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電梯(下)

同上篇,算是飄文…吧(咦)

但老實說我一直覺得自己在破壞氣氛;;;;;

看到那個人的時候我全身僵硬,其實就算想大叫,聲音也梗在喉嚨中根本發不出來。那個人低著頭在玩弄著自己的手機,長長的瀏海遮住他的眼睛,身高比我矮不少,他走進來的時候我幾乎只看到他的頭頂。

他一進電梯就往對角線的角落靠著,仍是低著頭玩著看起來就很高級的智慧型手機。沒有伸手按他要的樓層是因為認為我就是要去一樓嗎?──雖然的確是這樣沒錯,但基於禮貌我還是開口問了:「一樓嗎?」

他沒有回答我,眼角餘光只看到他遲疑了一下子後緩緩的點頭。

剛入社的員工嗎?怎麼這麼沒禮貌哪,好歹也該應個一聲吧?我忍不住在心裡碎碎念,接著按下熄滅的樓層燈。

電梯緩緩的動了,但這次竟然是往上移動!

「咦?」我抬頭看著顯示面板,上面的數字的確是增加了一個。電梯同樣的在移動了一層樓之後再度停止,然後電梯門打開,外面沒人。

我有種回到幾分鐘之前的錯覺,只是現在的情況跟那時候完全相反。我再度按下關門鍵,然後確認自己按的是「一」的樓層按鈕後,電梯也運轉了。

向上。

當電梯門再度打開,外面依舊沒人,而樓層面板顯示為電梯停在十三樓時,我像是抓狂般的猛按著關門鍵。

其實就機械來說,按一次只要機器接受到了就會執行關門的動作。腦子裡雖然能夠理解,但情感上就是覺得按越多次,關上門的速度就會越快。

當然實際上電梯門還是依照預設的速度關上,看著緩慢的動作我老覺得下一秒就會突然伸進一雙手要扳開門,而現實是到關上門都沒有我腦中想像的恐怖畫面。

我再度連按了好幾次緊急求救鈕,這次也是隔了很久對講機才傳來聲音。

『喂?』

跟剛剛的警衛聲音似乎不大一樣,可能是交班了吧?我不以為意的再度把問題丟出去。

「我、我剛剛也有按通話鈕,剛剛是電梯往下降一層就停住,現在變成往上升一層就停住了。」

雖然聲音換了個人,不過聽到我的問題之後就沈默的反應倒是一樣。

『那、那個應該也不算壞掉……吧?電、電梯短路嘛!我會再聯絡我同事多檢查一下電路……』

連這個答案也一樣啊,我忍不住嘆了口氣。

「但是我沒辦法繼續搭啊,這樣一路往上走我還是回不了家啊。」

『……那、那你要不要走樓梯?』聲音停頓了一下後補上一句:『說不定比較快……』

結果最後還是這樣嗎?我又嘆了口氣。「好吧,這邊是……十四樓,請幫我看一下樓梯要往哪邊走。」

 

 

「結果還是投降要走樓梯喔?」

「沒辦法啊,要是等等我按下一樓的按鍵結果他又往下降一層又停住,然後又往上怎麼辦?我不就一直困在電梯裡面了?這時候還是不要理會那個無聊的不甘心,趕快回家是上策啊!」

「那你從開始到這時候已經花了多少時間啊?」

「問得好!我其實沒注意我花了多少時間耶,人在緊張的時候時間的速度完全不同,我這當中看著電梯門關起來都覺得花了半分鐘,但冷靜想也知道一定不到十秒。」

「……也是啦。那你跟那個人就一起去走樓梯了嗎?」

「哪個人?」

「後來進電梯的那個啊!你不要跟我說他就消失了!?」

「喔……當然還在啊。不過我跟他沒有去走樓梯。」

「咦?為什麼?」

 

 

在我跟警衛花了不少時間弄清楚樓層的平面圖,深呼吸了好幾次後準備按下開門鍵時,突然有隻手從我身後伸出抓住自己的,讓我差點又大叫了出來。

「你要出去嗎?」

說話的聲音真好聽,咬字的速度有些緩慢但是說的很清楚,聲音有些低沈但不是重低音……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不說話我都差點忘了這電梯除了我之外還有人在。

雖然他一進來就低頭玩手機,不過也未免玩得太沒存在感了,我用沒被抓著的手抓抓頭髮點了點頭。

「不要出去!」

「啊?為什麼?電梯變成這樣也不能搭,」搭了大概也真的到不了一樓,「不往外走的話你要在這邊過夜啊?」就算是新進人員也不用這麼拼吧!

我低頭看了下手錶上的時間,凌晨兩點四十一分。心裡大吃一驚,雖然中間電梯下下上上,但竟然已經過了一個小時。是時間過太快還是我其實浪費太多時間?

