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慕蟬(1)

  「小林,你什麼時候要娶媳婦啊?」

  蔬果店前正忙碌搬著木箱的人抬起頭,看見發聲的是鎮上的老主顧李阿姨,林睦偉笑著回應:「等她出生我就娶她啊!」

  這回應讓阿姨笑個不停,「雖然我們這是小鎮,你這蔬果店兼雜貨店也挺忙的,娶個媳婦好幫你忙啊。你年紀也不小了吧?」

  「大姊妳這樣是虐童耶!才剛出生就要她做生意嗎?」邊回答邊整理店門口的空木箱,動作迅速但輕巧的將木箱們堆起。「我才二十六歲,還年輕還年輕,大姊妳也不過大我一兩歲而已呀~」

  「唉唷,」李阿姨邊笑邊揀了幾顆番茄,幾條小黃瓜交給林睦偉裝袋,「幹嘛這樣讓我占便宜,二十六也可以娶了啊,有需要認識女朋友的話跟我說,我幫你物色嘿!」

  熟練的收了零錢、貼心的將袋子的耳朵綁在李阿姨的小小菜藍上,「好啊,記得要介紹剛出生的幼齒給我唷!」

  向李阿姨揮了揮手之後他轉身繼續整理著店面內的東西,雖然店面放了兩台工業用電風扇,大馬力大風扇的效果在悶熱的天氣下能發揮的功用卻不大,雖然屋簷加裝了噴水的降溫系統,但正中午的現在能夠發揮的效果幾乎等於零。

  夏天的溫度一年比一年高,店內因應措施也跟著增加,但總比不上大自然的力量。他手插著腰看著店內又被他往裡面移動的木箱子,還在思考到底要不要現在就關店算了的同時,屋外像是大合唱般的蟬鳴傳進了他的耳中。

  一陣一陣像海浪般頻率的蟬鳴在高得嚇人的溫度中令人感到煩躁,就算在屋內站著不動也會流汗。他站在店中間,兩側都是新鮮的蔬菜水果,悶熱的空氣在身體周邊圍繞,就像在三溫暖室裡。

  「小睦~~~我要買冰吃……你在幹嘛?」童稚的聲音比小小的身影還要早傳進店內,拿著硬幣穿著汗衫踏著夾腳拖鞋的小孩子衝進店內,看見林睦偉正在發呆,他邊問著邊用身體衝撞發呆的人。

  林睦偉穩住失去重心差點跌倒的身體,大手抓住孩子笑得開心的頭,「是哪個小鬼敢撞我啊?是住鎮子東邊的那個笨蛋小鯨嗎?」說完揉亂小鯨並不長的頭髮,「你來得正好,我想出去打混,你要幫我看店還是一起來?」從冰櫃中拿了枝冰棒遞給小鯨,但沒有收下硬幣。

  「打混?你要幹嘛?」林睦偉沒收錢小鯨顯得很開心,別人請客的冰棒吃起來特別好吃。

  「捉蟬。要來嗎?」

  「我去!」

  一大一小兩個人拿著長長的細竹竿走在鎮上。門牌上的地址雖然寫著「台中市」但卻離市區有三個小時以上的車程,縣市升級合併之後,光看地址已經無法知道大概地理位置,哪天在鎮上出現因為地址迷路的人也不會太意外──這小鎮被群山包圍,雖然有產業道路對外聯絡,但沒有熟門熟路的人帶路,蜿蜒的小路分支會直接將人帶入深山去。

  「小睦小睦!要怎麼捉蟬?」沒體驗過的小鯨興奮的努力跟上林睦偉的腳步,他雖然出生在這個小鎮,卻沒有什麼同年的玩伴。鎮上並沒有小學,他每天要花將近一小時才到得了學校,現在就讀小學二年級的他,正是處於活潑好動的年紀。學校已經放了暑假,他幾乎每天下午就往林睦偉的店內跑,買冰之外就是纏著他玩耍。

  隨意的在店內擺上「店長不在,一切自助」的牌子,跟看來經常使用的小鐵罐之後,林睦偉並沒有拉上鐵門關店,而是直接將店變身成「自助商店」。接著從店後的倉庫中抽出兩枝長長的細竹竿,帶著興奮的小鯨準備去捉蟬。

  「用黏的啊!」

  「用膠水嗎?」見林睦偉搖頭,小鯨疑惑的問:「那用什麼黏啊?」

  林睦偉是鎮上唯一會跟他一起玩的大人,見識廣泛,以為他是個都市人卻又很熟悉山林,沒有驕傲感又親切,從林睦偉來到鎮上,小鯨跟他變成大小玩伴的關係只花了一個月時間。

  林睦偉是五年前才來這鎮上,初來乍到時雖然全鎮人都有點排擠跟戒心,但他開朗大剌剌的個性很快就讓這隔閡消失。他開的蔬果雜貨店除了賣鎮上沒有的蔬果物品外,也協助鎮上的小農民販售農作物,鎮上唯一能熟練操作電腦的他很快的成了熱門人物。

  「當然用天然的『膠水』啊!」林睦偉伸手拍了拍小鯨的小平頭,帶著他走下山邊的公路,跨進傳來震天聲響蟬鳴的樹林中。腳步踏在佈滿枯葉的軟土地上,雖然近來沒有下雨但林睦偉仍是小心翼翼的牽著小鯨的手緩緩的走,儘管坡度不陡,但隨便摔倒就怕撞到被茂密生長的姑婆芋葉遮掩住的石塊。

