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電梯 (上)

提醒:這是跟飄有關的飄文(吧)

打完報告的結語,大力地按下ENTER鍵,我在電腦螢幕前呼出了一大口氣。雙手向上伸展拉了拉因為長時間加班的身體,看了看存檔的成果,總算在進入第七個鐘頭的時候結束了這個報告。

關上電腦之後我環顧了四周,沒有意外的發現整層辦公室只剩下我的桌燈還亮著。晚上一點半,這種時間還有人在才有問題。我邊這樣苦笑著碎碎念,邊將檔案存入隨身碟之後關上電腦。

「誰還在那邊?」

突如其來的問句讓我腳步頓了一下差點跌倒在地。我看向投射光線的來源,每天見慣的制服讓我認出那是大樓的警衛。記得他們大概兩小時就要巡一次所有的樓層,剛剛似乎也被問了好幾次。

「我馬上就要走了,辛苦了!」

打了個招呼後我背上背包準備要走,聽見警衛叫住我。

「欸欸!先生先生,等等,北邊的電梯在檢修喔!要搭電梯的話搭南面的吧!」

欸?南面?我停下腳步回頭看向警衛,「那台電梯嗎?」

「是的,就是那台電梯。」對方只給了我一個苦笑。

「那台電梯有什麼特別的嗎?」

「剛進公司的時候前輩跟我說了個故事,晚上如果超過半夜十二點去搭那台電梯,都會遇上靈異事件。」

「靈異事件!?這麼可怕?」

「雖然北邊的電梯下到一樓後要繞很大一圈才會到公司大門,南面則是正對大門,但因為這個所有的人只要加班就一定只搭北邊的電梯。」

「欸,真的嗎?怎麼都沒人跟我提這件事情啊。」

「你過試用期了嗎?」

「還沒。」

「嗯,過試用期之後會有個兩天一夜的公司內部訓練,這件事情會在那時候說。」

「原來如此。」

我站在電梯前,看著沒有發亮的按鈕苦惱著。

如果我真的這麼怕搭這電梯的話,應該要選擇樓梯走下去,但辦公室樓層位在大樓的二十二樓,真要走下去的話實在太累人,但是……

算了,別無選擇。雖然剛剛警衛的表情表示連他都知道這件事情,但前輩也有表示過並不是每個人都會遇到,就賭自己運氣好不會遇到吧。

我信鬼神,也敬鬼神,喜歡聽鬼故事但從來沒見過,連所謂的「感應」也沒有過。所以沒問題的沒問題的,我一邊對自己這樣做心理準備一邊按下了牆上的「▼」鍵。

電梯從一樓到二十二樓花了一些時間,看著用LED燈排出來的數字緩慢的增加,不知怎地讓我有些焦慮感。

叮的一聲,通知電梯已經到樓層的系統聲音在完全沒有人聲的大樓中特別響亮,樓層只剩下最低限度光源讓電梯內的日光燈顯得格外刺眼。我有些猶豫要不要進電梯,還是要虐待我的膝蓋選擇樓梯下樓。

當電梯的等待時間過去即將關閉上門的時候我才急急忙忙擠進去,一進去就忍不住環顧四周。不知道是誰的提議,電梯內的三面都裝上了半身的鏡子,平常使用時不覺得有什麼,但這個時候突然讓心理覺得怪怪的。

不,這一定只是心理因素而已,不要去注意鏡子裡面的自己或是鏡子裡面自己的四周就……靠啊人類有沒有這麼賤?越是這樣想視線就越無法離開鏡子中的自己,不由自主的盯了一分鐘之後才忽然想起我並沒有按下樓層按鈕,雖然疑惑為什麼電梯內的燈沒有被關閉──原本電梯的設計,當無人按樓層的話會自動進入省電模式而關閉電梯內的燈源──但也小小的慶幸因為這樣我的注意力轉而移到了電梯內的樓層鍵上。

但我馬上又發現了不對的地方,我揉了揉眼睛,再度看了一次樓層鍵,用手指數了好幾次確認並不是自己眼花。明明這棟大樓有二十四層樓,樓層的按鍵也有二十四個,但我覺得按鍵上的數字不是一到二十四,卻又無法認清是少了哪一個數字。

 

 

「這是什麼意思?按鍵有二十四個,但上面的數字卻不是一到二十四。」

「我也不知道,我們公司大樓電梯並沒有到達地下室,大廳那樓是直接寫一並不是寫L也不是B,因為不是醫院所以也沒有避開四這個樓層數字,所以到頂樓應該是一到二十四不中斷的數字才是。」

「……短暫的認知障礙?」

「我懷疑過這個可能性,所以我當下就把我的手機拿了出來,在簡訊的地方打上了一到二十四的數字,確認並不是我認不出來,而是樓層鍵有問題!」

「那你有跟樓層按鍵比對嗎?」

「我比對了,一個數字一個數字逐一的對,但仍舊找不出少或是多了哪個數字。」

「怎麼可能……」

 