「哇,都快三點了,再不出去真的要過夜了。」順著手看向他的臉,除了蒼白了點外長相有些普通。大概是工程師吧。工程師=阿宅=不愛曬太陽=所以肉都很白,這個等式在我腦中根深蒂固。

「你要怎麼出去?」

「……打開電梯門,然後跨出去啊。剛剛跟警衛問清楚了這層樓的平面圖,找一下應該可以順利到達逃生梯那邊的。」

「不要出去!」好聽的聲音又重複了一次剛剛那句話。「你怎麼知道警衛是人?」

「蛤?」聽到這句話我腦袋停擺了一陣子,「什麼?這什麼意思?」

為什麼我本來只是擔心可能遇到靈異,現在卻感覺我已經置身其中了?

「你不知道這台電梯有故事嗎?」他放開我的手,皺著眉頭像是我怎麼這麼不懂事般的說著。

「我知道啊。可是前輩只說半夜搭這台很容易遇到那……那種事情,但沒有說會遇到什麼。」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才一直認定前輩只是故意在嚇我們,連會發生什麼也不說,還有為什麼有這些事情也都沒提到,一整個可疑嘛!

「那我告訴你發生什麼事情好了。」他突然在電梯正中央蹲下,還招招手要我一起蹲著。

雖然在監視器上顯示出來的畫面一定很可笑,不過我還是乖乖跟著蹲下了。不管是真是假,聽個故事不會有什麼事情的。應該吧。

就跟一般的故事一樣,一定都有個苦主因為不可抗力的原因在這台電梯中或是這大樓中發生了意外,然後從此這大樓跟電梯就像是被纏上般的後續故事不斷。

而遇到的現象,大致上就是跟我一樣,遇到電梯上上下下的情況,然後找警衛求救後也跟我一樣被建議直接走樓梯下樓,然後就會失去意識,在世界上消失了一段時間,再意志不清的於這城市的另一個角落被找到。

「……與其說這是靈異事件,為什麼其實聽起來很像是綁架或是誘拐事件?說不定還有牽扯上毒品?」聽完故事之後我說出了我的感想。

「……咦?」好聽的聲音頓住,表情明顯混雜著驚訝跟不可置信。

愛看犯罪追緝影集的我老毛病又犯了。我抓了抓頭,決定把話題拉回去,「所以你才叫我不要出去嗎?」

他像是欣慰我終於聽懂般的笑了,然後點點頭。

但是這樣沒辦法解決我的困境啊!我現在只想回家洗個澡喝罐啤酒之後就睡覺,就算加班了七八個小時,明天我還是得要九點前到公司啊!總不能以「我遇到了靈異事件」為理由請假吧?老闆應該不會溫馨的要我去收個驚趨個邪,而是要我回家吃自己的機率比較大。

遇鬼跟失去飯碗哪個嚴重?我選擇後者。

「那我現在怎麼辦?」

「咦?」他臉上的笑容又頓住了。換他抓抓頭髮,「我也不知道。」

「如果我真的遇到故事中的警衛,那出去我就有危險。但是不出去也無法保證待在電梯中我們明天就能順利的出去……」

我靈機一動,既然我一直想去一樓但電梯卻在這邊上上下下,如果我反向執行讓電梯往上,說不定樓頂反而有其他機會。

我把這樣的想法說出口,他臉上表情很是意外,竟然用很崇拜的語氣對著我說:「好厲害,我都沒想過耶。」

雖然不懂他崇拜的點在哪,不過被人說厲害心裡還是挺虛榮的。我嘿嘿了兩聲站直身子,走向樓層面板,雖然發現自己又開始看不清楚樓層面板上的數字,但反向來說按右上角的按鍵就可以了。

看著那個樓層鍵發亮,然後電梯再度開始運轉,感覺開始慢慢往上升。當面板上的數字在加一之後電梯並沒有停止,再加一也沒有停止後我鬆了口氣,或許算是破解了故事的模式就可以逃出去了?電視劇或是遊戲都是這樣設計的嘛!

鬆了口氣之後我轉頭看向他,發現他還蹲在電梯中央。「你怎麼還蹲著?對了,我還沒問你是哪個部門的耶,怎麼也加班這麼晚?我還以為……」

我一時語塞,因為我發現他不只還維持蹲在那邊的姿勢,嘴裡也不斷的唸著:「我怎麼都沒想到我怎麼都沒想到……」就像跳針的唱片一樣不斷重複著,一直以來奇妙的維持亮度的日光燈突然在這時候開始閃爍,整個狀況變得很奇異。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發現電梯上升的速度越來越快了。

 

 

「哇!結果有問題的是那個人嘛!?是說那是不是人也不知道吧?」

「可是他很好心的告訴我警衛有問題啊!所以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想要做什麼……好!故事說完了!」

「咦?說完了?可是……」

「時間都那麼晚了,你不想出去嗎?你看,那個通話鈕已經閃紅燈閃很久了。」

「也是啦,還好我不是搭南面的那台電梯,不然我都要懷疑你是不是就是故事裡的那個人了。」

「哇你還滿聰明的耶。」

「啊?喔對了前輩,最後你是怎麼離開電梯的啊?到頂樓就沒事了嗎?」

「嗯?我有跟你說我最後有離開電梯嗎?」

「……咦?你……」

「好了,你是要跟警衛通話,或是按左下角的一樓,還是要跟我一樣,試試看頂樓呢?」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