你家跟你爺爺奶奶說一下。」

  不理會小鯨爆出的歡呼聲,他走進小鯨家說明狀況後才又上車。「你爺爺奶奶太放心我了,我要是真的抓你去賣該怎麼辦?」

  「……記得要把錢給我爸。」小鯨兩隻手都緊抓著男人,讓仍緩慢吃著冰棒的男人臉上充滿複雜為難的表情。

  林睦偉哈哈笑了幾聲,左拐右彎了幾個街道之後,車子停在警察局門前。在車外等小鯨跟男人下車時他特別觀察了男人的神情,那人臉上沒有什麼緊張的情緒,對要進警察局這件事情也沒有排斥,只有臉上迷惑的表情讓這個人符合了「不知道自己是誰」的感覺。

  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誰?還是演技太好?又或是他遇到的是山精妖魅?他看著下車後仍被小鯨緊緊抓著的男人,覺得這男人三個可能都有,也三個可能都沒有。

  進到警局說明狀況,讓警員去查詢資料,剛好隔壁衛生所的醫生正在警局裡泡茶,也順便做了簡單的診察。身體簡單檢查的結果是沒有外傷,男人的自主陳述也沒有任何會痛的地方。而警察的尋人系統卻沒有跟男人的條件相符,也就是說目前沒有人通報有像男人這樣的失蹤人口。

  「或許只是還沒報案而已,」警員將男人的特徵資料鍵入系統,「我已經把資料歸檔,現在能做的就是請社工帶他去安置……呃,這位先生?」

  聽到「安置」兩個字,男人忽然急走到林睦偉身邊抓著他的衣擺,讓警員跟林睦偉同時對這個狀況咦出聲。

  「呃?」小鯨還是緊緊抓著男人,所以就被他的腳步一路帶到了林睦偉的身邊。「你不想被「安置」嗎?」

  男人遲疑的點了點頭,然後轉向在一旁的警員,「我可以跟他住嗎?」

  「蛤?什麼?」當事人發出了更大聲的疑惑,「我又不是社工。」

  雖然鎮上的人都覺得他人很好,但那是因為保持了一段距離的相處,他有空間跟時間去做好心理準備跟表面工夫。他的底線只是設置得比較前面,讓所有人都覺得他是個好相處的人。

  他可以讓自己在工作上跟人密切的接觸,也可以讓自己跟小鯨這樣玩耍相處,但他卻無法忍受他住家的空間中有另外一個人存在,一起使用同一塊地方,聽得到彼此活動的聲音。

  「蛤?好好喔!」發出羨慕聲音的是小鯨。

  林睦偉用手指敲了小鯨的頭,「好什麼啊!」

  「可以跟小睦住很棒啊!」

  「這是不可能的,我又不是社工!」林睦偉轉向警員,「應該不能讓不是社工的人接走對吧?」

  「這……」警員邊說邊看向一旁的醫生,「鎮上唯一的醫生兼社工就是他,你去問他。」

  「醫生,你應該知道我的狀況不行的。」剛來鎮上還不是很穩定的時候,林睦偉有找過這位醫生諮詢,所以他應該知道自己的狀況的。

  「這個人身體還算健康,剛剛的問答下來神智跟常識也都沒什麼問題,沒有太多的外力撞擊,可能是其他原因讓他有記憶障礙,所以只要有地方安置也不一定真的要住我這邊,尤其以他本人的意見的話對他會是比較安穩的作法。至於你……來個刺激療法也不錯啊!」

  「醫生!」

  「醫生伯伯,小睦哪裡不行啊?」小鯨聽到有趣的詞句開始追問,「是像爺爺說的他的腳不行?還是媽媽偶爾罵爸爸腦袋不行?咦?這樣不就跟他一樣?啊!還是跟電視上說的下面不行?可是醫生伯伯,下面是指哪?小雞雞嗎?小雞雞要怎麼不行?」

  在一旁喝著茶閒著的警員因為小鯨的發言嗆到了水,一邊咳嗽一邊大笑,他拍著小鯨的頭:「你長大就知道下面不行是怎樣的不行了!啊不對,你還是不要實際知道比較好!哈哈。」

  「我也想長大啊!我想趕快賺錢去跟我爸媽一起住……」

  「醫生……」林睦偉拍拍小鯨的頭,但是不忘還是要幫自己爭取,「我覺得太過刺激對我來說不是好是,也不見得有什麼進展。」

  「你還沒去試怎麼知道沒用?而且重點是他什麼狀況都還不明,既然他展現出想要跟你一起住的意願,就順著這個意思讓他住個兩天吧?說不定兩天過後情況穩定了他也就恢復記憶了,這樣不是皆大歡喜嗎?」見林睦偉還想開口,醫生接著又說:「我家老太婆最近才嫌我太吵,要是我又帶一個人回家那就沒完沒了了。」

  一旁的警員也跟著搭腔,「鎮上唯一有開民宿的吳先生這幾天出去旅行了,臨時也沒地方可以住,你總不會要他住這個小派出所的拘留室吧?」

  沒什麼太大的理由可以反駁,林睦偉喪氣的垂著肩不發一語,只有小鯨在一旁直嚷著「好好喔我也要跟小睦住啦!」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