  空氣中仍是沒有太多波動,山林中的風一直就只是微微的,但因為高聳的樹木將萬里無雲的天空遮掩住,陽光照射下來就只像是沒拼完的拼圖,東一塊西一角的讓熱度減退不少,剛剛還嫌棄像是熱浪令人煩躁的蟬鳴,現在聽起來反而有點消暑的感覺了。

  「這邊有膠水?」小鯨跟著林睦偉的腳步慢慢的往山林中走去。即便是在山中長大的,家裡的大人們仍是不允許他獨自往山林中跑,每次聽到住在隔壁山頭的同班同學說他又在山中抓到什麼昆蟲他就很羨慕。

  「有啊,你看那邊就有一片。」林睦偉拿著竹棍揮開草叢,小心翼翼的走著山路。夏天蚊蟲多,雖然最近還沒有人在山林中看到蛇類,但小心點總是好的。他指著遠處的一片姑婆芋對著東張西望的小鯨說:「那邊啊~有沒有看到一張很漂亮的蜘蛛網?」

  「蜘蛛網?」遠處低矮的植物群中間閃著微弱的光芒,小鯨瞇著眼總算看出那是張蜘蛛網。

  「那是最『天然』的膠水啊!以前部落的朋友教我的,將蜘蛛網纏在竿子上,就可以去黏蟬啊獨角仙啊昆蟲唷!」他牽著小鯨接近那張蜘蛛網,蜘蛛網已經破損顯示蜘蛛本身已經不在這邊,網子上有些落葉跟已經乾枯的昆蟲屍體,他不在意這些東西,將手上的竿子伸往前,右轉個幾圈就將網子沾粘在竿子前端。「你看。」

  「這樣真的可以黏昆蟲嗎?」小鯨看著細細的蜘蛛絲,實在很難想想這個可以黏住比這個不知道重幾倍的昆蟲。

  「蜘蛛都可以靠這個抓昆蟲當食物了怎麼可能黏不了蟬?」

  「對耶!」小鯨眼睛一亮,東張西望的想要找到第二張蜘蛛網,「啊!那邊有蜘蛛網!」

  「等等等等……」他抓住想衝往前的小鯨,牽著他慢慢的走進網子,小心翼翼的趕走原本在網子正中間的主人,然後拿起小鯨手上的竿子纏繞在前端再遞回去,「我也是第一次用這種方法抓,找個兩張蜘蛛網吧!」

  一大一小兩人花了點時間才在各自的竿子上都纏了二到三張蜘蛛網,之後就開心的去捉在林中吵翻天的蟬。但忙了一整個下午,在太陽顏色開始變化,林睦偉將小鯨帶離山林回到小鎮上時,林睦偉背在身邊的昆蟲盒中的戰利品只有一隻而已。

  「一整下午才一隻。」小鯨跟在林睦偉的身邊,看著被關在盒子中的蟬。「牠為什麼不會叫了?」

  林睦偉的腳步頓了下,「牠叫是為了求偶,現在這邊又沒對象。而且牠不是用『叫』的,那是翅膀摩擦的聲音。」

  「小睦小睦為什麼你知道這麼多?你明明就不是住這裡的人,為什麼比我爸媽還清楚?」

  「你爸爸媽媽也知道很多呀,你只要開口問他們就會回答你了。」

  小鯨皺著鼻子,「他們很忙,都在山下工作,一個月才回來兩天根本就沒空理我。」兩個人回到林睦偉的店,小鯨提著昆蟲盒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敲著蓋子,「我不想要玩具我也不想要有錢,我想要他們多陪陪我而已……」

  林睦偉知道為什麼小鯨很黏自己,他只是想要多些人關心他。在山上照顧他的是已經上了年紀的爺爺奶奶,雖然除了農忙外山上生活步調緩慢,但對年紀小還愛玩的小鯨來說,雖然爺爺奶奶很疼愛他,卻不是能一起玩耍的玩伴。

  他拍了拍小鯨的頭,「小鯨,幫我去後面拿掃把來,等等請你吃完冰之後我送你回去。」

  小鯨聽到有冰吃,開心的大叫往屋外的倉庫跑,但沒多久卻聽到小鯨急忙喊叫林睦偉的聲音。林睦偉擔心小鯨出事,聽到第一聲喊叫就急忙的跑了過去。

  「小鯨!怎麼了……?」話止在他看到自己倉庫中央站著的人,「欸?」林睦偉看著穿著白色唐裝跟麻質的長褲,完全不符合山上穿著的男人時發楞。「欸?」因為無法理解這個人是誰忽然只能發出單音疑問字。

  「吼小睦你是鴨子嗎?欸個不停。這個人是誰啊?」

  「鴨子怎麼會是欸欸叫……」他將小鯨拉來身邊,警戒的看著對方:「請問你是?」雖然看起來不是兇神惡煞,那男人甚至還一臉呆滯模樣,也沒將他們兩個人納入眼中一般的只看著四周,但小鎮其實人口單純,有哪些人哪些成員不用一星期就可以知曉,這個不是鎮上的人怎麼說都該警戒點。

  「我?」

  林睦偉重複問了幾次之後才吸引到那個人的注意,「對就是你,你是哪來的?你不是鎮上的人,為什麼突然到我倉庫來?」雖然倉庫裡沒東西好偷……

  「我也不知道……」那男人疑惑的看著自己的穿著再疑惑的看向林睦偉,「你知道我是誰嗎?」

  「欸?」

  「小睦就教你不要學鴨子……」小鯨忍不住在一旁再度發表意見。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