 

是啊,這怎麼可能?我不斷的來回看著手機上自己打出的數字跟電梯內的樓層按鍵,如果說這是屬於數字的認知障礙,沒道理我能夠辨認手機上的數字,卻無法識別按鍵上的!?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再慢慢的吐出,就算真的是臨時出現的認知障礙的話,我要按的只有一樓,只有一樓總是認得出來的吧?剛剛根本就是慌亂了所以才將注意力僵在沒必要的地方。

 

 

「對啊,你只要按一樓就好了根本也不用理會其他你認不認得出來啊。」

「欸,你這次怎麼這麼快就打斷我講故事了?不過你說的對~只要按下一樓讓電梯開始動之後就沒事了。我也不知道那時候為什麼就鬼迷心竅的一直在注意自己是不是出現認知障礙。」

 

 

發現自己完全慌亂之後就好辦了,花了半分鐘讓自己冷靜,冷靜下來之後只要按下左下方的樓層鍵,不管怎樣那一定是是一樓,中間是不是二到二十四樓就不用理他了!

很多時候所謂的靈異現象不過只是自己嚇自己罷了,只要冷靜點自己不要慌亂就好了!我這樣一邊告訴自己,一邊按下左下的按鈕。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我花了這麼久的時間,電梯內的燈卻沒有熄滅,但按下按鍵之後電梯發出了運轉的聲音,感覺到地板緩緩的下降後讓我鬆了一口氣。

全都是前輩那個故事害我花了這麼多時間!其實什麼事情也沒有。但自己嚇自己真的是會讓人花去很多力氣,明明是半夜我卻發現自己流了不少汗,手跟腳也些微的在顫抖。我也太沒用了,我對著自己苦笑。

冷靜下來之後再看向樓層按鍵,驚訝的發現全部樓層的按鍵我又能夠讀出來了,果然剛剛是被故事影響到於是緊張到腦袋混亂了吧?可惡可惡!明天一定要去跟前輩抗議!

電梯忽然叮了一聲之後下降的速度減慢,然後停止了。我抬頭看了下顯示樓層的LED面板,電梯停在十四樓。也有人跟我一樣加班到這麼晚嗎?看著電梯緩緩的打開,照射出去的光源像是切開黑暗般的在漆黑的樓層開出一條路。

電梯外沒有人。

欸?不會吧。剛剛放鬆的心情突然又緊繃了起來。我連忙按下關門鍵,讓電梯門緩緩關上。看了一眼樓層的按鍵,剛剛還亮著的一樓燈熄滅了,我一經抬頭往上看面板,上面顯示的是十四。像是反射般的我快速的再按了一次一樓的樓層鍵,燈確實的亮了,但電梯才往下一層再度停住的時候樓層燈又熄滅了。

啊咧?這是怎麼一回事?電梯壞掉了嗎?

我看著電梯門打開,然後外面仍舊是沒有任何人影。我再度緊張的按下關門鍵,按下一樓的樓層鍵,然後在電梯往下移動了一層後再度停住的時候,我確實的覺得自己從身體裡面冷了起來。

連按了好幾次的緊急求救鈕之後,終於從小小的對講機傳來了聲音。

『怎麼了?』

「欸…欸電梯壞、壞掉了。」

『哪一台電梯?』

「南面的電梯。」

對講機沈默。

「喂?喂?你還在嗎?」不會吧?不要這樣玩我啊!

『……壞掉是怎樣壞掉?』

「啊、就是從十四樓開始每下一層就會停住,可是外面沒有人。已經連續三層了,怎麼辦?」

『這個並不算壞掉吧?有時候電梯稍微短路就會這樣,我會去檢查一下電路,你不用擔心就繼續往下搭吧。』

「這不算是故障?」

『那台電梯少說也有十年了,是偶爾會有這樣的問題啦,不要擔心不要擔心!呼~』

「喔……好那我繼續往下搭……謝謝了。」

既然警衛都這麼說了,我第五次按下一樓的樓層鍵。電梯再度緩緩的下降,然後再度停了下來,開啟了電梯門。我瞪著門外的黑暗,跟遠方綠色的緊急出口指示燈,開始思考要不要乾脆棄電梯就樓梯?

但人就是這樣,從二十二樓下到現在已經過了一半,就會覺得剩下的一半不堅持下去會不甘心。於是我第六次按下樓層鍵,看著面板上的數字減少,然後電梯停住,電梯門打開。

但這次電梯外有人。

 

 

「欸?有人?」

「對啊,當電梯門打開的時候,日光燈照著那個人的臉的時候我差點就要大叫了。」

「沒叫?」

「白痴!我才不會尖叫咧,那未免也太難看了,我忍住了!」

「好棒好棒!」

「……你這語氣超敷衍的。」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