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遊德(7)

「……在這種大半夜裡?這裡?」將剛剛他聽到的兩句話,幾乎原封不動的送回去。

不是他要誇口,這間實驗室是教授特別去找的,離系上不是很遠但卻是在教室群的外面,說偏僻沒有太偏僻,但其實離人群有一段距離。而且這間根本不是系上所屬的實驗室,不知道教授是用什麼管道搶到這間。

「打蠟跟散步哪一個比較荒謬?」

「散步。」不管再怎麼荒謬也絕對不能認輸!

「喔。」聽完之後曾遊豫點了點頭轉身就要離去。

而曾遊豫才踏離一步,蘇毅德就發現那個無形的力量又再度往自己頭上壓,疼得他急急喊出聲,「啊!等等等等!」

曾遊豫一停下腳步,蘇毅德發現頭上蔓延的壓力就停止,曾遊豫往回走一步,壓力就退了一些。蘇毅德驚訝的發現今天曾遊豫真的有些「不一樣」,但他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曾遊豫,如果他有這樣的「功用」,不可能一直到今天才發現,所以一定有其他地方不一樣……

曾遊豫側頭看著趴在地上的蘇毅德,等待著出聲叫住自己的他想要說什麼。他說自己是出來散步這件事情是真的,只要天氣好又沒有月亮的日子,他就會像這樣在夜半時候出門散步,或許是家附近的公園,或許是去學校後山,因為這種日子的星星很漂亮。雖然走到這邊的確不是偶然,他是被某個力量故意引導過來。

「你、你身上有沒有帶了特別的東西?」

「特別的東西?」曾遊豫伸手往褲子的口袋摸去,除了先前曾聖賢要他拿給蘇毅德的藥草香包也沒有別的東西了。「這個?」

那香包才剛離開曾遊豫的口袋,蘇毅德就覺得身上的壓力又輕了一些,但蘇毅德正想抬手去拿,就立刻被身後的「力量」拍掉手。

蘇毅德不知道曾遊豫有沒有看到自己的手被莫名拍掉的樣子,不過他總該看到自己的樣子有些不對勁吧?

曾遊豫蹲下身子,認真的看了看蘇毅德的狀況。

「你想要這東西?」沒等蘇毅德回應,像是他並不是在對蘇毅德說話,曾遊豫就接著下去講了,「但是不能給你們,這東西是他的,你們沒有權力要。」說完直接將香包從側面塞入蘇毅德的身體下方。

就像是被人從地面將自己推起,蘇毅德感覺到香包被塞入的那瞬間,一股力量由下面往上打,並不會痛但是明顯感覺到衝擊的力道。這感覺只有一瞬間,而原本盤踞在他身後的「力量」在那之後也一口氣消失。

他驚訝得做不出任何反應,倒是曾遊豫看他一臉驚訝,大手一撈就把他從地板上拉了起來。「咦?能動嘛!我還以為你被黏住了。」

「你……我……那香包……」

「幹嘛口吃?嚇傻了?」曾遊豫拍拍明顯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只來回比著他跟自己發出單字問句的蘇毅德身上的灰塵。

「……你知道我發生什麼事?」

「不知道。你不是說你在打蠟?」曾遊豫隨口回答,低下身要去撿那個香包,卻被蘇毅德快手先拿走了。

「這香包是什麼?」蘇毅德東看西看,這香包真的很普通,普通的棉布袋普通的束口設計,他稍微打開封口,看到裡面塞了些不知名的草葉,但散發出來的味道還挺好聞的。

「我哥要給你的,裡面聽說是些藥草做成的香包。」反正本來就是要給他的,早給晚給還是得給。只是有點捨不得,他稍微留戀的再看了一眼。

「太好了!看樣子這個比較有效,得救了!」小心翼翼的將藥草塞好,趴在地上太久,他覺得自己的手指僵硬到不行。「我剛剛還以為你不是在跟我說話。」

「剛剛?喔,你說我塞給你香包的時候?我的確不是在跟你說話啊。」曾遊豫站在一旁,看著蘇毅德不停的甩手踢動著腳。

「咦?那你跟誰說話?」

「我也不知道,反正就試試看。有用嗎?」蘇毅德會遇到的就是「那些事情」,曾遊豫也只是現學現賣自家哥哥教他的方法。

蘇毅德大力的點頭,「有用,就跟摩西開紅海一樣有用,那瞬間我簡直就像溺水的時候被拉起來一樣。我真的被這個香包救到了!謝謝你!!」

曾遊豫點點頭,反正也不是自己送的。「那現在呢?」

「喔,對!我還要找我的筆記,呃……」他轉頭看著曾遊豫。

「我等你。」多個十分鐘也不算太多。

被困住的經驗讓蘇毅德並不怎麼舒服,如果能夠有人陪著自己那是再好不過了,「謝謝!等我一下喔!」蘇毅德邊說邊伸手往門邊的牆壁上摸索,雖然遠處走廊上的燈提供了照明,要移動已經足夠,不過要在他桌上堆積如山的報表中找到他要的筆記,那麼一點燈光是不夠用的。

他按下開關,老舊實驗室中的日光燈管閃了幾下之後亮了起來。燈光有些昏暗,不如以往明亮,蘇毅德當這個只是因為老舊還有周遭太暗的關係,沒覺得有什麼不對就進門去尋找自己需要的資料。但曾遊豫卻覺得有些不對勁,燈光昏暗的感覺不大一般,不像是燈管老舊的問題,卻像是有「什麼東西」遮住燈管的感覺。

「欸,蘇……」曾遊豫正準備要說出自己的疑惑,日光燈發出啪的一聲後就暗掉了。

翻找自己筆記的蘇毅德忍不住低呼了一聲,「呃!幹嘛關燈?」

曾遊豫聳聳肩,「我沒動,它自己關掉的。而且那燈光看起來很詭異。」

「啊?詭異?什麼詭異?」蘇毅德抬頭看向微光中曾遊豫,卻驚見他的背後有個模糊的人影。「你、你、你後面!」

後面?曾遊豫疑惑的回頭,卻什麼也沒看到。蘇毅德則倒抽了一口氣,他看著那個人的臉跟曾遊豫的重疊在一起,然後緩緩的向自己移動,但曾遊豫像是什麼也沒看見,左右張望段時間後轉過頭來疑惑的看著他。

他想起剛剛很「有用」的香包,拿出口袋將他向著那的模糊人影,他並不清楚這香包到底有沒有驅趕的作用,不過以剛剛的狀況來看,總會有些幫忙吧?那人影在他拿出香包時,移動的動作有停頓住,但沒有停止幾秒就又繼續往自己的方向前進,嚇得蘇毅德大叫一聲之後將手上的香包往前丟去,抓住一頭霧水的曾遊豫就往教室外奔跑。

這棟樓是學校中數一數二的老建築,建築以口字型為主要結構,四個角落都有樓梯向上跟向下,中間的中庭雖然不大,但也設置了個小巧的池子跟幾株植物,頗有令人稍作休憩的悠閒感。整棟樓樓層並不高,只有四層樓,而實驗室位在三樓。

曾遊豫被蘇毅德拉著狂奔,雖然不知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情況,不過看著蘇毅德緊張的側臉似乎也不是個詢問的好時機。只是他已經被拉著經過了三個樓梯,眼看剛剛他們跑出來的教室就在前方不遠處,蘇毅德似乎完全沒發覺這件事情,不上樓不下樓,究竟是為什麼要在這一層樓繞著圈圈跑?

而蘇毅德體力似乎並不好,他們奔跑的距離並不遠,但蘇毅德的速度不只減慢很多,奔跑的背影因為喘氣而起伏的幅度也越來越大,更不用說他們只是在繞圈圈,不管蘇毅德是不是在逃離什麼,曾遊豫都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他大力的煞住自己的步伐,並且將蘇毅德拉停。因為奔跑的反作用力,蘇毅德被拉住後大叫一聲就往曾遊豫身上跌去,這一跌力道很重,蘇毅德清楚的聽到曾遊豫的背撞上牆壁的聲音。

「你幹嘛拉住我?」即使是撞在曾遊豫身上,他仍是撞得頭有些暈,適應了眼前的暈眩模糊,他抬頭看了曾遊豫,但被看的對象的眼神卻不在自己身上,而是越過自己落在自己的身後。

他霎時間覺得背後瞬間涼了起來,跑步所產生的熱能在這一瞬間消失無蹤,就像是突然被人拿了冰水由頭澆下。

這是怎麼回事?曾遊豫在看他的背後什麼東西?他的身體下意識的微微顫抖,想止卻止不住。「你……你在看什麼?」

「看你不想看的東西。」頓了下之後,又繼續開始說:「你後面現在挺不得了的……有……」

「幹!不要跟我實況我後面有什麼。」要不是覺得把自己耳朵捂住這動作太噁心,蘇毅得大概馬上就做了。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